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杀鸡

    龟田完全制止不住这些士兵们,他也顾不上其他了,抱着一挺歪把子往坡上跑去。

    小野原平马上就要跑到坡顶了,那被抓住的支那女军官的面孔越来越清晰,他的心也越跳越快。看着马上就能拥入怀抱的美女,小野原平恨不得马上就剥光她的衣裳,然后按倒在地上,让龟田这小子好好羡慕羡慕自己。一想到龟田,小野原平就下定决心,如果他敢抢自己的这个女人,那么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就算他是小队长,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大不了鱼死网破。

    那个女军官一直在挣扎和反抗,可被那个老百姓抓着,死命都挣不脱。小野还有不到十步就能抱住那个女人了,他现在很兴奋,眼珠子都快要掉到那个女人身上了。可下一秒,他就惊呆了,那个女人见挣不脱,居然张口咬住了抓她的老百姓的手,痛的那个会日语的老百姓哇哇叫,抓着她的手也松开了。

    小野原平见就要吃到嘴里的鸭子飞了,哪里会甘心,直接就往那女军官追去。

    龟田也已经跑到了山坡上,见到了四五个自己的士兵正张牙舞爪地在追一个支那女军官,脸上不禁黑了起来,口中大喊大骂。

    那个会日语的老百姓在龟田面前卑躬屈膝,指着坡下不远处说道:“那边还有三个支那女军官,都十分漂亮,好像都是支那军队大官的小老婆。”

    这话一说出口,原本还在坡上观望的士兵们都朝他指的地方望去,见前方二三百米的坡下果真有三个女人缓慢地走着,时不时地还在摔跤,似乎已经跑不动了。

    这一下,坡上所有的鬼子兵都疯狂的往下跑,一边跑一边在兴奋的大叫,有的士兵嫌枪碍事,直接把枪扔在了坡上。

    刹那间,坡上只剩下了龟田和那个老百姓。

    龟田还没来得及细问这个会日语的老百姓的来历,手死死地放在歪把子的扳机上,他心里感觉到非常的不正常,一旦下面的士兵们遭受到攻击,他立刻就可以开枪示警,前面不远就是乌镇,镇子上有兵站和驻军。

    那个老百姓往坡上走了几步,捡起了两三把被心急的士兵扔下的三八大盖,挂在了肩上。明亮的刺刀反射着落日的余辉,凌烈的北风吹起了老百姓的发梢,龟田没有发现,这个会日语的老百姓眼里闪过了比这冬日还冰冷的光芒。

    小野原平一马当先,从山坡上飞速而下,伸手就要抓到那个奔跑中的支那女军官,那女军官似被吓得魂飞魄散,尖叫着加快了脚下的脚步。小野原平的手总是将将要抓住那女人时,却让她一加速又从他的指缝间溜走。

    已经跑出去好远,小野原平的呼吸已经越来越重,两腿已经变得沉重,他很想停下追赶的脚步,可当身边几个后跑的日军哇哇大叫着从他身边超过时,他感觉到了心有不甘,到手的猎物怎么舍得放手。还好,这几个人也没有追上他紧紧追赶的那个女人,他咬紧牙根,也跟着继续往前追,可是天天开车的他怎么跑得过那些帝国陆军勇士们,只一会儿的时间,他从跑在最前面,落到了追赶人群的最后面。

