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咸鱼的病假

    第二天,左哲没有去课。

    不是周末。

    他请了病假。

    借口是头疼,宿醉未醒。

    反正去学校读书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去不去还真无所谓。

    去了也是混日子。

    早饭是在家里吃的,习静幽也在。

    左哲本来是精神饱满神清气爽,可为了逃课,还是装出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习静幽却是真的顶了一对熊猫眼,就像通宵未眠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虚,左哲总觉得梁青霞和白晓曦看他和习静幽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子诡异。

    也是,莫名其妙喝醉的他没回家,却是跑到邻家姐姐那儿去睡了一晚,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说。

    其实昨晚梁青霞接白晓曦回家后,到习静幽那儿去晃悠了一圈。

    青夜语给她打过电话,她知道左哲喝醉了。

    顺便说一句,家里已经安装了电话,联系什么的比以前方便多了。

    梁青霞也能用照妖镜联系青夜语,可那玩意儿终归神神叨叨的,她不喜欢。

    知道左哲莫名其妙的喝醉了,不能一如既往的陪白晓曦回家,只能换成梁青霞自己去接人了。

    接回白晓曦一看,据说喝醉了的左哲没在家。

    当然只能在习静幽那儿。

    过去一看,果然。

    本来是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的,小小年纪小屁孩一个喝什么酒,也不怕喝出什么好歹来。

    次就是喝酒喝得三个人滚一张床去了,也不怕重蹈覆辙。

    更让人不放心的是,这次居然是和学校的老师喝酒。

    嗯,管理图书馆的老师那也是老师。

    就不怕惹出什么超大的麻烦?

    她是不反对小哲花花心开枝散叶什么的,可他到底还小不是?

    再说了,这年头的师生恋,那可不是什么值得大力提倡的好事儿。

    结果过去一看,左哲已经在沙发睡成了死猪。

    别说教训人了,把他抓回家去都省了。

    人家到底睡着了不是,抓人训人什么的就换个时候吧,还是别吵着他了。

    梁青霞回去的时候,看习静幽的眼神有点怪,就跟看自己弟媳妇似的。

    现在吃饭的时候也一样,给习静幽夹菜的时候比自己吃菜的时候还要多。

    白晓曦倒是好像没什么感觉,该吃吃,该说说,还对左哲不自量力的喝酒喝成醉猫好一番取笑。

    饭后白晓曦学去了,梁青霞又是轮休,约了习静幽逛街去了,家里只剩下左哲一个人,一下子就清静下来。

    好像挺无聊的,该做点什么好呢?

    写?

    出自左哲之手的又不是写的,全都是抄的,而且用不着自己费劲巴拉的慢慢抄,连在电脑打字都省掉了。

    石观音的手,但凡作家,都值得拥有。

    何况他又没有过目不忘记忆强化或者搜索引擎的金手指,能抄的也就只有解锁的小世界具现。

    楚留香传奇,多情剑客无情剑,白发魔女传,全都誊写成了书稿,都已经没得抄了。

    看?

    经过了网络时代的洗礼,这时候的真没什么看头。

    何况被系统做了手脚,原本应该存在于这个时间段的都没了,那些旧派武侠实在难以入目。

    把幻化成照妖镜网?

    也没意思,能在照妖镜晃悠的都是逐妖师,衍生于旧派武侠的逐妖师基本都是严肃认真脸的老古董,可没有网络时代的书友有趣。

    看电视看录像?

    那么些武侠都给做了手脚,影视这一块自然受到了牵连,也没什么好看的。

    好吧,剩下的能做的事,大概就只有蒙头大睡了。

    重生就是好,主角就是好,可以理直气壮的咸鱼,可以正大光明的米虫,可以堂而皇之的颓废。

    虽然有个系统吧,系统已经和自身融为一体,可不会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强制性任务,完不成就要如何如何什么的。

    就跟他在二十年后的电脑啊手机什么的,那里面都有系统,也没见什么系统能给使用者下达强制性任务的。

    就算他发展的下线,那个叫超级变身卡的子系统,自动发布的也基本都是无足轻重的日常,攒积分用的,可做可不做。

    可没有完不成任务要受惩罚的说法。

    说起来,他这破系统,估计也就是史最咸鱼最好说话的系统了。

    他这个系统宿主,估计也就是史最不思进取不求进的宿主了。

    话说,这样咸鱼这样米虫这样颓废,算是提前进入退休生活吧?

    貌似很没有激情很容易整个儿废掉呢。

    要不要给自己来个鞭策弄个激励机制什么的?

    躺在床考虑着这个很严肃认真的问题,没等考虑出个结果,左哲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被喧哗声吵醒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事儿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逛街的梁青霞习静幽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白晓曦,再加刘莹莹和刘红月。

    好吧,这是串门子来了。

    都是自家人没什么好客气的,左哲赖在床翻来滚去的不起来,还假模假样的拿本书做样子,冒充爱学习的好孩子。

    结果梁青霞一把就将书抢过去了,还顺手在他脑袋拍了一家伙。

    这才发现那书,来路有点不正。

    封面的妖艳女郎也就罢了,书页里一大串一大串的省略号……

    看过的都懂,没看过的,不看也罢。

    好吧,拿错道具了。

    话说,那破书打那儿冒出来的,简直就是个坑啊。

    偏生刘莹莹还抢过去翻了翻,然后就两眼放光,看左哲的小眼神跟怪阿姨似的。

    “哟哟哟,我家家小哲长大了哦,还头疼请病假,该不会是得相思病了吧?”

    “给小姨说说,看哪家小姑娘了?”

    左哲翻了个白眼,都不稀罕理她。

    “看你这为难的小样儿,还害什么羞啊?”

    可她还就来劲儿了,直接开启了乱点鸳鸯谱模式。

    “难道你看的不是你同学,是你的老师?”

    “要不然,就是你姐姐,或者你妹妹?”

    “没记错的话,都是你童养媳对吧?”

    “哦,还有个邻家姐姐,青梅竹马哦?”

    “哎,都不是?”

    “难道会是我家小红月?”

    “还不是?”

    “你不会看小姨了吧?”

    “再不然,是你每个都看了,想要大小通吃?”

    “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可你现在这个小身板,啧啧,差得远呢!”

    “要想开一个大大的后宫,装个佳丽三千什么的,你还得多加努力哦!”

    左哲那清秀的脸蛋,整个儿都黑掉了。

    神特么肥水不流外人田,神特么大大的后宫!

    把我当小屁孩逗着玩儿是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