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军需官

    小玉英难得没有生气,她小小的身板扶不起已经烂醉的孙玉民,叫过了一名站岗的哨兵一起才把他弄回了卧室。

    孙玉民睡醒的时候天已蒙蒙亮,他胃里烧得慌,每次醉酒都会被渴醒。

    像以往醉酒醒来后一样,他到处去找石头准备好的凉开水,却没有找到,正想叫石头给自己倒杯水,眼睛看到了床头柜子上放着一碗汤。

    没找到水,将就着喝吧,孙玉民勉为其难的将满满一碗还看得到姜丝的汤一饮而尽,顿时感觉到胃里热乎乎的舒服。他心道:石头这小子有进步,这姜汤确实比冷水更解渴。

    喝完汤,孙玉民突然间觉得身上发冷,这才发现自己只穿着一件汉褂和一条四角大裤衩。武汉冬日的早晨可不是一般的冷。

    孙玉民鸡皮疙瘩都给冻起来了,忙缩进被窝,看着对面床上蒙着头大睡的石头,大感奇怪,心道:这家伙平时不捂着头睡的呀,今天是怎么了,连往常震天响的呼噜声也没有。

    他怕石头捂着头睡出问题,在床上喊道:“石头,石头”喊了两声才突然想起,石头已经跟随陈芸而去。那对面床上睡的是谁?难道是虎子吗?不是虎子!孙玉民已经知道了是谁,对面床前放着的女式军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不是那个小丫头片子还能有谁。

    孙玉民并没有为昨晚是小丫头帮他脱的衣服而不好意思,在他心目中,这个饱受摧残的小女孩就如同亲妹妹一般,对她只有兄妹间纯纯的亲情,而没有男男女女之间的那种邪念。

    孙玉民侧躺在床上,看着那随着小丫头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被子,不禁思绪连连。前世的世界里像小玉英这大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流连于象牙塔中的好时光,而在这里,小丫头要承受她生命中原本可以不必承受的重担,小小的年纪,却想帮自己扛起半边天。自己是觉得庆幸还是觉得残忍呢?孙玉民给不出答案,现在的他打心里只想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再受到以前所受到的摧残。

    在孙玉民遐想中,小丫头的头终于从被子里拱了出来,她睁着迷离的眼神,看向了对面的她孙大哥的床上。

    孙玉民看着对面从被子里拱出来的小脑袋,凌乱的秀发像稻草一样蓬散在她的头上、肩上和床上,一双乌溜溜地大眼睛闪着纯朴的光芒正在往自己这边看,眉毛像两片细长的柳叶似的,搭在她的眼眶上,黑长的睫毛上面沾着片片眼屎,让人忍不住想笑话她,两片薄薄的红唇打着哈欠,嘴里喷住的热气形成短短一团白雾,消散在她面前,脸蛋上两团浅浅的红晕表明着这张惹人怜爱的面容的主人还是个未成的少女。陈芸的美和陆曼的美都与这小妮子的美完全不同,如果说陈芸的美是小家碧玉的灵动秀气,陆曼的美是大家闺秀的端庄华贵,小玉英的美则是那种纯洁无害,人见人爱的怜悯之美。

    小丫头看到孙玉民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心里很是开心,她没有动也没有从温暖的被窝中爬起来,她也睁着那双大眼睛盯着她的孙大哥看,直到孙玉民开口说话。

    “丫头,你真好看。”

    “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小玉英调皮的问回去。

    “嗯,真的。不过如果能把你眼角和睫毛上的眼屎擦掉就更漂亮了。”孙玉民玩心也起来了,笑话这个小丫头。

    “唉呀”小玉英又把头伸进了被窝中。

    孙玉民从被窝的拱动中都能看出来,这个小丫头正躲在被子里揉眼屎呢。

    “都怪你,喝得一身臭死了,害我帮你脱衣服时差点吐了。”小玉英在被窝里叫道,她完全忘了前天晚上是谁喝醉了后在旅馆大堂又哭又笑。

    “”孙玉民无语。

    “还有,你的那个呼噜声,我的天哪,比打雷还响。”小玉英自己觉得已经擦干净了眼屎,从被子里伸出头来,控诉孙玉民的罪行。

    孙玉民没有回应她,仍只带着笑容,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小丫头发呆。

    房子外面开始传来起床号,孙玉民才从呆愣中清醒过来,听着那嘹亮动听的小号声,他突然间无比怀念二营的起床号,无比怀念二营的那帮老伙计,往事一幕幕从他脑海里闪过。孙玉民的泪盈满了眼眶,他轻声的说出了压抑在心中许久的话:“二营的兄弟们,我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把你们全留在了南京,你们会怪我吗?”

