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离别

    48师的卡车把他们送到了武昌后就原路返回了,孙玉民给了三个司机每人十个大洋表示感谢。

    在陈芸队伍里一个武汉籍女学生的指引下,孙玉民他们在积玉桥附近包下了一整间旅馆,全部人员都住了进去。又从旁边的餐馆叫了几大桌子饭菜摆到了旅馆大厅里。

    小玉英嫌孙玉民花钱太大手大脚,于是单方面宣布,以后钱财必须由她负责保管和发放。

    除了死丫头,围坐在四张大桌子边的人都没有人说话,桌子上的菜很丰盛,但是没人动筷,连素以吃不饱著称的李铁胆都低着头。

    小玉英的兴奋是因为她年纪还不懂得人情世故,她心里只想着如果陈芸和陆曼都离开了,自己便是这男人堆里唯一的女人,那以后他们不得把自己宠上天去!

    孙玉民不想说话,这段时间的生离死别经历的太多,他本已经很麻木了。现在陈芸也要离开他,去追寻自己的理想,孙玉民才发现自认为坚强的心,在这一刻变得脆弱不堪。是不舍还是其他的原因,他自己都不知道。

    陆曼同样很伤感,她也要和大家说再见了。一样有太多的不舍,一样有太多的怀念,自此一别,是否还有见面的机会,亦或许再见了还能否像现在这样是朋友。她笑了,自顾自的笑了,独自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重新把酒杯斟满后离开了座位,把手中的酒倒在了脚下,一条笔直的水线展露在地上,她的眼中已经矇胧,嘴里说:“这杯酒敬给战地医院被我遗弃的那些重伤员们。”说这话时声音都已经有点哽咽,这个女人总给自己扛那么重的担子。

    她再次把手中的酒杯斟满,冲着陈芸说道:“这杯酒敬给你,喝了这杯酒以后,你我便是路人。”她仰头将酒一口气饮下,看着陈芸说道:“如果不是我们的路不同,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陆曼的脸已经有了一丝红润,她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补充了一句:“我早知道了,你是延安的人。”

    李铁胆和刘文智两个人是在战地医院就认识了陆曼,这个小女人有着大男人般的毫迈情怀,有着很多大男人都没有的侠肝义胆,还有着让人为之叹服的仁心妙术,在他们心中陆曼早就已经是自己人。

    当她再一次斟满手中的酒杯,走向孙玉民时,李铁胆挡在了她身前,伸手欲抢下酒杯。

    陆曼将酒杯护在了胸前,对面前这个大块头说道:“你拦得了我的人,拦得住我的心吗?”

    一句话把李铁胆讲的无话可说,伸在空中的手都忘记缩回来。

    陆曼没有让这个大块头让路,自己从他身边绕了过来,站在了孙玉民面前,把手中的酒递了过去,美目中闪动着晶莹剔透的泪水,她咬着嘴唇,转过头去,不敢直视孙玉民的眼睛,说道:“你把这杯酒喝了吧。”待孙玉民拿过了酒杯,她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流了下来。“喝了这杯酒以后,你我就当从未相见相识。希望我们以后再不会相遇,今生不要相识,永远不要再见。”

    陆曼的话让小玉英听不明白。她走到两个人身边,问已是满脸泪痕的她的陆姐姐:“这是为什么呀?”

    陆曼抚摸着小丫头的秀发,在她耳边轻声说:“见不到我,就代表着他再也不会受伤,见不到我,就表示他再也不用人来替他疗伤。见不到他,你姐姐我也不会再伤神伤心又伤身。”

    孙玉民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子说话,端在手上的酒杯显得份外的为难,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这个女人太过于好强了。他心里对陆曼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很欣赏和喜欢,于公人家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南京救治受伤的自己,于私这一路上的风雨大家相互扶助,早已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孙玉民的为难看在陈芸眼中,刺痛了她的心。她以为他是不舍得这个女人,而没有去想如果一个人三番五次救了你性命,你会毫不犹豫的同他说断就断,说不见就不见吗!