    董文彬捡起了三把三八大盖,挂在肩上走向了鬼子准尉,用日语说道:“太君,这些枪给你。”他想把鬼子放在扳机上的手骗下来。

    龟田完全对这个会日语的老百姓没有防备之心,即使是看到他递过来的三八大盖上的再刀明晃晃地对着自己时,他也只是用日语对那人说:“你先背着。”山下的士兵追进了林子里,龟田感觉到不妙,正想鸣枪示警,却发现一个冰冷的东西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他惊恐的眼睛里透露出不相信,手上的歪把子掉到了地上,人直直地后倒在斜坡上。金黄色的夕阳照在这片小山坡上,董文彬身披着这夕阳的光辉伫立着,没有人看到他剧烈抖动的双手,也没有人看到他双眼的矇眬,他在害怕,哪怕他杀的是一个鬼子,但剥夺别人生命的罪恶感还是让他极为不适。被他杀死的鬼子准尉倒在面前的地上,眼睛鼓得圆圆的,即使已经死去,也还在怨恨地瞪着他。董文彬突然间觉得异常恶心,胃里的酸水直往上翻,他吐了。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小野原平已经完全跑不动了,他本想掉头走回车子那里去,可心里的不甘促使他跟着走进了林子里。边走他还边在想让谁和他共同分享一个支那女人,林子里的闷哼声没有引起他的警觉,反而让他兴奋起来。小野原平以为是猴急的押车兵们已经开始享用支那女军官的**,他还从未经历过人事,哪怕见都还没见过,现在机会来了,不仅可以现场观摩,还可以现场实战,这让奔跑得精疲力尽的他又兴奋起来,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走进了树林,小野原平看到了他终生不会忘却的一幕:一个壮实的大块头用一梗锋利的刺刀割开了一个陆军勇士的喉管,一只手抓着那名勇士的头发,仰扯着他的头,就像杀鸡一样,那名陆军勇士的脖子上血如泉水一样喷涌而出,冒着血泡的嘴里像抽风一样的嗯嗯啊啊。

    旁边一片地上倒着另外七八名追进树林的陆军勇士们,边上站着的支那人都在用布抹拭刺刀上的血渍。

    小野原平吓得瘫倒在地上,眼睛不再敢去看那屠杀场一样的场面。

    那个壮实的大块头放下了那个已经流尽鲜血的陆军勇士的头,朝自己走了过来。看着那个铁塔似的支那人,小野原平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上下牙床已经打架,裆中裤后都开始了不自觉的排泄。那个支那人显然是发现了自己的窘迫样子,说了声:“孬种。”就转回去开始剥被他杀死的士兵的衣服。

    小野原平不想跑,也不敢跑。他知道凭他的速度连个女人都追不上,能跑得过这林子里这多杀神?他瘫坐在地上,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那个没追上的支那女军官,双手不停抓着身边的枯叶,去遮挡他已经湿透的裤裆,将死之人也要在女人面前保持尊严。

    小丫头他们把这些连武器都没拿的鬼子兵们引进了林子里,被李铁胆他们宰鸡鸭一样杀了个干干净净。

    孙玉民正在询问孙芸和陆曼他们有没有事,结果把正想邀功的小丫头给冷落了,自认为是最大功臣的小玉英心里感到很委屈,从林子后头走了进来,刚好看到了李铁胆手拿刺刀要去结果最后进来的这个倒霉蛋,她连忙出声制止。

    小丫头认得这个鬼子兵,刚才她引诱他们时,这个小鬼子是最先跑下来的,看到了这个鬼子满眼的**,死丫头有心捉弄他,故意放慢脚步,等这个家伙就要够到自己时,便像条泥鳅一样滑开,脚下加快频率,把他甩开几步。等会儿又慢下脚步,装着跑不动的样子,引这家伙加速来抓。连着几次,让这个小鬼子以为马上就要抓到自己,结果每次都稍稍功亏一溃。从这个鬼子后面突然冲过来几个鬼子兵,差点让小丫头阴沟里翻船,吓得她那颗小心脏扑腾扑腾直跳,还好,那几个鬼子的目标是前面的陈芸和陆曼她们,而不是她。经过这惊险的一幕,小丫头的玩心顿失,没有再去勾引这个小鬼子的念头,飞快地跑进了林子里。

    现在正在气头上的小玉英再次看见了那个笨笨的小鬼子,顿时所有的气都打算撒在他头上。

    可小玉英刚走到他身边,就闻到了臭味,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臭味,也发现了那个小鬼子想要用枯叶遮住尴尬的举动,她心里顿时没有了要捉弄惩罚的兴致。

    一个怂蛋。小丫头的心里是这样的看法。她转身就走,准备去斜坡上去看那个被她打了一巴掌,又咬了一口的董少尉,去安慰一下那个在女孩面前总是文质彬彬的董文彬。

    “你会杀我吗?”

    小丫头身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她觉得很好奇,这个队伍里每一名战士,甚至是每一个女学生的声音她都记得一清二楚,现在说话的是谁呢?

    “你会杀我吗?”

