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血战光华门(二)

    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六日公元1937年12月6日,日军第6、9、16、114师团共四个师团十余万人从东、南方向南京快速推进,分别进占镇江、具容、淳化、祙陵关一线。

    经过6、7、8三日激战,南京外围阵地全部失守。

    十二月八日,日军第3、6、9、16、114师团共五个师团另第五、第六重炮旅团十多万日军全部到达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部指定的进攻位置。

    孙玉民自六日后便一直守在光华门,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小院。

    陈芸她们也在石头和几名战士的阻拦下没迈出过院门半步。

    听着越来越近的炮声和枪声,孙玉民并不害怕,反而有种莫名的兴奋。或许是有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注视着自己,又或许是因为有条逃生地道的原因。

    孙玉民和高团副还有周海南三人分工,孙玉民在城楼碉堡里,周海南在外城瓫城门洞大碉堡内,高团副在内城门大碉堡内。

    这样分配是想照顾二货团副,可是他死活不干,非得要去最前线。周海南无耐,只得同他调换。

    孙玉民没想到就这一换,差点换出天大问题。

    十二月九日清早,天刚蒙蒙亮。

    天空中就传来巨大的轰鸣声,紧跟着南京城响起凄厉的防空警报声。

    孙玉民站在城楼上,望着远处天边飞来的黑压压的机群,心中叹道:这一天终于来了。

    孙玉民走进了城楼上的南瓜型碉堡内,外面两名士兵随即在进口上盖上了几个沙袋,然后跑下城楼。

    城墙上二营没有多少士兵,小碉堡内虽然有机枪手和机炮手,但是弹药手和备用机枪手都还躲在了城墙下。

    黑压压的机群飞临了南京城的上空,没有遇到丝毫抵抗。

    轰隆隆,

    日军重炮先于飞机投弹前开始炮击。

    城东城南的两处高炮和高射机枪阵地一发炮弹没打出,一发子弹都没射击便遭受到了地面炮火的覆盖。日军炮兵连最基本的试射都没有,直接命中两处高炮和高射机枪阵地,待唐生智接到报告时,那些昂贵的德国进口的索罗通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以及高机连的士兵全都在阵地上被日军重炮联队的九六式305口径重型榴弹炮轰得粉碎。

    天上的日军轰炸机开始投弹,护航的日军战斗机则向各个守军阵地俯冲扫射。

    南京城登时笼罩在巨大的炮火声中,无数团火光伴随着爆炸声在城中腾起。

    二营防守的城墙也遭到了疯狂的轰炸和扫射,城墙上的工事和沙袋在炮弹的轰击下,滚翻着飞落城下,城墙上本不多的士兵被炮火和机载机枪的轮番攻击下无一生还。

    碉堡内的孙玉民被爆炸声震得听不见任何声音。碉堡内有几人甚至被震晕,把着机枪扳机的射手们都纷纷用手捂住了耳朵。

    日军飞机在轰炸扫射了几十分钟后,才飞离南京城上空。

    各个阵地上的**部队还没缓过神来,就又听见了空中炮弹破空而过,发出的刺耳的连绵不绝的尖锐叫声,这是日军重型加农炮炮弹的声音。

    孙玉民不怕加农炮炮击,因为他的阵地上现在基本无人。炸在城墙和城楼上的炮弹除了炸塌不少城墙砖外,给二营士兵造成的伤害就是让不少人暂时失聪。护城河上的桥昨日在外围部队一回城就被炸掉了,左侧城门洞也被吊在城楼上的石头所封闭。

    加农炮炮击了近二十分钟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孙玉民的耳朵也渐渐的适应这强大的爆炸声,随着空中越来越多不同炮弹破空而来,他的心里突然间有点不对劲。

    从射击孔望了出去,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七八辆九五式坦克已经开到了护城河边,坦克车上的九四式37火炮在疯狂的朝着城门洞轰击。密密麻麻的日军步兵已经遍地都是,有的甚至跳下了护城河。

    在光华门桥被炸断的石墩和桥板上有十几名日军士兵已经爬了上去。

    孙玉民踹了那些还在捂着耳朵蹲在地上的机枪手和机枪手们几脚,操起一挺马克沁,扣动了扳机,一条弹雨泼向护城河边上的日军,十几名日军瞬间就倒在了弹雨之下。

    碉堡内的其他射手们飞快地扑到自己位置上,纷纷扣动扳机,几条火舌扑向城墙下的鬼子士兵们。

    机关炮也开始吼叫起来,几发20炮弹击中了一辆日军坦克,可惜的是因为距离太近,20炮弹无法击穿坦克装甲。

    孙玉民见状急吼:“别打坦克,先打步兵。”

