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光华门

    二货团副叫高大海,来自辽宁鞍山,是个满族人。

    昨日团部会议后,他便跟着孙玉民回到了二营驻地。

    孙玉民没有表现出有什么不高兴,因为团长发话了,高团副只是来督战,不能参与指挥。

    其实他心里乐呵呵的,因为他从团部回来时还带回来了不少补给物资,有猪肉有大米,有军大衣,还有一千现大洋。有四挺马克沁和十二挺捷克式,有三门迫击炮和两门机关炮,弹药更是全都拿了三个多基数。更主要的是他把团里唯一还留存的两大桶汽油给搬回来了。这是因为团长心中觉得欠二营的,只要孙玉民开口,只要团里有,团长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孙玉民开完会回来时已快傍晚,他还记挂着在城外训练的弟兄们,催促了帮厨的二排长和炊事班老刘头几句,让他们加快速度弄饭菜。让警卫班注意照顾好高团副,便带着石头往城外训练场奔去。

    孙玉民到达时,远远地便听到操练队列的口令声,心中不由得纳闷,自己不是让他们练挖战壕、单兵坑和防炮洞吗?怎么就练上队列了。

    警戒哨远远地就看到了营长和他的警卫员,忙跑去向三连长李铁胆还有四连长周洪报告。

    待孙玉民走近时,便听到李铁胆炸雷般的声音:“停。全体都有,稍息,立正。”

    二营全体官兵动作整齐划一,令行禁止,军姿威严。

    李铁胆跑步到孙玉民身前,敬礼道:“营座,二营全体正在进行队列操练,请您指示。”

    孙玉民当着全营官兵不好质问李周二人,为什么不按自己要求进行训练。不由得心情有点低落,口中淡淡的说道:“带回驻地吧!”连礼都未还。

    李铁胆没有按照孙玉民的指示将部队带回,反而右跨一步,敬礼的右手放下,往前一伸,作出一个请的姿态,口中喊道:“请营座检查阵地!”

    他的话音还未落,训练场上几百人同吋吼道:“请营座检查阵地!”

    六七百号的声音如炸雷一样响彻天际,更似千军万马的嘶吼一般,压迫着人的神经。但在孙玉民的耳中,这呐喊却犹如天籁。这才是他想要的部队,这才是他的部下该有的样子。

    在队伍的身后,在上午孙玉民指定的区域,三道防线相隔几百米,弯弯曲曲的延伸。散兵坑、机枪位、防炮洞,既相连又未连,交交错错,麻袋沙包在三条战壕又构成了最后一道防线。

    这道阵地,在孙玉民的眼中仿似变成一个巨大的棋盘,那些战壕和散兵坑就像是一个个棋子,错落有序,散而不乱。

    孙玉民从阵地最近的这端走到了最远处的那端,仔细检查了一番,带着深长刀疤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手一挥,口中喊道:“回去会餐。”

    在孙玉民检查阵地的这十几二十分钟时间里,二营的部队伫立在训练场,鸦雀无声。当孙玉民脸上露出笑容,并说出那几个字时,整个部队像是被点着的鞭炮似的,炸了开来。战士们大都兴奋得跳了起来,几百顶帽子被扔上了天空。对于这些普通的士兵来说,长官的一言一笑都关系着他们的一切。特别是像孙玉民这样好的长官,真的很难得。早上的事情让很多老兵都特别生气,在对新兵们讲明白营座为什么会如此震怒后,许多新战士都觉得羞愧,挖阵地时特别的卖力。

    所以这片阵地挖得是又快又好,孙玉民所提倡的防御纵深体系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高团副在晚上的聚餐中被灌得找不着北,二营的官兵没由头的纷纷给他敬酒。他在二团虽为团副,但谢承瑞时刻压他一头,何时享受过这种待遇。东北人也本身好酒,诸多的原因造就的结果就是高团副是被抬回营部的。

