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万大洋

    商量的结果是张小虎和铁牛两个人去一三八旅,其他人都跟随孙玉民去后勤军需处当闲云野鹤。

    孙玉民带着张小虎和铁牛二人去找到了马威龙,托付他好好照顾自己的两个干将,马威龙则拍着胸脯说:“孙主任放一万个心,他们两个马某定会知人善用。”

    得到了马威龙的承诺,孙玉民便独自一人离开了马威龙的住处,带着在门外等侯的小玉英,一起前往城防司令部的桂永清临时办公室。

    小丫头经过刘文智这两天的稍加调教,越来越有军人的味道,行走坐站无不透着英姿飒爽。孙玉民也看在眼里,心里头也想把这个小丫头的身份给转正了,虽然她张嘴闭嘴都说是孙玉民的副官兼秘书,可实际上她只是个黑户,并没有记录在册,甚至是她身上的这身军装都是从别人那拿来的。

    当孙玉民带着小玉英走进了桂永清的办公室里时,连这个久经官场的老狐狸都被这个小丫头惊艳到了,忙问孙玉民这个美女少尉是谁。

    “报告师座,她是我亲妹妹,名叫刘玉英。”孙玉民生怕这个老家伙对小丫头起非份之念,撒谎说她是自己的嫡亲。

    “哦,玉民玉英,名字都不错。”桂永清听到孙玉民说是他亲妹,他有点失望,突然间他发现一个小破绽,说道:“怎么她姓刘你姓孙?”桂永清对这个小丫头的美貌很是心仪,不死心的又问。

    “报告师座,我随母姓,哥哥随父姓。”小玉英很机灵,一回答完就跑到茶几前忙着泡茶,不给桂永清再次盘问的机会。

    桂永清还在惋惜不能把小玉英弄到身边的遗憾,一边让孙玉民在办公桌前坐下,一边目不斜视的看着茶几前忙碌的丫头,干咽了一口口水后,才转过头来对孙玉民说道:“军政部军需署给我们调配的武器装备已经分拨好,你去清点一下。”他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信封,说道:“运出来以后,带几个可靠的人,给信封里的这个地址送点东西去。清单和地址都在信封里面。”

    待孙玉民接过信封后,桂永清语气深长的说道:“送东西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安全,更加要注意保密。事情做完后,尾巴和屁股都要擦干净,别给稽查处和军统那帮人留下什么把柄。”

    孙玉民想拆开信封看下里面的东西,桂永清出声制止了他,说道:“你回去路上再看,司令部门口停有一台吉普车,这些天你就自己开吧。我和周副师长明日就要出发前去开封,给你留下了一个警卫连协助你押送物资和武器装备去开封,你有什么难处了就去找待从二室的陈主任,报上你的名字他就会接见你。天大的事有他在都不是问题。”

    孙玉民一直细细听着,把这些话都牢牢地记在了心中。桂周二人一走,不管是和军政部军需处的人打交道,还是和那些他本不该去接触到的人和事打交道,都容不得一点马虎。

    小玉英给二人送上了热茶,孙玉民灵机一动,心道:这不正是给丫头弄好身份的恰当时机吗。

    于是他开口说道:“师座,我这个妹妹虽然说穿着一身军装,但这只是卑职为了方便带着她在身边,而行的权宜之策。现在这样的情况,您看能不能把她特招入伍,这样我也方便照顾和看管她。”

    “当然没有问题,你妹妹就是我妹妹,等你们到了南京,就让政治处给她立档。”桂永清有求于孙玉民,怎么会不答应这一小小要求。他看到了小丫头领章上的少尉军衔,说道:“自家妺子怎么才挂少尉牌子,最起码要中尉嘛。”叫小玉英站到了他身边,伸出手握住了小丫头白嫩嫩的小手,不停抚摸着,色迷迷地说:“以后你就是我46师的军官了。”听到了孙玉民在一边不满的咳嗽声,他放下了她的手,正言道:“刘玉英中尉,你以后就专职担任孙主任的贴身秘书和副官。”

    小丫头立刻站的笔直,打了个敬礼,说道:“是,师座。刘玉英保证完成任务。”小玉英这几个军事动作做的有模有样,连孙玉民都忍不住夸奖了她几句。

    孙玉民又托付桂永清明日出发时,把有伤在身的刘文智先带到开封去,免的事多时,分不出人手来照顾他。这样的小事,桂永清自然一口应承。

    从桂永清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中午,小玉英叫嚷着不愿去饭堂吃饭,非得拉着孙玉民去下馆子。

    二人随意找了一家客人较多的餐馆,把吉普车停在了门口,就一起走进了餐馆,孙玉民让前来招待的店小二找一间包房,小玉英却不同意,说:“到外面来吃饭本来就是图个气氛,你关起门来吃,还不如躲家里自己吃!”

