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战光华门(七)

    老刘头带着炊事班送饭上来时,敌人已经被打退。

    二营这两天的伤亡很少。

    孙玉民周海南和四个连长也没了昨日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只是送饭进来的老刘头兴致不太高。

    李铁胆是个嘴把不住门的家伙。他开玩笑道:“老刘头,你咋了?是相好的跟人跑了,还是让鬼子飞机大炮给炸死了?”

    老刘头没理他,扔过去两个馒头,又装了一碗肥肉片子塞到他怀里,一声不吭地出了碉堡。周洪急忙跟出去在后面大声叫:“我还没吃饭呢!”惹得一堆人在笑。

    孙玉民问正收拾东西的炊事员:“老刘头怎么啦?”

    那炊事员望了大家一眼,红着眼睛说:“上午营部也挨炸了,大牛和小张为了灶上那锅肉,被炸弹炸死了。”

    李铁胆本来正夹起一块肥肉片子往嘴里塞,听到了这番话,这块肉停在嘴边是怎么也放不下去。

    “班长说,如果不是他记挂着那锅肉,大牛和小张就不会死。”炊事员继续说道。“从他们俩牺牲,班长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李铁胆硬生生的咽下去嘴里的馒头,停了片刻,突然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又跑了出去,朝正挑着两筐馒头往城楼上走的老刘头而去。他抢过老刘头肩上的担子,大步地往城楼上走去。

    周振强得知了二团长和宪兵团长殉国的消息,半天没说话。

    光华门阵地已经岌岌可危,可他手里除了一个排的警卫,已经无兵可调。

    他有心想把自己的一团要回来,可是身为副总队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一团已经填进了紫金山阵地。

    周振强决心亲自去守光华门阵地,一个无兵可派的光杆旅长,还有必要守在这指挥部吗?

    留下了参谋长和一众参谋看家,周振强带着手上唯一的兵力警卫排来到了光华门阵地。

    从内城的防线走到外城的防线,短短的距离,周振强感受到了两个世界。

    他这个感觉是登上外瓫城城墙时才有的。包含一团一营在内,外城墙上的官兵们几乎都是一幅萎靡的神态,眼神里看到的全是绝望。他们在害怕,想逃离这个炼狱似的战场。

    而他们后面那道防线上的二营,每个人的眼里透露出来的都是坚毅和沉着,每个人的脸上流露出来的都是自信和骄傲。

    从战场上日军尸体的分布和冲锋的路线上,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戎马生涯的周振强马上就明白了战斗的经过。

    在一团一营长的报告中,也证实了他的判断。如果不是二营顶住了,光华门其实已经失守。外城墙上的官兵们在日军上波进攻中最大的贡献便是下了一波手榴弹雨,就是这一场雨让日军丢下了几百具尸体。而他们心知肚明,这一波弹雨还是在二营的提醒下发生的。

    望着城墙上的这些兵们,周振强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提升起他们的士气。

    还有恶仗要打,就凭这群哀兵怎么能守?又怎么能打?

    孙玉民站在周振强的身边,看着他紧皱的眉头,有点想上去表表心思的冲动。可转念一想,如果因为自己的冲动而让伤痛中的二营又添新伤,那自己对得住那些死去了的弟兄们吗?

    人都是自私的,孙玉民也不例外。他知道城楼上的这些兵们非常想和二营换防,因为二营后面就是生路。迟早都要撤退,让二营的这些厉害的军人们在前面和鬼子干,自己在后面随时撤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啊。外城墙上的官兵们有许多人都有这种想法,可是没人敢说出口。都在盼望着别人去同面前这个长官申请,而自己却渔翁得利。

    于是外城墙上的兵们开始你看我,我看他,他看你的循环中,然后是一堆人望向连长,而连长又巴巴地看向营长。

    周振强也想把二营调上来守第一道防线,可他也开不了这个口。人家已经在战场上守了整整两天一夜了,第一天就是人家二营守了一整天,整个营损失了多半才撤到第二道防线的。而现在城墙上的守军整整一个团又两个营只守不到一天,阵地都被攻破了。人家帮你们擦了屁股,现在你还想人家直接帮你顶上,这可能吗?

