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交易(一)

    安排小山子照顾伤未全愈的刘文智随同桂永清上了开往河南的火车。孙玉民心里很不是滋味,到武汉三天连着送别生死与共的战友,这让他有点消沉。还好身边有鬼精鬼精的小丫头和简单直白到令人发指的李铁胆。

    按照桂永清的指示,孙玉民让邓东平接手了他留下来协助自己的警卫连一百多号人,又带着小丫头、李铁胆、董文彬和林原平四人一起去到了行营,前去找军需署的对接参谋。

    望着这一满仓库的武器弹药,孙玉民有点懵,这要去点数,没两天的时间是无论如何也弄不出个结果,好在这前来交接的参谋提醒:“步枪是十支一箱,只要封印是好的,大可不必再开箱检查。捷克式是一箱两挺,马克沁是一挺一箱,迫击炮一共是一百二十门,山炮六门,剩下的全是子弹、手榴弹和炮弹,其实还是蛮容易清点的。”

    孙玉民撬开一个木箱子,看着铺满稻草的箱子里摆着一挺涂满黄油的马克沁重机枪,心中有种非常恼火的感觉。按照桂永清单子上所列的清单,他一下子就要运出去全师一半的马克沁机枪,这些可是用来打日寇的,就这样被这些高级军官们变成了黄金白银和美圆。试想一下,一整个师的重火力少了一半,一个团最多只能分到九到十挺重机枪,以后这仗还怎么打?

    小玉英看到这么大一间仓库居然装满了武器,她被深深地震惊了,当从那个不认识的参谋嘴里听到这些武器弹药全部是要交给她孙大哥时,小丫头无法淡定了,满屋子的跑满屋子的寻找,这让跟在他屁股后的董文彬和林原平二人大为纳闷。

    孙玉民和那参谋正在核对装备清单,没空理会这个疯丫头,李铁胆没有去凑那三个人的热闹,老老实实的跟在他的身后帮忙清点数目。

    才刚点完装有马克沁的箱子。孙玉民的眉头就紧锁起来,他指着一行字给那个对接参谋看,说道:“您看,刚好少了一成数。六挺太多了点,我怕抹不平这个帐,同我们师座也不好交待。”他作为在**中混迹了八年的老兵油子,这里面的道道他一清二楚,知道这是给这些管装备的人上的贡。但是他内心真的很想给新成立的46师的士兵们多留下点重武器,好让他们在即将到来的血战前能多点生路。

    那参谋面有难色,虽然他从未见过这个新46师的上校,但是并未在孙玉民面前掩饰什么,他说道:“孙主任,这你也知道,一成已经是让步,如果不是战事吃紧,这边还要多留一成。”这个参谋见孙玉民是个蛮上道的人,其所在的教导总队在南京也确实打的惨打的苦,有心想帮助一下,他微一思索,说道:“这样吧,如果你能凑点钱对付一下上面的两个老板,那我就私自作主了,新46师这一成我们不抽了。”

    孙玉民闻言眼睛一亮,千恩万谢地感谢这个参谋,就差给人家跪下了。

    参谋又说道:“别忙谢我,你要先把钱凑齐再说。”

    “多少钱?”孙玉民的这副阿谀谄媚的样子,李铁胆看得很不舒服,可他又不敢怎么样,跟在两人身后用撬棍敲了一路木箱。

    “你先准备五千银圆吧。”参谋说道:“另外再准备几百散碎的,我用来打发下面这些人。”

    孙玉民听了这些话先是一怔,心道:呸,五千大洋,这td不相当于把武器卖给老子了吗。

    心里是这样想,嘴上却不能这样说,毕竟人家确实帮忙了,如果真拿到黑市上去卖,这一成装备至少能卖到两三万大洋。他一揖到底,说道:“孙某人代表桂师长和46师上下感谢您大恩大德。”

    小玉英在仓库寻摸了半天,打开了多个箱子,还是一无所获,愁眉苦脸的朝孙玉民走来。跟在她身后的董文彬和林原平一直不知道这丫头在找什么,问她也不开口,就算是这样也不妨碍他们两个在小丫头身后帮忙找了一大会。

    “哥,我没找到。”小玉英在他面前甩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听得孙玉民也是云里雾里,他问小丫头:“什么没找到?”

