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休整(三)

    周海南也是出身于贫苦人家,为了生计才投身为军。从一个大头兵升到少校副营,周海南自然是吃了不少苦,肯定能够感同身受。心中不由感慨,如果每个部队长官,都能做到像孙玉民这般爱兵如子,那么**部队的战斗力不知道将会提升多少!

    李铁胆和周洪也被感动,虽然说他们俩都是五大三粗的军人,但人孰能无情。李铁胆站起来说:“营座,这件事我来办吧,出事了我来扛。”

    “这件事你做不了,现在做黑市的水很深,你给人卖了说不定还帮人数钱。”孙玉民摇头道。

    司务长钱进站起来,正欲开口,孙玉民却道:“你倒是可以,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去做。”他虽然是对着钱进说话,一双眼睛却盯着周海南。

    孙玉民知道这一时半刻想让近六百新人完全听从自己的指挥很难,而战事却迫在眉睫。非常时刻用非常手段,孙玉民只能把他们全都拉下水,同自己牢牢地拴在一起。再加上,自己还需要准备不少东西,也需要不少钱,所以只能挺而走险。

    周海南也不是个傻瓜,他知道这是他孙玉民不放心自己,故意让自己扛起这个天大的雷,自己就算不扛,他又会变着花样拉自己下水。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也发现孙玉民是个不错的人,就算他不打算让自己去做这些事,自己也会主动揽上身。因为只有让他对自己放心,他才会全心全意地把心事放到战场上,而不是事事都留着一手防着自己,这样对二营的战斗力是个不小的伤害。

    想到这,周海南开口说话了,道:“这事我来吧,李连长你准备好接应我就行了。”

    孙玉民闻言长吁了口气,他本来还以为姓周的会千般百般地找借口和理由推辞,没想到人家满口答应。心中苦笑: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商量好偷卖军火后,孙玉民又安排了钱进去购买沙子、麻袋、空酒瓶等。众人知道沙子和麻袋是用来做防御工事的,却不明白空酒瓶有什么用。不过大家见惯了孙玉民天马行空,无所畏惧的想法后,对于这些芝麻大点事也懒得问了。反正只知道有用处就是了,怎么用是营座的事,用不着他们操心。

    第二天,孙玉民醒来时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因为驻地不大,营部和炊事班都在一个院子里。平时吵闹纷扰的营部院子今日异常的安静,特别是每天早上大嗓门的炊事班班长老刘头那破锣似的叫唤声也消失了。

    走出卧室一看,却发现洗脸水和牙膏牙刷都准备好放在了桌子上。

    张小虎调到二连当连长后,特意亲自挑选了一个叫石中华的老兵给孙玉民当通信员。

    这石中华虽然说才二十出头,却是个四年多军龄的老兵了,在一连参加过八角桥防御战,算得上经历过生死的战士了。因为刚来部队时年纪常爱哭鼻子,老兵们都叫他鼻涕虫。后来发现这小子一身的功夫,枪也打的好,人也很重义气,慢慢地大家都改叫他小石头。张小虎当通信员时就老爱跑到一连找他玩,两个人感情好得像亲兄弟一样。所以这次张小虎特意让他来接自己的班,一来是想让石头好好保护好孙玉民,二来是想让他在孙玉民身边好好学习,有一天像自己一样独当一面。

    石头也是个聪明的家伙,自然知道张小虎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当上通信员后,事无巨细,把孙玉民照顾的舒舒服服。

    孙玉民正欲去门口刷牙,石头却端着几个碗碟进来。看到孙玉民便叫道:“营座,你起了啊?”

    孙玉民嗯了两句,眼睛盯着那几个碗碟,发现有几个馒头,两碗白粥,两个白煮鸡蛋,还有两碟小菜。心中一乐,开口笑道:“蛮丰盛的啊。”

    洗漱完毕,孙玉民喊石头一起吃早餐,一边剥着鸡蛋一边问:“今天老刘头不在家吗?”