    孙玉民受不了城墙上这种气氛,也受不了那些士兵祈求的眼神。其实他更怕的是突然间心肠一软,说出让二营上来的话语,那自己将会后悔死。

    所以他转身往楼梯走去,毫不犹豫地往下面走去。

    一个穿宪兵的士兵突然跪在他前进的路上,手上拿着中校的军衔,低着头哽咽地说:“孙长官,您就带着您的部队上来吧!只有您才能守住这块阵地了。我代表宪兵三团剩下的五六百弟兄们求您啦!”说完,便往地上磕头。

    孙玉民愣了一愣,朝周振强望了一眼,然后从那个中校身边走了过去。他连扶都没扶那个中校,任凭他在身后头磕的呯呯响。

    孙玉民不能心软。他们是人难道二营的弟兄们不是人吗?

    自己没有权力用弟兄们的生命去换来别人的平安!没有,绝对没有!

    更多的宪兵团士兵们跪到了孙玉民前进的路上。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为了自己的性命,他们都选择了跪下,求眼前这个脸上有条狰狞刀疤的男人能够突发善心,用他的人换下自己!

    孙玉民前进的路已完全堵死了,他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情是无比地痛苦。

    一些一营的士兵们也加入到跪下的行列。前些天,二营的官兵们还都入不了他们的法眼。那时的一营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永远是一幅二团精英的神态,哪怕是二营在八角桥打的如此出色,也不过是他们饭桌上的谈资:换我们一营,说不定能全歼日军那个大队!嗯,说不定。

    一团一营也有人跟着跪下,在长官的怒视下低着头跪下。人在求生的**下,往往都能做出很多意外的决定。

    这场面是周振强没想到的,更是孙玉民没想到的。他内心巨烈的挣扎,理智终于战胜了怜悯。

    孙玉民睁开了眼睛,将挽在脖子上的纱布取了下来,用力一甩,大声喊道:“如果凭二营的人就可以打败小日本,那我们绝不会让你们中任何一个人上到这战场上来!”说完就拖着还未痊愈的左手从四五米高的城墙上跳下,然后又一瘸一拐地往二营阵地走去,头都没有回过一次。

    周振强怒了,捣出小手枪,朝天连开了三四枪。口中喝骂道:“给我起来!”

    胁坂次郎连甩了川岛正雄十几个耳光,根本不听他的解释。

    他不认为中国守军在二道防线上还有一支毒蜂一样的部队,还有一支将手下精锐的川岛大队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的部队。

    如果真有这样一支部队,中**队的高级军官们老早就会将他们放到最前沿。

    但是他又不放心,万一真有一只这样的部队呢。

    吉住良辅中将等待了大半日也未见到三十六的凯报,便问身边的参谋长:“胁坂君的部队中午时分不是就已攻进城了吗?”

    “是的,师团长阁下!”

    “那凯报在哪?”

    “师团长阁下,其实胁坂君已经来过报告,只不过不是捷报,他的部队又被支那军人赶了出来。”少将参谋长回答。

    “纳尼?攻进去都让打出来了?”

    “是的,师团长阁下。”

    吉住良辅沉默了一下,又对参谋长说道:“让第重炮六旅团准备,半小时后使用芥子气攻击。”

    “嗨已!师团长阁下。”参谋长又对吉住良辅说道:“使用特种弹将会使第九师团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背上骂名,您真的决定好了吗?”

    吉住良辅挥了挥手,说道:“通知胁坂君吧,如果这一次还攻不下支那阵地,他就应该好好反省了。”

    “嗨已!”

    孙玉民从前面防线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躺在碉堡内的稻草上,闭目养神。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人问他也没人敢问他。

    李铁胆这货见他这幅模样,觉得不大对劲,于是吹着口哨背着手就跑到前面城楼上瞎逛悠,见到的全是怒视他的眼神和冷漠的态度。

    后来一营的一名认识的军官告诉了他阵地上发生的一切。

    他连忙回到二营,把这件事情团周海南等人一说,特别是讲到最后孙玉民被逼得从城楼上跳下去时,众人都被触动了。

    正当二营战士们议论纷纷,为他们的营座抱不平的时候,日军的重炮又开始了炮击。

    孙玉民也听到了重炮的轰击,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爆炸声和炮弹破空的声音完全不一致,只要稍微用点心的人都会发现,这哑弹未必有点多的过份了吧!

