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鬼打鬼

    当孙玉民和一个女军官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大伙都红了眼睛。纷纷上前轻声喊道:“团座。”

    孙玉民示意大家禁声,然后轻声的说问道:“你们不是已经跑过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团座,前面全是鬼子。”张小虎回答。

    “有多少人?”

    “看不清,从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上看人数不少。”张小虎语气中有着和他年纪不同的坚毅。

    望着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和夜幕中笔直的街道。

    孙玉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问道:“你们谁有日军的武器弹药?”

    没人说话,大家手中拿着的都是德械的捷克式轻机枪和中正式步枪。

    躲在最后的一个士兵战战兢兢地递上了一把王八盒子和几枚手雷。这是他白天打退鬼子进攻时,偷偷地在战场上捡的。

    孙玉民见到居然还有手雷,心道:太好了。

    李铁胆和刘文智两个人在张小虎他们到团座身边时就已经从街对面过来了。

    孙玉民听到两边日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忙带着他们退到房子后面,指着一道土砖砌成的院墙对李铁胆说:“等下前面一响枪,你就把这墙弄倒。这里的房子都差不多是这种布局,一路上我不管你是拆墙还是拆窗,把他们带着往那边走。”手指了个方向,然后又说:“不要走大街,枪不响不准弄出声音。”

    李铁胆嗯了一声,对于孙玉民的命令他从来不问为什么。

    看着孙玉民转身而去,陆曼拉住了正要跟着走的刘文智,对他说:“注意他的伤。”

    刘文智嗯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黑暗中,孙玉民和刘文智往虎子他们刚刚回头的方向猫去。一队约摸二十人左右的日军在一个曹长的带领下,举着火把正往这边走来。

    孙玉民和刘文智各摸出一个手雷,弹开拉环,往墙上磕了下,心里默数了四个数后便同时扔向了行进中的日军。

    进占南京城的日军不愧为精英部队,手雷摔到地上磕出的声音一传出,他们便非常迅速的趴到了地上,日军排头兵直接就将手中的火把扔了出去。如果不是天黑看不清手雷的下落,孙玉民估计就有日军敢去捡。

    日军的手雷有七秒延时触发,这也是孙玉民为什么四秒钟以后才扔出去手榴弹的原因。

    日军刚趴到地上,手雷就爆炸了,被鬼子排头兵扔在地上的火把仍未熄灭。忽暗忽明的火光下,几名受伤的鬼子兵正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孙玉民手中的王八盒子响了,他没朝人开枪,射出的子弹将还在地上燃烧的发出昏黄光芒的火把头彻底击碎,随着点点零落的火芒熄灭,街道又重新陷入了黑暗中。

    趴在地上的鬼子兵们胡乱的朝四处放枪,天太黑没有人看到手雷是从哪个方向丢出来的,所以只能乱放枪。寂静漆黑的夜晚,歪把子机枪的声音显得特别的刺耳,子弹划出来的火线显得特别的耀眼。

    孙玉民和刘文智在枪声中往回跑去,远远地又朝这边开了两枪。

    鬼子军曹这才发现偷袭他们的人已经跑出去一两百米,连忙爬起来,喊道:“杀给给。”带着二十多名士兵追了过去。

    奔跑中孙玉民和刘文智已经看得见前面日军火把发出的光芒,二人连忙闪到街道两边,剩下的唯一的两枚手雷已经被他们弹开了保险,又是四秒钟的默数后,手雷被扔到了鬼子兵中间。

    这边日军的素质明显赶不上对面的日军,听到了东西落地的响声居然没有一人有反应。其实并不是人家素质和反应差,只是先前的那六颗手榴弹已经将人家的耳朵炸的耳鸣,这会儿还没恢复过来,手榴弹落地的声音在他俩耳朵里很清晰,但在这些鬼子兵们的耳朵里是完全没声音。

    二团火光从鬼子兵们中间冒起,巨大的爆炸力将那一堆日军都炸飞,至少有十个鬼子兵死在这两颗手雷下。

    两个火把都让扔到了地上,仍在发出光亮。然而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响,火把熄灭了,四周又陷入了黑暗中。在爆炸声中,没被炸到的日军们纷纷扑倒在地。

