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小丫头会怎么办?

    李铁胆和林原平躲在码头的黑暗中,远远地看到孙玉民他们被人包围,不一会儿又和人家开始群殴,这么点人哪是人家的对手,眼看着他们全部被人家干趴下,李铁胆将箱子往林原平手中一扔,挽起衣袖就要冲出去,却被林原平一把抱住,可像熊一般块头的李铁胆哪里是他能抱住的。急得林原平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他像只猴子一样挂在李铁胆身上,口里不停地对他说:“我们不能去,团座交给我俩的任务你不能忘记了。”

    “死小鬼子,你要怕死你就躲在这里,狗屁任务,你一个人就能完成。别拦着我,小心我揍你。”李铁胆完全听不见劝,用手用力一掰林原平的手腕,一把就将他摔了出去。

    眼看着他就要走出黑暗,林原平再也顾不上其他,扑了过去,抱住了李铁胆的双腿,两个人都生生地摔倒在地上。

    李铁胆刚要发火,群殴的方向传来了两声枪响,原来就在他们两个纠缠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溜的装满人的卡车。

    李铁胆和林原平赶紧从地上爬起,重新躲到了黑暗中。眼睁睁地看着孙玉民他们被从车上下来的黑衣人押解到了车上。

    先前和孙玉民他们群殴的城防军士兵们,看着那些黑衣人从他们手中抢走自己的猎物,连屁都没敢放一个。

    落到了这帮街痞流氓手上,孙玉民只得感叹命运无常,如果不是董文彬冲上去干了冲自己淬口水的少校,自己这些人应该都快到城防司令部监狱了,进了那里,桂永清和周振强他们捞自己会方便很多。

    二处的这帮杂碎,车刚开动,还在人家城防军士兵的眼皮底下,就开始了对孙玉民他们这些人动起了手脚,虽然孙玉民穿着上校军装,也没能逃过他们的毒手。

    戴笠带来的人和车都很多,孙玉民他们区区不到三十人被分装在七八辆卡车上,每辆车都只有三四个自己人,面对着一车厢十几二十个二处的特务,被欺负的都敢怒不敢言。

    和孙玉民在一个车厢的董文彬受不了这些二处流氓的侮辱,握紧拳头就要干他们,孙玉民连忙拉住他的手,摇头示意他不能冲动。

    车上一个吊二郎当的特务看到了董文彬的愤怒,他一脚就踢了过来,嘴里还骂道:“死到临头还那么嚣张,老子先弄残你再说。”

    孙玉民横过身子,挡在了董文彬的身前,背后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脚。这特务见没踢到董文彬,又是一脚踢了过来,这次的目标是孙玉民,边踢还边骂:“穿着上校军装又能怎样,进了二处你也能横着出来。”

    孙玉民反手一捞抓住了踢过来的小腿,用力往前一扯,这个特务立足腿也被扯倒,人就似劈了个一字马,疼得他狂叫。车上另外的那些特务正要冲上来暴揍孙玉民和董文彬,却见到了这个穿上校军装的刀疤脸男人站了起来,抓住一个最先冲上来的特务的脖子,大声吼道:“谁要是再想着欺负一下我二人,我保证他的下场比晚上出任务的那帮人还惨。”

    一句话就将整车厢特务都唬住了。

    他们也是人,先前出任务的二个小队近百号人在两阵枪响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人,鬼都知道肯定是玩完了,现在面前的这个刀疤脸混身血渍,就像是修罗场里出来的一般,谁愿意触这个霉头。虽然说进了二处的门,基本上宣告了他的死期,但是万一这人命大,硬让人捞出了,那秋后算帐肯定不是闹着玩的。

    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车厢里的特务们纷纷散开,就像没看到孙玉民他们两个人一样,都各自玩自己的去了。

    那个被孙玉民抓住脖子的特务已经喘不过气来,双手死命的在作揖,口里也在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孙玉民见特务们都散开了,就松开了手,那名特务如释重负,深吸了两口气,忙拉着正护裤裆的那名特务往边上靠,离孙玉民和董文彬二人远远地。

    孙玉民和董文彬二人终于可以安心歇会了,两个人背靠背坐在了车厢中间,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前方即将到来的残酷。

