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神秘的娘们

    “终于打败了你了,该死的兽魔!”

    库克喘息着开始狂笑,满脸满眼都是如愿以偿的快意。

    他很兴奋,兴奋得成了亢奋。

    算算时间,他这是第三次梦到这个诡异的世界了。

    眼前这个貌似裸虫却有着兽魔般恐怖力量的娘们,也是第三次在梦里遇到了。

    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梦到这个诡异世界的时候,就是这个神秘的裸虫似的娘们,用七只同时挥出的手,把他硬生生从梦里打醒。

    梦里那个变成一只老狼的他,毫无疑问的被她活活打死了。

    七窍飙血,死得那叫一个惨。

    第二次梦到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在一开始就遇到这个神秘的娘们,可是在另一个娘们身感受到了她大致相同的气息。

    当他对那个娘们悍然出手并用了新炼成的玄级斗技时,这个神秘的娘们又出现了。

    还特么一出现就是两个。

    一个挡住了他的玄级斗技,另一个用有如水云的长袖,瞬息间把他活活打成了夜空中绽放的烟花。

    当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冷汗刹那间浸透了他的衣衫。

    他不是没有做过梦,可从来没有哪个梦,能像他见到这个诡异世界这个神秘娘们的梦这样鲜活。

    鲜活得不像是梦,而是像另一种诡异的真实。

    更神奇的是,梦醒之后,梦里的种种,他居然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他甚至能清晰的回忆起被那神秘娘们用兽魔般恐怖的力量活活打死的每一个细节。

    从梦中惊醒的他,简直就像是真的死过那么一回。

    那是无与伦比的死亡历练。

    就是有了那种死而复生的神奇体验,受到严重刺激的他才会在修炼的道路突飞猛进,成为新一代蛮斗士的传奇。

    那两个诡异而神奇的梦,他不曾对任何人提起。

    可他因为那两个诡异而神奇的梦,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战力,不断的锤炼自己的斗气,不断的学习新的斗技。

    他想在下一次梦到这个世界这个娘们的时候,打败并击杀这个兽魔一样恐怖的神秘娘们。

    这个神秘娘们,已经成了他斗战之路的巨大阴影。

    不杀她,他一辈子都治不好这个心病。

    结果,他真的又梦到了这个世界,又梦到了这个娘们。

    这一次,他变成了一头牛。

    那不重要。

    反正都可以变回来。

    有过前两次的经验,他知道那所谓的变形,并不是真的变形,而是由他自己主导的附体。

    最初出现那个诡异世界的时候,他是无形无影的存在,就像传说中的虚无缥缈却能承载记忆的斗魂。

    他可以在他出现的场景中,自由选择一个最容易附体的对象。

    那个附体对象,一般都是兽神所属的动物。

    有点像传说中的兽神附体。

    他就是在那个世界降临附体的兽神。

    他不是不可以选择那些穿着奇装异服的裸虫来降临附体,可是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强烈的危机感阻止了他的行动。

    蛮族兽人的敏锐直觉告诉他,如果他真的选择了那些裸虫做附体降临的对象,将会发生某种未知的不可控的危险。

    所以他从来没有选择动物之外的对象来附体降临。

    反正只是个承载斗魂的工具,反正只是连同现实和梦境的桥梁。

    就像这次,他附身在那头牛的身,也只是一个过渡而已。

    当他动用蛮斗士的力量时,他就不再是那头傻了吧唧的黄牛,而是变回了他库克本尊。

    他在第一时间冲向了这个可以跟兽魔降临魔兽变形一样变身的神秘娘们。

    他不知道他能在这个诡异而神秘的梦境里停留多久,所以他要速战速决。

    他不知道这神秘的娘们还有什么诡异的手段,他只想在最短时间爆发自己最强的力量,痛快淋漓的跟她斗一场。

    结果,他居然成功了。

    新炼成的血狼斗气克制了神秘娘们那诡异的斗技,他居然可以压着她打。

    这就对了。

    即便只是做梦,他也不允许自己一次次的败在同一个娘们手下。

    何况那娘们下手竟然如此的凶残,在她手下,败就是死。

    即便是做梦,他也不想再死一次。

    这一次,死的只能是她。

    终于,可以干掉她了!

    “给老子死来!”

    亢奋的库克裂开了大嘴,兽神附体,狼形显露。

    锃亮的光头变成了毛茸茸的狼头,大嘴变成了狼吻,锋利的狼牙闪耀着森冷的凶光。

    只要大嘴那么一合,他就能一口咬掉这神秘娘们的脑袋!

    怜香惜玉?

    不存在的!

    斗兽场里无雌雄,斗战路无老少!

    何况这只是一个梦,在梦里咬掉一个娘们的脑袋,没什么不妥!

    只是……

    眼前这乍现的寒光是什么鬼!

    两点寒光在空中拉出两条白色的细线,直取库克的双眼。

    寒光未到,凌厉的杀机已针一般刺进了库克的双眼。

    如果他还要坚持凑过去咬下去,没等咬到青夜语的脑袋,他的两只眼睛就要先一步被那两点寒光洞穿!

    库克大叫一声,本能的向后一仰,用力之猛,差点没把自己的脑袋给拧下来。

    仰面朝天的他,就见两根银针从眼前飞过,脸颊微微一疼,伸手一抹,竟是被擦出了两条细细的血痕。

    亏得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解除了兽神附体,要不就凭狼头那构造,这白忙中的一仰头,根本就躲不过那夺命银针。

    “看剑!”

    一声娇喝,白影一闪。

    香风扑鼻,剑光耀眼。

    利刃破空之声大作。

    嗤嗤之声不绝于耳,库克庞大的身躯向后跃出,却在电光石火间一连中了七八剑,每一剑都刺在关节要害之处。

    最后一剑,却是没入了库克的咽喉,随后剑锋一转,斗大的锃亮光头已然飞起!

    四肢关节一疼,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库克就看到自己没了脑袋的身躯鲜血狂飙的向后抛飞。

    竟然,他一个照面,就被废了四肢,还给砍了脑袋!

    这不可能!

    难以置信的库克,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长发如雪的娘们,以及那女子手中寒光凛冽的短剑。

    “兽神在!”

    竟然,又是一个诡异神秘而强大凶残的娘们!

    这什么见鬼的噩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