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高副团长

    孙玉民在去往训练场的途中,脑海里过了一遍后世从书上和视频网站上看到过的资料。他虽然说穿越前不是军人,但是二十一世纪是信息时代,他接触到了无数先进的训练方法。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他不担心他能否训练好这些人,只担心时间太短,这些穷苦人家出身的,不识几个大字的士兵们,能接收到多少他带来的知识。

    待全营士兵到达训练场后,孙玉民便从战壕的挖掘方法开始,到散兵坑分布和两者结合布置,到防炮洞和战壕的接合使用都讲了个清清楚楚,并还亲手挖了个散兵坑作为示范。

    老兵们经过八角桥血战,都知道这些可是战场保命的灵丹妙药。可这600多号新兵哪懂这些,个个拿着德军制式的工兵铲在那磨洋工,军官们也大都三个两个聚在一起抽烟聊天。

    孙玉民看着这些懒洋洋的人不由得怒火中烧,把几个连长和副连长叫来,指着那些慢吞吞,消极怠工的士兵们说:“你看看你们给我带的是什么?这叫士兵吗?这叫军人吗?”

    “既然你们不愿意挖土,那我就让你们舒服舒服。”孙玉民怒不可遏,对着一连长刘文智说道:“全营集合,武装奔袭二十公里。”

    众军官很少看到孙玉民气得发抖,都不敢说话,个个赶紧集合部队。

    孙玉民很是生气,不是气这些人不把他辛辛苦苦的教学当回事,也不是气这些人偷懒耍滑磨洋工,而是气这些军士们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他在竭尽所能的为着能让大家少点牺牲,而他们自己却把这一切当成儿戏。

    所以他生气,他发火,他不能容忍。他要让这些人长长记性,牢牢地记住这一个教训。

    当孙玉民怒吼出武装奔袭二十公里时,许多战士惊呆了。在跟着大部队跑出去时,还有许多许多的战士不断地回过头,眼巴巴地看着孙玉民。眼神里全是渴望和祈求,希望他能够收回成命,怜悯他们。

    孙玉民对最后出发的四连长周洪交待了几句,让他把部队拉回来后,中午下午还在这边训练,他下午要看得见一片他觉得满意的标准阵地。

    孙玉民带着石头返回了城里,本来想去看看刘文智那边去弄汽油的事搞定了没有,可却在半道上碰到了二连长张小虎。他正带着人往光华门一趟趟运送着铁板和铁桥。

    “连长,我们买这些东西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弄到光华门去?”虽然孙玉民已经是营长,但在刘文智等一连老兵们心里,他永远是他们的老连长。

    “我们要守这里!”孙玉民漫不经心地回答。

    “团部已经来命令了?”张小虎问。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营就会守这里?”张小虎大感惊奇。

    “因为我们是二团二营!”孙玉民淡淡的说道。

    张小虎默不作声了。他知道光华门的地理位置在这场战斗中的重要,他也知道光华门对于整个南京城城防的重要,他更知道二营在八角桥一战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整个二团整个教导总队还有谁能比二营更有资格担当这个重任。

    孙玉民仔细观察了整个光华门。

    他记得光华门是南京明城墙内城十三座内城之一,明朝时称正阳门,是京城的正门,位于南京御道街最南端。

    民国二十年,国民政府为纪念辛亥革命江浙联军由此攻入光复南京城,而易名光华门,喻光复中华之意。

    孙玉民从内瓫城走到外瓫城,又从中间的大门洞走到正阳门桥上,桥下是一道护城河,河宽三四米,延着城墙往两边伸去,河里的一汪死水泛着绿波,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孙玉民让石头去找了根竹篙去试了下水深,其实不用试也能看的到水不太深。看着刚刚平人膝关节的水痕,孙玉民不由得摇摇头,心中直骂娘:这又得去哪找水?