    炮击仍未停止,许多迫击炮弹,榴弹,加农炮弹,重型榴弹纷纷落在城墙和城内,更可怕的是几颗炮弹准准地落在城墙下的躲避阵地上,一颗炮弹便炸碎了一堆士兵。

    残破的躯体和断肢残臂在城墙下散落的到处都是,血水慢慢地汇成一股水流,往低洼处流淌着。

    空气中弥漫的烟霉里全是刺鼻的火药味,夹杂着烧焦的烤焦的人的尸体发出的恶臭,与强烈的血腥味汇聚在一起,令人闻之作呕。

    孙玉民不禁怀疑自己前世所了解到的日军战术是人们杜纂的,至少在面前这场战斗上,小鬼子的无差别炮击和步炮协同作战是非常默契和成熟。

    孙玉民并没有想到,不是日军战术已然厉害到如此地步,而是因为这是攻城战,南京城高达四五米高的城墙可以很好的作为参考线,让日军炮兵放心大胆地轰炸而不用担心误伤。

    他前世从抗战神剧上看到的一些奇疤战斗是不可能出现在真实的战斗中的。所以,这次战斗中得到的教训是让孙玉民终身都不曾忘记的。

    整个光华门阵地上只有这一个碉堡发射出了子弹和炮弹,其他的地方都还没有打出一声枪响。包括城楼下面那个巨大的碉堡和旁边门洞里的小碉堡。

    孙玉民紧张了,他将重机枪交还机枪手操作,推开堵住出口的沙袋,冲着一个备用的弹药手吼道,快下去叫他们上城楼防守。

    弹药手从出口的沙袋上爬了出去,飞奔着冲下楼梯,边跑边喊:“营座命令,全部上城墙回阵地。”

    孙玉民疯狂的摇动着电话,总是无人接听,楼下的两个碉堡还是一枪一弹未发。

    内城门洞里周海南所在的碉堡突然间疯狂吐露着火舌,两挺重机枪和轻机枪同时开火了。

    孙玉民心道不好:完蛋了,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这个该死的二货团副。

    前面的碉堡没开火,而后面防线的碉堡开火了,是头猪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二营的人都冲上了城墙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了射击,各种火力都已开火,包括威力奇大的机关炮。

    城下的日军伤亡猛地增大,但是因为上来时间太晚,小鬼子已在城下站稳脚跟。

    迫击炮和掷弹筒的威力很快展现,城墙上的二营士兵在炮弹的轰炸下伤亡巨大。

    日军的九三式重机枪和十一式轻机枪也在不断压制着二营的重火力。

    护城河边的坦克车像只凶猛的钢铁怪兽一样,疯狂的发射出炮弹,虽然34炮弹炸在碉堡上面起不了什么伤害作用,但是那巨烈的爆炸声给人听觉上的冲击是非常大。

    二营的八门迫击炮终于响了起来,楼上的机关炮和重机枪的威力也开始展现。城门前的日军伤亡开始成倍增加,但是他们死撑着没有后退,空地上的日军借助着坦克车和阵亡士兵的尸体牢牢地叮在了原地。

    城楼下的小碉堡突然响起了沉厚地马克沁重机枪的吼声,紧跟着又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马克沁的声音消失了。周海南所在的内城门碉堡的机枪也停止了射击。

    在日军加农炮和重榴弹炮的无差别炮击下,城墙上的二营官兵伤亡很大。

    孙玉民心痛的直哆嗦,许久未抽烟的他,手上又夹起了一根香烟。他在反思和总结中,也在考虑怎么样才能减少伤亡,怎么样才能收复一枪未发的第一道防线:外城门洞大碉堡。

    正在苦苦思索的时候,城墙楼梯上跑上来一队队的宪兵。

    孙玉民吓了一跳,以为是要来治他失守第一道阵地之罪,却看到二团长谢承瑞同一个着宪兵军服没有军衔的人跑了上来,钻进了碉堡。

    看着冒着枪林弹雨上到一线阵地的谢团长,孙玉民很是感动,红着眼睛报告说:“请团长治罪,城楼下面的城门洞阵地失守了。”

    谢团长没说话,走到他身边重重地拥抱了孙玉民,说了一句:“好兄弟,干得好。”

