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妙手回春神经病

    毫无疑问,是左哲赶到了。

    九星定形针,反天山剑法。

    练霓裳,玉罗刹。

    白发魔女驾到。

    先用九星定形针逼退对青夜语下杀手的库克,随后短剑在手,反天山剑法狠辣凌厉,干净利落的将库克斩杀当场。

    不是说练霓裳比石观音高明,是库克本来就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即便成功的把青夜语碾压打残,自身消耗损伤却也不小。

    此消彼长,他当然没了刚才面对石观音变身的威风。

    何况他是兽人帝国专修斗气的蛮斗士,习惯了赤手空拳斗气纵横的肉搏,对兵器什么的还真不适应。

    虽然蛮斗士也有斗气化兵之术,可那些个兵器说白了也就是斗气的凝练和衍生,并不以技法精妙见长,可没法和江湖游侠的专精法门相比。

    遇上九星定形针那种诡异的暗器,遇上反天山剑法那种凌厉狠辣的剑法,活该他倒霉。

    再说了,左哲用的短剑可不是一般般的女子佩剑,而是从变身商城兑换的断玉剑。

    那是天山晦明禅师的师父天都居士在天山上取五金之精,托前辈铸剑师欧阳冶子炼就的两把宝剑之一。

    截金断玉,无往不利。

    削铁如泥,所向披靡。

    库克那堪称强横的狼人之躯,在贯注了内力的断玉剑之下,跟水灵灵的嫩豆腐也没多大差别。

    所以只一个照面,他就彻底的悲剧了。

    四肢尽废,一剑枭首。

    眼见库克的狼人之躯化为星光消散,左哲手中断玉剑滴溜溜一转,消失无踪,一把扶住了贴着墙壁往下滑的青夜语,出手如风,一口气点了她数十个穴道。

    止血,镇痛,散瘀,激发生机。

    武侠小说中,点穴可是和内力一样神奇的东西。

    练霓裳本就是明月峡寨主,陕南川蜀绿林之首,刀头舔血的土匪头子,对于疗伤急救什么的,自然轻车熟路手到擒来。

    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受伤太重,光是点穴自然不够。

    左哲一伸手又变出个小瓷瓶,倒出几颗圆溜溜的丹药,随手取水,内服外敷,用快捷得让人眼花的动作,给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疗伤。

    变身商城兑换的好东西,天山派晦明禅师的碧灵丹。

    用上好天山雪莲配制的疗伤圣品,用开水内服外敷,痛楚立失,即便是练霓裳专找关节处下手的狠辣剑伤,也不须一个时辰,就可行动如常。

    这还不够,处理完剑伤的左哲滴溜溜的一转,灿烂星光绽放又收敛,只一眨眼,就从白发红颜的如玉佳人,变成了高大威严的气质女王。

    一双很大的眼睛,一对很浓的眉,坚挺而硕大的鼻子,紧闭的薄薄的嘴唇,组合成了一张不平凡的脸。

    看起来相当火爆的身材,配上那独具特的脸,整个人都透出一股慑人的威严,大有“八荒**唯我独尊”的女帝风范。

    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

    变身水母阴姬的左哲一掌拍在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胸前,掌心吐出一股绵绵泊泊的神奇力量,瞬间笼罩了青夜语的全身。

    水母阴姬的内力之深厚,在左哲目前能接触的变身序列中,当仁不让的排名第一。

    那是水的力量,虽是无坚不摧,却也柔和平静。

    这么深厚的内力,用来杀人固然所向披靡,用来救人也是事半功倍。

    武侠小说中的内力,本来就是杀人与救人一体两面的双刃剑。

    内力摧动之下,碧灵丹药效迅速散发开来,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迅速恢复,翻卷的皮肉被神奇的力量抚平,伤口迅速愈合,有如神迹。

    就连那被硬生生扯掉又被左哲接上的断臂,也活生生的长了回去。

    很好很强大。

    疗伤的过程说起来长,实际上却是很短。

    尤其是对凡夫俗子而言。

    在咖啡店老板兼店员的罗建眼里,说是电光石火白驹过隙也不为过。

    他只觉得好一阵眼花缭乱,然后刚刚还破破烂烂凄惨无比的神秘女子,已经焕然一新完好无损,似乎先前看到的那些伤势都是幻觉。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进门就斩杀了光头大汉的那个白发女子,已经变成了有着帝王风范的高大女子。

    这已经不是什么妙手回春了,这特么就是起死回生!

    就在罗建瞠目结舌并怀疑人生的时候,眼前一花,空气出现了轻微的扭曲,就像平静的湖水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

    水中倒映的景物,都在扭曲,都在变形。

    脑袋一晕,心里一空,罗建摇晃了一下,差点就咕咚一下把脑袋磕在柜台上。

    用力甩了甩头,用手揉了揉眼睛,罗建觉得自己似乎忘掉了什么东西,可到底忘掉了什么,却是说什么也想不起来。

    咖啡店里一片狼藉,桌椅碎片到处都是,连墙壁都开了一个大洞。

    一头壮实的黄牛倒在屋子中央,硕大的牛头掉在了一边,牛眼瞪得老大,脖子上还在汩汩的往外冒血。

    旁边掉落了一片染血的扇叶,却是天花板上的吊扇。

    哦,这头疯牛冲进来大肆破坏,猛烈的撞击让屋顶转得正急的吊扇掉了下来,旋转的扇叶直接绞断了疯牛的脑袋。

    靠墙的地方坐了两个人,一个是让人惊艳的美人儿,一个是看起来像小学生的小白脸。

    美人儿的右手受伤了,貌似骨折,也许只是擦伤,小白脸撕了布条在给她包扎,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哦,发狂的疯牛撞伤了那个美人儿,跟她约会的这个小白脸正在急救

    没毛病。

    亏得这小白脸临危不乱,拖着美人儿满屋子乱窜,不然就要出人命了。

    不像自己,吓得在柜台里缩成一团,只差没爬柜台下面找老鼠洞去钻了。

    没事就好,没出人命就好。

    死个狼人神经病死头疯牛什么的,小意思,完全不是问题。

    呃,哪里死什么狼人了,我这是神经病了吧?

    都是那该死的疯牛给吓得。

    总而言之,得谢天谢地,谢天女玉帝。

    呃,跟天女玉帝有什么关系?

    纷乱的念头在脑子里闪过,罗建忙不迭的从柜台里绕出来,满脸赔笑满脸焦急的从过去。

    “小姐你没事吧”

    他那表示关切的话没说完。

    他被那个小白脸一脚就给踹回来了。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尼玛,叫一声小姐咋了,踩你尾巴了?

    神经病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