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虐杀

    左哲赶过来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了红得像血的妖气。

    妖气笼罩的范围,就是红叶咖啡厅。

    妖域成型,妖祸无疑。

    远远的看过去,透过扭曲了时空维度的妖气,左哲一眼就从窗户看到了一红一白两条纠缠不休的身影。

    狼族蛮斗士库克,和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

    不管什么地方,都少不了凑热闹打酱油的围观群众。

    这里也一样。

    已经有七八个人远远的驻足围观了。

    没人敢凑近了看戏。

    他们看不到妖气,却能看到红叶咖啡厅被撞烂的大门,也能听到里面噼里啪啦有如拆迁的声音。

    他们完全可以脑补出一头发狂的疯牛在里面横冲直闯的大场面。

    何况还有个尖嘴猴腮瘦巴巴的家伙,正在那儿手舞足蹈的当免费讲解。

    “这家咖啡店要倒霉了我给你们说,老大老大的一头牛啊,哐当一下就撞进去了,都不知道从那儿跑出来的,吓死个人了!”

    “可能是从屠宰场拉牛羊的货车里跳出来的,那玩意儿老危险了,平时不哼不哈老实得很,真要发起狂来,火车头都敢去撞!”

    “店子里不晓得有没有人,有人的话随便擦一下踩一下或者撞一下,那店老板就得把店子赔个底朝天!”

    “就算里面没什么客人,桌椅板凳是毁定了的,刚刚听到轰隆一声巨响,说不定连墙壁都给撞塌了!”

    “哎哎,你谁呀,别去别去,里面很危险的,有疯牛哦!”

    “哎,人呢?”

    “哎哎,刚刚是过去了一个人,对吧?”

    “啥,你们没看见?”

    “不会啊,明明有个人过去了的”

    “我我我,我特么不会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老远就听到那个瘦猴在唧唧歪歪,变身练霓裳的左哲毫不停歇,一晃身就冲进去了。

    没错,左哲是用练霓裳变身赶过来的。

    没办法,他离红叶咖啡厅还要好长一段路,要用本尊跑过来的话,黄花菜都凉掉了。

    只能变身,而且只能选择练霓裳变身。

    就目前的三个绝女主变身,林诗音是第一个排除的。

    那就是个武林文艺女青年,对付一般般的地痞小流氓还行,战力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的。

    石观音也不行,她的轻功是以奇诡多变见长,这种长途奔袭还真用不上。

    也就土匪头子练霓裳的轻功最适合了。

    其实轻功天下第一的楚留香才是赶时间的最佳选择,可他不是什么绝女主,根本就不受这破系统待见。

    变身楚留香,实在不划算,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左哲手里是有大把的积分,可能把变身石观音的青夜语打得生命垂危,那位狼人明显就已经不是当初一个照面就能搞定的初级蛮斗士。

    他得留下足够的底牌才行。

    即便只是练霓裳变身,其轻功对现代都市的凡人而言,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

    感觉灵敏的能看到个一晃而过的身影,迟钝点的就只觉得一阵风掠过,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即便能看到一晃而过的身影,也会很快模糊自己的记忆,毕竟那是动用了超自然能力的变身,那也是一个移动性的微型妖域。

    另一个维度的存在,本就不是这个维度的凡人能够接触的东西。

    怀疑人生怀疑世界的罗建,差不多快要疯掉了。

    取代了美人儿的神秘女子,已经快被光头大汉弄死了。

    原本纤尘不染的白衣,已经破碎不堪,可裸露的不是春光,而是狰狞。

    一条条皮肉翻卷的伤口,狰狞而恐怖。

    更可怕的是,她的右手,硬生生被那光头大汉给扯了下来。

    飞溅的鲜血让罗建差点没晕过去。

    晕过去倒也罢了,偏生他就是没能晕过去,只会傻傻的站在那儿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虐杀,就像中了传说中的定身术。

    虐杀,没错,这就是一场虐杀。

    青夜语自己都不敢相信,曾经被她一个照面就弄死的狼妖,这会儿居然能把她给活活弄死。

    没办法,这家伙比起以前,强了太多太多。

    他那浓厚的妖气,直接凝成了血水一样粘稠的存在,虽然不能直接禁锢她的自由,却已经完全克制了她的灵动。

    那感觉,就像是石观音遇到了水母阴姬。

    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石观音,其实名不副实。

    她的武功,被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克制得死死的。

    没办法,水母阴姬拥有在水里练出来的无双内力,看似柔和平静,却是无坚不摧,无物可挡。

    而石观音的武功,只是以奇诡的身法和精妙的招式见长,遇到内力深厚有如苍茫大海的水母阴姬,那是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很不幸,狼族蛮斗士库克的血狼斗气,就是那种以气势压人一力降十会的斗诀。

    所以青夜语就悲剧了。

    悲剧了的青夜语,这会儿被库克变回了人形的大手掐着脖子,挂在了墙壁上。

    真是是挂,就像农村过年挂在房梁上的肉干。

    她的手手脚脚连同头颅都软软的垂了下去,浸透白衣的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掉,看起来要有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要不是还有一口气在,跟死人也没什么两样。

    库克的兽神附体状态已经消失,现在的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光头大汉。

    不过比起先前的狼人模样,现在的他更加让罗建恐惧。

    这个同样遍体鳞伤的家伙,就像一个会杀人被通缉的神经病,比狼人什么的更加真实,也更加恐怖。

    毕竟狼人什么的都是传说中的存在,说不定就是幻觉。

    会杀人被通缉的神经病就不一样了,那真的是会杀人的恐怖分子,真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撞上了。

    “哈,哈,哈,哈哈!”

    库克得意的笑了起来,笑得断断续续的,嘴角还流出了红艳艳的鲜血。

    他是对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展开了虐杀,可那并不是单方面的虐杀。

    虽然举步维艰,虽然出手艰难,可石观音到底是石观音,而库克,并不是水母阴姬。

    石观音在水母阴姬面前会被全方位碾压,可在库克面前,她不止能一次次死里逃生,还能绝地反击。

    库克身上至少有十三处伤口,还掉了两颗牙齿,断了七根骨头。

    亏得是好勇斗狠视伤残为家常便饭的蛮斗士,换个人只怕早就趴下哭着叫妈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