    和谢团长一起进来的宪兵军官也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孙营长真的不愧为**精英中的精英啊!你可知道扼守中华门的,同为德械师的87师,已然伤亡了近两个团,才勉强打退日军的进攻。你小子倒好,这么点伤亡,阵地还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孙玉民无心邀功,对自己犯下的过错念念不忘,着急地说道:“二位长官,在下要先失陪一下,丢失的阵地我要带人去把他夺回来。”

    宪兵军官伸手拦住他,说道:“你们辛苦了,让我的人去把阵地夺回来。”

    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中,城墙上的二营得到了生力军的支援,开始缓过劲来。部分战士在连排长的组织下开始往城墙下搬运阵亡将士的遗体,重伤员也在被战士们抬下,送往总队战地医院。很多轻伤员自己包扎着伤口,二营总共才两个卫生员,完全忙不过来,只能是战士相互帮忙包扎又或者是自己草草包扎一下。

    可能是看到有不少士兵攻进了城门内,日军第九师团师团长吉住良辅中将组织了大量重火力协助正在重兵力进攻光华门的胁坂联队,日军第六重炮旅团上百门150口径榴弹炮发射出的炮弹一颗颗落在光华门阵地上,一团团火光伴随着巨烈的爆炸声,产生了一朵朵蘑菇云,不断地从光华门阵地上腾起。

    二团长不忍二营全军覆没,命令四营进入阵地接防,二营撤到后面担任预备队。

    孙玉民无耐,只得奉命。

    二营很多战士看着平日里一起生活一起训练的兄弟们命丧阵地上,都红着眼不肯下阵地。最后还是在孙玉民的暴怒下才慢吞吞地撤了下去。

    孙玉民没有撤退,团长都还在一线,他自然不好意思走。

    在同谢团长的交谈中,他得知了各部都损失重大。

    紫金山、中山门、光华门到中华门、雨花台一线的87师、88师、教导总队、48师的正面防线遭遇到了日军的全线总攻。

    一个上午的战斗中,正面战场上的各处**阵地上都经受了日军两个重炮旅团另两个野重炮联队满饱和度的炮击。据战后日军统计9日一天,第五第六重炮旅团及两个野重炮联队共发射炮近万发,后世的军世专家们称这种打击度为松井石根饱和度。

    二营回到已被轰炸的破烂不堪的驻地时,炊事班长老刘头正带着炊事员们往箩筐里装馒头,看着士气低糜伤员众多的官兵们,老刘头混浊的眼睛里掉下来几滴眼泪,他伸手擦了擦,大声招呼众人:“兄弟们辛苦了,快来垫巴垫巴肚子先。”

    刘文智和张小虎见大伙没理理睬他,于是带头走过去,一人抓起两个馒头,朝官兵们喊道:“弟兄们,吃饱了才有力气打鬼子,吃饱了才有力气替兄弟们报仇。”

    两个人一边往嘴里塞馒头,一边往营地走去,路过老刘头时手都重重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他们也知道老刘头的不易,这场轰炸炊事班受的损失也不八名炊事员现在只出现了四个,不用问他们也知道结果了。

    二营的三连四连没有撤下来,是因为他们战损较而孙玉民又不愿意把辛辛苦苦经营的第二道防线交给其他部队,哪怕是二团的兄弟部队。

    孙玉民要给二营留下一个能给战士藏身的地方,在这种生死战场上,没有牢固的工事守护,再怎么军纪严明的部队都顶不住重炮和航弹的轰击。

    天空中又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南瓜碉堡内的孙玉民站在两位团长身后皱起了眉头。

    城楼下面护城河下面的几辆坦克车被谢团长带来的,抬上城楼的两门反坦克炮轰击下,被炸毁了三辆。留下了三堆不能动弹的铁疙瘩在原地,其他的坦克灰溜溜地调头加速逃跑了。谢团长不愧是德国留学归来的炮兵高手,亲自操作反坦克炮,击中了两辆。

    日军的炮火停止炮击才一会儿,守军官兵还未喘口气来,天空上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日军飞机,这已经是今日的第二批轰炸机和攻击机了。

    注48师和41师是第二兵团徐源泉的看家部队,驻守乌龙山要寨,在撤退序列中,原本是要最后撤离南京城的。结果在徐的指挥下于12日在黄泥荡首先撤离,令下关码头过早暴露在日军枪口下,导致守城**唯一退路被切断。因此而葬身南京的**精锐达9万余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