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投江

    孙玉民让俩个人都将绑腿解了下来,又把他们身上剩下的两枚手榴弹要了过来,示意他们往前再跑一段距离,然后躲到江里。

    李铁胆以为孙玉民要自己留下来挡鬼子,这他哪肯干,没有丝毫要走的样子,蹲在孙玉民的身边,拿着他那把二十响驳壳枪,看着孙玉民手上的动作。

    孙玉民瞪了他一眼,手里的动作没有停歇,嘴上说道:“你再不跟着文智跑,信不信我把团里的茅厕,以后全让你一个人清理。”

    李铁胆被唬得赶紧往前跑,跟着刘文智跳下了江堤,然后又跟着刘文智走进了水里,两个人各自都抓住了一大把水草,整个身子都完全浸到了水中。江水流速很快,人在水中完全站立不住,还好水草长的很长很牢固。刘文智心想,小山子果然没有乱说,这么急的水,凭木板真的是过不了江。

    孙玉民手上飞快地将六根绑腿打成死结,变成了一根长绳,又麻溜地拧开了手榴弹后盖,将绑腿和两颗手榴弹拉索紧紧的绑在了一起,随身带的那柄匕首在这湿润的田梗上飞速地挖了个浅洞,两枚被绑腿连起来的手榴弹被埋了进去,孙玉民又将田梗边上,一块被稻农用来塞堰口的石头,压住了那根绑腿绳。

    做完这一切孙玉民便小心翼翼的倒退着走,几十米的绑腿打成的绳子慢慢的放了一路,直到绳子被放完,孙玉民才跳下了田梗,背紧紧的贴在了田梗上面。

    天色已经微微发亮,东方的天空上已经露出了几片鱼鳞白。孙玉民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已是插翅难飞。只等天一亮,无论这波手榴弹能炸死多少个鬼子,他都会变成待宰的羔羊,变成鬼子兵的活靶子。

    他忽然间觉得很轻松。自己就要随一连的,二营的,二团的兄弟们而去,当初说要带领着他们活下来,说要带着他们生离战场,结果是自己活下来他们命丧光华门阵地。这些天在地下室时,老是想起那些熟悉的面孔,自己心中强烈的内疚感和负罪感,始终萦绕在心头和脑海里。

    现在就要跟随他们的脚步而去,孙玉民反而释然,他的耳边仿佛听到了老刘头、高团副、周海南、周洪等等二营的官兵们的喊声:团座,您倒是快点啊,就差您啦。

    三个日军士兵牵着三条大狼狗跟着气味一路追寻而来,在田梗上的一块石头边,三条狼狗发狂似的猛叫猛跳,不肯再往前一步,牵狗的士兵拉都拉不动。

    带队的中尉见前面的士兵停下挡着道不走,在队伍中扯着嗓子骂,一路上拨倒了几名鬼子士兵,来到了不肯前行的军犬跟前,手电筒往前一照,发现了两枚手榴弹冒着白烟出现在田梗上。鬼子中尉吓得立即就往田梗下跳,口中还没喊出一句话,两声爆炸就已传进了他的耳朵。

    孙玉民在那几只军犬围着石头狂吠时就已用力扯动了绳子。

    几名牵狗日军的注意力全在那几只不停蹦哒的狼狗身上,也是因为天还没完全亮,这些鬼子兵们全都没有发现从地里钻出来的冒着白烟的手榴弹,直到鬼子中尉突然地往田梗下扑。

    两声巨响后,几只狼狗便再也没有发出一声叫唤,日军中尉从田里的一摊烂泥里爬了起来,扯出了插在背后的两块不深的弹片,口中疼得哇哇直叫。他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军犬和几名士兵,拔出了已满是泥污的指挥刀,大喊:“杀给给。。。。。。。”

    孙玉民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被日军中尉的这一声叫喊瞬间给拉回了现实,苦笑了一声,心道:该我了,芸儿陆医生来生再见。心念一定,便从田梗边走了出来,冲着背对着自己的日军中尉扣动了手中驳壳枪的扳机,几颗子弹从枪管中窜出来又从日军中尉的身体里穿过。

