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头上有点绿

    青夜语不清楚左哲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九九,不过不代表她不能接受左哲的说法。

    反正他就是那么一说,她也就是那么一听。

    信不相信什么的,其实不那么重要。

    知道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白发魔女传,也只是在楚留香传奇之血海飘香幻化的照妖镜里晃悠的时候,发现有逐妖师在议论那本跟楚留香一样声名鹊起的新书。

    那些个逐妖师说,白发魔女传所映照的妖界,可能比楚留香传奇所映照的妖界,更容易沟通。

    那也正常。

    楚留香系列的武功很大程度脱离了招式的拘束,重的是气势是精神是氛围,跟白发魔女那种偏向写实的风格不一样。

    喜欢的会悠然神往,佩服得五体投地,将其夸到半天云里去。

    不喜欢的会嗤之以鼻,嫌弃得一塌糊涂,认为那就是狗屁不通的胡说八道。

    就目前武侠读者的欣赏水平来看,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明显要比古龙的楚留香传奇更容易被接受。

    从读者衍化的逐妖师,觉得白发魔女传代表的妖界,比楚留香传奇代表的妖界更好沟通,也就不然理解了。

    离开楚留香的照妖镜后,青夜语好奇的去找了最新的武侠传奇,看了看面重磅推荐的白发魔女传。

    只是看了看而已。

    那开篇就出来的诗词,那大段大段的文字,第一时间就让她打了退堂鼓。

    还好,她现在是逐妖师,她可以把映照妖界风云的书籍,幻化成具现为照妖镜的逐妖场。

    也就是在幻化的照妖镜里,她大约知道了白发魔女传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也大概知道了这本书的作者梁羽生,是个初出茅庐的筑梦师。

    有意思的是,很多逐妖师都认为,这个梁羽生,其实是幽红的化身。

    因为幽红正当热门的蛮斗士传奇停笔了,白发魔女传取代了它重磅推荐的位置。

    有小道消息说,白发魔女传就是幽红递的稿子。

    虽然她说她是替别人递稿,虽然她说她只是全权代理,可是……

    谁特么相信啊?

    不止武侠传奇的编辑,就连那些逐妖师,都坚信幽红是有了新的感应,披了马甲另起炉灶了。

    对青夜语来说,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武侠传奇衍生的照妖镜里厮混的逐妖师,很多都知道筑梦师幽红在现实中的本尊。

    美女大学生什么的,本就是宣传的噱头。

    何况是刚刚休学的美女大学生。

    所以青夜语就知道了那位很有名的幽红,就是左哲的邻家姐姐。

    白发魔女传的出处,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左哲把白发魔女传全权委托给习静幽,青夜语其实没什么不满。

    毕竟那是用了另一个笔名,毕竟那是另一种风格。

    天南武林的编辑,跟武侠传奇的编辑一样,都认定全权委托什么的只是托辞,都认定了递稿的青夜语和习静幽,就是书稿的作者。

    她要真用古龙的笔名递个白发魔女传出去,天南武林编辑部非炸锅不可。

    还是省省吧,费那么大劲儿干嘛。

    反正她又没指望真的做什么筑梦师。

    这会儿跟左哲提了一句,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小小的抱怨是有的,因为左哲居然一直没跟她说起这事儿。

    好歹也是同道中人,好歹也是给他办事的,这不没当她是自己人么?

    青夜语莫名的觉得头有点绿。

    就像看到了青青的大草原。

    当然,这是一晃而过的错觉。

    不过,听到左哲一本正经煞有其事的解释,青夜语还是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算了,瞎琢磨什么呢。

    他只是个漂亮的小鬼而已。

    念头通达的青夜语,把左哲送到他家楼下就告辞了。

    她没打算去坐坐,即便是有拿书稿的理由。

    她知道现在这个点,梁青霞一定没在家。

    她会去接下晚自习的白晓曦。

    左哲家里没人。

    看房买房到后来的宠物店事件,刘莹莹和胡梦娇成了闺蜜,青夜语却是和梁青霞走得比较近。

    她们虽然还算不亲密得不行的闺蜜,也可以称得朋友了。

    她可不想梁青霞有什么误会,她也不想左哲有什么误会。

    毕竟是晚。

    毕竟他喝醉了。

    毕竟他家里没人。

    呃,好像又想多了。

    青夜语摇摇头,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转身径直走掉了。

    左哲晃晃悠悠的楼回家,一路无比的怀念二十年后的电梯。

    这年头,电梯可没那么普及。

    他只能乖乖的爬楼梯。

    五楼哎,换了二十年后,想想都能觉得腿软。

    亏得现在是个青葱少年郎,而且身体经过了强化,要不每天这么下下的,想想都瘆得慌。

    往天倒是没在意,可今儿个头晕目眩腿发软,爬个五楼还真费劲儿。

    到底是喝多了。

    哪怕青夜语陪着在路发了阵酒疯清醒了许多,还是迷迷糊糊的,还是恍恍惚惚的。

    天晓得那有一双大长腿的警花秦真真,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酒量。

    比千杯不醉还要千杯不醉。

    不过酒量越大的人醉起来越不得了,到最后好像秦真真醉得比左哲还厉害。

    她也不怕醉出个好歹来。

    即便不会醉死,可醉酒的女人容易给人机会不是?

    哦,就她那暴脾气,只怕醉酒什么的,是给她自己机会才对吧?

    好危险的感觉。

    下次一定不能跟她拼酒,要不还得大醉一场,还得晕晕乎乎的念叨什么好腿啊好冷什么的。

    嗯,如果有下次的话。

    跟踩着棉花似的,脑子里转悠着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左哲好不容易才爬了五楼。

    出了一身的臭汗,左哲好像更迷糊也更恍惚了。

    摇摇晃晃的摸到门口,摸出钥匙来开了门,左哲一进屋就踉踉跄跄的往卫生间跑。

    到底是喝了那么多杂七杂八的酒,虽然有扎木合的酒量垫底,没能醉成一滩烂泥,可跑厕所是免不了的。

    他又不是段誉,没本事让那啥哗啦啦的从指头放出来。

    卫生间的门,他几乎是直接撞开的。

    差点没让他一头撞到马桶里去。

    顾不了那么多,他没等站稳就掏家伙开始放水。

    可是,晃眼间他似乎看到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白色。

    那是,白花花的……

    一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