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真的被抓了

    孙玉民见司机的这副神情,知道这人了解晚上交易的一些内情,忙问他:“怎么回事?”

    卡车司机犹豫了一下,看着孙玉民着急的眼神,他说出了实情:码头里除了买家外,还有桂永清埋伏在里面近百号人。这次的买家是个老客,他只带了几个人,所以里面的交火只能是自己这边的人和谁发生了战斗。

    孙玉民其实早就知道姓桂的不会这么放心就把这么大一笔买卖完完全全交给自己,肯定会留有后手,估计后面的枪声也会跟他有关,想到这里,孙玉民问道:“后面的枪声你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

    司机一愣,随即说道:“应该是我们的人和二处的人干起来了,孙主任请放心,就凭二处行动队那批地痞流氓,还不是咱们的对手。”他见孙玉民仍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姓戴的早就对咱们总座不爽了,两边迟早会翻脸,只不过刚好让您撞上了。”

    孙玉民听到这人对桂永清的称呼便知道了这些人是姓桂的嫡系中的嫡系,他才不会信这种人的鬼话,戴笠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一清二楚,就凭桂永清这小虾米似的角色能斗得过?目前看似二处落于下方,实际上是人家戴笠还顾忌姓桂的在蒋光头那还能说上话,真的到了某一天的某一步时,桂永清就会深深地明白戴笠的厉害了。

    里面的枪声和爆炸声只持续了一小会就停歇了,码头里面传出了几声夜鸦的叫唤,两长两短,孙玉民听得很清楚,他不会傻到以为真是什么鸟叫,直接就问那个司机:“可以进了对吗?”

    卡车司机一边点头说是,一边启动了车辆,直接往码头仓库开去。

    码头主路上仍能看到团团燃烧的火焰,一群身着便衣的人正抬着一些穿黑衣的人的尸体往江里扔,还有一些人在用桶打水灭火和冲洗血迹。

    短短千把米的距离竟然有五六个人接替着指挥车辆前进,卡车没有往仓库区那边开去,反而向停靠在码头边上的一艘大型驳船上开去。

    孙玉民发现了不对劲,手中的枪对准了司机的太阳穴,厉声喝道:“停车。”

    卡车司机没明白这个孙主任为什么拿枪指着自己,他依言把车停下,举着双手,口里直说:“误会误会,孙主任您为什么拿枪指着我?”

    “我得到的命令是把车上的东西送到码头仓库,你现在要把车开哪去?”孙玉民厉声问道。

    司机听到孙玉民这样一问才舒了口气,他说道:“这是第二套方案,师座临行前有交待,一旦响枪,这些武器装备马上运走,不要给人留下任何把柄。”

    孙玉民当然不信他的话,说道:“让接货的人出来,否则别怪我子弹没长眼。”

    司机用手在嘴里打了个口哨,不一会儿就有人带着四个穿长衫戴墨镜和礼帽,脸上围着大半围巾的人出现在驳船下面。

    看着在漆黑的深夜还戴着墨镜的几个人,孙玉民完全没有想笑话人家的念头,他仔细观察了下这几个人,除了末尾那人提了一个小皮箱之外,他们都手无寸铁。

    即使是能确定这几人都没带武器,孙玉民也不敢掉已轻心,他问道:“哪位是龙掌柜?”

    居中那个带黑色礼帽的人左手取下帽子护在胸前,右手背到背后,稍一弯腰,行了个绅士礼,口里说道:“在下是龙掌柜。”

    孙玉民见这人虽然戴着礼帽,头发仍是梳的铮亮,满嘴的岭南口音一听就知道是装出来的。他心想,既然人家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自己何必去揭开人家。桂永清只交待自己把货交出去,至于人家是什么人,那不是咱操心的事。

    想到这里,孙玉民便又说道:“请问龙掌柜的订的些什么样的货物?”