    田梗上的日军士兵眼睁睁地看着中尉被一个泥人似的支那老百姓击中,都愣在了当地,直到那个泥人灵活的从田地里往江边跑时,才有士兵醒悟过来朝他开火。

    孙玉民一面朝江边跑一面反手往后搂火,没有去管子弹的准头,直到听到了击针的空响,他才将枪甩进了江里,人也在呼啸而至的三八大盖的枪火中,跟着跳到了奔腾的长江里。

    李铁胆亲眼看到孙玉民跳进了滚滚流淌的江水中,刹那间一股热血冲进了脑子里,不顾自己在水中,手还抓着水草,伸手就抢过刘文智一只手拿着的捷克式,仰躺在水中,使劲地扣着扳机。可无论他怎么扣动,听到的都是击针空撞声,泡在水中的机枪哪里还打得响。李铁胆脑海里全是孙玉民跳江的影子,从不知道伤心的他眼中也流下了两行泪水。捷克式被他从手中放开,人睁着眼睛望着已逐渐变得明亮的天空,慢慢往水中沉去。

    刘文智被李铁胆抢走了机枪,正要生气,却看到了他不要命的扣着扳机。捷克式机枪没响,人反而往水底沉去。他一急,连忙奋力朝那个傻蛋游去,没游两米远,岸上的鬼子兵发现了江水中的他,子弹下雨似的往他射来。刘文智赶紧深呼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往江底钻去,但即使他反应再快,大腿上背上像被蚊子咬了两口,麻痛感袭上脑袋,刘文智心道:这次真的玩完了。他心中已生杂念,憋的那口气也了吐出来,江水立刻往他嘴里鼻子里钻,喝了几大口水,又手脚并用,才终于把头伸出了江面。刘文智被这几口水呛得咳嗽不已,眼泪直流,贪婪地大口呼吸了好几口气。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已被江水冲到了江中央,离自己刚刚下水的地方有将近两三百米的距离。岸上的鬼子兵们还在朝他刚刚进水的那一片地疯狂的射击,刘文智脸上露出了笑容,正准备奋力游到对岸去,慕然发现受了枪伤的右脚完全用不上力量,双手一划水,背后的伤也是巨痛。刘文智心头大惊,却没失理智,平仰在水中节省体力,任凭湍急的江水把他往前带。

    孙玉民跳到江水时,用力过猛,奔跑时就已经感觉到小腹伤口的痛疼,这一下似乎伤口又被撕裂,巨大的疼痛刺激的他眼冒金星,方寸大乱,让他忘记了自己在水中,吸气时才知道错误,可哪还来得急,一口水让吸进了气管,这种滋味被让人捅一刀还难受,他拼命的蹬水,想要把头伸出水面,可虚弱的身体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持他,孙玉民感觉到了眼皮的沉重,意识也慢慢的在丧失,迷糊中感觉到一双小手从身后托起了自己,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玉民是被一阵疼痛给弄醒的,他睁开眼睛往传来疼痛的小腹看去,发现陆曼正盘坐在地上用针线缝合已经崩裂的伤口,一针一针地像在绣花。孙玉民哪能受得了这种慢性折磨,就想用手去制止她,手哪里能动得了,两只手被铁塔似的大块头李铁胆反在头顶死死的抓住。想用脚去踢开这个把自当绣花布的死丫头,脚也动不了,石头和虎子一人将一只脚牢牢地压在身下。孙玉民怒了,张口想要骂人,嘴里呜呜呜地发不出声音来,原来不知道是谁在他嘴里塞满了碎布。他没辙了,除了瞪着眼睛看着那个在他身上玩绣花的小妮子,偶尔拼命的抬起头,嘴里呜呜几句表示抗议之外,便再也不去挣扎反抗。

    陆曼虽在帮孙玉民缝合伤口,眼睛的余光也是看到了他的窘态,小女孩倒底是小女孩,玩心顿起,口中说道:“乖孩子,等妈妈绣完这几针,就带你去买糖吃。”

    正帮孙玉民压手压脚的李铁胆和石头虎子三人立即笑喷,孙玉民也不干了,使出全身力气挣扎,腰身也使劲扭动起来,他在表示对这个小妮子把自己当儿子看的愤怒。

    陆曼停下了手上的鱼钩针,对他就:“你要再动一下,我就在你别的地方扎你。”

    孙玉民还在愤怒当中,没把她话当真,继续挣扎着,直到腰部传来针扎的疼痛。

    这小妮子言出必行,孙玉民感受到了小女子的可怕。他不是受不了疼痛,他是受不了小针一针一针刺破皮肤的那种感觉,枪伤刀伤都未曾让他吭过半声,但就是陆曼手上的各式各样的小针让他害怕得不行。

