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休整(四)

    走出去老远,石头问道:“营座,你要那些破铁有什么用?而且还要把他们拉到光华门去?”

    孙玉民拍了一下他脑袋,笑道:“不该问的别问,我买这些东西自有我的道理。”

    孙玉民又带着他们二人转悠了大半个南京,将南京城中几家大洋行的洋灰后称水泥全都订了下来。

    中午三人就在街头随便对付了下,一人吃了两碗阳春面,孙玉民和张小虎都未带钱,还好石头早上刚刚领了四块大洋。等将孙玉民想要购买的一些物资全都预订好以后,天已微黑。

    三个人急匆匆地往回赶,在巷子口碰到了几名一连老兵。

    几人立正给孙玉民敬礼,说是周营副派他们来找孙玉民三人的。

    二营的营地后面有一大片空地,前几日孙玉民已经让一连稍稍平整了一下,用来做临时操场。这几日集合,队列训练等课目都是在这进行的。

    现在这个操场上密密麻麻地围成几个大圈摆了一百多张桌子,操场四周点上了十几二十堆篝火,操场正中更是烧了一个巨大的篝火堆。

    每张桌子上都摆着四个大盆,盆里堆着满满的肉和菜。

    八百多名士兵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旁边,整个操场除了火堆里传来的劈呖啪啦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孙玉民带着张小虎和石头走进操场时,帮厨的一排长口中喊道:“营座到!”

    整个操场上坐着的士兵军官们刷地起立,场面非常整齐,甚是好看。

    孙玉民一愣,旁边迎过来的一排长轻声说道:“营座,您的位置在最中间。周营副和连长他们已经在等着您了。”言毕,便前头带路,引领孙玉民他们往中间走去。

    待他走到最中间的桌子上,一排长又说:“营座,要不要对兄弟们讲点什么?”

    孙玉民问询桌子上的几位连长:“安排好值班的部队了没?”

    周洪忙答道:“今晚是我们连值班,已经安排好,明哨暗哨都已放出去。您放心!”

    “嗯,好!”孙玉民点了点头,又问李铁胆:“协助营副的人,你安排好了吗?”

    李铁胆也点头说安排好了。

    孙玉民于是便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弟兄们,今晚上你们的任务是把司务长给大家造办的伙食吃干净了,把司务长买来的酒给喝干净了。明天我陪着大家一起训练,大家表现好了,那么像今晚这样的会餐天天有。大家开动起来!”

    “哦哦哦”

    操场上顿时响起喊声、叫声、哨子声,人声汀沸好不热闹。

    时不时有军官和老兵跑来敬酒,孙玉民这点小酒量哪能抵挡得了。干了几碗白酒后就觉得有点晕了,忙借口开溜。

    可中国人一上了酒桌那就好比上了战场,哪管你军衔高低和职务大不喝倒是绝不算数的。孙玉民这才后悔让大家喝酒,这哪脱得了身。在一堆人的疯狂敬酒下,终于是爬到了桌子底下。

    李铁胆没敢喝酒,因为他晚上有非常重要的任务。他孙玉民扛回了营部宿舍,又把正在跟一连老兵拼酒的石头给拽了回去,要不是李铁胆路上直嚷嚷营座都喝倒没人照顾,石头早就跟他干起来了。

    半夜时,孙玉民让渴醒了。嗓子里、胃里烧得难受,迷迷糊糊中喊了几声石头,可隔壁床上的呼噜声打的天响。

    孙玉民只得自己起身去倒水喝,房间里太黑,孙玉民磕磕碰碰才摸到桌子边上,却没找到平时喝茶用的口杯。摸索着点亮了煤油灯,看到自己床边摆了张椅子,上面放着满满一杯水。

    孙玉民心中莫名的感动,将一满杯水都一灌而尽。看着熟睡中的石头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便走了过去帮他盖好被子。

    经这一折腾,孙玉民睡意全无,突然想到现在应该是周海南和黑市上的人交易的时间。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忙穿好衣服,拿起驳壳枪走出了营部大门。

    营座外面站哨的两名士兵生了一堆火在门口,二人正围着火堆踱步。

    看到有人过来,二名哨兵连忙端起枪,喝问道:“谁?”

