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被俘虏了

    田国桢和他带来的队员一起,两个人趴在一个小坡上,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挠破了头皮也弄不明白是什么情况。

    山坡底下围着三个火堆坐着三四十号人,有鬼子有老百姓,有**军官甚至还有**女军官和百姓模样的女人,更加奇怪的是,这群人在火堆边上在说有笑,连鬼子兵都说的中国话。

    孙玉民又犯错了,他竟然会没有派出去哨兵,或许是一路上的顺利和幸运让他放松了警惕,当一声声“不许动,举起手来”传到了众人耳里时,他们已经被人团团围住。包围他们的人形形色色,如果说孙玉民他们的衣着很杂,那么这些人的武器更杂,大刀梭标都算是好的,甚至还有人扛着铡刀和锄头。如果不是有三个着**军装的人端着捷克式机枪和中正式步枪虎视耽耽,他们一反击准能翻盘。

    孙玉民望着那端着机枪的**,感觉到很眼熟,一下子没想起在哪见过。

    田国桢左手举着一把红穗大刀,右手拿着一把二十响盒子炮,走到了举着双手的众人面前,围着孙玉民他们转了一圈,眼睛将在场的人全部仔细看了一遍,口中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穿着鬼子的衣服?”

    孙玉民舒了口气,眼前这个为首的没有傻傻地把自已这些人当成鬼子。他刚想走出来说话,陈芸抢先了一步,说道:“同志,别误会。我们不是鬼子。”

    “我知道不是,否则早用机枪突突了你们。”田国桢时刻都不忘记炫耀他的机枪。

    陈芸还要说话,被田国桢挥手制止,说道:“让你们领头的出来说话。”

    “她就是。”孙玉民看得出来,这个莽汉是那边的人,让陈芸去和他打交道是最为合适的,所以他出声了。

    田国桢一怔,他没料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女人会是这群人的头。刚想说话,对面的女人开口了。

    “同志,你管一下你的人。”陈芸看到那些先前扛着锄头铡刀的游击队员在疯抢他们放在地上的武器,她有点恼火。

    田国桢又被震惊了,这一声同志已然表明了对面那些人的身份。

    他对正在乱扣乱摸歪把子和三八大盖的游击队员们大声吼骂:“都给我放下,丢人现眼的玩意。”

    孙玉民看到游击队员抢拿他们武器时,就想制止,可又怕引起误会,便没出声。当那群人在枪上乱扣乱弄,还把枪口对准他们自己人时,孙玉民的心都快跳出来,他生怕他们不小心扳开了保险,然后突突了他们自己人。

    端着机枪的**走了过来,他似乎认出了孙玉民,径直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问:“你是教导总队二团的孙长官?”

    孙玉民带着疑惑的眼神点了点头。

    “我们见过,在旅馆前面,您还记得吗?”那名**怕他不记得了,提醒着说道:“我87师的,旅馆前面拦过您。”

    孙玉民记起了他,正是那个在旅馆前拦住自己的87师上尉。

    “我们师守中华门时,常在战情通报里听到您的名字。”87师上尉说道:“我们师长也一直夸奖您,说您是猛将,愿意用十万大洋从桂总队长手上换您。”

    “哦。他不找我算他外甥的帐了?”孙玉民有点自嘲,他哪能值那么多钱。

    上尉脸上有点尴尬,他继续说道:“哪能,您一个月内从一名上尉连长飞速升职到上校团长,这样的荣誉,**无人能出您左右。”

    田国桢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也走了过来凑热闹,说道:“你不是说那个女娃子是你们的领导吗?”

    孙玉民点头道:“是的,她是我家的领导。”

    “你不都是团长了吗?难道她一个女娃还能比团长大。”田国桢表示疑问。

    孙玉民没想逗他,只是话已说到这个份上,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我是这些兵的领导,她是我的领导。”

    田国桢没往两个人私下关系上去想,先前的那声同志,能表明这个女娃子是我党的人,难道这个**团长也是?或许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一想到这,他没有再去追问。先前的怒骂仍未见效,游击队员没人舍得和愿意把枪放下,即使是他们完全不会摆弄手中的这些鬼子武器。