    孙玉民的犹豫让他等来了第二杯酒,陈芸端到他面前的。她说:“既然你这么为难,那你就喝了我这一杯吧。跟她说的一样,喝完这杯酒以后,从此就是陌生人,山高路远永不相见。”

    孙玉民看到陈芸那忧郁的眼神里透露出的那种决裂,慌了神,把手中陆曼的那杯酒一饮而尽,伸手将陈芸端着的酒推洒在地上。

    陆曼其实很怕孙玉民会喝掉手中的酒,当陈芸也端了杯酒过去,把这件原本很好解决的事情变成了一道复杂的二选一题时,她就知道了最终的结果。

    但是她还抱着侥幸心理,只要他不喝那杯酒,自己依然会奋不顾身的继续跟着他走,哪怕扔下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扔下生她育她疼她的父亲。

    现实是残酷无情的,陈芸稍稍的逼迫便让这个男人的坚强瞬间瓦解,他没有哪怕是一丝丝的犹豫,就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陆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狠狠地一巴掌打在那张刀疤脸上,尖叫着哭泣着往外跑去。

    刘文智怕她会出事,赶紧让孙玉民去追,可他正小心翼翼地在看陈芸的脸色,完全不敢踏出这里半步。

    李铁胆着急了,狠狠地瞪了陈芸两眼,还想开口骂孙玉民几句,却没敢骂出口,一跺脚追了出去。

    小玉英从先前期盼着陆曼和陈芸她们走,到现在经历的这一幕她看不明白的状况,小丫头的情绪也起来了,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一口气就干掉,却被酒的辛辣呛的咳嗽不止,满脸通红。

    和孙玉民关系最为亲近的四个人中,刘文智和李铁胆是偏向陆曼这丫头的,石头肯定是站在陈芸这一边,只剩下一个不知情为何物的虎子,他也给自己倒了杯酒,边喝边叹气。

    李铁胆跟在陆曼身后,她跑他也跑,她走他也走,直到她酒劲上头,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上。

    李铁胆才急忙跑到了她的身边,想安慰几句,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陆曼没有去管摔得生疼的膝盖,挣扎着站了起来,晃晃荡荡地继续往前走着。

    她的军靴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踩出一声声地脆响。在昏暗的路灯光下,两个人一前一后,一个东倒西歪,一个谨谨慎慎,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如若不是两个人都突着军装,旁人定会说这是两个神经病。冬日的夜本就冷,相比下来武汉的夜更加的冷,湿搭搭的空气被寒冷的北风一吹,像是刀子一样割在人们裸露的脸蛋和脖子上。

    陆曼只穿着一身单薄的军装,被这寒风一吹,混身冻的直打激灵。她双手环在胸前,走向了正迎面行进的一队巡逻士兵,对那个带头的军官说了几句话后,便被这一队士兵拥趸着往前走去,李铁胆赶忙追了上去,那个带头的军官听陆曼说了一句话,便停下了脚步,对他讲道:“这位少校,请你回去,我们会把她安全的送回家中。”

    李铁胆拨开那军官拦住他的手臂,正欲往前追去,后脑勺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身经百战的他自然会知道是什么抵住了他的头,李铁胆只好站在了原地,听那军官的说话:“少校先生,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但是在武昌,在武汉三镇,你就得守这的规矩,这位小姐我们会把她安安全全送回家。”

    李铁胆根本没听到这人讲的是什么,他正在盘算怎么放倒用枪指着自已的巡逻队军官。看到被扶着的陆曼越走越远,李铁胆开始着急,正准备蛮来时,他身后的军官却放下了手上的枪,对他说道:“这位兄弟,人家是名门闺秀,我们这种小角色就算被看上了,她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我们不吃这天鹅肉也罢。”这人把李铁胆当成了追求陆曼的人了,还在尝试劝他。

    人家都在为你着想了,自已当然不好再动手,李铁胆也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看到那队巡逻士兵已经消失在街道的那头,他只好放弃继续追赶的心思,开口问这个挂着少尉军衔的巡逻队军官:“兄弟,你认识这个女军官吗?”

    “不认识。”少尉把枪放到了枪盒里,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连公务都敢放下转而去护送她呢?”李铁胆问出心中的疑惑。

    “因为她说了一个人的名字,让我们把她送过去,这人我不敢怠慢,只能照做。”少尉回答。

    “说了谁的名字?”李铁胆几乎没加思索就问出了口,他不会去考虑该不该问这个问题,也不会去想人家怎么可能会告诉他。当从少尉那得到无可奉告四个字时,他才感觉到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李铁胆没有再去为难那个少尉,转身往回走,一路上苦苦思索陆曼的来历,可以他的智商,这不是纯属图添烦恼吗?

