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悄悄话

    “他就这么走了?”

    秦真真合上一个字都没写的记事本,瞪着关上的病房门看了半晌,又瞪着病床上的青夜语看了半晌。

    “怎么,舍不得?”

    青夜语翻了个白眼,随手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水果,意思是再明显不过。

    “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啊,白银逐妖师就了不起,要吃水果不会自己动手?”

    秦真真没好气的回了个更大的白眼,结果青夜语得意洋洋的动了动挎在脖子上的伤臂,噎得她直接剥了个香蕉塞进青夜语的嘴里。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那是你的小白脸好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得了吧,口是心非,你不就是想摸摸他的底么,用得着这么遮遮掩掩的?”

    青夜语差点被那个香蕉给噎死,一点也不淑女的呸了一声,直接就吐进了垃圾桶。

    “还别说,现在这玩意儿越来越吃不惯了,还是从妖界中弄出来的东西好吃,味道都大不一样。”

    病房里突然就沉默下来。

    “你想问点什么,就一个个的问吧。”

    青夜语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看你这些天也憋得够可怜的,我呢,跟你绕圈子也绕得够烦的,还不如直接说清楚了好。”

    “那我可就问了。”

    秦真真眼睛一亮,忙不迭的剥了个香蕉,很狗腿的送到青夜语嘴边。

    “看把你高兴的,我算是明白你怎么会是风组的人了,八婆一个,天生就是搞情报的。”

    青夜语忍不住好笑,小小的咬了一口香蕉。

    “你看圆圆就不一样,人家一点也不关心我的情况。”

    “得了吧,她什么时候关心过什么人啊?天塌下来都不在乎的。”

    秦真真不以为意的嗤之以鼻,随手就把记事本给扔床上了。

    “先说今儿个的事吧,你到底是遇到什么级别的化妖了,居然狼狈成这个样子,连手都给打折了?”

    “岂止是打折了手,我这条命,根本就是捡回来的。”

    青夜语苦笑了一声,下意识的看看挎在脖子上的右手。

    “这只手,在妖域中根本就是被活生生扯了下来,只是让小哲给接上了而已。”

    “那么严重?”

    秦真真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脊梁骨一阵发麻。

    “你可是白银逐妖师好吧?”

    “白银逐妖师很了不起啊?我碰到的那个化妖,也是相当于白银逐妖师的将级化妖,有着万年道行的大妖哦。”

    妖奴,妖仆,妖民,妖兵,妖将,妖候,妖王,妖皇,妖帝,这是化妖中的等级称谓,跟逐妖师的职称相对应。

    妖鬼,妖孽,妖邪妖怪,妖精,妖灵妖魔,妖仙,妖神,这是凡夫俗子对化妖的称呼,跟逐妖师在现实中的俗称相对应。

    魂妖,物妖,兽妖小妖,大妖,老妖灵妖,玄妖,天妖,这才是逐妖师对化妖的等级划分,特有的称号,和称之为神的尊称相对应。

    化妖的妖力以“星”计,一颗星就是一点妖力。

    一颗星,十颗星,百颗星,千颗星,万颗星,十万颗星,百万颗星,千万颗星,亿万颗星,这就是化妖九个等级的妖力具现,跟逐妖师九个职称的九层重天相对应。

    同样的简单粗暴兼恶俗。

    这神力妖力,另外还有个通俗易懂的表述方式,那就是道行。

    一年道行,十年道行,百年道行,千年道行,万年道行,十万年道行,百万年道行,千万年道行,亿万年道行。

    跟逐妖师的九层重天和化妖的九层星辰互相对应来着。

    也就是说,本是同源的妖神异类,都默认一点超自然力量,是需要一年苦修才能打熬出来的道行。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白银级逐妖师和将级大妖一样,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神力万重天,妖力万颗星,万年道行哎。

    还不够传说的?

    水漫金山酿成滔天妖祸的白娘子,也不过是千年道行千颗星的兵级化妖罢了。

    哦,据说人家是三转化妖,倒是跟眼下的一转妖神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这年头也没有金山寺法海那种三转逐妖师,在一转的层面,白银级逐妖师和将级大妖,已经算是传说了。

    “那家伙好像不是一转化妖的水平,我怀疑他是二转化妖来着,要不然以我那神魂变身的战斗力,真正的一转妖将,根本就不值一提。”

    青夜语又扔出了一个炸弹,把秦真真给炸了个晕头转向。

    其实她没有夸大,要知道逐妖师和化妖的等级划分,都是以最基础的神力妖力来算的,而神力妖力,并不是妖神对战的全部决定因素。

    那玩意儿,其实就相当于现实中最为基础的体力或者臂力,并不能跟对抗性的战力武力划等号。

    用武侠里的话来说,深厚的内力只是坚实的基础,并不是个人武力的全部。

    “二转化妖?二转的万年道行?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秦真真差点没跳起来,手里拿的香蕉差点没捅到青夜语嗓子眼里去。

    一转将级大妖已经够吓人了,还特么二转?

    这是世界末日的节奏么?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二转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给小哲弄死了?”

    青夜语没好气的拍掉秦真真手里的香蕉,若有所思。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弄死那家伙的,话说那家伙变得那么厉害,凝结出来的妖晶应该也很漂亮吧?”

    “你说那只疑似二转妖将的化妖,是那个小白脸弄死的?”

    秦真真满脸的怀疑,都快扑上来揪青夜语的衣领了。

    “他有那么大能耐?”

    “我就从来没弄清楚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青夜语嗤了一声,斜了秦真真一眼,似笑非笑。

    “他有没有那么大能耐,你应该很清楚才对,要不,再用你的鸳鸯腿去试探试探?”

    秦真真一下子就哑火了。

    “老实说,你喝醉的样子很好玩的,不过醉成一只猫的你,那鸳鸯腿好像也变成三脚猫了,好像只能给人家挠痒痒来着”

    “青,夜,语!”

    秦真真的脸都黑了,整个儿都有快要原地爆炸的倾向。

    “少给我阴阳怪气的,我记不起我昨儿个喝醉了做了些什么,但是,我没打算勾引你的小白脸!”

    “对啊,你没打算勾引,你直接就行动了,还把圆圆也拉下了水。”

    青夜语幽幽的似笑非笑。

    “人家惦记了一路的好腿和好凉呢!”

    “顺便说一句,他不是我的小白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