    李铁胆和林原平把捷克式拆散了,放到装着金条、银圆和美金的小箱子里。然后,两人一直躲到了清晨,等到码头苦力上工,才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混出了码头。

    小玉英一醒来就没看到对面床上的孙玉民,以为他又跟着人家的部队晨练去了,也就没太在意。直到开饭时发现警卫连的人数不对,李铁胆、董文彬、林原平还有邓东平他们和自己的大哥都不在,她才开始着急。

    独自一人坐在一张桌上吃着早餐,让她很不习惯,眼睛一直在往营门的方向望去,直到李铁胆和林原平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她飞快地从桌边冲了出去,往营门口方向跑去,路过他们二人时,连瞟都没瞟一眼这两人,李铁胆和林原平提心吊胆了一夜,却被小丫头直接无视。

    林原平摸不清小丫头要干嘛,问李铁胆:“她往外面跑什么?”

    “她去接她哥。”李铁胆没好气的回答,他没有去管那个疯疯癫癫的死丫头,走进了食堂,端起小玉英未吃一口的白粥,一饮而尽。

    待小玉英带着失望的神情走回食堂时,李铁胆和林原平已经将桌子上七八人份的早餐都吃的干干净净,小玉英没去理会有没有给她留早餐,她径直走到李铁胆身边,扭住他的耳朵,大声的问题:“铁蛋,我大哥他们人呢。”

    李铁胆没有发现小玉英的说话有问题,这个小丫头帮他取的外号估计只有他本人还不知道。这个大块头,谁会没事找事的冒着得罪这个姑奶奶的风险去告诉他,这点芝麻绿豆大小的事。

    “他们被抓了。”李铁胆使劲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馒头,说出了几个字。

    “哦。”小玉英没反应过来,松开扭住的李铁胆的耳朵的手,掉头就往房间走,过了几秒钟才突然间发现这句话的意思,又重新跑了回来,尖叫着问道:“你说什么?”

    “他们被特务抓走了。”李铁胆说道,不待小丫头有反应,就拉住她的小手说:“这里讲话不方便,去你房间说。”没等林原平吃完最后几口早餐,二人就奔出了饭堂。

    房间里,李铁胆把昨晚的事大略向这个鬼精的丫头说了一遍。

    孙玉民他们被伏以后,外面主事的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李铁胆自己是想不出任何办法,他又不愿意相信这半个鬼子兵,只好把营救团座的重担交给了这个不满十六岁的小姑娘。

    小玉英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慢慢的镇静下来,她也明白要救孙玉民他们只能靠自己了,身边这个大块头和仍未吃完早饭的半个鬼子兵是帮不到很大的忙。

    她开始思索营救他们的办法。

    强行劫狱?

    不行,首先还不知道孙玉民他们关在哪里,犯的事人家掌握了多少。就算真的去劫狱或者是法场,桂永清留下来的这个警卫连自己也指挥不动,就凭自己和李铁胆以及半个鬼子兵三个人是不可能得逞的。小玉英首先否定了这个想法。

    用钱去买?

    也行不通!虽然床上放着一箱子的金条美元和大洋,但人生地不熟的她,两眼一抹黑,既不认识高官要员,也不知道是谁抓的孙玉民,她能去哪儿赎人去?这个想法也被她否定了。

    半天没想出任何办法,小丫头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

    林原平吃完早餐进来也好一会儿,看着呆坐一旁的李铁胆和陷入思考的小玉英,他没有说话,一个人静静地立门口。直到看到小丫头眼里流出泪来,他心疼得不行,开口对小玉英说道:“昨晚带走团座的人,他们的做事的手段很像日本国特高课那些人,你说会不会是中国的特高课?”

    一语惊醒梦中人,小玉英回想起昨天街上那几幕,心中总算有了个大致的方向了。

    她对李铁胆和林原平说道:“现在只有我们三个才能救他们,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听我指挥,按照我的意思去办事。”

    李铁胆和林原平忙点头同意。

    “那好,铁蛋你赶快去行营附近蹲着,看能不能找到陆曼姐,上次石头和虎子他们不是说她家里人是大官吗?”小玉英办起事来头头是道,一点也不像未成年的小女孩,她人生中的第一道命令就这样下达了,起点还不低,接她命令的是堂堂国军少校,虽然只是个光杆营长。李铁胆压根就没听清这丫头叫他‘铁蛋’,他也不管给他下令的只是个黄毛丫头,屁颠屁颠地奉命而去,走了几步又回身问道:“如果我在那守一天她都没出来怎么办?”

