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残兵

    万全策不知道雨花台那边已失守。

    但是吉住良辅知道第六师团已经攻陷了他们面前的中国守军阵地。而自己的第九师团却让面前的守军足足挡住了三天。

    胁坂次郎已经很尽力了,他的部队几乎损失了一半,第一大队大队长伊藤善光少佐还命丧城内。

    吉住良辅现在很愤怒,他打算换十九联队上去进攻,十九联队联队长人见秀三大佐早已等不及了。

    当吉住良辅口中一说出要让敦贺联队第十九联队换下他时,胁坂次郎当时就怒了。

    他何时受过如此侮辱,想也未想就拔出自己的指挥刀,直接就往自己肚子刺去,幸亏随行的参谋长用手抓住了刀锋,才没让他自戗成功。

    吉住良辅恼羞成怒,当着一屋子军官的面狠狠地甩了他几个耳光,口中骂道:“你不配做大日本帝国的武士!”

    胁坂次郎跪在地上,脖子以上的部位都胀得通红,他嘴里喷着粗气说道:“师团长阁下,如果这场战斗让十九联队的人见君抢走,那么胁坂次郎将毫不犹豫的会在这里剖腹,以谢伊藤君以及玉碎在光华门前的三十六联队勇士们的在天之灵。”

    吉住良辅怒火还未消散,说道:“交给你的时间还少了吗?现在谷寿夫的第六师团已经攻陷雨花台和中华门,而我们第九师团还停留在原地。”

    “师团长阁下,请再给我一晚上的时间,如果明天清晨您睁开眼睛时,三十六联队联队旗没有插上光华门城楼,胁坂就自尽于城门前。”他说完话,转身就走。完全没理会一屋子日军第九师团高级军官们异样的眼神。

    孙玉民躺在担架上老远就听到了光华门阵地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他心中着急,催促李铁胆和刘文智两个人将他放下来,可是在陆曼那两只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的威胁下,硬是没有听从他的话。

    炮火只轰炸了几分钟就开始延伸,紧跟着传来激烈的枪声和喊杀声,孙玉民心想:完蛋了,二团完了。

    声音没有持续多久就归于了平静。

    从富贵山教导总队指挥部边上的野战医院,到光华门阵地,这短短几公里的距离。李铁胆和刘文智还没将孙玉民抬到,那边的枪炮声和喊杀声就已停止了,南京城的夜又重归平静中。

    战斗停了,四个人也停了下来。

    陆曼问道:“怎么办?现在返回去追总座都来不及了,两个小时,他们过江那边都不知道多远了。”

    孙玉民说道:“放我下来,我能走。”

    李铁胆和刘文智询问的眼光看向陆曼。

    她点了点头,待二人将担架放在了地上,她便搀扶起了担架上的他。

    孙玉民站了起来,伤口的痛楚让他混身冒着冷汗。他大半个身子都斜靠在陆曼身上,如果没有她的搀扶和支撑,他早就倒在地上了。

    他往四周看了看,又抬头往天上看了看。

    指了个方向,对三个人说道:“往这边走。”踉踉跄跄地带头往那边走去。

    陆曼连忙跟了上去,手又搀扶住了他。

    李铁胆和刘文智一前一后,紧紧相随。

    前面的街道上突然间又响起了几声枪响,那是熟悉的中正式的响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他们这边跑来,脚步声后面跟着的是清脆的三八大盖的枪响。

    “是我们的人。”走在前面的刘文智回头对孙玉民说。“人数不多,后面很多鬼子跟着,怕是很难甩掉。怎么办?”

    孙玉民早已听出来了,他拔出来自己从医院伤兵那顺来的驳壳枪,说道:“能怎么办。干呗!”

    陆曼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前一秒还是苟延残喘,眨眼间又像是一尊杀神般。她不明白是什么让他瞬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在她的认知里,这不是她所理解和熟悉的事情。

    孙玉民指了两个位置,要求和告知了李铁胆和刘文智他们该怎么打。

    便伸手将陆曼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轻声问她:“你怕吗?”

