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身负重伤

    老刘头的死对二团对老二营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原本就不高的士气变得愈加低沉。

    在经过一个上午的浴血奋战后,日军在城瓫内留下了几百具尸体,二团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

    孙玉民没有战斗胜利后的喜悦,老二营幸存的的官兵们们和他们的老营长一起围站在老刘头的尸体边。

    老刘头睡的很慈祥。

    身上那身沾满油污的军装上现在都是黑褐色的干涸了的血渍。头上整天戴着的皱巴巴的军帽不知道去了哪儿,满头银丝里偶有一撮黑发。干瘦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离开这个世界的遗憾和痛苦。

    司务长钱进如今是二团的总务主任,但是老二营的官兵都还叫他司务长。老刘头和他的炊事员也是这样叫他。可如今钱进再也听不到他那嘶哑的声音,再也听不到那满世界嚷嚷地呦嗬声。

    老刘头在钱进手下已经当了六年的炊事班长,比很多老一连老二营的长官们来的都早。这些年有老刘头的帮助,钱进省了很多心思和功夫。自己是轻松了,可老刘头的人瘦了,背也驼了,头发也更白了。

    如今看着他躺在面前,平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自己心中虽然悲痛,但又为他高兴,他终于不用每天三四点就起来了,也不用像个管家婆一样叨叨唠唠着炊事班和老一连老二营的官兵们了。

    孙玉民从老刘头脖子上扯下了他的牌子,放到了钱进的手里。四个连长抬起了放着老刘头尸体的担架,钱进和周海南在担架的两边轻轻扶着,孙玉民则提起了一挺捷克式冲着天空开了火。

    哒哒哒哒哒

    清脆的枪声开了个头,紧跟着阵地上所有的二团官兵都拿起了手中的枪,朝天扣响了扳机。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陈芸和众人在地下室度日如年。

    石头也从刚开始的坐立不安,变成了现在的麻木不仁。

    邓秀芬也放松了警惕,不再关注他。

    现今一直粘着陈芸,常在她耳边嘀嘀咕咕:“孙长官是真龙,鬼子打不死他。”也会说:“孙大哥是虎将,只有他揍鬼子的份,没有鬼子还手的地步。”

    陈芸总是冲她呵呵,然后一个人在那发呆,不再听身边的这个闺蜜在讲些什么。

    鬼子重炮的威力很大,身处地下的众人都能感受到大地的颤抖。

    虽然说地道里,地下室里昼夜不分,但是人在里面,还是能区分到白天黑夜。

    这一夜头上的重炮基本没有停歇时,陈芸更加感觉到不安,她正准备叫张全再次去二营阵地上看看时,石头站了起来,说道:“秀芬,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要上去看看!你死我不拦你,但我可以保证一回来我就自尽在你身边。”

    当石头看到孙玉民时,他正呆呆地坐在地上,手中一支断枝在地上不停地写着什么画着什么,写好画好了又用脚擦得干干净净。

    周海南和刘文智他们散坐在他四周,没一个人抬头看他一眼。

    “营长,我回来了。”石头同孙玉民说话。

    “嗯。”刘文智、张小虎和李铁胆、周洪四人同时答道。四人还是没有抬头,连回答撞枪了都没人去看下说话的是谁。

    孙玉民没抬头也没说话。

    在石头惊奇的目光下,他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事一样,猛地抬起头,喝问道:“你怎么回来了?谁让你回来的?她们人呢?”他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她们都没事,只是担心你们,让我来看看。”石头回答。

    孙玉民听到石头的回答后,头又耷拉下去,木棍又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

    整个碉堡内再没人理他,也没有人说话。自孙玉民问他问题时,那四个货抬了次头看了他两眼,自那以后再没有人发出过半点声响。

    石头感觉到异常压抑,心中无比的凄凉。其他人都算了,连虎子都不理自己了,不就是这几天的战斗没参加吗。那个该死的保卫女学生的任务,谁爱去谁去,反正自己是不想再回去了。

    石头坐在碉堡门口生着闷气。

    直到周海南回来时,看到了他,远远地就问道:“石头你怎么在这?”

    待问清楚了石头生闷气的缘故后,他就把老刘头牺牲了的事情告诉了他,大家情绪不高是因为这个,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石头这才释怀,又立马悲伤起来,他是一连的老兵,没少受老刘头的照顾。

    周海南又把大家火线升官的事情告诉了他,让他好好地完成团座交给他的任务,等以后回来了,也像虎子一样去当连长带兵。

    石头没有听周海南的忽悠,他现在只想去给老刘头去送行。等耐心听完了周团副的叨叨后,石头撒腿就跑,往以前营部炊事班跑去。

    “不用去了,老刘头已经烧了。”周海南在他身后大叫,但是石头一句都没听到。

    周海南把还没有得到弹药的消息告诉了孙玉民和碉堡内的四个货。

    李铁胆当场就跳了起来:“td,没有弹药还怎么打?趁早撤退算球!”

