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陈芸

    孙玉民扔下了一句冰冷冷的话,抱着陈芸就往外走。

    门外至少有一个连的军人将旅馆门前几十米的街道团团围住。

    几十条中正式步枪被军人们举着,瞄向孙玉民。黑森森地枪口仿佛随时都会蹦出来一颗颗子弹,让人不由得感觉到害怕。

    孙玉民往前走着,围着他的士兵往后退着。

    紧张的气氛在这冬日的大街上让人感觉到更加的萧杀,微微刺眼的日光也驱逐不了空气中弥漫的寒冷和沉寂。

    上尉其实是不想救这个二世祖的,前几日还让这个垃圾当着下属的面,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可是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个二世祖投了个好胎,有个有钱的老子,还有个当少将师长的娘舅。87师开拨到哪他就跟到哪,驻扎在哪他也跟到哪。因为舍得花钱,身边很快就聚集了一帮子好吃懒做的痞子混混。

    也不知道他从哪淘了一批正宗德械的二十响盒子炮,这下愈发不可收拾。背后乘着87师这棵大树,手上又有人有枪,加上沈发藻的不闻不问,这小子便像翻了天的孙猴子,无法无天了。

    上尉不知道见过多少前来87师告状的老百姓或者达官贵人。原因都是一个,这些人的家中某位年轻女性让这个二世祖给玩弄或者弓虽暴了。

    上尉也看到过沈发藻暴跳如雷,狠狠地毒打这个泼皮,甚至将这个二世祖手下的枪支全部没收,把人都赶回老家,但是还是没有用。隔不了多久又会在驻地看见他,看见前来师部讨要公道的老百姓或者乡绅。

    今日,又是上尉值班。看到二世祖的一个手下着急忙慌地跑进来求救,心中是一万个不乐意出兵。可又不得不带人去救。因为如果自己不去救的话,这二世祖不小心让人弄死了,那自己估计也得陪葬。

    所以,即使是上尉带兵将旅馆团团围住,他也没有带人冲进去。他想让那个泼皮混蛋加无赖多吃点苦头,最好是弄个半残不死,这样自己即能交差又能出口胸中的恶气。

    当上尉看到旅馆里面的德械士兵时,他更加不想带人冲进去了。因为他担心自己一进去,里面的军人听到沈发藻和87师的大名,便会乖乖的把人放了,然后灰溜溜地离开。

    可是当上尉听到那句沈发藻是谁的话语时,便知道自己错了。心道:这个二世祖今日算是是踢到铁板了。

    可是自己又不能不管,向前小跑几步,拦住那个抱着一个女人的刀疤脸军官。说道:“这位兄弟别让在下为难,这个人是我们师长的亲戚,我不能让你带走他。”

    “沈发藻?”

    上尉点头。

    “87师?”

    上尉又点头。

    孙玉民不想让那个87师的上尉太过于为难,同为基层军官,他太清楚人家的难处了。

    “告诉你们师长,他的亲戚想弓虽暴我妻子。虽然没得逞,但是我不能让他继续祸害别人。”孙玉民说完,抱着陈芸的右手上的枪响了,几颗子弹将猥琐裤衩男的下身打的粉碎。

    围在街上的87师士兵们见孙玉民敢开枪,个个都抬起枪来,包围圈又缩小了点。

    上尉恼怒这人非常不给面子,正欲下令让士兵们下了这些人的枪。

    街头上传来清晰的、整齐的、急促的、响亮的脚步声。四列成纵队的部队跑了过来,远远地看不到尽头。

    87师上尉看到青天白日旗的白布边缘上竖写着一行大字:国民革命军中央教导总队二团二营!

    孙玉民抱着陈芸回到了营部,这么远的路途,他没有感觉到累。

    将这饱受摧残的小可怜轻轻放到自己床上,拿下包着她的满是血渍的被子,扔到地上。

    看到那件浅蓝色的上衣被鞭子抽的破烂不堪,道道鞭印上的血渍已成黑褐色,看得孙玉民是心痛不已。

    他伸手解下了她脖子上的第一个外衣扣子,发现陈芸在瑟瑟发抖,美目紧闭,两行清泪从眼睛滑落,牙齿都在打战,发出咯咯的声音。

    孙玉民轻声问道:“很痛吗?”

