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诱

    陆曼自被小玉英用刚出生的还未长毛的小田鼠吓晕后,再也不敢作弄孙玉民,看到那个小阎王也是躲得远远地。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了这个姑奶奶,然后又被这祖宗神不知鬼不觉的整蛊。

    不光陆曼,队伍中其他的女学生和战士看她的眼神也不大正常。每个人不管是同他说话或者一起走路时,都保持着两米以上的距离。

    小玉英也是满不在乎,反正她不是在刘文智的担架边上就是孙玉民的担架边上,要么和陈芸说上几句悄悄话,又或者扯上小山一起缠着董文彬教她们摩尔斯码,苦得董文彬敢怒不敢言,没人时直抽自己嘴巴,谁让它吹牛不打草稿,让这个祖宗听到了自己和女学生们的说话。

    小田鼠事件已过去了两天多,这个由女学生和伤兵残兵组成的队伍一路向北,沿着公路直往滁州方向而去。

    第一天大家的速度还凑合,一天走了几十里路,可到了晚上歇息时,女生们除了小玉英这个变态,所有人的脚底板都打起了血泡。第二天的行程和速度就可想而知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公路上开始出现了鬼子的车队。

    头一批是几辆三轮摩托车开路,后面跟着十几辆帆布卡车,车后尾箱盖得严严实实,不知道装的什么。

    待这些车辆离开了视线,队伍重新回到了公路上,慢吞吞地走了一个多钟,担任警戒的侦察班长铁牛追了上来,说后方黄尘滚滚,鬼子车队来了。

    队伍重新在公路边不远处,一个丘陵后面的杂树林子里躲了起来。

    孙玉民坐在担架上,透过一些矮小的灌木,看到了望不着边际的卡车长龙。车龙开得很慢,卡车车厢顶上大都趴着两名鬼子兵,架着一挺歪把子,有的车后还拖着一门榴弹炮。没被帆布盖着的车厢上全站着或坐着鬼子兵,盖着帆布的车厢就看不出装的什么了。

    车龙开出了两三公里还没有看到尾巴,道路两边开始有扛着三八大盖的鬼子兵跟着车龙往前行走,速度很快,不时超过一辆又辆行进在公路上的慢吞吞的卡车。面前的这支部队绝对不只一个联队,孙玉民没法确定具体数目,只能是粗略的估计。他没想到的是,以后的战场上,他和面前的这支日军部队屡次发生战斗,他也让面前的这支日军部队吃尽了苦头。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待这条车龙过完,孙玉民他们在这片林子里最少呆了三小时以上,李铁胆那货甚至都睡着了,还好他没打呼噜,否则早让大家折磨死。

    公路上已经不安全,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开过来两三台边三轮摩托车或者几台卡车,甚至是鬼子的部队。

    孙玉民很是着急,从地道出来了两天,自己这些人还在南京周边,根本就没走出多少距离。他暗想:必须得想个法子,否则自己这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武汉。

    刚上路时,有女学生问他为什么不走水路。孙玉民其实是不想回答这种愚蠢的问题,但为了不打击这些女学生的积极性,他还是告诉了她们。不走水路去武汉,是因为逆流而上,没有小火轮,光靠人力和风帆很难到达,况且这个季节基本不刮东北风,风帆只能完全降下来做装饰品。

    望着面前的这条公路,孙玉民被逼得想出了条绝路。

    他叫过来董文彬,说道:“小董,这些天和大家在一起感觉如何?”

    董文彬以为他问的是小玉英,抬头四周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小丫头那深遂的眼神在盯着自己,他顿时感觉到脊梁骨都在发麻,忙说:“很好,玉英姑娘很好。”

    “我不是问你这个。”孙玉民有点无奈,接着又说:“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们靠这样走决不是办法,你有什么好的见意没?”

