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石头走了

    孙玉民和陈芸听到了虎子和石头带来的消息,总算是把心放下了。

    两个人都在猜想,这个接走陆曼的中年人是谁,陆曼这个女人倒底是什么来历,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经过这一场风波,孙玉民和陈芸都感觉到了身心皆疲。本来旅馆最好的房间给他们俩留着,陆曼的这一出走,让二人都不好意思再住到同一个屋子里头。

    孙玉民去敲石头的门,结果没人回应。走廊上陈芸也在敲邓秀芬的门,结果房间里却传出石头的问话:“谁呀?”弄得她尴尬不已,只得重找房间。孙玉民看着陈芸落寞的背影就要擦身而过,他再也顾不上什么了,一把抱住了她,轻轻吻上了她的额头。

    次日清早,孙玉民就被敲门声吵醒,虎子说有两个军人来拿陆曼的行李。

    陈芸带着两个一声都不吭的士兵走进了陆曼的房间,说是她的房间,其实只是在里面呆了一会儿,陆曼也只在床上靠了一会儿,床上的被子都未打开,她唯一的两件行李,一个装了几件衣服的布包袱和一个精致的牛皮小药箱,药箱上面的红十字份外的鲜艳。

    孙玉民看到这个小药箱被这两人拿走,心里顿时感觉到一阵巨痛,像是自己的珍藏被人占为己有,他伸手拉住了药箱的皮带,在两名前来取行李惊讶的目光中,紧紧的抓着不愿松手。

    这样的场景陈芸非常不愿见到,昨夜的缠绵还历历在目,现今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如此的失态。如果是刚刚才开始和孙玉民交往的陈芸,那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弃他而去,但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了解,她就明白和理解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两个士兵不知所措,这个挂着上校军衔的年轻男人为什么要抓住这个不值钱的小药箱,他们不知道,只能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带他们进来的那个女人。

    陈芸被两个人看得很不自在,她很想从他手中夺下小药箱,让两个士兵回去交差,可她不能这样做,她不能把孙玉民对陆曼最后的念想亲手埋没。

    石头带了一名军官走了进来,两名取行李的士兵见到了进来的上尉,如同见到了救星,冲那个上尉敬礼后,又将现场的状况告诉了他。

    上尉从拿着药箱的士兵手里接过了这个烫手的山芋,恭恭敬敬的把药箱送交到了孙玉民手里,然后冲着他敬了个礼说道:“陆小姐让我过来给孙长官送封信,她还说了如果孙长官不愿归还她的物品也没关系,就留着做个纪念好了。”说完就递过来一封火漆封住的信,把信交给孙玉民以后,就带着二个士兵一起扬长而去。

    孙玉民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抖开了信纸,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

    信是这样写的:孙大哥,能让我这样称乎你吗?昨夜我一夜无眠,闭上眼睛睁着眼睛,闪现的全是你的影子,全是我们这一路上的点点滴滴。或许是我们的相识就是一种错误,又或许是月老牵错了线,把你带到了我的面前,让我承受了本不应承受的痛楚,我想我是忘不了你啦。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从陈芸手中抢到你,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在你心里留下一点记忆。

    帮我告诉陈芸,我不恨她,但我嫉妒她。

    如果哪天她对你不好了,你就跑我这里来,我会等着你。

    后面写的是一首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多情自古伤别离,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信的最后写道:孙大哥,珍重!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于武昌。陆曼。

    读完了这封信,孙玉民的手有点微微发抖,脸上眼睛里都透出了丝丝苦涩,他心道:傻丫头,我不是个好人,不值得你如此挂念。

    陈芸细心的把陆曼的小包袱和牛皮药箱收拾了一下,和孙玉民一起把东西都拿到了两人的房间内。

    陈芸看着正对陆曼药箱发呆的孙玉民,心中有点酸酸的味道,心里想着:如果我和陆曼的位置调换一下,他会这样为我伤神吗?

