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休整(一)

    一连在孙玉民的带领下跟着二团主力撤退到了昆山,在昆山休息了小半日又登上了北上的闷罐火车。

    战争年代,人命贱如纸。

    闷罐车厢里只铺着薄薄一层稻草,车厢中间吊着一只马灯。晕黄的灯光下,一连士兵在兴高釆烈的吹牛打屁。

    八角桥一战,一连大出风头。阵亡人数最少,击毙日军最多。昆山侯车时团长和团副专程过来慰问一连,并现场晋升孙玉民为少校,代理二营长,并奖赏一连大洋五百。

    一连从建连那天起都从未如此风光,这让一连这些劫后余生的老兵们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在这简陋的充满着异味的车厢内,一连士兵聚成一大团,二连剩下的士兵聚在一团,三连剩余的几个人挤在角落里,仿佛这截车厢的距离就是天堂和地狱的距离。

    孙玉民看着二连三连的残兵,很想过去安慰他们一下,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自己能讲些什么。

    刘文智是孙玉民的老部下了,心里很清楚老连长的想法,便用右手撑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对孙玉民说:“要不我过去一下?把他们的籍贯姓名记录一下,以后他们也是一个锅里捞饭吃的兄弟了。”

    孙玉民投去赞许的目光,点头说道:“去吧,最好是能把二连三连阵亡战士名单统计出来,下车后我去交给团长。”

    “嗯,好。”

    刘文智拿着那个写着一连全连花名册的小本子往二连那堆人走去。

    张小虎也站起来,对他说道:“我去统计三连吧。”

    孙玉民点了点头,头靠着边上一战士的大腿,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教导总队奉命撤到湖南休整,可孙玉民知道,在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的吵闹中,老蒋无耐之下把自己的掌中宝: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留在了南京。

    也正是知道这只部队的结局,让孙玉民头痛不已。自己怎么才能让这帮弟兄们生离南京呢?

    迷糊当中,哐当一声,火车停了下来。

    坐在门边上的几个士兵七手八脚地拉开车门,探头一看,火车停在一个无名小站。这个小站才三条道轨,连站台都没有。众人非常纳闷,有人不解地问道:“停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

    孙玉民心里清楚,肯定是收到上峰指令,要转道南京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痛:南京保卫战,就要打响了。而这列专列上的教导总队三个团将会全军覆没。自己的一连,自己的二营的命运也会终结在这个六朝古都,如今的中华民国首都。

    孙玉民心想: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不见的是件好事,做人做事难免瞻前顾后。还不如简简单单做个大头兵,什么事也不去想,什么事也不用操心。

    想到这,孙玉民站起身来,在全车厢人的注视下跳下车去,捣出撕尿的玩意,开闸放水,口中说道:“憋死大爷了。”

    车厢里的众人才意识到自己也早就憋胀难受,纷纷跳下车,几十人排成长龙放水。慢慢地相邻车厢,更远车厢里载的**士兵们都效仿一连,整列火车周围全是白龙吐水,场面非常壮观。

    孙玉民边上一老兵朝他问道:“营座”

    “叫连长。”孙玉民打断他的话。

    “连长,你看停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孙玉民打了个寒颤,顺手将沾在手上的一点尿液抹在那老兵身上,整理好裤子才答道:“应该是命令变了。估计兄弟们又得上战场了。”

    那老兵见孙玉民把他那身脏兮兮的军装当擦手布,十分无语,可并不恼怒,嬉皮笑脸地问道:“连长,你估计我们会调去守哪?”

    “南京!”孙玉民目视远方,口中坚毅地吐出两个字。

    一连和二连三连幸存的众士兵闻言个个都面露喜色,有人在叫道:“去首都啊!这辈子能进一次皇城,也不枉此生了。”

    孙玉民心中感慨,这些最低层的士兵是多么的卑微,连愿望都是那么的渺小和朴实。难道这些这么善良这么可怜的士兵,自己就忍心看着他们充当炮灰?自己没有这个义务将他们带出生天吗?孙玉民不停反问自己!

    团里的传令兵过来找到孙玉民,让马上到第三节车厢开会。

    孙玉民到达时,车厢里已经聚集了几十名军官。基本上全都挂着校官军衔,孙玉民这个上尉在其中显得异常扎眼。

    车厢中间靠左边有人在朝自己招手,孙玉民一看见是三营长,连忙走过去,走到跟前发现他旁边坐着一营长,前面坐着副团长和参谋长,团长谢承瑞一个人坐着两个位置。孙玉民不好意思坐到团长旁边,冲几位团长官打了个敬礼,便欲转身向后去找个空位坐。

    谢承瑞却侧过身子,让出条通道,说道:“就坐我旁边。”

    孙玉民满脸惊鄂,询问似的眼神望向三营长。对于他这种基层军官,他虽然认识不少在座的,但能说的上话的也只有这个三营长了。

    三营长冲孙玉民点了点头,又伸出个大拇指。

    孙玉民憨笑一声,异常尴尬的坐到了团长身边。

    谢团长待孙玉民坐定,便说道:“下面兄弟们的士气怎么样?”

    “不怎么高!一连还马马虎虎,二连三连就不行了,他们二个连拢共剩下不到三十个完整的人。”孙玉民如实回答。

    “是啊,小日本的大炮太厉害了,二团从未吃过如此大亏。如果不是你的一连关键时刻顶力,谢某人估计得上军事法庭了。”

    “团座,您太抬高属下了。”孙玉民大吃一惊,忙想站起来。

    谢团长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伸手按住他肩膀,说道:“以后二营就靠你了,二团就靠你们三个了。”言毕看了眼坐在身后二排的一营和三营长。

    一营长和三营长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谢团长又同孙玉民闲聊了几句,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值星官大声喊道:“起立。”

    刚才还乌烟瘴气,噪杂吵闹的车厢立刻一片寂静,一车厢的军官个个站的笔直。

    只见一个身着**少将军装的中年汉子带着一名佩挂上校军衔戴着眼镜的军人走了过来。

    孙玉民不认识此人,便低声问道:“团长,这位长官是?”

