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跑不掉了

    张小虎带着这三十多号人来到了江边上,望着这一江滚滚东逝的江水一踌莫展。

    虽然是冬季,可长江水依然非常湍急,凭这些块门板想要渡过江去无疑是痴人说梦。

    远处的车灯和汽车引擎声正一刻刻逼近,张小虎和石头此时此刻也心急如焚。

    陈芸和陆曼望着这湍急的江水也皱起了眉头,两个人都是上过学堂见过世面的知识青年,怎么会不知道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

    面前的这条长江天险难道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吗?陈芸在想。自己虽不怕死,但是因为自己的一己之念,让全部的人都陪同自己丧生在这里,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此时的陈芸甚至有点后悔和负罪感,她多么的希望自已心目中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能给大家重新找出条生路来。

    李铁胆背着孙玉民,刘文智拉着刘玉英,四个人在黑暗中快速前行,眼看就要到江边,身后又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声。

    刘玉英是最先听到的,她边跑边在叫:“孙大哥,后面有人追来了。”

    孙玉民是完全没听到响动,他好奇地问:“小丫头,我怎么没听见。”

    “一个人,跑得很快。”刘玉英自顾自地说话,突然又调皮的一笑,说道:“那个人跑不赢我。”

    孙玉民猛地发现,连李铁胆这头牛和刘文智这个老兵油子都在喘气,而这个丫头片子却脸不红心不跳,先前是刘文智拉着她跑,一段路后却成了这个小妮子拉着刘文智跑。

    也许是太过于紧张和着急,刘文智一直都还没发现不对,直到孙玉民问这个小家伙:“你怎么这么能跑?”

    刘玉英不好意思了,扭扭捏捏的说:“从小我就只和男孩子玩,常常撵得他们跳江,这条路我常跑。”

    四个人说话的时候已经放缓了脚步,孙玉民也真的看见了身后追来的人,就是那个孙玉民问他话,却被吓退了几步的小青年。

    孙玉民正想问他来做什么,那小青年先开口说道:“长官,我看你们拆了这么多门板,是不是要过江?”

    孙玉民和刘文智李铁胆三个人都像鸡啄米一样点头。

    “门板过不去,站在岸上感觉到这水没什么,一下到江中这些木板反而会成为累赘。旋涡会连人带门板吸到水底下,就算是幸运没碰到旋涡,湍急的水流也会带着人和木板一路漂下,游都游不动。”小青年继续说道。

    “那怎么办?”刘文智先前还为自己的机智叫好,经这个一直在江上讨生活的小青年提醒,顿时吓得面色惨白,如果自已这些人真的用这些门板渡江,那不就是相当于亲手把他们往鬼门关里推吗!

    “我有办法过江,但是”小青年只说了半截话。

    “只要能把我们这些人送过江去,条件任你提。”孙玉民说道,接着他又补了一句:“只要我们能做到,绝不推辞。”他生怕这小青年不肯帮忙,极少给人承诺的他也放出了承诺。

    “我要参军,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打鬼子!”小青年眼睛里全是希望。

    “当然没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以后你就是我们二团的战士了。”刘文智比孙玉民表态的还快。

    “你说了不算,要他说才作数。”小青年用手指着李铁胆身后的孙玉民。

    刘文智无语,今晚上追上来的这两个小家伙都那么机灵。

    刘玉英伸出了她的小手,对小青年说道:“欢迎你加入我们,我叫刘玉英,村子里的人都叫我小玉英。”

    小青年害羞地直挠头,没有去握她的手,嘴里喃喃地说:“我没大名,船上的人全叫我小山。”说完又眼巴巴地看着孙玉民。

    在这种关头,孙玉民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他指了指小丫头,说:“她都同意了,我们更没话说。欢迎你加入我们。”

    小青年小山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很不好意思面对这个比他早进二团不到十分钟的小丫头。

    “我们该走了。”李铁胆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一路上他都没开过腔,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一直在害怕背上的祖宗,一直在担心他身后的团长什么时候又会在他身上重重地咬上一口。