    “就陆曼姐手里的那种小枪。”小玉英有点生气孙玉民没把她的心愿记在心里。

    “哦,你找那种小家伙呀,这里没有。”孙玉民听到小丫头的话,便对她说道。

    “这么大的仓库这么多的武器,居然没有小手枪,你得让我相信才行。”小玉英很偏执,她一心想要她的小手枪。

    孙玉民见状无奈,只得苦笑着对这个参谋说:“这个丫头,让我宠坏了。”

    参谋倒是对小玉英孜孜不倦找寻的劲给吸引,笑道:“你这个妹子如果是找枪之类的东西,不是夸海口,全国都无人能出我左右。”

    孙玉民猛一拍脑袋,说道:“我还真是的笨,有您这尊大神在,我还到处给那个死丫头找。”

    “她要的是什么枪?”参谋问道。

    “勃朗宁1906。”孙玉民回答,看到面前这参谋脸上轻松的笑容,他就知道这事没跑了。

    参谋说道:“我以为什么宝贝让你妹子猴急成这样,不就一把掌心雷嘛。”他说完就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把小手枪,正是小玉英朝思幕想的那种。

    小丫头跑了过去,直接从参谋手中抢过了这把枪,高兴的样子,就像忘记了自己是谁一样,举着小枪左瞄右瞄,一下将弹夹退出来,把子弹一颗颗卸下来,一下又将子弹一颗颗装上去,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平时我也没带多的弹夹和子弹,只带了一个备用的,下午你带人和车来运武器时,我再送一盒子弹来给你。”参谋将手中的弹夹递了过去,笑嘻嘻地对小玉英说。

    小玉英正在兴致上,心思全在研究手中的那把小手枪,哪里能听到人家说的什么,直到孙玉民敲了下她的小脑袋,她才收下人家已递过来好一会儿的弹夹。

    “还不谢谢古大哥。”孙玉民故装生气的样子,让小丫头有点心虚,她忙将小手枪和弹夹揣到裤袋里,伸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口里也娇滴滴的叫道:“谢谢古参谋。”

    孙玉民心中大感无奈,这个死丫头只肯叫自己和刘文智为大哥,其他的人她无论如何也不愿称呼人家大哥。前次李铁胆同他开玩笑让她叫,结果吃饭时,让小玉英在他汤里饭里都加了一勺辣椒油,只辣的李铁胆眼泪鼻涕到处飞。只此以后,再也没人敢说一句让她叫大哥的话。

    现今如果不是这个古参谋送了支她最爱的小手枪,话也是从孙玉民口中说出来的,她肯定会当场翻脸不认人。

    古参谋没注意到这丫头口中的称呼有什么不妥,他笑着说:“好枪赠美女,这是我的荣幸,没有什么好谢的。”

    孙玉民哪会让人家白白相赠,再加上他本身也不太爱欠人家人情,死活拉着这个古参谋去外面吃饭。

    在武昌城一家较高档的酒楼包房内,古参谋被李铁胆这货给灌得云里雾里,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讲出了口。

    孙玉民才弄明白,想要把这些武器弹药弄回去真心不容易。首先对接这一块已经让他破费五六千大洋,接着要去找运输大队借司机和车运到火车站,不花钱想都别想能够借到,古参谋讲这一节至少得花费一千大洋,再就是火车调配员和站长那一块,至少得打点两到三千才会帮你找到车皮,车站的宪兵监督这一块也得塞钱,否则卡上一两天,找说理的地都没有。

    这td都是些什么人啊,前线打的如火如荼,后方赚得一蹋糊涂,这样的情况难道这些党国大官们看不到吗?孙玉民心里在暗暗骂道。

    “这你还单单只我这边的武器装备,还有其他的物资和军响呢,他们要的都不少,建议你先把其它物资和我这的武器装备一起开运,这样运输这一块你会省下一笔不少的贡钱。”古参谋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醉醺醺地说。

    孙玉民其实也想到了这一层,正想这样做,得到了古参谋的提醒后,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交待董文彬照顾好这个古参谋后,带着小玉英、李铁胆和林原平赶到汉口江汉路的中国实业银行,提取了八千现大洋,又往酒楼赶来。