    孙玉民边走边回答:“是我。”

    两名哨兵见是孙玉民,连忙收枪敬礼。

    孙玉民摆摆手,问道:“周营副出去了多久?带了多少人?”

    一哨兵答道:“报告营长,周营副已经出去了一个多钟了,带着十多个人和三辆马车。后来过了不到十分钟,三连长带着三连一排全副武器装备的出去了。”

    孙玉民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冬日的深夜份外潮湿寒冷,孙玉民刚刚才从被子里出来,让冷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忙站到火堆旁边。见两名哨兵虽然穿的厚实,但也冷的发抖,便开口叫道:“你们俩也到火边上来。”

    在火堆旁边,孙玉民问了两名哨兵不少关于下面士兵的一些问题,也是在他们口中孙玉民现在在二营兄弟们的心中有非常高的地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孙玉民等得是越来越心急,一看手表都五点多了。他觉得不能等下去了,正准备让哨兵通知三连紧急集合去接应。远处暗哨传来示警,接着又传来取消示警的信号。

    孙玉民立刻知道,这是周海南他们回来了。便立刻往前走,迎了上去。

    黑暗中,走在前头的是几个牵着马车的农民打扮的粗壮大汉,孙玉民认得是侦察班的班长铁牛带着的几个老兵。后面跟着周海南和另几个侦察班的士兵。两口红漆箱子绑在中间的一辆马车上,旁边的二人正是侦察班班长铁牛和班副。

    周海南看到寒冷的深夜,孙玉民亲自在等待着自己,心中有莫名的温暖。自己入伍这么久,从来没有一位长官在意过自己的生死,从来没有一位长官把自己当人看待。从来都是有难自己上,有苦自己吃,有功长官领,有赏长官拿。

    不光周海南,跟着他去交易的侦察班的战士们也有同样的感觉。可以这样说,孙玉民今晚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又高了一大截。

    孙玉民站在路边,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战士,他都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周海南走到他身边还没说话,孙玉民便问道:“李铁胆和他带的人呢?怎么没跟着回来?”

    周海南又是感慨,心道:首先问的是人有没有安全回来,而不是大洋和黄金,这个长官确实同其他人不同,是个能值得信用的人。自己下面的六百多号弟兄们算是很幸运了,至少不会让人当炮灰扔在战场上,没有无人问津。一想到这,周海南心头如释重负,答道:“他带着人在断后,防止有人跟来。”言毕,又说道:“营座放心,他和他的人从头到尾没露过面。为了安全起见,我带着大伙转了一大圈,所以才这么晚才回到家来。”

    孙玉民忙高兴的点头,对着周海南竖起大拇指,然后又一把抱住他,说道:“做得好!赶快回去休息。”

    侦察班长铁牛带人将二个红漆箱子抬进营部,分立两边。

    孙玉民和周海南二人走进来后,铁牛拿钥匙打开了箱子,里面摆放着满满的红纸包住的银圆大洋和金条。还有些零散的大洋掉在箱子周围。

    周海南说道:“总共卖了五十五根大黄鱼和一万七千多块现大洋。这还是卖的匆忙,买家不好找,如果时间够的话,至少多卖三成。”

    周海南端起孙玉民给自己倒的水,一饮而尽。又说到:“听说最近黑市上很多装备出手,大多是崭新的德式武器,就是没什么弹药。所以这次我们出手的弹药是最是抢手,要不然我们那些武器还真不太好卖。”

    孙玉民笑道:“自中原大战起,中央军就有这种传统。那些当大官的哪会在乎我们这些人的死活,哪怕我们拿着烧火棍上战场,也不影响人家把整建制的武器卖掉。”

    “如果这次不是我需要很多钱来准备物资,我才不会将军火卖掉。”孙玉民补充了一句。

    孙玉民抓起两条包扎得整整齐齐的银圆,又将银圆扔到箱子里,随手又抓起一根金条,仔细瞧了一会儿。周海南看着他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似有所思,便问道:“你在想什么?是在担心什么吗?”