    小丫头不知道他的孙大哥为什么会哭,从床上弹了起来,下床几步就跑到了他床前,伸手去擦他脸上的泪水,急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孙玉民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穿着短裤背心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小丫头,不由得猛烈自责,忙起身用被子裹着她的小身板,说道:“我没事,你再去睡会。”

    小玉英不依,非得要他说出来为什么哭了,否则就不上床。

    孙玉民边穿衣服边对她说:“真的没事,大哥刚才听见人家的军号,想起了自己以前部队的军号,想起了战死在南京城的那些兄弟们。”

    “那也不至于哭呀。”在小玉英的世界里她不可能会懂得这些男人们的想法。

    孙玉民停下了扣纽扣的手,摸了下小丫头的额头,对她说:“哥曾经答应过他们,要带他们活下来,结果哥失言了,全营全团才活下来几十人。”

    小玉英总算能理解他的想法了,赤足踩在冰冷的地上也确实冷,她裹着孙玉民睡的热乎乎的被子重新回到了她的床上。

    孙玉民穿好了皮鞋,又用块破布擦了擦鞋面,正欲走出去,忽地似想到了什么一样,重新坐回自己的床上,对裹着他被子得意洋洋的小玉英说道:“丫头,如果说大哥和你刘大哥他们都不打仗了,你还愿意跟着我们吗。”

    小丫头一怔,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的那双能看透人心的大眼睛死死地看着孙玉民,确认了他没有和自己开玩笑,她略一思忖,咬着牙齿说道:“那我也要跟着你们,等着你们再打鬼子的那一天。”

    孙玉民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心地对小玉英说道:“我还在担心你不肯听我话,想了半天怎么跟你说呢。没想到小丫头你这么懂事。”

    小玉英嘴上是这样说,但神情里还是有一点失落。

    “哥昨天不是去见长官了吗。”孙玉民说道,看到小丫头乖乖的点头听他讲话,又继续说道:“这次哥以前的部队要和另外一支部队合并,组成新的部队,哥的职务被任命下来了,以后就不带兵了。”

    “你不带兵了,那做什么?”小玉英问道。

    “后勤处上校主任,你哥以后就要像你一样,当这支新部队的管家婆了。”孙玉民自嘲。

    “后勤主任管钱吗?”小丫头是个财迷。

    “管,管一万多人的钱。”孙玉民回答。

    小丫头带着眼屎的眼晴里放出光芒,她又问道:“那还管枪不?像陆医生那种小手枪管吗?”

    “管,以后各种各样的枪都要经过你的手,陆曼的那种小枪玩到你不想玩。”孙玉民回答。

    小丫头兴奋的从被窝中跳了出来,光着脚在地上踩了几步,蹦到了孙玉民的身上,抱着孙玉民说道:“那以后我要学打枪,你亲自教。”

    孙玉民生怕冻坏这个穿着短裤背心的小家伙,忙抱起她放到她的床上,用被子把她盖的严严实实,说道:“只要你以后听话,不捉弄别人,我就把我会的全部教给你。”待小丫头老实躺在床上后,他又对她说:“你再躺一会儿就起床,我去找你刘大哥他们,和他们商量一下。”

    召集了所有的二十三个人开会,没想到小丫头在听说了有钱又有枪后,哪还能睡的着,也穿好衣服跑来参加。

    在人家军营里不太方便讲话,孙玉民让铁牛去包下了一间茶馆,带着二团这唯一的二十多号人去往了那里。

    众人自己找地方坐下后,茶博士带人端着两盆炭火送到了众人面前,又给他们斟好茶水后,退了出去。

    孙玉民环视了一圈,首先对邓东平和他带着的两个87师的士兵说道:“邓连长,现在已经到了国统区,如果你们想要回到老部队,那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以后如果再见,邓连长可不能装着不认识我们哦。”

    邓东平没想到孙玉民直接就开口讲他们去留的事,其实他们三人已经商量好留下来跟着孙玉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当口来和他说。刚好孙玉民提到这里,他就站了起来说道:“孙长官,我们不走了,只要您待我们像兄弟,我们三个就把命交到您手上,死心塌地的跟着您!”