    “茶油。”那人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犹豫。

    孙玉民见没有差错,便放下了指着这司机头的枪,打开车门,招呼车上的战士们下车,理都没理这个龙掌柜的,带着已经整好队的众人就要往回走。

    “慢。”孙玉民身后传来了那个龙掌柜的声音。他没有理那个龙掌柜,带着人继续往前走。

    龙掌柜没想到孙玉民这么不给面子,他往前小跑了几步,冲着孙玉民的背影说道:“孙上校,桂师长有东西让在下交给你。”

    孙玉民听到了这句话才让队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等待着龙掌柜的手下送来的小皮箱。

    孙玉民一接过皮箱,龙掌柜的就开口说道:“这箱东西是桂师长让在下转交给你的,还让给你带句话:此事之后,你就是他桂某人的亲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呸,王八犊子才跟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孙玉民心里骂道,他打开了手上的皮箱,里面摆放着一叠美元和二三十根大金条,底下是半箱子码得整整齐齐的现大洋。

    李铁胆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金条,他伸手就往箱子里抓,一只大手也不知到抓到了几根,正得意间,听到了孙玉民冰冷的声音:“给我放下。”

    看着李铁胆的那副怂样,走在队伍前头的董文彬和邓东平他们都笑了起来。

    孙玉民和这个龙掌柜握了下手,在码头上众多桂永清心腹的羡慕下,提着小箱子,带着这一队人往码头门口走去。

    码头上的设施很齐全,在他们交谈中,三辆车就已经开上了驳船。孙玉民他们还未走多远,驳船载着龙掌柜和卡车司机他们这帮人就已经离开码头,驾船而去。

    孙玉民在行进中时而回头看下正缓慢驶离码头的驳船,不由摇头:这么快的逃离速度,看来这种勾当以前没少做啊。

    眼看就要走到码头门口,孙玉民心中莫名其妙的冒出阵阵凉意,他突然想到,武汉是临时陪都,行营就在武昌,他们在蒋光头的眼皮底下闹出这么大动静,城防军和宪兵司令部岂会善罢甘休。

    孙玉民连忙叫出来李铁胆和林原平,把手上的箱子交给了他们,吩咐他们在码头藏起来,等白天了再回去。

    两个人看孙玉民说的慎重,也不敢多问,提着箱子就猫进了码头的黑暗中。

    孙玉民这才稍稍安心,叫出来邓东平带队,自己则和董文彬来到了队伍的最后面,边走边聊。

    从码头大门出来,沿江边没走几百米,突然前面马路上亮起一串的车灯,雪白的灯柱打在自己的这一队人身上,让大家都看不清前面是什么。

    等眼睛稍微适应了一点,孙玉民他们才发现自己被一队队端着枪的士兵三面围了起来。

    围着他们的士兵都穿着城防军的军装,这是让孙玉民最为安心的地方,桂永清能够在城防司令部借到办公室,还能为自己这些人借到临时营地,自然和城防军的高层关系不错。落到他们手上应该算是个比较理想的结果。孙玉民想错了,桂永清能在城防司令部借到办公室,不是他的能耐,而是上面的人开了口。

    “把武器扔到地上,举起手来。”一名城防军少校大声喊道。

    邓东平他们没有照做,眼睛全朝后望向孙玉民,整个队伍只他一人穿着军装。

    孙玉民从队伍后头走到了最前面,伸手从枪套里把随身携带的手枪拿了出来,反转枪口,食指放在扳机里面,整支枪就像是挂在他手上一样。没等城防军的人来取枪,孙玉民就大声喊道:“大家把枪放下,不要让城防军兄弟们难做。”

    邓东平董文彬他们带头将武器放到了地上,双手举过了头顶,其余的战士们也跟着这样做了,城防军少校见孙玉民他们异常配合,也不好做过份的事情,亲自过来取下了孙玉民手中的枪,下令押运这些百姓打扮的人回城防司令部。

    在城防军士兵的打骂推搡中,好几名邓东平带来的战士都受了皮外伤,孙玉民心中也燃起了怒火,他对带队的少校说道:“这位兄弟,我们两家长官关系不错,没必要动粗吧!”