    “我在想这些钱怎么才能到这些战士的家人手上。”孙玉民说道:“周兄,今天白天我问了石头。”

    于是便把今天和石头的那番对话复述了一遍给周海南听。然后又继续说道:“那时我就在想,我发这个军响的目的就是让大家好好享受几天生活。哪怕他们去赌去婊去花天酒地也行,至少让他们自己去见识一番,也不枉到这个世界上走了这一遭。”

    孙玉民叹了口气。

    “可是自了解到石头的想法后,我就发现我错了。这群可怜的士兵,这群可爱的士兵,他们永远都是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今天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咱们营就没多少人上过街,更别说花钱了。”

    周海南也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这些人就从没想过自己。可能什么保家卫国的大道理他们不一定明白,但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妻儿,他们一定可以豁出去性命。”

    “是啊,所以说我想帮他们做点什么。”

    “你想把这些钱都给他们家里人汇去?”

    “不是全部,我还要不少钱准备这场大仗。所以我想同你商量个数目,你觉得多少合适?”

    周海南沉思了一会,反问道:“十块大洋差不多,你觉得行不?”

    孙玉民重重地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士兵每人十块,军官按军衔和职务高低,逐级加三块。这样全营官兵加起来就差不多要一万大洋左右。”

    周海南点头表示同意。

    二人又嘀嘀咕咕了好一会,才把这几天要做的事商量清楚。

    等到天色已微微泛白时,石头终于揉着眼睛走了出来。

    打着哈欠问道:“营长,周营副你们怎么这么早?”

    孙玉民看了下手表,已经快6点十分了,便拍了这小子头一下,说道:“去通知各连连长,听到起床号后全营操场集合,警卫班和炊事班还有帮厨的二排守家。另外通知司号员,六点二十吹起床号。”

    石头连忙奉命跑了出去。

    六点二十,司号员准时吹响了起床号。

    鸡鸣犬吠加上口号声,立即将这一片地方都变得异常噪杂。

    小半个南京城都让吵醒,二团一营三营四营因为挨得近,听到起床号,也都纷纷爬起床。看到不是自家的起床号,又个个骂骂咧咧地缩回营房。

    一个早上,孙玉民整整带着七百多号人跑了十多公里。途中在城外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发现一大片开阔地,特别适合射击以及战术训练。

    孙玉民立即指示这几日除了有任务的班排,其他部队全拉到这突击训练,由他亲自示范指挥和讲解。

    吃早饭的空隙时间里,孙玉民组织几位连主官开了个短短的碰头会。

    按照他的指示:司务长钱进带着花名册去邮局给全营士兵老家汇钱。二连长张小虎拿着钱和另一份花名册,带着二连一排赶着所有的马车去了铁匠铺。侦察班班长铁牛带着一名战士去寻找釆沙场,购买大量的沙子和鹅卵石。一连长则去寻他在总队后勤处的哥们,想方设法去弄点汽油来。孙玉民下了死命令,哪怕是高价买也要买到几桶汽油来。营副周海南则去团部请团长,让从德国学习炮兵回来的谢团长亲自带带小炮班和迫击炮班的士兵们。警卫排排长带着一名战士去附近找找釆石场,看能不能找到几块巨石,然后想办法把他弄到光华门城楼上去。炊事班班长被安排大规模釆购,特别交待了多买大米制成炒米,每个战士都必须人手背上十天的量。让帮厨的二排长去码头上找民夫和苦力,帮忙修工事和搬运物资。条件是包吃三顿还每天给一块大洋。

    安排好这一切,孙玉民急匆匆吃过早饭,便带着石头先往早上寻得的那块练兵的地方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