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怀疑人生

    罗建是红叶咖啡厅的服务员。

    老板兼职的服务员。

    他开了这家咖啡厅,可开完咖啡厅后才发现,他已经请不起服务员了。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所以他自己做了自己的服务员。

    然后他就发现,以这间咖啡厅的经营状况来看,他可能会被无限期的拖欠工资。

    好吧,这故事更加的悲伤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人生。

    他坚信咖啡厅的生意会兴隆起来,他坚信他很快就不用拖欠自己的工资了。

    悲伤的是,今天,现在,他的坚信和坚持,都在刹那间崩溃。

    他看到和经历的一切,让他第一次怀疑了自己的人生。

    尼玛,老子这是在做梦这是在梦里过家家吧?

    原本一切都很正常,原本一切都很美好。

    来过两次的那位美女又来了,一个人,要了一杯咖啡,坐在她曾经坐过的位置,心不在焉的看着门口。

    即便是那漫不经心的发呆,也是美得令人心醉。

    装作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罗建,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这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他知道她在等人。

    等一个看起来像是小学生的小白脸。

    罗建一直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够白的了,可是看到那个小白脸之后,他的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那个长得跟小学生似的小白脸,当然不会是这个美人儿的儿子,也不会是她的侄子。

    那是罗建本能的揣测。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来了,她叫了咖啡,她坐在那儿。

    罗建倒是没准备去搭讪。

    不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必须占有的。

    他觉得他就这么远远的看看,感觉也不错。

    然后他就远远的看到,一头发狂的黄牛,气势汹汹的从咖啡厅门口冲了进来,一往无前的撞向那个美人儿的酥胸。

    妈蛋,好像一头撞上去的是自己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发狂的黄牛,特么哪儿冒出来的?

    等等,冲进来撞上去的,不是一头发狂的壮实的黄牛么,怎么眼睛一眨会变成个魁梧雄壮的光头大汉?

    这面目狰狞的光头大汉,怎么长了一张狼吻一口狼牙,还挥舞中一双狼爪还长了一身狼毛?

    这特么就是个狼妖好吧?

    这特么就是活见鬼好吧?

    目瞪口呆的罗建,眼睁睁看着那黄牛变的狼人,用一往无前的姿势,气势汹汹的冲到了那个美人儿的面前。

    他走的是直线。

    他从门口直愣愣的冲向了靠窗的美人儿。

    挡在他前面的座椅,在接触他身体的刹那,就四分五裂的迸射开来。

    就像一把锋利无匹的刀,从门口一路劈到了美人儿的面前。

    心不在焉看着门口的美人儿似乎吓呆了,整个人都像是就此定格,就连面前的桌子连同咖啡一起碎裂并向两边飞溅都视若无睹。

    n!

    不知道是心里自动配音,还是真的有那么一声大响,狼人的大光头重重的撞上了美人儿的脸。

    似乎撞了个结结实实。

    “噗嗤!”

    与此同时,狼人那双利爪,也硬生生插进了美人儿的胸膛。

    罗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是连惊呼都无法出口。

    他认为他是看到了幻觉。

    就在闭眼的瞬间,他的眼角扫到了美人儿搅咖啡的那只手。

    那只手里原本用来搅拌咖啡的小勺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银白色的卡片。

    卡片只一出现,就开始发亮,灿烂星光溅射开来,美得惊心动魄。

    罗建刚刚的闭上的眼睛一下子瞪大,忙不迭的想看清楚是不是真的幻觉。

    是,也不是。

    美人儿的脑袋没有像被石头撞上的鸡蛋那样整个儿碎裂开来,那美丽的俏脸也没有跟砸烂的番茄一样惨不忍睹。

    光头大汉的那一撞,竟是撞了个空。

    美人儿的胸膛也没有被那双利爪扑个正着,那高耸的酥胸并没有被抓成血肉模糊的一片。

    美人儿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抬起。

    一只手挡住了那颗锃亮的大光头,一只手架住了那双森冷如刀的利爪。

    那双手

    十指纤纤,晶莹如玉。

    竟然不是美人儿原来搅咖啡的手。

    搅咖啡的手也很漂亮,却没有像这双手一样,整个儿就像美玉雕琢而成的艺术品。

    不止手变了,美人儿整个都变了。

    白衣如雪,轻纱如雾,长袖如水,恍若天仙下凡,有如观音降临。

    原来的美人儿已经足够惊艳,可眼前这个取而代之的神秘女子,说一声美人都只能算是对她的亵渎。

    那银白色的能发出灿烂星光的卡片,却是已经不见了。

    刺啦一声,血光乍现。

    神秘女子的衣袖迸裂开来,鲜血飞溅,却是那开膛破肚的当胸一扑,终归划伤了她的手臂。

    她的身体也炮弹似的飞了出去,就像被发狂的奔牛当胸撞了重重的一家伙。

    不对,应该是像被狂飙的跑车给狠狠的撞飞。

    毕竟罗建没见过奔牛撞人是什么情形,可跑车撞人的车祸现场,却是有幸得见过。

    见过那一幕的他,一个月都在噩梦中挣扎。

    可眼下这个被撞飞的神秘女子没有成为他的下一个噩梦。

    她炮弹似的飞了出去,狠狠的撞上了咖啡厅的墙壁。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咖啡厅都在颤抖。

    那面坚实的墙壁,硬生生破了一个大洞。

    如果是先前那个美人儿,给这么一撞,多半就得香消玉殒玩儿完。

    可取而代之的这个神秘女子,只是喷出了一口红艳艳的鲜血。

    血喷如雨的神秘女子眼看就要破墙而出,却被如影随形的光头大汉抓住了纤细的手腕。

    那森冷如刀的利爪,竟在晃眼间变成了粗壮有力的大手。

    手背那浓密的狼毛消散不见,一条条纠结的青筋暴突而起,就像一根根疯狂游走的小蛇。

    n!

    又是一声巨响,却是被光头大汉抓住的神秘女子,整个人在空中抡了一圈,给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

    座椅连同地砖的碎片四下纷飞,其中一块直接擦过了罗建的耳畔,感觉头皮一痛的他伸手一摸,竟是摸到了满手的血。

    他咕咚的吞了口口水。

    这特么就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

    这是足以让他怀疑人生的妖怪,这是足以让他怀疑世界的聊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