    陆曼没有说话,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怕,却没注意到自己是在人家身后,摇头人家肯定看不见呀。

    孙玉民以为她害怕的说不出话来,便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别怕,等下你在我身后就好,鬼子也是人,看我怎么杀他们。”

    陆曼这小妮子从小就胆大包天,像男孩一样。此时的她正兴奋的很,压根就没有孙玉民所说的害怕。

    黑暗中孙玉民见她双手合十,以为她正在祈求什么,压根就没有看到这小妮子手中握着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枪。

    一群**士兵从他们面前的街道上跑过,孙玉民心算了一下,大概有十五六人。垫在最后的那人孙玉民他们非常的熟悉,正是张小虎,他们边跑边往后放枪。孙玉民没看到周海南的身影,心中不由得咯登一下,不敢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李铁胆这个傻货,看到了张小虎,居然轻声的叫出了他的名字:“虎子!”

    黑暗中都能看到张小虎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全身都抖了一下。不过他不愧是孙玉民身边的人,他只震惊了一下,又带人加速往前跑去,跑动过程中,手中的捷克式也朝后搂了一梭子子弹。

    后边追赶的日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叽里咕噜的岛国鸟语也清晰地传进了孙玉民的耳中。他小腹的伤口又开始作痛,额头上的汗珠又冒了出来。一阵清香传入了他的鼻孔,接着额头上的汗水被人拭去。

    孙玉民转头一看,正是陆曼用自己的手帕帮着自己擦去了汗水,那股清香的味道明显是从手帕上传出来的。

    孙玉民投去了感谢的笑意,然后就立刻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即将到来的战斗上面。

    一个小队约四五十名鬼子兵在一个少尉军官的带领下,对张小虎众人穷追不舍。

    他们没有想到,一张死神的网正对他们悄悄地张开。

    六枚手榴弹在孙玉民他们三人手上滋滋地发出响声,白烟从手榴弹底部冒了出来。

    一、二、三。

    孙玉民心里默数了三个数字,左手中的两枚手榴弹被他扔到了正从面前奔过的鬼子兵中间,侧前方和对面街道的阴影角落里各都飞出了几枚手榴弹。

    巨大的火光和响声从鬼子兵中间向外扩散,这一小队的日军被几颗突如其来的手榴弹炸的惊恐万分,二三十名鬼子兵就倒在血泊中,还有几个受了重伤的正在大声惨叫。带队的少尉幸运地躲过了这波手榴弹,迅速的趴到了地上,口中用日语喊着什么。

    孙玉民等手榴弹一扔出手,就拉着陆曼往屋后跑去,然后又从屋后折换方向,往虎子众人奔跑的街头那边跑去。

    陆曼本来还在担心他的伤势能不能挺住,可看他动作的迅捷和奔跑的速度,完全不像是一个重伤员该有的表现。她心中也加重了对这个脸上有道吓人伤疤的**团长的好奇心。

    爬在地上的鬼子兵胡乱地朝四周开着枪,完全没有想到偷袭他们的人早已经跑得远处。

    街道尽头是孙玉民他们刚刚来的路,李铁胆和刘文智两个人速度比他们两个人快,已经在那边等着他们。

    “虎子他们呢?”孙玉民问道。

    “不知道,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的人。”刘文智回答。

    孙玉民正在思索虎子他们的目的时,却猛然地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前面往这边传来。

    漆黑的夜里如果不是偶有远处爆炸时传来的光亮,哪怕就是五六米之外都很难看清楚人的面容。

    四个人又像刚才伏击日军一样分成三处躲到了夜色中。

    在微弱的光线中,孙玉民看到了跑来的居然是刚刚往那边跑去的虎子他们。

    孙玉民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但看他们火急火燎的样子,肯定碰到了很大的麻烦。于是轻声喊道:“虎子,你们快过来!”

    张小虎奉万全策和周海南的命令,带着十几名战士从战场上撤了下来。

    走在大街上,周海南那循循教导的话语还时刻响在他耳边:“虎子,你带着老二营的警卫班和侦察班撤下去吧。”

    张小虎死活不肯,他又说道:“虎子,这一战二团肯定是难逃一劫。我们不能让二团让二营就这样覆灭在我们的手上,一定要给二团留下种子。现在团长还在总队医院,你带着他们一起和铁胆文智他们会合,保护团长从南京撤出。”

    无可奈何,自己只得带着不到二十号人从阵地上撤了下来。

    刚走到御道街上,那边阵地上战斗就打响了。

    鬼子不是天黑就不打仗吗?