    孙玉民乐得让这个二货副团长去代替自己喝酒,反正自己也喝不了几杯。

    在几位他派出去办事的班排连长的汇报中,孙玉民理清了今天的工作成果。

    一连长刘文智从他总队后勤处的哥们那花了二百多块大洋弄回来了二大桶汽油,加上他自己从团部弄回来的二桶汽油,现在他手上有了四大桶汽油。侦察班长铁牛订购了许多鹅卵石和河沙,白天已经拉了一部分到光华门,明天还得继续。二排长在菜市场和码头附近招了四五百号民工,明日清早便会都到光华门。警卫排长没有找到釆石场,但却找到了一家专门做墓碑的作坊,那里有许多的石头,但他不知道是否合孙玉民的意,所以暂时还未购买回来。司务长钱进的工作已经完成,这件事情本想等到战前动员时再由他自己亲口对全营官兵讲,可没想到司务长去邮局汇钱时让几个二营的士兵看见了。这一下全营官兵都震惊了,在这个乱世,十个大洋可不是笔小钱,一个三口之家省吃俭用,可保大半年不会挨饿。二营的军官士兵无不暗自庆幸,自己跟了个好长官,也才有了下午训练场那震撼人心的那一幕。二连长张小虎的工作也已完成,二营官兵的身份牌已经在赶工做。周营副没有请到团长过来教两个炮班,因为一整天团长不是在总队开会就是在旅部开会,后来又在团部开会。根本没空过来教学,好在他有个同乡在总队炮兵营当连长,周海南便把他给请了过来。炊事班老刘头的工作最重,他既要买又要做,忙得人像个陀螺似的不停地转。汇报工作时,平常那破锣似的大嗓门嘶哑的像蚊子叫一样,连孙玉民都要将耳朵凑过去才能听到。好在司务长的工作已完成,明天老刘头就可以只管做饭这摊子事了,和人讨价还价做买卖的事本身就不是他的特长。明日又多了几百个工人的饭菜,炊事班也不轻松。

    等忙完这一切,已是深夜。炊事班老刘头亲手给孙玉民煮了一碗挂面,上面还卧着俩荷包蛋。

    他不好拒绝老刘头的好意,再加上忙了这一阵他也确实饿了,风卷残叶似的将这一大碗面条灌进了肚子里。

    第二天大早,孙玉民便起床了。带着二营又围着城外跑了个十公里,才回到营部洗漱。

    早上的起床号还是将邻近的一营三营四营吵醒了。几位营长带着怒气过来二营找孙玉民算帐时,孙玉民已经带着部队奔跑在冬日的寒风里。营部里坐着的是同样被吵醒的高副团长,他正在揉着因宿醉还在疼痛的脑袋。于是乎,三个营长在挨了一顿训后,灰溜溜地走出了二营营部。

    上午的队列训练孙玉民让副营长周海南带着几位副连长组织。他则带着几位连排主官去到了光华门。

    到了光华门。发现外瓫城和内瓫城都是人声汀沸,除去路上的行人,大多是二排长昨日招来的民工。

    孙玉民带着众人到来时,这边乱哄哄的,二排长完全控制不住场面。他站在桌子上声嘶力竭,可下面却还是一团糟。

    看到孙玉民,二排长犹如遇到救星,忙叫道:“营座,这帮子老百姓完全不听使唤,我一点辙都没有了。”

    孙玉民拍了几下他的脑袋,说道:“学着点。”

    命石头去找了面大锣过来,又派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去找司务长抬一筐现大洋过来。

    等大锣和银圆一到位,孙玉民便跳上了桌子,石头提着大锣也跟着爬上了桌子。孙玉民对着石头一点头,他就敲响了手中的大锣。

    本来乱哄哄地场面立时安静起来,孙玉民从筐中抓起一把银圆,口中喊道:“兄弟姐妹们,你们想不想拿这些大洋?”

    “想”众口同声。

    “想不想白面大馒头管够?”

    “想”

    想不想大米饭大块肥肉片子可劲造?”

    “想!”台下众人喊得更卖力气。

    “那好,以后开饭发响都以这这面锣为号令。”

    “哦哦哦”台下众人欢呼,嘈杂声又起。

    孙玉民让石头又敲了一下锣,下面众人又安静起来。

    “下面大家听我指挥,会泥水的往那边站。”手一指,一个机灵的士兵便朝他指的地方跑过去站定。“大家都站到我那个士兵面前。”

    人群中骚动了一会儿,四五十个人从人群中走到那名士兵身前。

    孙玉民见很多人生怕没自己活干,都想往那边凑,又大声喊道:“大伙儿别着急,有的是活干。”