    石头一愣,随即反映过来,笑着答道:“周营副让炊事班搬到警卫排那边去了,让他们和警卫排的警卫班换了个地,说是怕影响到营部的正常工作。”

    孙玉民暗笑,这周海南估计是这几日让老刘头那破锣般的嗓子给吵烦了,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整个炊事班给打发了。这样也好,少了炊事班的叮叮当当,少了老刘头教训炊事员的骂声,整个营部院子显得份外安宁。

    “司务长那边开始发响了吗?”

    “已经在发了,营部的最先领。”石头笑嘻嘻地回答。

    “那不用说你都领了吧?”

    “那是,我第一个领的!”石头神气兮兮地回答。

    “那你打算怎么花?”孙玉民问道。

    “才不花,我要把他存起来交给我娘。我娘说了,到我退伍回家了帮我找个堂客。”

    孙玉民放下手中的碗筷,若有所思。看着石头将桌上的早餐吃的干干净净,说道:“碗筷等中午再收拾,我们先去司务长那边去看看。”

    石头闻言连忙跑进卧室把孙玉民的挎枪、腰带和帽子拿出来,帮孙玉民整理好衣帽后,便跟着他屁股后面走了出去。

    孙玉民二人走近警卫排驻地时,发现一条长龙弯弯曲曲地从院子排了出去,一直到巷尾。

    孙玉民只认识队伍中的几名老兵,想过去说几句话,却没料到刚走到队伍边上就有新战士看到了,一个个举手敬礼,叫道:“营长好。”

    孙玉民举手还礼,示意大家不要拘束。

    谁知道那些战士个个站得笔直,敬礼的没有一个人将手放下,眼神里全是满满的崇拜和敬意。

    孙玉民脸皮子薄,面子上挂不住,也不好意思继续往里走,便掉头朝巷子口走去。

    二营的驻地在紫金山下一片居民区里,穿过这条不长的巷子便是大街,孙玉民带着石头刚走到巷子口,又想到了点什么,对着石头说:“去把虎子叫来,我在这等你们。”孙玉民一直把张小虎叫做虎子。

    石头听到孙玉民说完,撒腿就往二连驻地跑去,连是都没说一声。

    孙玉民站在巷子口等待了一会儿,张小虎就和石头俩跑了过来。

    孙玉民一招手,便带头往前走,边走边问:“虎子,我不是说了今日放假么?这么好的天气你就呆家里抱窝下崽?”

    “哪能呢,我这不是忙着给兄弟们做花名册吗。”张小虎回答。“营座,你火急火燎地把我叫来做什么?”

    “和你做的差不多,你跟上就是了。”孙玉民有点敷衍,脚下加快了步伐。

    途中孙玉民问了两三个路人,到处寻找铁匠铺。张、石二人觉得好奇,不知道这个营座又出什么幺娥子。

    三人走进一个颇大的铁匠铺,里面几个大汉正光着膀子挥舞着大铁锤,口中还呦吼着号子。

    一个身着长衫的中年人迎了上来,这人长的眉清目秀、斯斯文文。如果是走在大街上,人们只是会认为他是个读书人,谁也想不到他居然是一个打铁铺的掌柜。这人口中客客气气地说道:“几位长官,想要打点什么?”

    孙玉民没吭声,围着打铁铺转悠了一圈,才开口问道:“掌柜的,没看到你铺里有多少铁啊。”

    那掌柜一楞,随即反应过来。笑道:“这位长官,别看小店不大,但是只要您说出样式,我们就能做。至于铁嘛,几位爷请放心,小店最不缺的就是铁了!”

    孙玉民见这掌柜的口气不少,他这次来本来只想给全营兄弟做个身份牌,就类似美军士兵那种挂在脖子上的。即方便又实用,更加是在**中独树一帜。可是看到这铁铺掌柜胸有成竹的样子,便想见识一下。

    于是孙玉民就说道:“掌柜的,我能看看你家的铁吗?”