    房门被人推开,石头和邓秀芬俩人端着早餐进来了,招呼正在发愣的两个人来吃。热气腾腾的热豆浆和金黄金黄的油条还有几碗武汉特色小吃热干面。

    早餐桌上石头委婉地向孙玉民提出了要护送这些女生去西北的想法。孙玉民惊异地抬头看向这个素来没什么主张的石头,他低着头,不敢直视孙玉民。

    “你一个人吗?”他问石头。其实不用问,孙玉民也知道,那四个一直跟随石头保护女学生的警卫班战士也会跟着要走。

    “不是,还有先前一直保护她们的那几个警卫班的,就张全他们。”石头嘴里的声音很但勉强能听清。

    “哦”孙玉民嘴里含糊着回了一句,手上的筷子被他放了下来,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情也变得更差,他站了起来,准备离开饭桌,陈芸却一把拉住了他。

    孙玉民想挣脱她的手,却被死死拉住,她嘴里说道:“玉民,你要相信,我从来没有对他们做过任何事情。”

    孙玉民不想听她的解释,冷哼了一声,笑道:“你没做不代表别人没做。”他凌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一脸无辜状的邓秀芬,继续说道:“我没有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人的习惯,只要谁愿意跟你们去西北,我举双手赞成。”

    孙玉民没有同二女讲明,如果不是他的义务没有完成,自己都肯定会跟着她们一起前往被后世人们称为摇篮的圣地。

    陈芸听到他的话本已喜出望外,但随即孙玉民的话又让她尴尬不已。

    “我很讨厌有人背后拆我台,更厌恶别人背后捅刀子。”

    邓秀芬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正想站起来和他评理,却被石头一把拉住,示意他来说。

    “团座,我和张全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跟着陈小姐她们去那边的。这些天和她们的相处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这些女孩们都能够为了自己的信仰和理想而舍生忘死,我们这些男人们却还在为三斗米争得头破血流。实在是不应该,团座,我认为你也应该早日弃暗投明”

    “别说了!”石头的话还未说话,就被孙玉民生生打断,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何尝不想弃暗投明,何尝不想与陈芸双宿双飞,可一想到在光华门前为国捐躯的万余将士,他就鼓不起一走了之的勇气。周海南让虎子带下来的二团火种,难道就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覆灭!肯定不能,就算要走向正确的道路,那也肯定不是现在。

    石头还想要说什么,陈芸拦住了他,面对这个让她付出了所有的男人,她说出了心底的话:“不管你心里想着什么,但我希望你能早日加入到光明当中来。等会儿我们就去八路军办事处,以后能不能相见,就看你自己了,我等你。”

    陈芸不待孙玉民开口,就已开始收拾行装,在石头和邓秀芬的协助下很快就打点完毕。

    陈芸和邓秀芬俩人重新穿回了学生装,就和当初在南京光华门前初识的那番装扮一样,只是她们的身边多了另外九个学生和四个穿着百姓衣服的男人。

    旅馆大堂,张小虎紧紧拉着石头的手,在他背后重重地拍了两巴掌,说道:“好兄弟,保重啊。”

    石头没有吭声,眼睛看向孙玉民,神情里全是歉意。

    孙玉民站在陈芸面前,伸手摅了下她残留在额头的秀发,轻声对她说:“石头人很聪明,还有一身好本领,让他好好跟着那边的长官学习,将来他肯定能出人头地。你多帮助帮助他。还有那四个兵,都是很不错的骨干人选,你也帮着照顾照顾,毕竟他们是投诚过去的!”