    孙玉民忽然心念一动,猛地从地上弹起,跑到外面一看,果不其然,很多落在地上的没有爆炸的炮弹冒着浓浓的白烟。

    孙玉民大喊:“毒气弹,大家快用水打湿毛巾,护住口鼻!”

    在孙玉民的大叫中,二营的官兵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很快全部人都用湿毛巾蒙住了口鼻。前些天的休整训练时,孙玉民专门做过这样的培训。

    二营的官兵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有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懂的营长。可是城墙楼上的其他守军士兵们就没这么幸运了,整个阵地都笼罩在这浓浓的白雾中,剧烈的咳嗽声伴随着呕吐声在阵地上此起彼伏。

    有的战士眼睛已红肿的可怕,捂着喉咙在地上打滚,鼻子嘴巴都已经呼不进去气。一些战士拼命的用手扣着喉咙,或者用木棍或筷子之类长条的东西往嘴里塞,想要捣通被什么东西堵住的喉咙更多的是忍受不住痛苦的**官兵,直接用刺刀割开了自己的喉管。

    周振强也在剧烈的咳嗽,他虽然没有见识过毒气,但是却知道这股强烈的白烟绝对不是个好东西,望着阵地上到处都是捂着喉咙打滚或者呕吐的士兵们,周振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和绝望。他身边一个年轻的士兵,用刺刀切开了自己的喉管,本来涨的通红的脸上露出了舒爽的笑容,在喷溅的鲜血中满足地倒了下去。

    小小的手帕完全阻止不了浓烟带着一股芥末的味道往鼻子里灌,又似带着一股大蒜的味道往鼻子里钻。

    周振强知道这里是无论如何是守不住了,大声呼喊:“撤!撤!撤!”

    几百名士兵相互搀扶着,跟在周振强身后退下了城墙。

    许多退下来的士兵连枪都扔在了阵地上。

    孙玉民看到退下来的这群被毒气重创的士兵们,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们最是恰当不过。

    周振强剧烈地咳嗽着,又扶着内城城墙开始呕吐,一双眼睛都变得血红。他干呕了几下什么都没有呕出来,看着用湿的白毛巾将口鼻捂住的孙玉民,想要对他说点什么,没说出来却又开始呕吐。

    孙玉民知道他呼吸进去了不少毒气,用清水也缓解不了什么症状,得马上送去医院,否则命都不一定能保住。孙玉民更知道他在担心着什么,于是便对他说道:“旅座,你先撤吧!有我和二营在,阵地丢不了!”

    周振强闻言点了点头,重重地拍了几下孙玉民的肩膀,又用手指了指他,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看着孙玉民被两位一营土兵搀扶着远去,他心中忽然无比的轻松。

    也许老天也开始怜悯这些可怜的中**人,一股大风挟持着阵地上浓浓的白烟四处飘散,笼罩在白雾里的光华门内城外城又显现出了它的轮廓。

    在散尽的浓烟后面,一群群带着防毒面具的鬼子兵端着三八大盖和歪把子冲进了内城,缺口和城门洞两边都还有数不清的日军在往里面冲。

    周洪那边的重机枪先响了,他那个工事里的另两挺捷克式也跟着喷吐出灼热的火光。

    城楼上城墙上城门洞里的二营重火力都开始了射击。特别是城楼上李铁胆控制的一架机关炮发出令人眩晕的似敲击重鼓的咚咚声。

    进攻中的日军不畏前面不断倒下的同伴,在掷弹筒和迫击炮的支援下,不要命的往前冲。他们从倒下的同伴身边冲过,从一条新近挖掘的,不深但够宽的水沟中踩过,哪怕是溅起四射的水珠,也没有阻挡他们冲锋的脚步。

    一条火龙突然从水沟中燃起,四处蔓延,水沟里的不是水全是汽油。许多从沟中踏过的鬼子兵们身上立刻被火焰包围。

    二营炮班的迫击炮在一天以后终于又响了起来,一颗颗复仇的炮弹在鬼子兵们中间爆炸。

    从外城墙上撤下来的士兵们惊呆了,他们眼中凶残的不可战胜的日军在二营的攻击下,显得不堪一击。

    熊熊烈火,未曾停歇的机枪声,和经过细细测算过的迫击炮弹着点,还有二营士兵们精准的步枪射击,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将冲进来的日军绞碎在这座已伤痕累累、破烂不堪的城池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