    孙玉民拍了他一下,问道:“我们还有多少弹药?”

    刘文智站起来回答:“一个多基数吧。”

    “得加上清晨团副拉回来的那批。”张小虎补充。

    孙玉民皱起了眉头,又问:“后勤处的人说了什么时候有弹药补充没有?”

    周海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今日已是十二日。

    历史上的今天南京城正面防线各个阵地都将会被击破,光华门也是如此。

    孙玉民知道这段历史,当然非常清楚凭自手上的弹药守一天是没问题的,但是他不想就这样撤退,他要多坚守一天,多给撤退的军民们一天时间,让南京城能少一点点伤痛。

    胁坂次郎在师团指挥部受到了吉住良辅的训斥,连同自己的上司第十八旅团旅团长井书宣时少将一并挨了顿臭骂。

    一回到旅团指挥部,井书宣时就把在师团受的气撒到了他身上,连着甩了胁坂几个大嘴巴。

    他心里窝着火又无处发泄,直气得在房间里猛砸东西。

    三十六联队的参谋长和几个大队长吓得在门外不敢说话。

    好一会儿,胁坂次郎才走出房门,在门口就喝问:“你们谁能够今天拿下光华门?”

    川岛正雄的第二大队这两天伤亡惨重,他听到这话立马往后缩,生怕又被点名。

    这个举动让胁坂次郎的无名火一下子腾了起来,走过去就是几个耳光甩在他脸上,口中骂道:“大日本帝国武士的脸让你都丢光了。”

    旁边一个少佐军官站了出来,说道:“联队长阁下,川岛君的魂魄都已经让支那军人吓跑了,您就不要再生他气了。”

    胁坂次郎看了说话的少佐一眼,见是第一大队大队长伊藤善光,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示意他继续说。

    川岛正雄心中甚是感激出头的少佐,看到胁坂次郎的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自己赶紧退的远远地。

    “只要我第一大队出马,今日必定攻下光华门。如若没有完成任务,伊藤愿剖腹谢罪!”少佐军官伊藤善光夸下海口。

    胁坂次郎露出满意的笑容,夸道:“呦西,伊藤君是真正的勇士。今日就由第一大队主攻,战车中队配合进攻。”

    “嗨已。”伊藤和另一名军官奉命而去。

    孙玉民在碉堡内发现了不对劲,今日这些进攻的日军跟昨日相比是凶残了许多,从上午一直进攻到下午,连中午都没有停歇。

    缺口里埋下的炸药包上午就已经引爆,虽然炸死了很多日军,但却把城墙又炸塌了几米宽,周洪那边的机枪火力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

    孙玉民让他们撤下来,可周洪知道他们一撤,压制的火力将会大为减弱,只要一波不计损失的冲锋,另外两处临时阵地立马要跟着撤,城门洞里的碉堡将会直接面对日军。

    所以他不能撤,他相信就凭他手中的马克沁重机枪,能把日军死死地压制在那道缺口之外。

    当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批日军从缺口冲进来的时候,周洪操作的马克沁又开始另人瞠目结舌的表演,一排排的鬼子兵被重机枪收割掉性命。

    孙玉民本身是不想撤回周洪他们那个工事里的火力,但没料到上午的一时失误,将他们那个工事完全地暴露。他不怕日军的冲锋,也不怕日军那种被称为野鸡脖子的九七式重机枪和被称为歪把子的大正十一式的轻机枪。他怕的是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更怕的是九二式步兵炮。

    直接暴露在敌人火力下的工事很难在敌人的炮火下保全,更何况是沙袋堆起来的简易工事。

    怎么办?怎么办?孙玉民心急如焚。

    就在他的犹豫中,城楼上的李铁胆冲着下面的周洪大喊:“撤!快撤呀!”