    汽车大灯的强光在这黑夜里异常的刺目,像几道光剑插入了长空。即使是还有段距离,孙玉民他们都能感觉到浓浓的杀意。

    五个人匆忙赶到陈芸她们所在的江边。

    孙玉民从李铁胆背后下到了地上,急忙给大家分配任务。

    按照他的指示,石头带着几名战士带着陈芸的学生们和陆曼以及小玉英跟着小山往他所说的渡江地点而去。

    虎子带着其他的战士按孙玉民的命令,将一部分门板扔入了长江,一部分门板则在江边乱七八糟的丢着。做完这些事后便跟随着已走出200米左右的队伍后面而去。

    刘文智和李铁胆被孙玉民留了下来。

    陆曼和陈芸都很担心他的伤势,生怕他又会突然晕倒,更怕他会一去不返。

    特别是陈芸,晚上发生的这一切都出自她的亲手所为,强烈的内疚一直萦绕着她的心头。

    她不知道他带着刘文智和李铁胆三个人在后面做什么,但她很清楚肯定是很难的事情,肯定是帮她擦屁股收尾的事情。她一面走一面回头,直到再也看不清江边的那三个影子。

    渡边犬养是日军第九师团第三十六联队第一大队的一名大尉中队长。

    前几日的攻城战让一大队损失了大半兵力,连大队长伊藤善光都在一次进攻中阵亡于中国守军的反冲锋。

    第一大队也因为大队长伊藤善光的死而得到了难得的守备后勤任务。白天时他派出了十几个小分队去四处搜寻船工和渔民,为部队物资过江提前做准备。

    其实以日军的实力,随随便便都可以搭起浮桥,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可日军大本营等不起,战争伊始他们就叫嚣着三个月灭亡中国。东三省的不战而退似乎也印证了日军高层的话。但没想到淞沪战役和南京战役就打了二个多月,眼看这个快速灭亡中国的计划将胎死腹中。

    日军大本营没有放弃,为了打通津浦线,使南北战场汇成一片。在南京保卫战结束的第五天就下达了两路齐下进攻华中军事重镇徐州的命令计划。参与进攻南京的第十三师团北渡长江,进至安徽池河东岸的藕塘、明光一线。

    也正是因为时间的急促,日军江上的运力远远解决不了需快速北上的日军部队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电文明示,要求各部自行解决渡江所需船只。就是电文上的要求这二个字,变相的促使了进驻南京城各部疯狂的抢夺和杀戮。

    渡边犬养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被联队长胁坂次郎派了差事。

    他派出的十多支小分队只有两三只没有赶回到驻地,其中就包括夜宿在上塘刘家村的这支小分队。

    战后的南京周围本不该出现意外,可就在半夜,就在一个小时之前,这个小队的指挥官小林少尉紧急呼叫,说遭到大股不明武装的袭击,等通信兵报告给已经熟睡的渡边犬养时,那边已经没有了任何回复。这时候,值勤的哨兵也来报告,说几分钟前,远处的江边方向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听到了两方面的报告后,渡边犬养赶紧集合部队,乘车往事发的小村赶去。

    小村子里已经空无一人,确切的说是没有一个活人。

    渡边犬养看着面前二三十名被剥得精光只剩下一块兜裆布的帝国陆军勇士的尸体,火冒三丈,歇斯底里的叫嚣着要将杀死这些勇士的支那军人碎尸万断。

    有经验的老兵们报告说这些勇士们全都是死于仿德造24式手榴弹和920响毛瑟军用手枪之下,渡边犬养便立刻明白了这是从南京城逃出来的中国守军,看情形人数还不少。

    又有日军士兵来报,说离这村子不足两里的长江边上还发现了许多门板,和匆忙间散落的子弹以及那众多散乱的脚印。

    此时天才刚刚蒙蒙发亮,不知道这些鬼子兵是怎么发现的那些遗留物和痕迹。

    当渡边犬养带着一队士兵打着手电来到江边时,躲在黑暗中的孙玉民立即兴奋起来。心道:这个日军军官太过轻敌,不灭了丫真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刘家村的村民。

    渡边犬养怎么也没想到,他没阵亡在光华门城头,反而死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地方。