    望着阵地上时不时冒起的巨大火光和爆炸声,还有那熟悉的军号和喊杀声,张小虎和他带领的的二十余人个个都咬牙切齿。

    随着枪声渐厮杀声越来越远时,张小虎心一横,掉头就往回跑。

    当二十多人返回到阵地上时,只看见万全策和周海南还有十几个士兵被一圈一圈的日军围在中间。三八大盖上明晃晃的刺刀,反射着战场上的火光,发出阴森森冷幽幽的光芒。

    万全策和周海南身上都受有枪伤,创口还在不停地渗着鲜血,但是他们依然高昂着头伫立在战场的中央。

    一个光着膀子,头上系着月经带的光头日军,手中的指挥刀指着万全策,用生硬的中文说道:“支那军人们,你们已经竭尽所能了,丢了阵地也不是你们的过错,你们的使命已经结束。现在请你们放下手中的武器,向大日本皇军投降!我们保证给予你们人道主义待遇。”

    周海南大骂:“呸,老子宁愿战死沙场,也不需要你的什么人道主义。小鬼子们,你们上啊,老子杀一个回本,杀两个赚一个。”

    张小虎手中的捷克式开火了。

    哒哒哒

    清脆的声音又在光华门阵地响起,打了正把周海南等战士包围的日军们一个个措手不及。

    虽然张小虎他们只有区区二十人不到,但是他们却有着三把捷克式,加上其他战士都是老二营的老兵,这一波进攻瞬间就让日军伤亡三四十人。

    但日军的战术素养是非常的高,这一下竟未将他们打乱阵脚,那光头日军指挥官一听到捷克式的声音立马就蹲了下来,看到只有这么点火力,中**人居然还敢主动开火。心中很是恼火,手中刀一挥,口中喊道:“杀给给!”

    上百名日军便端着枪往他们那边冲去,歪把子机枪也开始压制张小虎他们的火力。

    周海南知道是张小虎去而复返,他看见日军瞬间就开始反击,心中大感不好,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张小虎他们今天也插翅难逃。

    一想到这里,趁包围他们的日军注意力正被张小虎众人所吸引,他冲到一鬼子兵身边,手中的刺刀扎进了那鬼子兵的胸膛,飞快的从那倒下的鬼子兵身上拽下了一颗手雷。他刺死鬼子兵的同时,十几把鬼子兵的刺刀也扎进了他的身体。

    万全策虽是参谋长,但也是一步步从基层军官上升上去的。他看到张小虎他们开火,也很着急。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直到看到周海南动手,他心中也也震了一下,想道:罢了,罢了。自己选的路,自己硬着头皮也要走下去。也举起了手中的手枪,枪膛里还有他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颗子弹。

    二团剩下的兵们看到身边的二位长官一个被鬼子兵们扎成了刺猥一个举枪自戗,都怒吼着往日军的刺刀前冲去,结果自然是全部丧生。

    周海南身中数刀,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左手的中正式立在地上支撑着他的身体,血红的眼睛怒视着张小虎的方向,溢着鲜血的嘴里一张一合,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来一句话:“快走啊!”

    这个声音犹如惊雷,震醒了还在一门心思要救下被围众人的张小虎这个声音犹如凌烈的北风,冻醒了还在做着能打退日军美梦的张小虎。

    在周海南喊出了这句话后,张小虎就强忍着内心的伤痛,带着手下的士兵撤离了战场。

    哪怕是从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张小虎和他的兵们也没有再回过一次头。

    在奔跑中,张小虎似乎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可他没敢停下脚步,不是他怕死,是他不能辜负了副团长周海南的临终遗愿,他一定要给二团留下种子。

    身后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他知道了刚刚的呼唤不是他的幻觉,是自己人在帮着阻击追赶他们的日军。

    即使是知道了有援军,张小虎他们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直到前面忽然传来了鬼子兵叽里咕噜的鸟语。

    张小虎心道:坏了,这边也是鬼子,难道不止我们的阵地失守了?

    他哪里知道下午的时候,雨花台和中华门就已经失守,现在的南京城里已经到处都是日军。

    张小虎又带着这些兵们往回跑,黑暗中终于真真的听到了熟悉的呼唤。

    “是团座。”有士兵小声的说道。

    “没错,就是团座。”大家都能确认。

    张小虎何尝分辩不出来呢,听到这熟悉的呼唤,他的眼泪瞬间就打湿了眼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