第85章 发酒疯

    隐隐约约恍恍惚惚觉得不对的时候,左哲已经晃晃悠悠的走在了街上。

    如同记不起在什么情况下说出“好腿”、“好凉”的词儿,他都记不起自己怎么就离开秦真真的家,跑到了这大街上来。

    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初上,街上来来往往溜达的人还真不少。

    有趣的是,那些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用含义莫名的小眼神,在左哲这边刷过来刷过去的。

    瞅什么瞅?

    左哲不客气的给一个个瞪回去,跃跃欲试的巴不得有人能再怼回来。

    就瞅你了咋地?

    你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

    噼里啪啦!

    哎呀我滴妈!

    小样儿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

    尼玛,想想就有点小激动的说。

    遗憾的是,被他给瞪回去的人,都没那个再怼回来的勇气。

    白瞎了他的小激动。

    “我说,你真的能行?”

    相当之无奈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却是有人一直跟在左哲身后,只是每次伸手欲扶都给他挥手挡开了。

    “当然能行,怎么可能不行?不行也得行,谁叫我是男人?”

    左哲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一脸的严肃认真,却又在下一刻忍住不笑了起来。

    “啧啧,突然发现我随口一说也能这么押韵,我真是太有才了,这么有才的我,自然也是这么的有型,怎么可能会不行?”

    “是啊是啊,你真是太有才太有型了。”

    跟在身后的人更无奈了,顺口应承了一句,忍不住又嘟囔着补充了一句。

    “可这么有才又有型的你,怎么就不知道我这么大一美女,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跟在自己身后的?”

    “有美女跟在我身后吗,谁呀?我怎么没看见?”

    左哲乜斜着醉眼看了又看,才发现身后真的跟了个大美女,而且看上去很是眼熟,凑近了细细打量,才发现是美臀细腰的青夜语。

    不是跟大长腿秦真真和淡漠脸徐梦圆喝酒么,这妖娆三人组第三人是什么鬼?

    “咦,夜姐姐?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你可是观音姐姐哎,不应该去慈航普度普渡众生吗,怎么有空大晚上的压马路?”

    “是啊是啊,我是观音姐姐,我慈航普度,我普渡众生,我这不就是度你来了吗?”

    青夜语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着左哲,眼神说不出的玩味。

    “看样子你还真的醉得不轻,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把你从罪恶的深渊拉出来的,对吧?”

    “哪有什么罪恶的深渊,胡说八道!”

    左哲的脑子里飘过“好凉”的“好腿”,竟是莫名的有点心虚,咋咋呼呼的挥了挥手,像是想要挥掉某些很那啥的东西。

    “我根本就没醉好吧?你可别想糊弄我!”

    “没醉?怎么可能没醉?那么多的酒都给你们喝掉了不说,还喝了那么多的啤酒,真要是还不醉,那才是真的活见鬼了。”

    青夜语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她可是清楚的记得,接到徐梦圆电话赶过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不堪入目的一幕。

    那什么,还真是

    养眼啊。

    可惜这小家伙玩够了吵吵着非要走,要不真想呆哪儿等着看戏。

    某些人醒酒后的脸色,大概是无比的精彩吧?

    “你这是骗鬼呢?”

    左哲乜斜着眼大笑起来。

    “那么点小酒就能灌醉我,开什么玩笑,再来个七瓶八瓶的也没关系。”

    青夜语不说话了,就用直愣愣的眼神看着他,从头到脚连每一根头发丝都写满了怀疑。

    “你不信的话,我就让你瞧瞧我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哼哼唧唧的左哲让青夜语莫名的想笑,脸上却做出了吃惊的表情,半张着小嘴,还瞪大了眼睛,就那么怔怔的瞧着。

    真正没有喝醉的人,根本就不会证明给别人看的好吧?

    左哲晃晃悠悠的站定,用脚尖在路上划了条线,然后蜷起一条腿,用单脚跳的姿势从这条线上跳过去。

    “你看,喝醉了酒的人,还能这样跳么?”

    嗯,他来回跳了两次。

    “真正没有喝醉酒的人,还会翻筋斗的。”

    青夜语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笑。

    “翻筋斗?哪有什么困难?”

    左哲哈哈大笑,一个筋斗就翻了起来,只是翻了一半,就吧唧一下摔在了地上,差点没把人行道摔个坑出来。

    “这次是我闪了老腰抽了筋,不算数的。”

    左哲摇摇头揉揉眼,咧着嘴笑得很是灿烂。

    “对,这次不算,再来一次。”

    青夜语忍住了笑,伸手作势。

    “胡大爷,你请,请继续。”

    左哲挣扎着爬起来,又开始翻筋斗。

    不出意外的又是吧唧一下,左哲整个儿都p在了地上,就像半空中忽然掉下块石头。

    “哎呦喂,疼死我了!”

    左哲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一家伙摔得,差点没把五脏六腑肠肠肚肚全给摔出来了。

    “不行了不行了,翻筋斗这种技术活,还真不是我能干的。”

    他挣扎着爬了好几下都没能爬起来,没好气的瞪了青夜语一眼。

    “我说,慈航普度普渡众生的观音姐姐,你就不能把我拉起来了再继续你那白痴的笑?”

    “怎么,胡大爷不继续玩了?”

    青夜语已经笑得快软倒在地了,勉强伸手拉左哲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拉到左哲身上去。

    “不玩了不玩了,胡大爷那种逗逼的酒疯子,就不是我这种正常人玩得转的。”

    左哲拉着青夜语的手费劲巴拉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又要摔倒,干脆就直接靠在了青夜语身上。

    还别说,软玉温香,感觉很不错。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发酒疯这种戏码不适合我,我还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好了。”

    左哲是喝得迷迷糊糊恍恍惚惚的不假,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发酒疯,他还真没到这份儿上。

    扎木合的酒量,到底不是假的。

    他只是一时兴起在扮演喝醉了发酒疯的胡铁花罢了。

    那是楚留香传奇之大沙漠里的戏码,楚留香的老搭档胡铁花醉酒误事来着。

    亏得青夜语有兴趣陪他玩。

    估计在她看来,就跟哄小孩是一样一样的吧?

    哦,子系统给她发布了个即时任务,让她陪自己在大街上疯一回来着。

    好吧,重生再世,本就是一场梦幻级的游戏。

    反正是做梦,反正是游戏,出格一点恣意一点任性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那什么,要不要现在给观音姐姐发个侍寝的任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