    那掌柜的以为这些当兵的要做很多大刀之类的兵刅,是笔难得的大生意,连忙说:“当然可以,请往里面走。”

    那掌柜的说完当先一步,掀开门上厚厚的布帘,引领着三人往屋子走去。

    走到院子中央,掀起一块绿黑色沉甸甸的军用帆布,露出一大堆铁板和铁条。

    孙玉民掏出随身带着的一把匕首,在铁板和铁条分别划了几刀,那铁板和铁条便露出银白色的金属光泽。孙玉民心中暗喜,问道:“掌柜的,你这些铁比普通的铁好镕化很多吧。”

    那掌柜的一听就连忙答道:“长官好眼力,这批铁是小的高价从外国人手中买的。英国船厂里面好多这种铁板,那些洋人常常偷运出来换钱,还只要大洋和黄鱼。”言语中,这掌柜一双冒着精光的小眼睛死死地盯着孙玉民,看他有什么反应。

    孙玉民看着面前的这一堆铁,确切的来说这是一堆合金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钢。心中窃喜,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于是开口:“掌柜的,你这一堆破铁多少钱?我全买了。”

    那掌柜先前看到孙玉民用刀去划铁板后脸上那转瞬而过的喜悦时,便知道这堆铁算是有下家了。只是作为生意人,无利不起早,心中盘算着怎么大赚一笔。

    铁铺掌柜的笑嘻嘻地回答:“长官,这可是小铺所有的铁了,而且我还是高价从洋人那花现大洋手上买回来的。您全要了,那小店就得关门大吉了。”

    孙玉民见这掌柜的有点猥琐,眉头一皱,本想来点硬的。可转念一想,这战火纷飞的,人家带着这些口人也不容易。有心帮他一把,便问道:“你就直说吧,多少钱这些东西归我。”

    “长官,看着你真心想要的份上,您给两根小黄鱼行吧。”铁铺掌柜的试探着问道。

    孙玉民压根就没打算和人家讲价钱,他也没钱同人家讲。

    “我还要做点东西,你看要多长时间?要多少钱?”孙玉民说完又将身份牌的样子描绘出来。

    “牌子容易做,压名字打孔都很简单,就是做名字的字需要时间。”

    “哦,那最快要多久?”

    “半个月吧。”铁铺掌柜的回答。

    “不行,没那么多时间了。你得赶工,一周之内完成。”

    “长官要开拔吗?这么急。”

    “不是我没时间了,是你们没时间了。今天是十一月二十四,你必须在十二月一号前完工。”孙玉民说道。

    “长官开玩笑了,我们有的是时间,只要您不急,我保证质量样式都让您满意。”

    孙玉民没接他话,虎目一瞪,声色俱厉:“没给你开玩笑,你一周之内给我完成。明天我让人送名册和钱来,我不会让你吃亏,三根黄鱼外加大洋三十块。你准备一下,派人协助我的人把这堆铁送到光华门城门边。”

    铁铺掌柜闻言眼都亮了,正欲感谢。却听到那刀疤脸长官又说道:“十二月初一,你要带着你全铺上下所有人都离开南京。”

    掌柜的顿时脸都绿了,忙讲道:“长官,您看您买点东西做点东西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必要将我们赶出南京啊。”

    张小虎见铁铺掌柜会错意,忙说道:“谁赶你走了,我们长官是想告诉你战事就要来了,让你带着大家伙去逃生计。难道你想留在这送死吗?”

    “没错,我就是要赶你们走!我不仅要赶你们走,我还想赶走全南京的老百姓。可惜我没那么大的本事。”孙玉民对铁铺掌柜的说道:“只要你能说动街坊逃难,我就多给你一条黄鱼。但你要保证一路多照顾一下老弱妇嬬。”

    铁铺掌柜面露难色,说道:“唐司令长官不是说南京固若金汤,日军绝对攻不进来吗?我们祖辈就在这南京城生活,可舍不得这块故土啊!”

    孙玉民懒得和他去磨叽,只冰冷冷地扔下一句话:“你先准备好要干的活吧,明天开工赶做。这几天你赶快考虑,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及了。”

    出门时,打铁铺掌柜的卑躬屈膝地把他们三个送到大门口。

    孙玉民临走前又扔下一句话:“好好想想吧,就算不是为了自己活下去,也要为了父母妻儿。”

    铁铺掌柜的又是一怔,心里五味泛陈,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堂客,湖南方言,老婆或者妻子的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