    陈芸摇摇头。

    “那是怎么了”

    陈芸又摇了摇头。

    “如果不把衣服脱了,等会儿血干了,衣服会和伤口粘在一起,那时处理就会很疼。”孙玉民边说边解开了她外衣上第二粒扣子。

    陈芸身子发抖的更厉害,口中呜呜地哭了出来。

    孙玉民见状停下了动作,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唐突了你?”

    陈芸还是在摇头。

    孙玉民叹了口气,拉过床上的被子,替她盖上。转身欲走,却发现陈芸的小手拉住了自己,口中凄凄楚楚地说::“没有,我没觉得你唐突了,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到我身上的伤痕。”

    “傻瓜!”孙玉民走回床边,爱惜地摸了摸她的秀发,嘴唇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孙玉民将陈芸身上的衣物都除下,连内衣都不剩。她那洁白无瑕似羊脂玉般的**立刻展现在自己面前。虽然这副美好的身体上有着横七竖八地,遍布着全身上下的鞭痕,可也挡不住这副躯体带来的满室春光。

    孙玉民觉得口干舌燥,鼻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他不敢再看一眼,生怕自己经不住诱惑,做出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来。

    忙用被子将这具美好盖住,起身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凉水,咕噜咕噜地猛灌下去。

    陈芸听着这个男人发出的厚重的呼吸声,看着他猛灌凉水的傻样,不由得想笑,轻声说道:“我也要!”

    孙玉民闻言一呆,没理解到她什么意思。

    陈芸又莞尔一笑,说道:“水。”

    孙玉民赶紧倒了一杯凉水,坐到床头,从后面扶着陈芸靠在自己身上,将水杯递到她嘴边,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将水缸里的水喝的干干净净。

    扶起陈芸时,从她身后环过的右手不小心触到了一团柔软,自己不由得一震。感觉到怀中陈芸的身躯也是剧烈的一震,脸上还瞬时腾起两朵红霞。

    孙玉民还在回味着那团柔软带来的美好感觉。眼睛虽然是看着怀中的她喝水,心思却飞到了爪哇云外。

    喝完水的陈芸见面前的这个男人还在发呆,突然有一种如释重担的感觉。她抬起头,将自己还沾有血迹的粉嫩的小口,完完全全盖在了他那厚实的温暖的嘴唇上,哪怕胸前的春光已然从被子里透露出来。

    待从总队医院请来的两个女护士将陈芸和其余四女身上的伤痕处理好,又让医生给她们开好药,打上点滴后,孙玉民才放下心来。

    营部里二货团副高大海和周海南还在询问事情的原委,孙玉民只回了他们一句:“87师沈发藻的外甥想弓虽暴我未过门的老婆,现在人已经让我废了。”

    高大海可是个火爆脾气,也不想想他孙玉民什么时候有了老婆,不由分说狠狠地指责孙玉民,说为什么不干掉那狗玩意。周海南则在询问嫂夫人有没有什么事?有什么需要的。

    三人交谈中,旅部打电话传来命令,让孙玉民立刻赶到旅部。

    高周二人都不赞同孙玉民去,因为他们很清楚去了就有可能就一去不回。

    孙玉民却知道一定的去,要不就算自己能跑了,二营八百号弟兄,陈芸和另外四个女学生也跑不了。

    高大海虽然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但是却非常讲义气,他非得陪着孙玉民一起去旅部,说是有难同当。

    周海南则召集了全营的几位连排主官赶往团部请愿,希望团长能去旅部求情。副总队长兼一旅长周振强问孙玉民:“听说防御任务还没下达时,你的二营就在光华门准备工事了,这是为什么?”

    孙玉民站得笔直,口中答道:“因为我们是一旅二团二营,最难打的仗最难守的阵地,就应该我上!”

    “好小子,是我周某人的兵!”

    出乎人的预料,周振强非但没有为难孙玉民,还不时地夸奖他。弄得高大海很被动,他本身是想来帮孙玉民挡旅长火气的,结果却变成受夸奖,乐得他咧个大嘴不停地笑。

    待二团长带着二营众军官赶到旅部时,孙高二人正在旅部享受周副总队的好茶。

    副总队长兼一旅旅长周振强很是好奇,询问二团长谢承瑞是怎么回事?