    少校闻言转过身来,一口口水淬到孙玉民脸上,嘲笑道:“笑话,我们司令岂是姓桂的能攀交的。我已经很给面子,你若再不给我闭嘴,小心连你一起打。”

    董文彬看到这个少校对孙玉民无理,火冒三丈,从人堆中冲上来,一脚就把这个嚣张跋扈的少校踹翻在地,然后坐在那人的身上抡起拳头就往他脸上打去。城防军的士兵见长官被揍,一堆人冲了上来,有的用脚踢,有的用拳头,有的直接上枪托往董文彬身上各处砸去,直到把他打倒在地。

    邓东平和他带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人少,且武器都让人给缴了,但依然没有一个人怂包,都冲了上去,和城防军的人打作一团。

    一名城防士兵抡起枪托往孙玉民头上砸来,他侧身一让,脚下同时使了个绊子,把这个偷袭他的士兵摔了个狗吃屎,鼻子嘴里都被青石路基磕出血来。

    董文彬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打,从刚开始的疼痛到后来的麻木,到最后嘴里鼻子里都已开始流血,他都完全不管不顾,死死地压着那个少校,自己的拳头也拼命的朝他脸上招呼。

    孙玉民放倒了那城防兵后,捡起了他扔在地上的枪,反转枪口,直接一枪托就打在正围殴董文彬的一名士兵头上,只见到一片殷红从那人头上流了出来,人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孙玉民打倒一人以后,把步枪枪托当成棍子,不分高矮胖瘦地就往人头上蒙,当场就打倒了好几人。

    他能用枪托砸人,别人同样可以效仿。当孙玉民头上不知道被谁闷了一枪托后,他终于也体力不支,倒在了董文彬的身边。他挣扎着要爬起来,刚用手撑起上半身,一只穿着胶鞋的脚就踹到了脸上,孙玉民又摔倒在地上。

    只短短几分钟,先前还势均力敌的双方,被不断加入群殴的城防士兵打破了均衡,孙玉民他们这一方很快就不支,二三十人含孙玉民在内都被打倒在地,个个都挂彩受伤,先期加入战团的城防士兵们也好不到哪去,个个都是鼻肿脸青。

    邓东平也吃了不少亏,他打倒了两三个人后,又被另外两三个人打倒在地,望着已成血人一样红着双眼还压着那个少校拼命打的董文彬,他突然心生一计,飞快地爬起来,从追打他的那几名士兵手下逃脱,拨出了藏在腰间的匕首,推倒了董文彬,把刀架到了那名已被董文彬打晕的少校脖子上。

    “都住手,否则要了他的命。”这是邓东平的吼声,他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竟然将晕迷着的那名少校给拉着站了起来,锋利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割破了少校脖子上的皮肤,几滴鲜血渗了出来。

    这一声大吼将还在殴打孙玉民他们的城防军士兵给吓退了,望着这些被打的像血人一样的对手,城防军士兵有的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董文彬从地上爬了起来,协助邓东平扶着像摊烂泥一样晕迷着的少校。两个人面颊上全都是血,在汽车大灯的照射下,显得份外狰狞。

    孙玉民被两名战士扶了起来,他的头虽然还是昏昏沉沉,但在这种时刻,他怎么能够倒下呢。孙玉民推开扶着他的两名战士,跌跌撞撞地往一名城防军官身前走去,伸手抓住了那名正往后缩的军官的衣领,厉声嘶吼:“谁下的命令打人?你们凭什么打我的人?”

    他的手上满是正在凝固的血渍,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头上的创口也还在流血,顺着面颊往下流着,两只瞪着的眼珠子和左脸那条长长的伤疤一起组成了一幅异常恐怖的画面,让人望而生畏。

    被他抓着衣领的那名军官,两脚都在发软,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什么?说大声点。”孙玉民正在恼怒中,他扬起了空着的左手,就要往那军官脸上打去。两声清脆的枪响从这些围着孙玉民他们的城防军士兵身后传来。

    城防军士兵们自觉地让出了条路,几名着黑衣戴黑帽手拿驳壳枪的人拥着一个身着青色长衫,剃着平头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在孙玉民身前几米站定,那着青衫的中年人对他身边的一个黑衣人说道:“姓桂的运气真好,手下总能有几员猛将。”接着手一指孙玉民,喝道:“你今天只要敢打下去,我保证46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救得了你。”

    孙玉民自打一见到这个青衫中年人,心就如被电击了一下似的,扬起的手也不自觉的放了下来。他认得这个人,前世从很多书里见过这个人的照片和资料。

    他就是民国时期威名显赫的一代枭雄一一戴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