    陈芸从陆曼走出旅馆大门就已经后悔刚才的举动。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子的冲动时刻,一时的举动引发了三人间无穷的烦恼。不用说都知道陆曼现在肯定恨死自己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脸上却明明白白的印着担忧和悔恨。

    饭桌前的众人基本上没怎么进食,满桌的菜变得冰冷,小丫头似中了邪一样,一杯一杯的灌自己酒,直到三个男人像孙子一样劝慰,她才趴倒在桌子上,没人知道她那个小脑袋里倒底装的什么。刘文智让邓秀芬带着一个女孩把她扶到了房间,帮忙洗漱和照顾她。

    小野原平和董文彬在小玉英一上到楼上后,两人也开始一杯一杯灌自已酒,慢慢地两人从单独喝变成了对喝,几轮之后又加上了小山子。

    孙玉民让人把刘文智送回房间后,女学生和战士们也都上楼去了,原本热热闹闹的大厅里只剩下了陈芸孙玉民和三个在斗酒的家伙。

    张小虎和石头是在李铁胆出去后不久就被孙玉民派出去找人的,过了这么久也还没有回来。

    这不禁让陈芸开始了自责和担心,这么冷的天气,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年青漂亮的姑娘,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她忧虑的眼睛和着急的表情被孙玉民看在了眼里,先前的那一幕的确让孙玉民有点失望和耿耿于怀,现在的陈芸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善良的爱人。

    孙玉民不了解女人,当然不会知道陈芸在看到陆曼那期盼的眼神和那么明显的示爱时候的心情。这还是当着面啊,就敢如此的嚣张跋扈,背后还不定会怎么样。

    三个斗酒的家伙终于倒下了,小野原平趴在桌子上还不时地吐露一两句日语,直听得孙玉民皱眉头。

    李铁胆一个人回来了,他没有碰到虎子和石头俩。

    陈芸非常担心的陆曼也没有跟着回来,她奔到李铁胆面前,抓着他那被冷风吹的冰冷的手臂急问道:“人呢?你没把她追回来?”

    孙玉民也很着急,他怕这个莽汉把人给跟丢了。冷风肆虐的冬夜,衣着单薄的小女人,在这偌大一个武汉三镇中,她将如何渡过。

    “她被巡逻的士兵给送回去了,我到现在还很纳闷,大家都初来乍到,为什么那些巡逻的士兵把她宠得像公主,却用枪指着我?”李铁胆说道。

    “送到哪儿去了?她家是住这儿的?”孙玉民追问,他明知道从李铁胆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但是还不死心,总想能够多知道点她的消息。

    李铁胆摇头,他没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能讲什么。陆曼一路上是无数次让自己不要跟着,她宁愿让几个陌生的士兵扶着,也不愿意跟着曾同生共死的自己回来这,可想而知,她受到了多大的伤害。虽然面前的这两个罪魁元凶表现出来了关心,但是前一秒才在人家心口插了狠狠一刀,后一秒你再表现出多大的友好,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好感。就算伤口能复原,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康复好。

    孙玉民无法放下心来,他还想继续问几句,可发现这货看陈芸的眼光不太友好,连忙打消让这个大块头留在大厅的念头,催促他赶紧上楼休息。

    陈芸是真的着急了,如果陆曼因此发生了不幸,那以后让她怎么做人,让她怎么面对孙玉民。无神论者的她在祈求,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逢凶化吉,遇好更好。

    孙玉民走到了正六神无主的女人面前,轻轻对她说:“不会有事的,她穿着军装呢。还有,她随身带着枪呢。”一提到陈芸的枪,孙玉民立刻想起那支勃朗宁1906,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医院护士长所能够拥有的。

    虎子和石头回来了,给孙玉民带来了一个令他惊讶万分的消息,陆曼被送进了武汉行营内,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从这些巡逻士兵手中接的她。

    虎子和石头在街上看到李铁胆被人用枪着,两人正打算去救,却又看到了那少尉又把枪收了回去,和李铁胆两人说起话来。他们怕这是巡逻兵故意阻拦李铁胆,生怕丢了陆曼的下落,一直紧紧的跟着,直到在行营大门口,看到了陆曼抱着来接她的中年男子大哭,被那人扶着走进去,他们才回来。

    “陆医生找的那个人应该官很大,门口的警卫都冲他敬礼。”虎子补充了一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