    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小丫头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反过头来,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很容易找到,因为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你会杀我吗?”这句话小野原平已经是第三次问向那个女军官。

    小玉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和李铁胆一样,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这个鬼子会讲中国话。

    孙玉民和陈芸陆曼她们也走进了林子里,也听到了这个鬼子兵讲的话。他走到了小野原平的身边,问:“你怎么会汉语?”

    小野原平先前的眼睛全在小玉英身上,直到孙玉民问话,他才注意到了这个穿着支那军装的军人。

    “我父亲是中国人。”小野原平回答。“他老家是台湾彰化人,和我妈妈在日本认识后两人相恋,结婚后他们就定居在了日本。从小他们就教我说汉语,所以我会讲。”

    “背宗忘祖!”小玉英在后面开骂。

    “我们没有背宗忘祖,我父亲说等战争停止了就全家搬到中国。在我们家里,所有人都讲汉语,包括我的母亲。”小野原平分辩。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穿上这身王八皮,跑到中国来杀人放火。”小丫头继续忿忿不平。

    “我从没有杀过一个人,我只是个开车的运输兵。”小野原平急忙解释。“我也不想穿着军装拿着枪来到中国,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家有两兄弟还有一个妹妹。必须要有一个人参军,否则只能让妹妹去当慰安妇,我不能让妹妹去做那种事情,弟弟也还所以我只能入伍。”

    “什么叫慰安妇?”小玉英不明白。

    孙玉民不想告诉她,小野原平不敢说话,原本在听他们对话的众人纷纷扭头或转身,都去做自己的事。

    小玉英看到大家的表情,也明白了慰安妇这个词肯定不是个好玩意,不知道也罢。只是自己刚刚傻傻的问出这个问题,现在有点尴尬。

    董文彬的进来,加剧了小丫头的尴尬,她躲到了孙玉民的背后,用手拉着他的衣襟,像个做错事的女儿。

    董文彬肩上挂着三支三八大盖,手上端着一挺歪把子,一进来就坐到了地上。在斜坡上呕吐了一会儿,仍旧没有看到孙长官他们出来,让他有点担心和害怕,便急急地跑了下来,一进到林子里,却看到了像屠宰场一样的景象,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累了还是被震撼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孙玉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半个中国人半个日本人的鬼子兵,他习惯性的想询问刘文智,但是他的那个老部下现在在担架上睡的正香。

    小丫头扯着他的衣服,衣领压着脖子让他有点喘不过气,他正想要抓住她的手,让她老实点,扭寸头却看见她可怜兮兮的眼睛望着自己,嘴里在说:“哥,我差点让这个小鬼子抓到了,你都不关心我。”

    这种话她也能说出口,李铁胆白眼都快翻过去了,整个二团最能跑的刘文智和铁牛都跑不过她,面前的这个怂蛋台湾鬼子能抓住她?反正李铁胆是不信,可是即使他不信,也不敢表露出来,谁让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和这里每个人都害怕的小阎王小祖宗呢!

    孙玉民对这个小丫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抱住她,在她背后轻轻拍了几下,说道:“好妹妹,委屈你了,都是当哥的没办法了,才想出了这种馊注意,让你受惊了。”

    “就一句安慰的话可不行。”在孙玉民怀抱中的小丫头还在撒娇和得寸进尺,她从孙玉民怀抱中挣脱,说道:“立了功你得奖励,暂时你先欠着吧。”说完了又装模作样地走到陈芸身边,冲她耀武扬威,对孙玉民说:“还有,我是个大姑娘了,你搂着我有人会吃醋的。”尔后又冲着陆曼说道:“还不只一个人吃醋。”

    小丫头一席话,把三个大人说得面红耳赤,孙玉民忙岔开话题,对正在剥鬼子衣服的战士们说:“大家速度快点,把鬼子这身皮换上。”

    董文彬看着同样坐在地上的那个鬼子兵,很好奇孙长官他们为什么没有杀他。这个小鬼子似乎不怕死一样,眼珠子一直盯着那个扇过自己耳光,咬过自己手腕的死丫头,从未旁落。董文彬心里突然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让人惦记了的感觉,他站了起来,端着三八大盖就朝那小鬼子走去,一枪托狠狠地砸在被枯叶遮住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