    鬼子少尉被偷袭了两次,第一次没事,第二放却让一块弹片划过了手臂,痛的他直呼喊,此时心中的恼怒无以言表。

    作为一名老兵,他听得出来,第一次袭击他们的是支那军的手榴弹和中正式步枪第二次则是皇军的手雷和十四年式手枪。这让他觉得很纳闷,不知道对方是谁。先前自己追的那十几个支那军人早已跑得不知去向,而经过敌人的两次偷袭,自己所带的部队损失了二三十人,却连敌人的样子都没看见。

    前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子弹从趴在地上的少尉头顶飞过,黑暗中子弹划出的火线生生地擦过了他的钢盔。

    他怒了,尽管他非常清楚那颗子弹是十四年式手枪所射出,尽管他知道这种手枪是帝国陆军的制式武器。但少尉已经不管不顾了,扣响了手中的枪。身边的士兵也纷纷开起枪来,携带的唯一一挺十一年式轻机枪也开始搂火。

    少尉对面的军曹正带着人追击偷袭他们的敌人,前面突然间响起了两声手雷的爆炸,接着又是几声清脆的十四年式手枪的枪声。他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连忙停住了追击的脚步,想要看清前面发生的事情。没想到他的部队刚停下脚步,对面却突然开枪,无数道火线飞了过来。

    军曹和他带来的士兵们猝不及防被突然间的强大的火力打倒一片,军曹因为冲在最着面,身上中的子弹是最多,当场就被击毙。军曹所带来的那一小队二十多人的日军瞬间就被打倒一大半,余下的几个立马趴倒在地,开始还击。

    孙玉民看到两边的歪把子机枪都已经开始搂火,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与刘文智从李铁胆他们撤退的路线上追了过去。

    陆曼很是着急,他不知道孙玉民是去做什么,也不知道他能否挺得住,毕竟他身上的伤可不轻。

    跟在前面的那个蛮牛身后,看着他从枪声响起后,就接二连三地破坏了几道土墙和几扇门窗。

    直到爆炸声过后传来了更密集的枪声,他才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后又准备带着大家伙开始出发。刚站起身,众人都听到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往响枪的地方而去。脚步声持续了一两分钟,张小虎估计至少有一到两个中队的日军往那边开去,他有点担心孙玉民和刘文智,于是轻声地问:“铁胆,团座不会有事吧?”

    “你这个乌鸦嘴,就算你有事,他都不会有事。”李铁胆怼了他一句。

    “可是我们走了那么远了,他们还没跟上来,要不要停下来等等他们?”张小虎没有怪李铁胆诅咒他,继续说道。

    “对,我们在这等会儿他,他身上有伤,不等他我怕他追不上大家。”陆曼也说道。

    李铁胆是巴不得在这等着孙玉民他们,他带着这些人不停地往前也是因为奉了孙玉民的命令,现在这些人不愿意走了,要在这等着,他可是求之不得,要依他的个性,大家一起返回去接应团座才更好。

    孙玉民用一把王八盒子和四颗手雷勾引了街道两头的日军互殴,这份胆量让刘文智大吃一惊也心服口服。

    追赶李铁胆的路途中,听到了越来越密集的枪声,和支援的脚步声,刘文智不禁心花怒放,口中轻声说道:“团座,你这一手太厉害了,鬼打鬼,这不到天亮,哪里会结束哦。”

    刘文智发现不对,他说的话没有得到孙玉民的回应,连紧跟着他身后的脚步声也消失不见了。他往后一瞧没有孙玉民的影子,这一下把刘文智的魂都给吓得崩出体外,急忙得回跑,一边跑一边轻声地呼唤:“团座团座”

    直到往原路跑回了一两百米才发现了倒在路边的孙玉民,紧摇他都没有反应。

    刘文智身体是瘦瘦高高的,不像李铁胆那般孔武有力,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毫不犹豫地抱起了孙玉民往前跑去。

    抱着他的手都能感觉到湿漉漉地,黑暗中他也分不清是水还是血。刘文智顾不了那么多,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快把他送到陆曼面前,现在只有这个丫头能救他了。

