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仇人

    习静幽是左哲最不放心的子系统宿主,却又是他最放心的子系统宿主。

    作为一个“神”,作为一个异类,作为一个逐妖师,她的确太弱了。

    弱不禁风弱不胜衣什么的,完全可以拿来形容她,绝不会有什么不妥。

    可她有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宅。

    她是个宅得不行的宅女。

    虽然算不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她没事就一定不出门,有事也会尽量不出门。

    相对于外面的花花世界,她觉得家里那一亩三分地已经够宽阔的了。

    能让她宅在家里的东西,自然就是小说。

    有小说的日子,对她来说就不会寂寞。

    这一点,倒是和徐梦圆相当像。

    不过徐梦圆宅着是看小说,她宅着是写小说。

    尤其是成为逐妖师之后,她能通过小说衍生的照妖镜“上网”,宅的程度就更深了。

    宅女嘛,有网络就有了整个世界,足不出户没什么好稀奇的。

    就算她出了门,也不过就是到左哲家里做饭串门子什么的。

    事实上她们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说是一家人也不为过。

    尤其是同新镇那场醉酒之后。

    差不多都在一个锅里舀饭吃了,就连买米买菜什么的,基本上都混在了一起,也基本上就是梁青霞买回来的,都不用习静幽去菜市场晃悠。

    反正三天两头都在轮休的梁青霞也闲得慌。

    有梁青霞这个强势的姐姐做后盾,柔弱的习静幽更加的宅了。

    那么一个不出门的宅女,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连门都不出的人,自然很难碰上妖祸卷进聊斋了。

    至于左哲记忆中发生在习静幽书房中的意外,他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一场妖祸,可那不是还早么,至少现在不用担心的。

    所以左哲脑子里的全息直播间,习静幽是最后一个切换过去的。

    没想到,一切过去左哲就晕了一下。

    宅得不行的习静幽,居然没在家,而是出门了。

    她在公交车上。

    坐在靠窗的位置,怔怔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左哲愕然。

    调看了习静幽的系统日志,他才知道家里串门的那帮子人离开后,她也就出了门。

    没什么目的地,就是随便坐上一辆乘客不多的公交车,相当随意的去看路上的风景。

    车上乘客渐多的时候,她就会下车,又换一辆没什么人的公交。

    现在这辆公交,已经是她第五次换乘了。

    这是发什么神经捏,文艺女青年的脑回路,真是理解不能。

    左哲眨巴着眼睛相当无语,自己琢磨了一下,估计跟昨晚醉酒跑她家里去闹腾有点关系。

    要不,就是自己抄的那几本经典对身为作者的她,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冲击?

    反正都该是他的锅

    这就很尴尬了。

    虽然没有面对面的窘迫,左哲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把目光从习静幽身上移开,打量她所在的公交车以及车上乘客去了。

    这一看,左哲的脸就变了。

    他看到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

    一个瘦猴似的家伙,一双三角眼,嘴角有颗很显眼的黑痣,手里拿着一筒卷起来的报纸。

    虽然有了二十年的间隔,左哲还是第一时间将他的形象跟记忆重叠,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叫乔伟,职业是扒手,说明白一点,就是小偷。

    曾经的他,就是用一把卷在报纸里的水果刀,捅了梁青霞一连九刀。

    他落网后被判了死刑。

    左哲清楚的记得他的名字,记得他的相貌。

    哪怕过了二十年,哪怕记忆已经在不经意间模糊,可现在,只一眼,左哲就让那模糊的记忆清晰得成了鲜活。

    所谓刻骨铭心,约莫也不过如此。

    激活练霓裳变身卡的梁青霞,没能在既定的时间段遇上乔伟,原本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习静幽,却是阴差阳错的凑到了一辆公交车上。

    这辆公交车乘客不算多,连座位都没有坐满,可并不意味着这种乘客稀疏的公交车,就不会有人行窃。

    这年头的小偷,那就不能叫偷。

    人家直接是用抢的。

    要不是这些家伙太过猖獗,也不会有那一场声势浩大的严打。

    这不,就在左哲看到乔伟心神激荡这短短一会儿的工夫,乔伟已经得手了。

    他跟一个短发女子坐在双人座上,左顾右盼的张望了一阵,一只手就那么明目张胆的伸过去了。

    短发女子第一时间就发现不对,可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乔伟另一只手拿着的报纸已经冲她晃了晃。

    报纸里面卷着水果刀。

    透过报纸卷成的纸筒中空,能清楚的看到报纸里面包裹的杀机。

    短发女子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所有的反应都一下子就僵住,就剩下呆滞和惶恐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乔伟掏空了她的衣兜,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看她的穿着打扮,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而已,至少在面对水果刀的时候,她不会有反抗的勇气。

    小偷下手,那也是要挑对象的。

    至少,乔伟不会去挑看起来很好下手却美丽惊人的习静幽下手。

    即便她没什么后台没什么人脉,也很容易招来救美的英雄。

    能被小偷挑做下手对象的,基本上都只能吃定了眼前亏。

    不是没人注意到这不和谐的一幕,最起码,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是看得很清楚的。

    只可惜,她不是梁青霞,没有那心直口快的性子,没有那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暴脾气。

    所以她没吱声,甚至还直接找个空位子坐下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袖手旁观,当然比见义勇为更容易。

    梁青霞那种人,不管是在二十年后,还是在现在这个时空,都能算是异数。

    这会儿多管闲事的她不在,乔伟本可以肆无忌惮而且无往不利的。

    只是,这公交车上没有梁青霞,却有习静幽。

    能够变身之前的习静幽,见到这一幕应该会明哲保身袖手旁观,可现在

    左哲还是希望她能继续她一贯性的柔弱。

    他不想她受到什么伤害,他不想她冒险。

    但是,他失望了。

    就坐在乔伟后面的习静幽,怔怔的目光已经从车窗外收了回来,落到了前排的乔伟身上。

    确切的说,是透过前排双人座之间的缝隙,落上了乔伟的罪恶之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