    田国桢觉得自己的这些队员们在人前丢尽了脸面,他把红穂大刀背到了背后,盒子炮也插到了腰间,空出双手把这些游击队员手上的歪把子和三八大盖一件件还回到石头他们脚下。

    孙玉民和那上尉聊了一会儿,知道了他叫邓东平,是87师警卫连长,沈发藻撤退时只带了两名贴身警卫和副官,把他的警卫连都扔在了南京。他们三人在下关和大部队失散,日军在高处架起众多机枪,不论平民百姓还是已经放下武器的军人,一律扫射,逼得他们跳江,幸运的逃过了一劫。又饥饿又寒冷时被田国桢的游击队员所救,索性就暂时加入了他们。

    他们两个人讲话的时侯,陈芸和邓秀芬也稍稍商量了一下,带着田国桢到了比较远的一个地方生了一堆火,三个人在那边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

    孙玉民很想知道她们在商量什么,因为他已经打算好,支援支援这些可爱的游击队员们。日军已经近在咫尺,面对这些武装到牙齿的穷凶极恶的鬼子们,你能忍心让这些朴实的人们用锄头铡刀去保卫自己的家园?

    当孙玉民看到三个人讲了好一会话后,陈芸独自一人朝他走来,他就知道这妮子也应该是来求他的。

    陈芸故作轻松地贴着他坐下,没有顾忌87师上尉和陆曼的嫉妒目光,把头靠到了孙玉民的肩上。

    孙玉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在她耳边轻声说:“高兴吗?”

    陈芸明白他说的什么,自从她的上级钱老师把那几个女学生送到她这里后,她和邓秀芬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那边的人,田国桢算是第一个,所以她的心情现在非常好。

    陈芸轻声回答:“嗯,我很高兴,我们终于离开了南京,现在大家都安全了。”

    “安全了?”孙玉民没明白她说的话。

    “是的,前面不远就是大墅镇,**48师有一个团驻防在前面。他们收到了田队长送去的情报,现在在阵地上等着你们这些鬼子去进攻呢。”陈芸笑了出来。

    “48师,徐源泉的部队。”孙玉民叹了口气。

    “48师怎么啦?”陈芸见他没有预料中的高兴,便问道。

    孙玉民当然不会告诉她,前面的这支部队就是间接导致下关屠杀的元凶。他笑了一下,对陈芸说:“我有些东西想请你代表我们送给游击队。”

    陈芸满脸惊讶,她正在盘算怎么开口问孙玉民要点武器弹药,现在他居然自己开口了,难道他真的能看懂自己的心事?她忙问:“你要送什么给他们?”

    看着陈芸满脸的期待,他不忍让她着急,便说道:“大家手上的鬼子武器装备都给他们吧,还有不少弹药。”

    陈芸本来只想让孙玉民能挪几支枪给游击队,没想到孙玉民居然要把所有的鬼子武器弹药全送给他们,她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抱住孙玉民的头,就在他脸上亲了两口,嘴里不停地说:“谢谢你,谢谢你”

    孙玉民伸手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满怀情意地说了声:“傻瓜。”

    陈芸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喊道:“田队长,孙长官同意把这些武器全部送给你们。”

    “妖精,两个吻就换了这么多枪支弹药。”陆曼在旁边嘀咕,她忽然想:如果是自己的两个吻,这个男人会愿意把这些东西送人吗?

    田国桢乐得满脸带笑,最高兴的还是这些游击队员们,个个迫不及待地去抢地上的枪支。

    孙玉民生怕他们把枪支弄得走火,赶紧让石头带着战士们教这些游击队员们怎么操作这些日式武器。

    邓东平走到孙玉民身边,同他讲了想跟着他走的想法。

    孙玉民问:“为什么?跟着田队长在这打鬼子不好吗?”