    孙玉民自进驻南京开始,眉头似乎都一直是紧皱的,石头唯一一次看到他露出笑脸还是昨晚会餐时。

    石头知道营长每次皱眉头都是在想事,他不敢去打扰。二连长张小虎也只远远地看着,等着孙玉民下达卸车的命令。

    孙玉民看着这一座全国唯一的双瓫城的城门,看着这青砖条石堆砌起来的城墙,心中盘算着兵力的分配和火力的布置。

    孙玉民城下转了一大圈,又走上城墙看了看,边走边细细思量,时而比比划划,时而蹲在地下用细木棍写写画画。

    大路上不时有过路人投来异样目光,如果不是身着少校军服,身后还跟着一个警卫员,这些路人都会以为他是个傻子。

    “扑赤。”一句笑声传来,紧跟着又传来一句话。“芸姐,你看那人在地上算数学。”

    孙玉民被这个声音打断了思路,不由有些恼怒,虽然听得是年轻女性的声音,可这当前他可没有心事去管人家是男女。他抬头望去,只见两个学生打扮的年轻女性正好奇地盯着自己。他正想开口责备,石头却跑过去,凶巴巴地骂道:“两个小丫头片子,快点走开,别吵到我们营座。”

    孙玉民见石头已教训那两个女孩,便又低下头去写写画画。

    两个女学生本是无心打扰,见人家压根就不搭理她们,也自觉无趣。只不过石头这幅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把刚刚说话那女孩惹恼了,双手一叉腰,便开口骂道:“唉呦喂,你这个猪鼻子插大葱的家伙,居然在大街上骂本姑娘丫头片子,我看你是找不自在了。快给我道歉,不然要你好看。”

    石头口中呸呸呸,说道:“我没赶你走呢,你居然让我给你道歉?想找揍吧!”说完装模作样的挽起一只衣袖,举起右手拳头,想把这两个女孩吓走。

    没料那女孩反而挺胸向前,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像铜铃,把头伸到石头那钵儿般大小的拳头下,口中不依不挠:“打呀,你今天不动手就不是个爷们。”

    石头哪见过这种场面,连忙往后退,哪知道他退一步那女孩便向前一步,石头紧张的说话都打哆嗦:“你你别别过来了,我我”

    “你想怎么样?”那女孩那双大眼盯着石头。

    石头不敢直视那女孩的目光,只将握成拳头的右手举了举,口中结结巴巴:“我我”

    “你想怎么样?快说!”女孩的口气带着丝威胁,“如果你不怎么样,那我可就要怎么样了!”女孩大叫道:“非礼呀!这大兵非礼呀!”边叫身体边往石头身上蹭。

    路人的行人纷纷侧目,有些好事的人还驻足观看。

    石头呆了,他才刚满二十,从来没和女人有过交集,被这女学生一闹,顿时急得满脸通红,口中吱吱唔唔地发不出声音来。他不知道这女孩接下来要干什么,急得在那直跺脚。

    跟这女孩一起来的另外一个女学生走到他们身边,拉住这正撒泼的女孩,说道:“秀芬,别逗人家兵哥哥了,我们走吧。”

    孙玉民也恰时站起来,对他叫道:“石头,去把虎子叫来。”

    石头闻言有如大赦,忙从这女学生前跑开。

    这个名叫秀芬的女孩冲远去的石头做了个鬼脸,口中念念有词:“跟姑奶奶斗,你这小屁孩还嫩着点。”

    她同伴是个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孩,拉着她的手,说:“好啦,我们回去学校吧。”

    孙玉民没有注意这两个女孩和石头间的争执,更没有注意这两个女孩的样貌和衣着打扮,他的心思全在怎么布置防御阵地和交叉火力配置上面。

    孙玉民当然没注意到那个有着两条大辫子的女孩,也没有注意到那女孩看着他专注思考的眼神,没有注意到那女孩看到自己左脸上那条长长伤痕时惊慌失措的神态,更没有发现那女孩临走时频频回头望向他而泛红的面颊。

    张小虎按照孙玉民的指令在内城大门口卸下了从铁匠铺买来的那堆铁板和铁条。又带着人和车去往昨天那几家订了洋灰的洋行,等他们来回三趟将洋灰全拉回来时,已是中午。留下了三名士兵看守物资,其他人都返回了驻地。

    孙玉民和石头也回了驻地,刚吃了中饭,正在询问老刘头大部队的饭菜有没有送去训练场时,团部通信员来了,通知孙玉民马上前往团里开会。

    谢承瑞看着面前站得笔直的孙玉民和营长三营长以及新编的四营长,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上午从总队开完会回来他就在思考,该让哪个营担负正面防守。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副总队长兼一旅旅长在把任务交给二团时,就已经明说了,希望让二营担当正面守卫任务。