    听到他这句话,人群才又安静起来。

    “觉得自己有两把子力气的往这边站。”手一指,又一名士兵跑到位置站定。

    这一次人群大面积骚动,足足有三四百号往那边挤去。

    孙玉民忙敲响手中的锣,高声喊道:“不要都往那挤,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干呢。”从人群中点出了十几个瘦的像麻杆一样的人和十几个还未成年的半大小伙子,才制止了往这边挤的人流。

    孙玉民点了近百名人给先前挑出来会泥水的人打下手。又点了几十名女性和年幼的瘦弱的给炊事班,让他们去帮厨,把帮厨的三排换出来到现场警戒。

    其他在场的苦力们,孙玉民全交给了警卫排长,让他带着去把墓碑作坊的石头运到内城瓫城门楼上,这些人是最多的,也将会是最辛苦的。

    孙玉民在现场教导着手下这几个主官们怎么打防御战和布置防御阵地。

    重机枪布置位置以及与轻机枪交叉射击的作用是一连长二连长见识过的。但迫击炮的预先计算弹着点,以及弹着点区域网格化却是二营几位连排主官闻所未闻的。

    孙玉民打算在光华门桥下布置大量炸药,以便随时可以炸桥,虽然护城河不宽也不深,但是炸了桥小日本的王八壳子就开不进来了。所以他命令将内外城瓫的三个城门洞都封闭了两个,只将左边那个留着用来行人通行,并派出了城门哨兵,从现在开始实行检查。

    安排好了这一切以后,孙玉民开始了布置防御工事建设的工作。

    安照他的设想,把城门内地上铺的大青砖石头掀开,往下面挖深半米以上,再垫上青砖。从城门门洞往里一米开始用洋灰和铁板砌成一个整体,留下了四个射击孔。这样整个门洞和城楼成为一个巨大的碉堡,但这样做也有个非常大的隐患,孙玉民没有对手下这几个人讲清楚,他只能心存侥幸,希望不会出现那种极端情况。

    右边的小门洞也是和中间大门洞一样要被打造成一个碉堡。内城瓫的城门洞则也要被建设成等二个碉堡群,作为第二道防线。

    孙玉民在外城瓫城墙上,城门楼上也打算建设一些碉堡,主要目的是防炮击和飞机扔的航弹。等建设好以后再在这些城墙上的碉堡左右以及顶上都堆几层沙袋,用来减轻炮弹爆炸而散发的冲击波。其实很多时候,许许多多的士兵并不是死在炮弹的直接轰炸下,而是被冲击波活活震死。孙玉民深深地懂得这其中的道理,自然会加强这方面的防御。

    反正孙玉民所布置的一切全都是这些连排主官所从来没有接触过和学习过的。

    刘文智还好点,包含张小虎在内,这几个军事主官看孙玉民的眼神全都是满满的崇拜。

    留下了一连长在光华门现场监工,其他的连排长都返回了训练场。

    孙玉民安排好了这一切后,心里觉得很轻松。来到南京这么久,他还没正儿八经地去逛逛和看看。今天因为安排的事已经全部展开实施,心情大好,有了到处走走的想法。

    于是带着石头,两个人屁颠屁颠地延着御道街漫无目地的逛了起来。

    孙玉民对于路边摊子上的希奇古怪地玩意特别感兴趣,什么捏泥人之类的东西让他挪不动脚步。而石头却对街上小摊的小吃有着强烈的爱好,从街头一路快吃到街尾。

    突然一股异常熟悉的臭味传了过来,石头到处张望,发现前面街头转角处一个臭豆腐摊立在那里,摊前挤着六七位顾客在等着油锅里的臭豆腐出锅。

    石头惊喜的差点蹦起来,拉着孙玉民叫道:“营座,臭豆腐臭豆腐!”

    湖南人对臭豆腐有种莫名其妙的爱,有种深到骨子里的爱。孙玉民也不例外,他也非常迷恋这种小吃。离家许久,他都快忘记了家的味道,快忘记了记忆中最爱吃食的味道。

    孙玉民看着前面的石头,高高兴兴地往卖臭豆腐摊前跑去,临到跟前却突然猛地一转身,掉头就往回走,越走越快,就差没跑起来。

    孙玉民心中纳闷,不知道这石头唱的是哪一出,刚想开口问他,耳中却传来一声娇叱:“你给我站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