    谢团长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

    少将走到车厢前头,转过身双手朝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坐下。开口讲道:“淞沪战场,我教导总队各级官兵浴血奋战,坚守八角桥阵地六日,未让敌寇前进半步!然非战之过,因敌我兵力悬殊,委员长以及长官部为全局考虑,命令撤退。但是各位要明白,撤退是为了更好的组织优势兵力打击日寇,并不是一路逃之幺幺,并不是将大好河山拱手相让。”少将停顿了下来,朝前面坐得笔直的军官们扫了一眼。,又继续说道:“我部本来是奉命北上湖南休整,但就在一小时前接到长官部和桂总队长的命令:前往南京休整集结,接受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上将指挥,在南京同日寇决一死战”。

    底下众军官闻言开始小声议论,交头接耳。

    孙玉民早就知道会转向南京,并没有太多惊讶。边上的谢团长却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将没有禁止大家的议论,反而站在原地目视着大家,过了好一会儿,才拍手道:“我看各位似乎有许多意见哦。谁来说说?”

    谢承瑞连忙站起来,大声道:“卑职有问题。”

    “讲!”

    “卑职的二团战损过半,如不补充恐怕战斗力会大打折扣。底下的兄弟们刚经历血战,恐怕不休整战力也会大为下降。二者相加,副总队您说这仗还用打吗?”

    孙玉民心中对这个团长甚有好感,并不是因为他给自己升了官,又给一连奖了现大洋,而是这个上校团长最后是战死在南京,并没有弃城弃阵地而去,再加上他是**中为数不多留洋派,是有真材实料的人,并不是那些靠阿谀拍马,买官送礼或者有天大靠山上位的饭桶。孙玉民担心那个少将会迁怒于谢团长,便升手拉了拉他衣角。

    没料到他这个小动作却让那少将看在眼里,见他只佩挂上尉军衔,心中甚是好奇,便手指着孙玉民说道:“那个上尉,你有什么意见吗?”

    孙玉民没想到会点到他的名,急忙摇头,连站都忘记站起来。

    “你是哪个部队的?连怎么回答长官问题都不会了吗?”少将微皱眉头,稍有不悦。

    孙玉民反应过来,立马站起来,打了个敬礼,回答道:“卑职二团二营一连连长,因营长受伤,暂代二营长。”

    少将闻言眼前一亮,喜道:“你就是八角桥摆奇阵重创日寇的孙玉民?”

    孙玉民正在责备自己刚刚没站起来回话,生怕连累到二团几位主官,那少将说的什么他完全没听到,正在苦想对策中,哪里料到人家又在问他。

    车厢里的众军官见孙玉民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都怦然失笑。

    孙玉民不知道大家笑的是他,满脸茫然,以为前面的长官讲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也咧着嘴跟着傻笑。

    这一下可把大家伙给逗乐了,个个都笑的东歪西倒,连少将也跟着乐了起来。

    谢团长不忍看着他的下属被人当成傻子看待,便向前一步,对那少将说道:“报告副总座,他正是率部在八角桥击溃日军一个大队的孙玉民。”

    这少将正是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刘振强,身后跟着的是参谋处主任万成渠上校。

    刘振强走到孙玉民身前,替他整了整衣领,说道:“后生可畏,孙上尉是”话未说完又扭头问谢团长:“我记得已经给他下达了晋衔晋职命令,怎么?”

    “报告副总座,晋级晋衔命令已经传达,只是走的匆忙,没来的急换装。”

    刘振强点了点头,又对孙玉民说道:“孙少校是我教导总队不可多得的人材,八角桥一役打出了我教导总队的威风,打出了中**人的精气神!”

    孙玉民满脸蒙逼,完全没明白过来,只知道这个大官在夸自己,只会一个劲地点头。

    车厢里的军官见状笑的更厉害了。

    周振强却在旁边桌子猛拍一下,将狂笑的众人吓了一大跳。扫视了一圈,厉声道:“诸位谁能以一连不到一百二十余人的残兵,击溃日军两个中队近千号人的猛攻,并且派出援军支援兄弟连阵地,我马上升他职晋他军衔!”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有吗?有的话请站起来!”

    半会儿没人吭声,周振强又说道:“诸位都是我教导总队的栋梁,应当同气连枝,团结一致,共赴国难。”

    底下众多军官都纷纷低下头去,二团几人却面带喜色,个个都朝孙玉民投去赞许的目光。

    周振强长吁了一个气,又道:“下面请万主任宣读命令!”

    万成渠往前跨了一步,口中喊道:“命令!”

    车厢众军官快速起立,站得笔直。

    万成渠缓缓打开手中文件夹,大声读道:“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淞沪战场血战有功,威震敌胆!特赐予虎贲之师称号!蒋中正”又翻开一页念道:“命令: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晋升为师级,总队长桂永清少将,副总队长刘振强少将,参谋长邱清泉上校,参谋主任万成渠上校。总队辖三旅六团:一旅旅长刘振强少将,参谋主任马连桂中校,一旅一团团长秦士铨上校,二团团长谢承瑞上校。二旅旅长胡启儒少将,参谋主任廖耀湘上校中华民国陆军总长何应钦。”万成渠将命令一口气读了出来,又翻了一页纸,咽了口口水,念道:“南京卫戍司令部命令: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需于十一月十六日前抵达南京紫金山驻防,所需补充兵员和武器装备以及粮响会于三日内全部到位。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