    瘦弱的刘文智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晕迷中的孙玉民也跟着摔了很多次。

    李铁胆等的心急如焚,交待好陆曼让她和大伙呆在一起时,便往来路上奔去,没跑几步就发现了抱着孙玉民的刘文智踉踉跄跄地往这边走来,李铁胆赶紧伸手接过了孙玉民,却听到刘文智硬生生地倒在了地上。

    孙玉民醒来时,天已经微亮了。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四周围坐着李铁胆、刘文智、张小虎和陆曼,还有十多名战士正坐靠在房间的墙边门边。

    众人眼睛都是红红的,不知道是熬夜所致还是因为别的其他原因。

    看到他醒来,陆曼嘤嘤地小声哭了出来。孙玉民冲她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她的小手,示意她别哭。

    众战士见他醒了,都围了过来。

    孙玉民冲大家挥挥手,苦笑着说道:“我没事,你们别担心,我没事!”

    李铁胆让大家散开,自己也一屁股坐到床下面的地上,口中说道:“可把人吓死了。”

    孙玉民对他还有气,没答理他,转动眼睛朝四周看去,越看越觉得熟悉。他问起坐在他床头的陆曼:“这是哪?”

    “昨晚上你流了好多血,不马上把崩裂的伤口重新缝合,你就会流血流死。所以他找了个没人住的院子。”陆曼手指着张小虎说道。

    孙玉民越看越能确定这就是铁铺掌柜的那个小院子,张小虎他们居然误打误撞的带着自己来到了这个院子。难道是老天真的开眼了吗?不忍这些精英们命丧南京城?

    孙玉民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一发现自己身在这个院子时,心情变的异常好。

    他喊道:“李铁胆,快将我抱起来,带我去茅房。”

    这里李铁胆的块头最大,力气最大,他当然要叫他抱。

    李铁胆一直在内疚和担心,如果不是自己发疯一样的在阵地上寻找周洪,团座就不会抱着枪冲出来帮助吸引火力,也就不会和鬼子兵去拼刺刀,自然也就不会受伤。

    他一直不敢面对孙玉民,虽然他也发现了团座也在故意的不理他,装着生自己的气。

    孙玉民一叫他,他就没丝毫犹豫的一把抱起,就往茅厕而去。

    孙玉民在李铁胆抱起他时,就说道:“你们全部人都跟过来。”

    众人不明所以,都面面相觑。陆曼更是尴尬的不行,心里骂道:该死的,上个厕所也要我跟过去,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吗?

    孙玉民见众人没反应,又说道:“发什么呆呀,都跟上。”手一指陆曼说道:“小曼也来。”

    他的话似乎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众人在他的话语中脚步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

    到了茅厕的外面,孙玉民让李铁胆放下了自己。

    小腹的痛楚又传到了脑子里,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陆曼知道是他拉动了伤口,刚往前一步想上去扶他一把,却猛地想到他是要去解手,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家好像不太方便,又缩了回来。可是看到他深皱着眉头,左脸那道刀疤都扭曲的变了形,心一横,走到身旁伸手扶住了他。

    孙玉民被陆曼扶住,不用那么用力的站着,才感觉到到痛楚少了点。他伸手一指粪缸,对李铁胆说:“把它搬起来。”

    李铁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团座居然让自己搬粪缸。虽然知道他会惩罚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恶心的惩罚。望着那半缸粪水,上面还有很多白色的蛆在扭动,李铁胆只感觉到一股酸水就往上涌,刚想跑边上去呕吐,余光却发现孙玉民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吓得将即将涌到嘴边的酸水生生地咽了下去。

    那些虎子带下战场的士兵都是老二营的精英老兵,他们深知这个团座的严厉和凶狠,没一个人敢说话和发出声音。

    倒是陆曼这个丫头看着李铁胆那幅窘样,没忍得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陆曼的笑声像一把胡椒粉,深深地刺激了李铁胆,他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狠不得地上有条缝让自己钻进去。

    孙玉民看他磨磨叽叽地,有点不耐烦,骂道:“你在磨蹭什么呢?大姑娘上花轿吗?搬个粪缸也要我来教你吗?”

    陆曼听到了这句话,更加笑的发狂,笑的更肆无忌惮。

    李铁胆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的小妮子,忍着心里的不快,提起了那缸恶心的粪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