    孙玉民会心的笑了一下,他对这种誓言看得很重,伸出手来,说道:“欢迎你们三个人的加入,以后像他们一样叫我好了。”看到邓东平三人一脸茫然,他又接着说道:“他们都是老二营的兵,所以都叫我营座。”

    邓东平他们三个才恍然大悟,忙敬礼开口叫道:“营座。”

    孙玉民示意三人坐下,他又朝董文彬问道:“你呢?还回电讯室吗?我把你的情况汇报给周副总座过,他说遂你心愿,想留想回你都自己作主。”

    董文彬眼睛的余光一直警视着小野原平,听到了孙玉民的问话他也站了起来,说道:“我才不回那个没日没夜还憋死人的破地方。营座。”他很聪明,最后一声营座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孙玉民只好不再对他说什么。

    小野原平见孙玉民望向自己,还没等他开口,就站了起来,说道:“营座,您在哪,我就跟着去哪。”他也不傻,知道这个孙玉民在哪,那个偷走他心的小女孩就会跟到哪,只要能看到那个已经住进自己心窝里的姑娘,去哪或者是做什么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孙玉民这些天一直都有观察这半个鬼子,觉得他暂时是可以信赖的,虽然他的心思全在那个鬼精鬼精的小丫头身上,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以后在某个关键时刻能够派上用场。想到这里,孙玉民对他说道:“你父亲姓什么?以后别叫小野了,这样对你对大家都不好。”

    小野原平重重地点了下头,说道:“好的营座,我父亲姓林,以后请各位称呼我林原平,谢谢各位的照顾。”他又习惯性的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这个习惯也得改,否则你不能跟着我们。”孙玉民有点恼火他这个动作,他已经旁敲侧击好几回,这个半鬼子就是改不了。

    小山子知道该说自己了,他也先站了起来,等着孙玉民开口。

    孙玉民却像没看到他一样,直接就开始了正题,说道:“昨天总座和副总座约谈了我和三旅旅长马威龙将军。”说是约见,其实就是四人喝了顿酒,结果趴下三个,只马威龙酒量大没被喝倒。

    “把关于部队整编的事情通报给了我们,其中就有关于我们俩的人事命令。关于你们,总座的意思是问你们自己的想法,是去下面部队带兵,还是跟着我。”孙玉民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等着众人的提问。

    在前来武汉的路上,大家伙都从李铁胆这货的嘴里知道了,将要和46师整编的事情,可听到孙玉民的话好像有点不对,什么叫做要么跟着他,要么就去下面部队带兵。

    李铁胆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他藏不住心思,坐在火炉旁边站都没站起来就在那叫:“肯定是跟着你一起去带兵呀,其他的我都管不着。”

    “我不带兵了,我的新职务是46师后勤处上校主任。”孙玉民直接把话和他们挑明了。

    李铁胆和张小虎显得很惊讶,刘文智和小丫头是喜形于色,董文彬和邓东平他们一副在哪都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他们只是想跟着孙玉民,底下的战士们则反应不一,有的高兴异常,有的则愁眉苦脸。

    这一堆人中只有林原平小野原平反应最大,惊愕的神情、张大的嘴巴、鼓起的眼睛好一会儿都没有复原过来,他在日军中就是个后勤兵,现在来到了**中他又成了一个后勤兵。

    “总座将出任新编的46师师长,副总座和航校特务团团长李良荣两人为副师长,马威龙旅长担任138旅旅长,我则是师后勤军需处主任。”孙玉民把整个师主要领导都告诉了下面这些人,他又补充道:“如果你们下去138旅带兵,马旅长和我保证过你们都会官复原职,绝不让你们去担当别人的副手。”

    这句话还是有点吸引力,下面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张小虎有点心动,看向了刘文智和李铁胆,哪知道他们一点反应都没,只得自己站了起来,说道:“我下部队带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