    谢承瑞可以直接下达让二营守正面的命令,可是他不想这样做,二营在八角桥的伤亡太大了,如今的战斗力怎么样,自己心里也没底。

    一营在八角桥血战中担负的是守护第二道防线,在那场二营三营伤亡极为重大的战斗中,一营几乎是零伤亡。按照团部参谋们的意见,大家都倾向于一营防守正面。可是作为喝过洋墨水的一团之长,他自然有他的长处和想法。让一营去守的话,那么二团这点家底子老兵算是全搭进去了。而且就算让一营顶上,那七八百号人又能顶得了多久呢。一营长虽然说在三个老营长中跟随自己最久,但就是因为他跟着自己太久,这个人有多少优点缺点,有多少能赖自己是一清二楚。四营是个新编营,没上过战场的部队谁敢让他顶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二营三营都是能打硬仗的队伍,让他们谁上呢?

    谢承瑞身后的团副和参谋主任见他一直低着头思考,有点忍不住了,参谋主任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道:“团座,还没下定决心吗?要是您不好开口,那就我来讲吧。”

    谢承瑞摆了摆手,其实他心中早有决定。二营擅打防御战,三营擅打攻坚战,二团的每位主官都心知肚明。可是人家两个营才从修罗场上下来,又立马让人家上断头台,这种做法他姓谢的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他一直在苦苦思索着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也很清楚这根本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在等,等着他们中的某一位挺身领命。如果是谁自己要求上阵的话,那谢承瑞心里的愧疚就会少点,他也能变相的给予点补偿。

    可是面前站着的不是四个傻蛋,都是统领着近千号人的一营主将。谁都明白,光华门内外两个瓫城以及瓫城城墙将会是整个南城的主战场,日军的飞机大炮坦克可不是吃素的,守正面战场可不是闹着玩的。

    四个人心中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

    孙玉民其实早就作好了守光华门的打算,但是他并未站出来。他知道二营跑不了要担当主力守护任务,可是他就是想要团长官们觉得欠了二营天大人情,他们无法在感情上弥补,就只能在物质上弥补。

    孙玉民虽然暂时不缺钱,但是有人会嫌钱少吗?特别是要经历血战,有时候自己说十句漂亮的话,仍不如一块大洋来的实在。

    团长怀揣着自己的心思,下面四个营长又各自有自己的小九九。这场面就像是卡住了一样,气氛让人十分地尴尬。

    副团长是个直来直去的东北人,他受不了这些南方人的小心思,老早就想蹦出来,只是看到团长没开口,自己不好站出来。看到这五个人像在演哑剧一样,不由得心中微有怒火,便开口说道:“一个个像大姑娘似的,不就是守个阵地吗而已,有这么难决定吗?”

    众人都朝他望去,看着这货下面要说什么。因为四个营长都知道,这货虽然说是副团长,其实连个连长都不如,手下没人没枪,在团里放个屁都没人理的。大家都在担心这个五大三粗的副团长不要拉上去做炮灰,而孙玉民担心的却是,别让这货抢了自己的指挥权,那二营这帮人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货继续说道:“团座,你把二营给我,我一定把光华门守得严实了。阵地如果丢失了,那么就肯定是高某人已殉国了。”

    孙玉民心中嗄登一下,心道:坏了,这货果然拉上自己垫背了。

    其他三名营长闻言都长长舒了口气,一营长甚至还和三营长相视一笑。

    孙玉民眉头紧皱,一张刀疤脸显得份外扭曲,他不知道如何去接这个二货团副的话。虽然他早就已经在做光华门阵地的战前准备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打算死守阵地了,他也想去守侧翼,他更想二营去担当后备队。

    谢承瑞突然间觉得有个大脑简简单单的副手也是蛮好的,至少关键时刻有他傻兮兮的帮自己成事。他看着二营代营长孙玉民那张刀疤脸窘迫的样子,不由得想笑,可他没笑出来,只是开口问道:“孙营长,你的意见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