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画风不对啊姐姐

    左哲又去了医院。

    当然,不是他住院,是他送人住院。

    前些日子,是他跟刘红月乐颜送胡梦娇住院,今儿个,是他跟罗建送青夜语住院。

    说起来罗建应该很郁闷的,作为红叶咖啡厅的老板兼店员,客人在他店里受伤,他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

    可事实,他一点儿也不郁闷。

    不但不郁闷,还很兴奋。

    兴奋得近乎亢奋。

    连他自己都觉得,他的反应有些不正常。

    所以那个叫秦真真的女警对他展开询问的时候,他相当努力的压制了自己近乎亢奋的兴奋,让自己的表现不那么激动。

    当然,这个努力好像没那么大的作用。

    他到底还是激动了起来。

    “警官你是不知道啊,当那么大一头牛冲进咖啡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掉了啊!”

    “我吃过牛肉,也不是没见过那么大的黄牛,可我真没想到,我能在市区这种远离农村的地方,见到那么大一头活生生的黄牛啊!”

    “这家伙冲进我的店,横冲直撞瞎折腾啊,简直就是在撒欢儿的疯啊!”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我晕啊!”

    “亏得我那破店子生意不好,亏得那时候店里就才两个客人,要不我还不得倾家荡产活生生赔死啊!”

    也是,好端端开个店的正常人,冷不丁的给一头大黄牛撞进店里搞破坏,差点把店子给拆掉了不说,还特么伤了人,换谁都激动。

    不过噼里啪啦口若悬河的罗建,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似乎疯牛发狂伤及客人这事儿,不至于让他激动到这份。

    他好像还看到了什么比疯牛发狂拆店伤人更加危险更加让人激动的事儿。

    可他偏偏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比疯牛发狂拆店伤人更危险更让人激动。

    “哦,你说那两位客人啊?”

    “那位小姐手臂受伤了,骨头茬子都冒出来了,白花花的啊,鲜血哗哗的啊!”

    “幸亏那个小白脸,哦,她那个小侄子会医术啊!”

    “好家伙,咔嚓咔嚓的就给接了,刺啦啦的撕了布条,呼啦啦的就给包扎好了啊!”

    “跟拍电影一样啊,那就是个小神医啊!”

    好吧,这就是个被意外刺激得不要不要的凡人啊。

    秦真真合录口供的记事本,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很想打人啊,这丫的太亢奋了啊。

    好吧,人家的客人差点在人家的店里死翘翘,人家兴奋得成了亢奋的乱激动一把也是应该的。

    “怎么样,问清楚了?”

    青夜语懒懒的躺在床,手臂已经换了雪白的绷带,还像模像样的吊在了脖子。

    她的石观音变身在妖域中可是给活生生扯掉了手臂,虽然给左哲接了来还用药丸加点穴加内力进行了急救,可到底算是受到了重创。

    从妖域回归现实,她的手臂同样处于受伤状态,应该是撕裂擦伤带骨折什么的,不过都给处理得七七八八了。

    医院的医生能做的事儿,也不过就是照个片换个绷带固定一下,然后给开个高级病房安排个床位让她休息一下罢了。

    “差不多问清楚了,那就是个凡人,妖域里发生的事情全都忘掉了,只记得是一头疯牛冲进店里发狂,然后被掉落的旋转的电扇给弄死了。”

    “那头黄牛是屠宰场的货车跳下来的,开车的驾驶员压根儿就没发觉它什么时候没的。”

    “别提那些个倒霉蛋了,说说你们,程序是必须的,得做个记录才行。”

    秦真真像模像样的打开了记事本,看青夜语和左哲的目光怪怪的。

    “说说吧,看你们这是遇一个什么级别的化妖?”

    她的确很好奇,青夜语的石观音变身她见识过,那可是完整的神化,展现的实力能把只跟神化沾了点边边的她直接秒杀。

    动动手指吹口气的事儿。

    那种级别的神化,可是实打实的白银逐妖师,绝不是她这种只能算见习生的白板逐妖师能够企及的层次。

    而所谓的白银逐妖师,也不是她自己揣测的,她可是亲眼看到了青夜语展示的白银级神魂卡。

    完整的神魂卡啊,还特么是白银级的,她这种只得到残缺神魂得以传承武技的小虾米,只有羡慕淌口水的份儿。

    她连完整的神魂卡都不能具现,何况是白银级的好东西?

    别说她了,就现在的整个逐妖界,白银逐妖师也只是传说中的存在。

    而现在,这白银级的新晋逐妖师,居然给打成这个德性,遇到的就算不是比她高一级的老妖,也该是和她平级的大妖吧?

    有妖候之称的老妖就不说了,就算只是妖将级别俗称妖精的大妖,对她对现在整个逐妖界而言,都是传说中的存在。

    这种传说级的东西,怎么就在木棉市这种破地方冒出来了?

    即便三年前造成特大车祸让十余人死于非命的惨烈妖祸,也只是妖仆级别俗称妖孽的物妖吧?

    就那么一只道行不过十余年的物妖,所造成的妖祸都让十余人死于非命,现在冒出个道行以万年计的大妖,该是何等的惊悚?

    偏生这家伙才一冒头就遇了青夜语这个新晋白银逐妖师,同样是传中的存在,直接就把它给干掉了。

    那么一只大妖,居然没能造成惨烈妖祸,现场没有任何人死于非命,就只是被拆掉了一间咖啡厅而已。

    完全可以说是奇迹中的奇迹。

    由不得秦真真不认真。

    即便青夜语是传说中的白银逐妖师,即便青夜语是她的闺蜜,她也不敢在这事儿装聋作哑隐瞒不报。

    所以她现在摆出了逐妖师应有的严肃认真脸,还像模像样的打开了记事本。

    青夜语皱了皱眉毛眯起了眼睛,明显感受到这位闺蜜不止是好奇,还开始较真了。

    “不管什么级别的化妖,都已经弄死搞定了,对吧?”

    “你摆出这副审犯人录口供的架势,吓唬谁呢?”

    “难不成你背后的国家机器,要对我这种闲云野鹤下手了?”

    “逐妖门,天网,风云雷电,对不对?”

    “你代表的是哪个组?”

    戳在床前不尴不尬的左哲大吃一惊,不是闺蜜受伤姬友探病表示关切说说悄悄话什么的吗,怎么就冒出个国家机器,怎么就冒出个逐妖门?

    还有什么天网,还有什么风云雷电?

    尼玛,这什么情况?

    画风不对啊姐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