    饭馆大厅已基本满座,只靠近厨房通道的角落里还有一张二人桌,店小二面有难色,这两个穿着军装的男女要是坐在那,怕等会儿掌柜的会扇自己嘴巴,他结结巴巴的说:“两位军爷,您看您二位是不是进包房好些,省得让无知小民冲撞了你们。”

    小玉英没理会小二的劝说,高高兴地跑过去坐下,还招呼站在不远处愁眉苦脸的孙玉民赶紧过来。

    他只好走了过去,坐到了小丫头的对面。

    店小二见劝不动二人,只得麻溜地擦了两遍桌子,又飞快的送上了茶水,开始报上店内的拿手菜菜名。

    孙玉民的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面,他拿出来桂永清交给他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存单和三张信纸。

    孙玉民把存折往桌上一放,打开了一张信纸,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和时间:汉口码头大丰商行仓库。十二月二十八日凌晨两点。接头暗号:龙掌柜订购的茶油到货。

    短短几十个字孙玉民一目了然,他看完这张纸后,从口袋里拿出火柴,点着了这张信纸,看着信纸完全烧干净,又在灰上踩了几脚。

    第二张信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武器型号和数量,这是桂永清要他拉出去交易的装备,他没有去细看详细内容,就打开了第三张信纸,上面写了短短一句话:存单上的钱你自己好生保管,留待以后备用,密码和印章都在中央银行的吴姓大堂经理手上,你有空就去取一下。署名是一个清字。

    孙玉民知道这是桂永清给自己留的封口费和劳务费,他倒想看看这个一师之长,给了他多少好处费。

    往桌子上一摸,存单已不在,忙抬头一看,见小丫头手上正捧着存单在瞧呢。

    孙玉民心想自己的这些事迟早要这个小丫头帮自己弄,不如现在就开始慢慢培养她。心念一定,就对小玉英说道:“你是不是很喜欢钱?”

    小丫头以为他在责怪她,但是生性如此的她抵挡不住白花花大洋的诱惑,闪动着那双无辜状的大眼睛,说道:“是的,大哥。”

    “那你能看懂那张纸上写的什么吗?”

    小丫头忙点头,说:“这上面有你的名字,还写着存入银圆一万圆整,时间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她不明白这张纸是干什么用的,只是对上面那句“银圆一万圆”很感兴趣,又问道:“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孙玉民微微一笑,对她说道:“先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小玉英装作很听话的样子,其实她的心早已经飞到爪哇国之外了。本来美食对她的诱惑力已经够大,但刚刚那张纸上写的“银圆一万圆”对她的吸引力超过了一切,也许唯一能让她不记挂钱的只有陆曼那把小巧玲珑的手枪了。

    菜上来了,孙玉民一瞧,一盘土豆丝,一盘炒青菜,外加一碟花生米,两碗白米饭。就这几个菜小丫头眼睛都已经发出光来,迫不及待地端起一碗白米饭就要开动。

    孙玉民无奈地摇摇头,这小丫头叫着要下馆子,却又舍不得那点钱,只点了俩素菜,望着这么懂事的小丫头,孙玉民有点心疼,对上菜的店小二说道:“再给我们蒸一条武昌鱼,切一盘卤牛肉来吧。”

    小玉英以为是孙玉民嫌菜不好,有点心虚,低着头在扒白米饭。

    孙玉民看着她那幅怂样,不忍心笑话她,轻轻敲了敲桌子,对她说:“丫头,慢点吃,后面还有好菜,特意给你点的。”