    可在马克沁那沉厚沙哑地吼叫声中,他哪里能听见别的声音。李铁胆急得从四五米高的城楼上跳了下来。

    就在他跳的瞬间,两门藏在鬼子兵身后的九二式步兵炮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两团火光从炮口喷出,两声巨大的爆炸从周洪所在的工事里传出来。

    李铁胆落到地上时,临时工事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地上到处散落着机枪的零配件和人的断肢残臂。

    李铁胆发了疯似的在废墟里寻找,冒着敌人的弹雨在那片地上拼拼凑凑。

    孙玉民呆了,就在他犹豫的瞬间,就在他稍一等待的瞬间,自己手下打仗最厉害的一个营长就葬身敌人的炮击下。他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正欲喊另外两个临时工事内的人撤回来时,却看到李铁胆从楼上跳了下来,不管不顾的在那片地上寻找着什么。

    孙玉民还未从刚失去周洪的痛苦中走出来,却又看到这货不要命似的在那里寻找,怒从心来。

    他也端着挺机捷克式机枪从碉堡中冲了出来,口中喊道:“好!好!你们都不要自己的命,那我陪着你们。”

    周海南从未看到孙玉民如此的激动,跟着冲了出来,口中猛喊:“李铁胆,你想把大家都害死吗?”

    李铁胆听到了近在咫尺的呼喊,这才如梦初醒。但是他看到孙玉民端着机枪往敌人冲锋,他毫不犹豫地捡起地上一挺未被损坏的捷克式,跟在孙玉民的身边冲了出去。

    周海南看到这两个傻子要玩命,忙对身后的司号员喊道:“吹冲锋号!”

    滴滴嗒滴滴

    优扬的冲锋号在光华门阵地响起,除了碉堡内的重机枪手和机关炮手,所有人都端着武器往敌人冲去。

    城楼上很多士兵们来不及从楼梯上跑下去,便学李铁胆的样从城楼跳下,挺着明晃晃的刺刀跟在带头长官们的身后,往敌军中间杀去。

    李铁胆打光了捷克式的子弹,学着孙玉民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带着刺刀的三八大盖,在鬼子兵中间杀得兴起。眼睛余光中发现孙玉民挺刀刺死了一名鬼子兵,正要替他叫好,却看到一柄日军军官的指挥刀刺入了他的小腹。

    李铁胆大惊,口中喊道:“团座!”撒腿就往他身边跑去,手中的三八大盖已被奔跑中的他扔了出去,刺刀生生地将那偷袭的日军军官当胸钉在地上。

    刘文智也发现了偷袭的日军军官,他扣响了手中的盒子炮,却是一声清脆的空膛声,子弹打光了。该死,怎么会是关键时刻没子弹,刘文智心道。他脚下也飞快地朝孙玉民跑去。

    张小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他打了个哆嗦,不要命地往那边冲过去,口中大喊:“团座!”手中的驳壳枪朝已被李铁胆刺死的日军军官不停地开枪,直到打光了枪中的子弹。

    李铁胆伸手就要拨出已刺穿孙玉民整个小腹的刺刀,刘文智连忙抓住他的手,口中喝骂道:“想要团座死你就拨!”

    李铁胆闻言赶忙缩手,着急的问道:“那怎么办?”

    “送医院啊!”

    李铁胆伸手抱起孙玉民,刘文智则伸手扶着那把留在孙玉民身体内的指挥刀,两个人大步朝总队医院奔去。

    周海南和张小虎带着二团的士兵们将冲进来的日军又给赶了出去。

    二团又将光华门阵地守住了。

    这一仗过后,天也完全黑了下来。

    张小虎和周海南两个人红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缺口,看着孙玉民受伤的那片战场。

    这一仗打的太苦了,团长身负重伤,周洪营长战死,整个二团剩下了不到二百战士,马上就要弹尽粮绝了。

    “自己两个人该怎么办?谁来教教我们!”周海南在自言自语,全然不顾碉堡内看着他的士兵们。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裏尸还。这是伟人的两句诗,在这借用一下。

    附: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高级军官名单

    萧山令:陆军少将南京卫戍副司令宪兵司令南京市长追赠陆军中将

    高致嵩:陆军少将陆军第八十八师264旅旅长追赠陆军中将

    罗策群:陆军少将陆军第六十六军159师副师长追赠陆军中将

    朱赤:陆军少将陆军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旅长

    易华安:陆军少将陆军第八十七师二五九旅旅长

    姚中英:陆军少将陆军第八十三军一五六师参谋长

    司徒非:陆军少将陆军第六十六军一六零师参谋长

    李兰池:陆军少将陆军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副师长

    刘国用:陆军少将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一七四旅副旅长

    蓝运东:陆军少将预十师少将参谋长

    万全策:陆军少将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一旅少将参谋长

    追授陆军少将:

    雷震:教导总队三旅副旅长

    谢承瑞:教导总队一旅二团团长

    华品章:88师262旅副旅长

    韩宪元:88师262旅524团团长

    黄纪福:66军159师477旅副旅长

    蔡如柏:66军160师956团团长

    程智:74军51师302团团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