    董文彬只是个少尉电讯号,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说征求他的意见,哪怕是以前旅部的机要主任,一个挂上尉军衔的女人都没正儿八经的说过这样的话。所以他听到了孙玉民的询问后有点激动,逻辑思维和语言组织能力基本消失,他结结巴巴断断续续地说着一些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孙玉民搞不懂他在想什么,更听不懂他说的什么,于是出声阻止了他的说话:“你先停,听我说。”待董文彬安静下来,他接着说道:“我这有个想法,想交给你去实施,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董文彬是个聪明人,自孙玉民叫他来,他就猜到代旅长可能会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他忙点头:“旅座,您尽管安排,我粉身碎骨都不辱使命。”

    孙玉民满意的点头,说道:“好,很好。以后你别叫什么旅座了,我只是临时代理的,你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团长或者是孙大哥。”

    小玉英穿着一身**军装很是神气,在孙玉民、刘文智跟前转悠来转悠去,惹得很多人想笑又不敢笑。

    孙玉民也没想到才十五六的小丫头能穿上女学生们带着的军装,还蛮合身。其实这个小丫头已经算是长成了,该有的并不比那些大姑娘差。

    只是熟悉她的人都会搞不懂,她那个古灵精怪的小脑袋还有那张人见人爱的小脸蛋怎么会那么合拍的和这完全是早熟的身材凑在了一起。

    陆曼是怕了这个丫头,这两天一直避着躲着她,哪怕是刚刚孙玉民布置了她俩都要参加的任务,自己还是不放心这个小祖宗。坚决反对只她俩配合,硬生生的把陈芸和邓秀芬拉下了水。

    当四个女人都身着女式军装,散着一头秀发,配着她们漂亮的脸蛋和曼妙的身材,让在座的男男女女都大饱眼福,叹为观止。有几个女学生还在感叹老天的不公,怎么会生出如此美丽的女人而且还不只一个。

    孙玉民也看呆了,流着口水直盯着四人,如果不是陈芸故意走到他面前挡住视线,他差点忘记了派给她们的差事。孙玉民叮咛万嘱咐,说不是闹着玩的,让几个人一定小心。

    从他们休息的杂树林往前不远,有一片起起伏伏的小丘陵,公路弯弯曲曲的从这片丘陵中的腹地穿过。

    董文彬带着四女伏在那丘陵的黄沙上,小玉英趴在地上一点也不老实,嘴里一直在嘟囔沙子把她的军装弄脏了。

    陆曼隔着陈芸和邓秀芬都能看见小丫头不停蠕动的屁股和手脚,她很想告诉小丫头,越在地上动身上的衣服会越脏,可又害怕这个分不清青红皂白的家伙以为自己笑话她,再弄出个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整自己。

    陈芸没有这种烦恼,小玉英这丫头在自己面前很听话,或许是机灵如是的她看出了自己和孙玉民的关系,又或许是这个小女孩把自己当了成亲人吧。

    陈芸伸手拍了拍她那不安份的小屁股,说道:“你还真是个野小子。”

    “我们都在这坡上趴了这么久了,鬼子怎么还不来?”小玉英已经很不耐烦。

    陈芸本想打趣她一下,想问她着急忙慌的盼鬼子来,是不是有别的想法。可突然间想到这丫头前几天才从鬼子手里被解救出来,身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这个玩笑千万不能开,否则鬼知道这丫头会不会翻脸。

    小野原平是日军第十三师团辎重大队的一名卡车司机。从十一月底帝国陆军准备进攻南京开始,他就没停歇过,到处运送装备物资和兵源,只要车没抛锚,他的人就一直在公路线上奔波着。有时途中休息时,听到别的司机和押送兵们在一起讨论支那女人时,他完全插不上嘴,因为他还从未经过人事。前几天,上海派谴军后勤部组织的慰安妇团来到大队时,他正在运送物资的路途中,当他回来时,慰安妇团已经没影没踪了,恨得他直拿头撞墙。

    今日刚回到到驻地,正准备休息,小队长龟田就进了营房点了自己的公差。小野原平都快疯了,可又不敢对那个猥琐的龟田怎么样。

    三辆卡车载着三大物资,在两辆边三轮的护卫下,开向了前往滁州的路途。

    这些日子,帝国陆军锋芒所指,支那守军无不望风而逃。而随着战线的拉长,后勤补给也越来越吃力。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运输能力已经逐渐跟不上前线部队的需求。一个很浅显的例子,淞沪战役和南京战役时,炮弹可以不计成本的朝支那守军的头上扔,而越往内陆进攻,这种满饱和度的轰击却是很难再看到。运输能力的不足,促使这些辎重兵们没日没夜的工作。十三师团不像其他常设师团有一个辎重联队,他们只有一个大队的辎重兵,后勤的强大压力,让包括小野原平在内的这些基层运输兵们苦不堪言。

