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姐姐的房间

    左哲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醉酒醉出了幻觉。

    可他并没有看花眼。

    他真的看到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白色。

    哦,不,不是一抹,是一片。

    白花花的一片。

    那不叫触目惊心,那叫惊心动魄。

    或者,该叫做勾魂荡魄。

    在卫生间里面隔出来的浴室里,放了一个漂亮的浴缸,这会儿的浴缸居然不是空的,已经放满了水。

    不止有水,还有人。

    一个白花花的**泡在浴缸里,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愣愣的看过来……

    就像无辜的小白兔看着破门而入的大灰狼。

    左哲差点没把自己的脑袋杵到坐便器里去。

    浴室的防水帘没拉,浴缸里的人他看的很清楚,分明就是他家隔壁的习静幽。

    尼玛,邻家姐姐怎么跑我家浴缸里来了?

    尼玛,浴缸里的邻家姐姐,怎么看去那么的娇羞那么的可口?

    习静幽的目光先是落到左哲脸,然后自然而然的往下一落……

    好吧,左哲知道她为嘛一脸娇羞了。

    可憋了一路的他这会儿正在痛快淋漓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要拦江断流还真不是一般般的困难。

    结果,他硬是顶着那一脸惊愕一脸羞愤的目光,放完了感觉是史最多的一泡尿。

    “小哲你个混蛋,给我滚出去!”

    难以想象,温婉的习静幽也能发出如此暴躁的河东狮吼。

    早已经晕得不行的左哲兔子似的窜了出去,结果在门口绊了一下,吧唧一下就到地去了。

    差点没把鼻子给砸扁扁。

    在地的他游目四顾,这才看清楚了房间里的摆设。

    暖暖的粉色调,满满的少女心。

    左哲真的想要白眼一翻就晕过去。

    “尼玛,开错门了……”

    没错,他开错门了。

    糗大了。

    这就不是他家,这是邻家姐姐的房间。

    在这市区里买的房子,他家和习静幽还是邻居。

    习静幽家就在他家隔壁。

    很不巧的是,左哲手里有习静幽家的钥匙。

    确切的说,他们两家都有彼此的钥匙。

    关系好嘛,好得跟一家人似的,互相串个门啊蹭个饭什么的,那是不要太随意。

    结果吧,今儿个喝酒喝得晕晕乎乎的左哲,恍恍惚惚的开错了门。

    他进的是习静幽的家,撞的是习静幽的卫生间。

    所以呢,在浴缸里看到白花花赤条条的习静幽,实在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很尴尬就对了。

    很尴尬的左哲爬起来想溜之大吉,邻家姐姐那羞愤交加的声音又杀了出来。

    “小混蛋你要是敢跑,姐姐打烂你的屁股!”

    好吧,看似温婉的邻家姐姐,骨子里其实有相当程度的暴力因子。

    被打屁股的童年阴影还在,左哲还真没敢鞋底抹油。

    很快邻家姐姐就裹得严严实实的出来了,杀气腾腾的过来就想教训人,结果手才扬起来就改变了方向,直接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好大的酒味,小混蛋你喝酒了?”

    “没……”

    左哲想负隅顽抗一下,结果一张嘴就打了个大大的酒嗝,硬是冲得习静幽连退好几步。

    “这么冲的味道,还敢说没,长本事了不是,敢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习静幽大怒,作势卷了卷袖子。

    “过来,自己趴好,不打你还真房揭瓦了?”

    左哲缩了缩脖子干笑两声,磨磨蹭蹭的从沙发站起来,畏畏缩缩的往习静幽那边走了两步。

    “幽幽姐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看花眼进错门了,我真不知道是你在泡澡……”

    “闭嘴啊混蛋!”

    脸飞红霞的习静幽一声娇喝,气急败坏的伸手,一把就将左哲拽了过去。

    嗯,本来她是要拽他过去打屁股的。

    虽然左哲已经是高中生了,可他那小身板一直在那儿没动,小胳膊小腿的,怎么看都还是个小屁孩。

    平时就以姐姐自居的习静幽,还真没什么避嫌的想法。

    哪怕次看过左哲的那啥,可穿衣服还就是个小屁孩,有什么好顾忌的?

    可这次,左哲本来就醉得晕晕乎乎的,给她那么一拽,立足不稳一个踉跄就扑了过去。

    本以为熊孩子要负隅顽抗的习静幽,没想到这一拽就跟拽了个稻草人似的,轻飘飘一拉就过来了。

    结果,两个立足不稳的人,咕咚一下就摔成了一团。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左哲忙乱中伸出来的手,扒掉了习静幽裹在身的浴巾。

    没办法,浴巾这东西,再裹得严实,扒起来也比脱衣服方便得多。

    然后,左哲真的晕掉了。

    好白。

    好大。

    好软。

    近距离接触的软玉温香,对他被强化的身体刺激太大。

    不晕都不行。

    再不晕过去的话,他怕精虫脑的他会犯很严重的错误。

    即便他很及时的晕掉,还是被气得要死的习静幽狠狠的踹了两脚。

    当然,踹的是身肉最厚的地方。

    痛倒是不痛,只是“晕过去”的左哲差点就诈尸了。

    就他那倒在地的视角,看习静幽踹人的动作……

    好尴尬好刺激的说。

    也亏得左哲很识趣的“晕”掉,尴尬症才没能发展成尴尬癌。

    气急败坏的习静幽逃进了卧室,穿好衣服磨蹭了好一阵出来,看着还在地装死狗的左哲,又不禁气心头。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这儿干嘛?

    不知道你现在应该干脆利落的滚滚滚么?

    哦,叫你不许跑你就真的不跑?

    早这么老实不就啥事儿都没了嘛?

    踹不死你丫的!

    越想越气的习静幽忍不住有来踹了两脚,却啥动静都没能踹出来。

    在地装死狗的左哲,这会儿真的是没动静了。

    丫的装晕都装睡着了。

    趴在地板的他睡得很沉很安稳,还发出了细细的鼾声,就像他睡的不是地板,而是宽大舒服的床。

    “这都什么破事儿!”

    习静幽以手抚额,无语问天。

    本想就让左哲在地板睡一觉让他清醒清醒,可习静幽终归是没能硬得下那个心肠。

    所以他很荣幸的被扔到了沙发,抱着可爱的小熊抱枕,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连个梦都没做。

    和他相反的是,睡在卧室里的习静幽辗转反侧,一晚都没能睡好。

    好不容易朦胧入睡了吧,又迷迷糊糊的做起了羞羞的梦。

    梦醒后的她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貌似以后真不能把小哲当弟弟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