    小玉英不敢抬头,她听到这句体贴的话后,眼眶中盈满了高兴的泪水。

    在孙玉民细心的帮忙剔鱼骨挑鱼刺后,小丫头将一整条鱼都吃进了她的肚子,临走时还一直在怪孙玉民把她喂得太饱,又要长胖两斤。

    孙玉民驱车前往位于汉口江汉路十号的中国实业银行所在地,桂永清给他的存折就是这家银行所签发的。

    地方很好找,这家银行的大楼高达九层,两侧翼楼都有六层,是现今武汉的地标性建筑。

    孙玉民把车停在街角,带着小玉英就走进了银行的一楼大堂。自打一进门,孙玉民就开始后悔,不该穿着一身军装来这些历来监视严密的地方。

    从街角,对面,大门口等处,孙玉民至少发现了六七个狗腿子,看情形还不属于一拨的,银行大党内也发现了好几处盯梢的人员,孙玉民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人发现他所要做的事,伸手想拉着小玉英走,没料到这丫头已经拿着存单递给了大堂经理。

    事已至此,孙玉民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大堂经理接过了存单,仔细看了几眼,抬头对小玉英说:“您不是存单本人,不能提现。”

    “你怎么知道?”小玉英觉得很奇怪。

    大堂经理没有回答她,双手将存单递还给小玉英,便低下了头,自顾自的忙着去了。

    孙玉民从小玉英手中拿过了存单,又重新递了过去,说道:“麻烦找下吴经理。”

    大堂经理闻言抖了一下,忙抬头看说话的孙玉民,双手将先前递还给小玉英的存单又接了回去。他仔细看了看孙玉民,开口说道:“鄙人就姓吴,您是?”

    “孙玉民。”他回答。

    “您就是孙长官,失敬失敬,在下受人之托,把这个交给您。”姓吴的大堂经理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小布包,递给了孙玉民。

    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孙玉民没有去看小布袋里的东西。他一直注意着在银行盯梢的那些人的反应,当大堂经理递过来布袋的时候,几乎有**个人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瞧。孙玉民冷哼了两声,那些人立马又恢复了正常。

    吴姓大堂经理先前还打算提醒一下孙玉民,见他早已发现银行内有很多方方面面的眼线,便就不再吭声,低下了头记录了一下,又问道:“孙长官您还有什么事没有?”

    孙玉民不想在这多呆,摇头说:“没有啦,多谢。”他伸手去接大堂经理递过来的存单,却被小丫头提前抢了过来,那双似天真无邪却又让身边人害怕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手中的那张存单,问出了一个问题:“这张纸上写的大洋数目都能取出来?”

    吴姓大堂经理没明白这女军官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点头称是。

    “是不是在这个数目以内,我拿着这张单都能来这里取出大洋来。”小玉英又问。

    “是的,只要在单上的数目以内,凭密码和印鉴就能取出来,不光我们这一家,全国的中国实业银行分部都能取出来。”吴姓大堂经理细心解答。

    “哦,是这样啊。”小玉英抢过孙玉民手中的小布袋,打开一看里面一个小小的印章和一张小条子,条子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小丫头把数字拿到孙玉民眼前,说:“你记住没?”

    孙玉民点头表示已经记住,小玉英自己也看了一眼,然后把纸条揉成了一小团,张嘴就吞了下去。然后神气兮兮地对那吴姓大堂经理说道:“帮我取两个大洋。”

    不光孙玉民和吴姓大堂经理,包含正凝神偷听的那些盯梢们都被小丫头这句话吓到了,个个下巴都掉了一地。

    吴姓大堂经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祈求的目光望向正捂着脸的孙玉民。

    小丫头也发现了众人的窘迫,她好奇的问道:“怎么啦?两个大洋太多了吗?”

    孙玉民其实该满足了,如果不是中午吃饭花了近一个大洋,小丫头绝对会说出只取一个大洋的话来。

    他忙拉开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的小玉英,对那个经理说:“麻烦帮我取一百块吧。”

    直到孙玉民和小玉英拿着大洋开车走回到城防军军营大门口,反光镜中还能看到两台黑色的小轿车一直跟在后面。

    小丫头也发现了异样,缠着问孙玉民。

    孙玉民便把去银行路上、大堂以及回来发现的一切都细细地讲给了她听,相当于借这一幕好好地给她上了一堂现实版反侦察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