    这条路线小野原平是第一次跑,按照地图显示,前面不远就有叫乌衣的大镇子。帝国陆军几天前就已经占领了这个镇子,并设立了兵站。他期待着能在这个镇子上能饱餐一顿,最好是能休息一下。

    面前的公路弯弯曲曲的从一片小丘陵下面穿过,转过一个小弯,小野原平就远远地看到前面路上横着两根粗大的圆木,他以为是自己长时间的开车,产生的幻觉,便用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待看到开路的两辆边三轮摩托车停了车后,他才知道不是自己的幻觉。

    抗战初期,g党领导的敌后战争还未走上规模,后期让这些鬼子辎重兵闻之胆丧的游击战、袭扰战、麻雀战等等一系列经典战术此时还不为人所知。

    虽然鬼子兵异常骄横,但是这么明显的路障肯定会让他们提高警惕,两辆摩托车车斗内的歪把子一左一右开始朝两边斜坡上扫射。

    董文彬满手是汗,心脏跳得极快,先前的雄心壮志在鬼子的机枪一响后便消散得无影无踪。反而是他边上的小玉英抓住了他正发抖的手,说道:“别怕,有我孙大哥他们在后面保护我们呢。

    董文彬听到这话以后,脸上火辣辣的发烧,心道:“怎么这么没出息,让一个丫头片子来安慰自己。”他振作了精神,对玉英小丫头说:“我准备好了,你呢?”

    小丫头明亮的眼神里闪烁着沉着和冷静。

    董文彬有点相形见惭,他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为什么有着常人这个年纪不会有的成熟。他无暇去深究其中的原因,鬼子兵的歪把子停止了扫射,不用说都知道他们正在压弹。

    大正十一式机枪和世界上大多数轻机枪使用的弹夹式供弹不同,它釆用的是弹仓式供弹,五发子弹一排,只能压四排。

    趁着机枪的停歇期,董文彬站了起来,用日语大声地喊:“太君,花姑娘,这里有花姑娘。”

    董文彬站起来时,陈芸陆曼和邓秀芬就已经爬起来往回跑,这是先前商量好的,她们三可没小玉英那丫头逆天的速度。

    董文彬刚喊出口,小丫头就跳了起来,大声骂:“叛徒”她不该骂什么了,一急之下甩了他一个耳光,啪的声音连跑出去十多二十米的陈芸她们都听到了。

    董文彬被这一巴掌打的眼冒金星,脑子都迟顿了一下,耳中听到了小丫头那刺破耳膜般的尖叫声:“救命。”

    董文彬不仅听见了她的叫声,还听到了她小声的说话:“快点装着抓我。”

    小野原平缩在驾驶位上,见两辆摩托车上的机枪打光了一弹仓子弹也没见到有还击的枪声,就坐了起来。

    看着正在吃力搬树的几个士兵,他笑着用日语说道:“龟田君,昨晚是不是在支那女人肚皮上用光了力气,现在软脚了,连颗这么小的树都搬不动。”

    带队的小队长龟田准尉正要开口骂这个嘴没把门的家伙,却听到了斜坡上传来了人的喊声,距离虽不远,但龟田还是只听到了“花姑娘”几个字。

    不光龟田,坐在车上的小野原平也听见了喊声,他抬头往斜坡上望去,只见一个支那女军人甩手打了一个老百姓一记耳光,然后被那老百姓反手抓住,扭在斜坡上。

    在众鬼子兵的惊愕中,坡上的老百姓又用日语在喊:“下面还有三个支那女军官,大大的漂亮,太君快来帮忙抓。”

    这一声清清楚楚地传到这些日军士兵耳里,虽然有龟田的喝骂,但还是阻止不了这些精虫上脑的士兵们争先恐后的往斜坡上跑。小野原平是第一时间就从车上跳下来往坡上跑的,因为是司机的缘故,他的视力非常好,在坡上那百姓装扮的人喊出第一个字时,他就看清了抓在那人手里的女军官的容貌。这一望立时就让那个被抓的支那女人把小野的心给牵走了,他没等坡上的人把话喊完,人已经从车上下来往斜坡上奔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