    看到孙玉民老实了,陆曼又开始了继续绣花,口中还喃喃自语:“不就是没有麻药吗!一个大男人这点痛都受不了。”

    这句话听得孙玉民直翻白眼。

    正在旁边的看陆曼缝针的陈芸和小玉英都听不下去了,转身就走。小玉英还是个孩子,玩心比陆曼这大小孩更重,临走时装着蹲下,左手在陆曼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右手在她胸上抓了一把,惊得陆曼差点跳起来,正在缝针的她手上的力量没控制住,鱼钩针深深地钩起了一块肉,疼得孙玉民几乎弹起来。

    陆曼扔下了手中的针线,起身就追,口中娇叱:“死丫头片子,别跑,敢吃老娘豆腐。”

    正在帮忙压手脚的虎子他们目瞪口呆,都在想,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孙玉民被刚刚那一针扯得叱牙裂嘴,想骂又骂不出来,想动又被三个货压住了手脚,只气得在地上呜呜地乱叫。

    一番折腾之后,陆曼终于将他的伤口重新处理好。在石头的协助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先前那身衣服已经湿透,还有血渍和弹孔,已经是不能用了,这次他换上的是教导总队的德式军装。没有帽子的遮掩,他脸上的那条伤疤显得格外清楚,远远地望着,陈芸都感觉到了冰冷。

    换衣服的时候孙玉民就在问刘文智在哪,石头没怎么答理他。孙玉民心里担心他的那个老部下,一直在询问,直到陆曼对他说:“他中了两枪,背后那一枪击中了右边肺叶,又穿过了身体,这是万幸,左大腿上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失血比较多,不过没有生命危险了。这还得谢谢你,撤退时,桂总队长给你留了一盒盘尼西林,已经给他打上了。没有这神效的消炎药,他和你一样死定了。”陆曼说完了话后,又伸出食指在孙玉民额头上一戳,像训小孩一样说道:“还有你,小腹上的刀口如果再崩裂,姑奶奶我是缝不上了,那你就等死好了。”孙玉民已经怕了这个女人,话都不敢说,只点头如蒜。

    李铁胆带了三个战士用一副临时做的担架抬着孙玉民,石头带着三个战士抬着刘文智,一行人西北走去。

    孙玉民不知道他跳水后发生了什么,便问李铁胆,他自己都弄不清楚是谁救了他,怎么会知道孙玉民和刘文智是谁救的,反正是一问三不知,也不说话,一直摇着脑袋。

    李铁胆现在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孙玉民,他沉水里时,手上的捷克式不知道掉哪了,醒来时腰上的驳壳枪也没有了。现在的他,真的是两手空空,除了身上的弹袋里还有三个捷克式的弹夹和一些零乱的手枪子弹外,已经是一无所有。

    他想说又不敢说,孙玉民一路上的问话一句也没听清,一直摇着头。

    孙玉民哪里知道这家伙想的是什么,诧异他被水一淹像变了个性子,半天问不出个所以然,也就不再盯着这大块头。

    从另一个抬着他的战士,侦察班长铁牛那里,他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石头带着几个战士保护着陈芸一行人跟着小山往前走出了几里路,在一片已经枯黄的芦苇丛里,他撑出了一条木船,冲着石头问:“一条不够我们用,里面还有几条,谁会撑?”

    石头自已是不会,问带来的几名战士谁会,结果都在摇头。正郁闷间,小玉英走了过来说:“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简直笨死了。”她跑进芦苇里,边走边说:“还好姑奶奶玩这个长大的。”

    只一会,就看到她撑出了一条大木船,比小山的船大多了。石头眼珠子都掉地上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陈芸和陆曼俩人也是下巴掉了一地,看着那个小家伙得意洋洋的神态,两人无奈地相视一笑。小山站在小船上让这小丫头弄得很尴尬。

    “上船呀,都站岸上做什么?”小丫头在叫。

    女学生们都上了小山的小船,她们害怕这小妮子一个不小心在江中间弄翻了船,那可怎么是好。

    石头和他的人在小丫头的奚落中上了她的贼船。虎子带的战士们也赶到了江边,上了小丫头的船。刚撑离岸边便听到了爆炸声和炒豆般的枪声。石头正想要小丫头往前去接应团座他们,这丫头却比他还要急,站在船头大声喊:“石头哥,船后面还有根竹蒿,你力气大帮我一起撑,快点去救我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