    小玉英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多钱,孙玉民耐着性子和她解释,并清楚的告诉她这是没办法的事,小玉英沉默了,不再说话。但是当那一木箱白花花的现钱出现在眼前时,她无法淡定了,路上一直在骂骂咧咧,说那个赠她枪的古参谋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甚至把那支她心爱的小手枪掏出来,作势要往江里扔,可一看到专心开车的孙玉民,还有装着睡觉的李铁胆,和把头扭到一边的林原平,三人都没有理睬和制止她,只得怏怏地把枪又重新装回裤袋。

    酒楼里,古参谋已经被董文彬放在几张并起来的椅子上呼呼大睡。孙玉民没让人去叫醒,他从木箱子里取出来两千块大洋后,轻声交待让董文彬待人醒后把箱子里剩余的六千大洋交给他,并安排李铁胆、林原平和他一起把人和钱安全送回去。返回酒楼的途中,孙玉民至少发现了三批人跟上了自己的车,他也乐得狗咬狗,毫不遮掩的故意把他们带到了吃饭的酒楼。小玉英也发现了这些人的存在,看到若无其事的孙玉民,心中本来就有疙瘩的她,也像没事人一样的没去理会跟在车后的盯梢。

    孙玉民提着拿出来的两千大洋,带着小玉英又上了车。

    小丫头眼生生地看着一大箱子的银圆变成了小小一袋子,非常的丧气,无精打彩地抱着这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的两千现大洋,死死地不愿撒手。

    看着小玉英这副快要哭的模样,心想还是安慰一下这个小财迷吧,他笑眯眯地对拉着个脸一言不发的小丫头说道:“丫头,你干什么呢?”

    小玉英正在生自己的气,没有理他。眼睛矇矇眬眬地看着前方,手则紧紧搂着装着钱的袋子。

    孙玉民不忍再去取笑这个掉进钱眼的小妮子,腾出一只开车的手,摸了下她的头,哄着她说:“玉英妹妹,哥答应你,明天就让你看到更多的钱,管更多的钱。”

    “真的吗?”小丫头原本灰暗的眼神立马放出光芒,她问道:“有一万大洋吗?”

    孙玉民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没有骗小玉英,明日要去军需处那边领48师接下来一个季度的军响,领到的钱肯定不是这区区一万大洋所能比的。

    可高兴没过一秒,小玉英又垂头丧气,眼睛重新开始发愣。

    孙玉民问她又怎么了,小丫头说出一句话让他哭笑不得。她说的是:“明天的钱是明天的钱,可是今天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钱,我还是很不舒服。”

    车还在往前开着,孙玉民理解不了她的思维,索性就不说话了,省得又让她闷闷不乐半天。

    车后面跟着的尾巴没有从银行出来时那么多了,大都留在了酒楼盯古参谋他们,现在还剩下唯一的一辆黑色小汽车阴魂不散的远远地跟着,孙玉民不知道对方的来路,暗自盘算着晚上去码头仓库时,怎么对付和甩掉这些人。

    小玉英从先前的不言不语变成不时的唉声叹气,有时还会自言自语几句,孙玉民生怕这小丫头以后会掉进钱眼里,正想出声开导她几句,小玉英却先一步说话了:“哥,我们现在去哪送钱啊。”

    孙玉民闻言不住的摇头,说道:“去后勤仓库,给大家领军装、被子和其他的杂物。”

    “要给多少钱?”小玉英不关心军装什么的,只一心记挂着她怀里的大洋。

    孙玉民没法回答,只得跟她说:“丫头,你这一身军装也该洗了,等下自己去挑几身穿穿,把军衔也换成中尉的,上次桂师长亲口晋的你的军衔。”

    听到可以拿新军装了,小玉英心情稍微好了点,软成一滩泥似的瘫在副驾位置上的她,才稍稍坐正了一点,小小的脸蛋上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总算是有了一点精神。

    一个下午,两个人又和管装备的干事磨上了,又是两大间仓库的物资等待着交到孙玉民的手里。这个和他对接的干事更加明目张胆,人也非常不好打交道,一口咬死了没有一万现大洋就不用再来找他。

    孙玉民心里窝了一肚子火,可也没有办法。他故技重施,效仿中午对付古参谋那样,把这个干事拉去喝两杯,再塞点钱给他,让帮忙摆平。没想到这个干事比泥鳅还滑头,硬是不为所动。

    在孙玉民失望透顶和小玉英兴高釆烈的氛围中,吉普车开向了返回军营的路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