    孙玉民就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添油加醋地讲给了这个素以护犊出名的长官听。特别是讲到他的未婚妻让沈发藻的外甥打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且差点**时,周振强怒了,猛地一拍桌子,吼道:“姓沈的欺人太甚,拉屎拉到老子一旅头上来了。”

    周振强给来到旅部的二营军官还有二团长和团副讲了几句勉励的话,又同孙玉民说:“你是我周某人手下的一员猛将,谁欺负你就是在打我周某人的脸!你先回去好好备战,这个公道我来替你找回来。”待底下的军官一走,周振强便带着副官和警卫员乘车往卫戍司令部而去。

    陈芸听到照顾她的女护士说孙玉民被旅长叫走后,急得不行。担心他出事,一直嚷嚷着要下床去找,连输液针头都拨了几次。

    弄得那两个从总队医院借来的女护士掉眼泪求她,她才安静下来。

    看到孙玉民安然无恙地回来,陈芸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一整天,孙玉民都没时间处理公务。好多的事都等着他点头和安排。

    待孙玉民忙完手上压置的公务时,天已经黑了。

    他忙回到自己卧室,见到陈芸在护士的帮助下,一口一口地喝着鸡汤时,才露出了笑脸。

    他接过护士手中的汤碗,坐到床头,将陈芸扶起靠在自己身上。

    当陈芸温暖的身躯靠到他身上时,她突地想到中午喝水时的情景,自己纯洁无暇、不着一丝衣物的玉女峰被某个傻蛋不小心触摸到。一想到这里,陈芸不由得全身发热,脸上通红。

    孙玉民细心地将一碗鸡汤干干净净地喂进她肚子里,又重先添了一碗,陈芸摇摇头示意自己已吃饱,让他自己喝。孙玉民笑道:“这点吃的不够我填肚子角的。放心吧,喂你喝完汤我就去吃饭。炊事班已经在热饭了,等下他们就送来了。”

    又喂了一碗鸡汤让陈芸喝下,看着她闭上眼睛睡着了,才出来吃饭。

    石头在桌边坐着,脑袋歪在一边,手上的筷子在煤油灯上拨来拨去,弄得房间时暗时亮。

    孙玉民走了过来,见石头还没有发现自己,便拍了一下他的头,问道:“想什么呢?傻小子。”

    石头放下手中的筷子,将菜碗盖拿开。一边给孙玉民添饭一边说道:“营座,这马上就要开战了,秀芬姑娘她们几个可怎么办呀?”

    石头的心里,邓秀芬的位置远远超过了其他人。在石头的世界里邓秀芬的地位可以和他敬重的营座平起平坐。

    孙玉民闻言也是一惊,心道:是哦,她们该怎么办?

    明天就是十二月四号了,如果历史没有出现偏差,四日开始南京外围的几道防线就要和日军开始小规模的接触交火。九号日军就会攻击到光华门,中华门一线。

    本来孙玉民打算今明这两天里,找个时间派人将陈芸她们送到重庆去。国民政府是迁到武汉,但他却没有将陈芸送到武汉的打算,因为他知道老蒋最后还是将陪都搬到了重庆。

    可现在她们二人还有另外三个女学生的身体怎么上的了路?就算能走,他和石头能放得下心?87师的人说不定一直在盯着她们,如若他们将她们抓了回去,那可怎么是好。

    留在南京呆在二营?这更不行,南京城会成什么样子,别人不知道,孙玉民可一清二楚。自己到时要去光华门血战,根本就分不了心去照顾她们。

    怎么办呢?桌上的饭菜吃在嘴里如同嚼蜡,孙玉民苦思着办法。

    “秀芬说她们想往西北去!”石头在旁边突然冒出来一句。

    “西北?”孙玉民被这句话吓一跳。

    “是的!”石头说完将一个小本本扔到桌子上。

    孙玉民拿起本本一看,封面印着青天白日的g党党徽,很显然这是一本工作证。打开一看,单位名称里赫然写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一处。鲜红的印章刺激了孙玉民的眼睛,长吁了一口气后,他心道: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石头不知道这个什么委员会的狗屁局的第一处代表着什么。孙玉民却非常的清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一处就是中统的前身。现任处长徐恩曾,就是以后中统的副局长,实际上的中统掌权者。

    孙玉民心中虽藏着疑问,但他关心的不是陈芸是否g党员,他想的是怎么样才能将她安安全全的送出南京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