    当一声清脆的中正式步枪响过后,这个不可一世的,先前还在祠堂内叫嚣的日军大尉,便瞪着眼珠扑倒在江边上的细沙里。

    孙玉民手上的步枪一响,刘文智手上的捷克式也吐出了复仇的火焰,“哒哒哒哒”精准的点射打出了优美的节奏。一个个措不及防的日军士兵在这索命的节奏倒下了身躯。

    听着这悦耳的捷克式点射的声音,孙玉民突然想起了周洪,那个把马克沁玩得出神入化的好兄弟,死后都没有找到他的全尸。

    李铁胆的手榴弹扔的好远,只见他随手一甩,几秒钟后,七八十米外的日军躲避的地方便会传来爆炸声。孙玉民不禁大吃一惊。他从来不知道,这个直来直去,饭量大如牛的三营长,居然还有一手如此神技。

    短短的十几二十秒钟,渡边犬养带到江边的这一小队日军几乎伤亡过半,余下的人纷纷扑倒在地,三八大盖和歪把子开始反击,一时间江边的枪声响成一团。

    孙玉民三人打了一阵黑枪之后,飞快的从一片斜坡上溜下,沿着江岸往前急窜。

    村子里的鬼子兵大部听到了江边的动静,一两百号人在两三个鬼子军官的组织下快速往响枪的地方运动。两路包抄,一路增援,鬼子兵没人分配任务,就已分兵,战事素养好的惊人。待他们赶到事发地点时,枪声已经停止。那些趴在地上的鬼子兵们生怕又被打了黑枪,一直没人敢起身,被增援的日军军官一个个地飞踹猛踢。

    生气踢人的军官是个中尉,是渡边的副手。他看着被孙玉民一枪爆头的中队长,气急败坏的怒吼:“卑鄙的支那军人肯定没有跑远,给我追。”

    在中尉的指挥下,三路日军打着手电牵着军犬,往孙玉民他们逃跑的方向追去。

    黑夜中军犬的狂吠,鬼子兵的喊叫,时不时响起的爆炸声,以及三八大盖的枪声,将整个这一片搅得嘈杂无比。

    孙玉民跟着刘文智往前奔跑着,时不时地因为脚下发软而摔倒在满是水的稻田里。第一次摔倒时他拒绝了李铁胆要背着他的要求,没有跑出多远,孙玉民又跌倒在田梗上。这一跤将孙玉民的自尊心完完全全的摔丢在这长江边上。李铁胆将他背上时,孙玉民再也没有反抗。

    后面的枪声越来越近,军犬的吠声也清晰可闻,刘文智在奔跑中大声问:“团座,他们有狗,我们跑不掉的。”

    孙玉民此时也在后悔刚才那波偷袭,他以为凭着夜色,三个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溜掉。可没想到,这帮鬼子来的太快了。更没想到,鬼子们居然带有军犬,而且还不只一条。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去对付那几条大狼狗。只得在李铁胆身后咬着牙说:“先不管,往前跑再说。”

    黑夜里路本就不好走,刘文智在前李铁胆在后,两个人一脚深一脚浅地,说是在跑,实际上比走快不了多少。

    身后的手电筒的光和那一长溜地火把已经近的可以看清,军犬似乎也已经闻到三个人的味道,叫得愈来愈凶,鬼子兵所瞎射的流弹不时从三人头顶或者身边飞过,那一声声嗖嗖划过的火线所带来的灼热气流,让三个人更是不敢停下脚步。

    刘文智心一横,奔走中把路让了出来,他站在路边对已气喘吁吁的李铁胆说:“快带团座走,我来断后。”

    李铁胆没有吭声,他也是人,背负着孙玉民奔跑了几里路,双手已经酸得不行,两只脚也像灌了铅似的。他现在完全是凭着一口气在硬撑着,刘文智的话他听到了,但他不敢开口,生怕嘴一张,这口支撑着他的气就会泄掉。

    孙玉民感觉到了这个永远不会累的兄弟也即将到达他体能的极限,自己三个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肯定跑不过带着狼狗的鬼子兵。他拍了拍李铁胆的肩膀,说道:“铁胆,停下吧,我们不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