    陈芸没想到他居然还如此关心弃他而去的这几名战士,甚至委托自己去照顾帮助,她心里很感动,说道:“会的,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无耻,算我看错眼了,居然认白眼狼当姐。”小玉英在边上咋乎,她本来是对陈芸很有好感,可是当孙玉民从她那拿走了大半剩下的大洋,说要交给石头和陈芸他们时,她就不高兴了,一直恨恨不平。作为一个小守财奴的她,见不得别人拿走属于她的东西,哪怕是前一秒她还叫姐的那个人。

    陈芸听见了她的说话,走到她跟前说道:“小丫头,以后他们身边只你一个女人了,你要多点细心,不能再粗枝大叶像个小子,他们更需要的是女人的细腻。”

    “我要怎么做怎么学,不劳您操心。”小丫头怼了回去,以她的性格,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原谅陈芸的。

    孙玉民拉过了陈芸,对她说道:“我给你准备了点东西,路上你自己看看,希望你们一路平安。”

    陈芸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

    孙玉民又叫过来石头,从李铁胆手中接过来两个大包袱,对他说:“南京时我教你的拆装枪支你没忘吧?”

    石头摇摇头说道:“没有,我肯定不会忘记的。”

    “那就好。”孙玉民面带笑容,伸手拍了下石头的头,半玩笑半认真地说道:“石中华同志,以后你就是这些人的主心骨,你一定要安安全全的把她们带到那边。”

    石头拍地立正,口中大声说道:“是,团座。坚决完全任务。”

    孙玉民很满意他的状态,又笑了笑,从李铁胆手上接过来一个布包裏,附在石头耳边对他说:“包袱里给你们准备了些吃食,还有六支驳壳枪和一些大洋,你到八路军办事处以后再把枪分下去,尽量做到严实点。”

    石头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李铁胆把他肩上另一个包袱递给了石头,眼里是满满的羡慕。

    孙玉民待石头接住了大块头递过来的包袱,他就说道:“这里面是一挺捷克式和所有的弹匣子弹,枪我把他分解了,出了武汉后你再把它装上,以备急用。”

    石头的眼睛红了,他知道自大墅镇以后,步枪不算,孙玉民他们只剩下了这唯一一挺捷克式和六支驳壳枪,现在他把所有的家当都送给了离弃了他的自己。他不知道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他没有敬礼,弯下腰给面前这个刀疤脸男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侦察班长铁牛扛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三脚相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气喘嘘嘘的干瘦中年人,这人手上还拿着一个用的陈旧的闪光灯。

    孙玉民见到二人进来,便迎了上去,对那个干瘦中年人说:“您是照相馆老板吧?”

    这人气都还没喘顺,见是一个军官问他,不敢怠慢,忙回答:“长官,是的,在下是一间照相馆的老板。这位军爷砸开的我家大门,急急忙忙的把我带到这来的。”他说话的时候手指着铁牛,似乎对这个士兵的作为非常不满。

    孙玉民对照相馆老板客客气气,从小丫头那要了一块大洋,塞到了他的手里,说道:“真是对不起,都怪在下教导无方,多有得罪,敬请见谅。”

    看到照相馆老板收下大洋的高兴劲,他趁热打铁说道:“这位老板,我的一些朋友今日要远行,临行前想请您帮忙照几张照片。”

    照相馆老板当然说行,在他的指点下,众人在旅馆门口放好了板凳,围成了个半圆,第一排陈芸和孙玉民居中,两边是刘文智和张小虎剩下的女学生则依次坐了过去,第二排是李铁胆、小山子、董文彬、小野原平、邓东平和他的两名战士,石头带着邓秀芬和几个穿百姓装的战士则站在了第二排最边上,其余的战士在铁牛的带领下站在了最后一排。

    小丫头又在生气,她这个孙大哥没经她同意又乱花钱,所以她使性子不肯照相。刘文智和孙玉民连番哄逗,她都置之不理。

    就在照相馆老板嘴里喊准备的时候,她跑了过去,死皮赖脸地挤到了孙玉民和陈芸中间坐下,两人相视一笑,无奈地摇头。

    合影后孙玉民和陈芸又让照相馆老板单独替他俩照了一张照片,这次小丫头没来捣乱,只是要求他俩照完以后,分别要跟她照一张。

    这张和陈芸的合照让孙玉民收获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提。

    一通混乱后,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陈芸带着石头他们还有那帮女学生走向了董老领导的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的所在地:汉口长春街57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