    “不是不好,只是”邓东平当着这多人的面有点说不出口。

    “让他们跟着你去吧。”田国桢平白得了两挺歪把子和三铁匣子子弹,还有十几只三八大盖和一把王八盒子,心中很是高兴,一点也不在意即将离开的捷克式和中正式。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留不下这三个**,自己其实也只是把人家三个人当成捷克式和中正式。现在他有了歪把子和三八大盖,捷克式和中正式走或留都没有那么重要了。让这三个人走,还能让自己更加心安点,毕竟三个**在队伍上,传到上级耳朵里也不好交待,还不如顺水推舟,卖这个孙团长个面子。

    邓东平很高兴,对于面前这个孙长官他心仪很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成为他的部下。

    孙玉民则是觉得亏欠了人家,他用部队主官的思维去看待这个问题。自己虽然送了一些武器弹药给游击队,但这些武器弹药对于自己来说是可有可无,但这三个人不同,他们可是面前这支队伍的骨干,有没有这三个人和他们手中的武器,这支游击队的战斗力完全是两个档次。

    所以孙玉民决定要多给点补偿给这支游击队,他对陈芸和田国桢说道:“这样吧,他们三跟我走,这车上装着的日军补给,你们全部卸下来,还有他们三的武器让他们带走,我这边拿出来一挺捷克式和两支中正式步枪给你们,算是我的一点补偿。”

    田国桢以为自己听错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即一想,这个孙团长肯定是自己人,这是变着法儿照顾自家兄弟呢,他也就没作扭捏状,问道:“这车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们吗?”

    孙玉民点头确认是。

    “除了我。”

    一个炸雷般的喊声从车厢传出来,紧跟着李铁胆这货抱着一挺捷克式从车上跳了下来。谁都没注意到这个先前快被冻死的大块头什么时候跑到车厢里去了,身上还裹着一条棉军被。

    虎子带着铁牛在黑暗中摸索,从火堆边走出来后,先前的寒冷又回到了身上,还好两个人都穿的厚,没像摩托车那般冻的发抖。

    两个人踩着夜的黑暗,在静悄悄的公路边上行走。

    “咔嚓”一声很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在两个人的左前方响起,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虎子和铁牛的耳朵里非常的清晰,军人的直觉和敏捷让两个人飞速地趴到了地上。金属碰撞的声音对于二人来说太熟悉了,每天要听无数遍这种步枪拉动枪栓的声音。

    “中正式。”虎子对卧在旁边的铁牛轻声说道。

    “嗯,知道。”铁牛轻轻回答。接着又问:“怎么办?”

    “先等等,看下什么情况。”虎子带了一段时间兵以后,做人做事都开始有种大将风范。

    散乱的脚步声在二人周围响起。

    胶鞋的声音,虎子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这不是鬼子,鬼子兵都穿内里带毛的皮鞋或靴子,脚步声比胶鞋要沉重很多。

    他和虎子举着手站了起来,等着那些脚步声的主人们将他俩团团围住。

    一个**少尉举着驳壳枪指着两人,喝问道:“两个人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虎子没敢放下他的手,嘴里喊道:“报告,我们是自己人,证件在衬衣口袋里。”

    一个**士兵将冰冷的手伸进了虎子的衣领,摸索着掏出了他的军官证。

    有士兵点着了两个火把,昏黄的火把下,少尉看清了证件上面的字: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二团二营营长张小虎,军衔一栏里写着少校。

    待少尉将虎子所说的情况一层层报上去,得到回音时,天已经蒙蒙亮。

    他俩急得像两只上窜下跳的猴子,生怕孙玉民以为他俩出事,跑来相救,那就麻烦了。

    大墅镇的48师驻军团长揉着未睡醒的眼睛走到了两人面前,傲慢的接受了二人的敬礼,坐在椅子上又询问两个人几句,才慢悠悠的打电话往师部报。

    48师师长徐继武驻守南京时,跟周振强关系不错,也多次听说过周振强手下这员大将孙玉民的大名。

    得到大墅镇守军团长的报告后,立马便要他把这些教导总队的残兵们送到师部所在地肥东县城来。

    这下这个**团长才不敢怠慢,亲自带了一个排的部队前去迎接孙玉民等人。

    瞭望哨远远地就发来了信号,田队长的游击队已经把车厢里的物资全部运走,见**来迎,他和孙玉民拥抱了一下,才挥手告别。

    孙玉民换上了德式上校军装,左右站着身穿军装英姿飒爽的陆曼和小玉英。

    战士们也全都换回了**军服,只剩下小野原平和小山子穿的老百姓衣服。

    陈芸和她的女学生们也都换上了学生装。

    在官僚式的寒喧和客套中,这个奔波了几日的队伍被守军团长迎进了大墅镇的48师某部驻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