    “继续守,守到我去找你为止。”小丫头回答。

    “穿军装还是便装?”他又问。

    小玉英想了一下,觉得在大官面前还是军装好,起码不会给卫兵赶走,于是就说:“军装。”

    李铁胆伸出了一只手,说道:“拿来。”

    “什么?”小玉英感到莫名其妙。

    “钱呀,我守在那里,饿了总得吃东西吧。”这个二货不敢私自从床上的小木箱子里拿钱,但他敢张口问她要。

    小玉英无奈,从身上掏出两个大洋扔了过去,箱子里的钱她不敢动,怕万一要用到来救她大哥。

    “我要做什么?”林原平问道。

    “打电话。往开封,往新46师打电话,以石头的身份打。”小玉英说道。

    “电话号码呢?没号码怎么打?”林原平有点傻眼,他问道。

    “这里是军线,你只要拿起电话,接线员一说话,你就说接开封46师师部。”小玉英没打过军线,但是她见过桂永清用电话,也见过孙玉民用过这电话,当时她还好奇问了一句,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她把孙玉民的原话教给了林原平。

    李铁胆拿了钱走了,屋子里只剩下了小玉英和林原平两人。她教过了半个鬼子兵怎么使用电话后,把那条银光闪闪的腰带扣在了她纤细的腰肢上,又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把小巧的勃朗宁1906,拉动枪栓,看了一眼褪下来的弹夹,又重新将弹夹卡上后,把枪装进了腰带上的枪套里。

    林原平见她要出门的样子,急忙问道:“你要去哪里?”

    小丫头用手提了一下床上的箱子,发现提不动,便打开了箱盖,将用一块大布包着的捷克式零部件拿了出来,扔到了床上。又重新试着提了一下,结果还是不行,便往外面走去。还未走到门口,耳里就听到了林原平的问题,她头都没回,说道:“我的事你不用管,你打电话就是了,一定要找到桂师长或者是周副师长。”

    “找到他们了怎么说?没有找到怎么办?”林原平追问道。

    小丫头很不耐烦,她停住脚步,在要发火的档口,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是上次讲完故事后,她孙大哥教她压制怒火的方法。

    “找到了就把孙大哥的事如实和他们说,没找到就一直打,打到找到他们为止。”小玉英说道。这是她压制住了怒火的结果,换作以前,直接就上口骂人了,甚至是动手揍人了。

    小玉英找来了一个警卫连的排长,对他说:“孙主任让我通知你,马上带着你的手下去换便装,暗中保护我去银行。”她想到自己提不动那口箱子,也不会开车,又对这个排长说道:“等下你就不用换衣服了,带一个司机跟我一起,陪着我去银行。记得带上武器哦。”

    警卫排长这两天看到她一直和孙玉民在一起,何况人家公开的身份就是孙主任的秘书,自然不会想到这丫头会诳自己,忙带着手下去换便装。

    看着在自己面前站得整齐的士兵们,小玉英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自豪感,虽然面前的这些兵们都穿着便装,但也阻止不了她想训话的热情。

    “等会儿我和你们排长会开车去汉口的银行办事,为了不出意外,你们要保护好我们,把盯着我们的人全部抓回来。”小玉英说话很凶残,但手段还不错,说完话,就从背着的手上拿出来几条用红纸包着的银圆,交到站在身边的排长手上,继续说道:“你们自己商量怎么跟上我们,不准聚堆,不准让人家察觉,任务完成的好,回来后还有双倍的大洋奖赏。现在你们可以找他领钱了。”小丫头本是个一毛不拨的铁公鸡,现在为了救人也开始大把的撒钱。

    抗战初期,银圆还是很坚挺的,一个大洋能买不少好东西,活还没干就先领了个大洋,回来后又还有两个大洋奖赏,这让这一个排的士兵喜形于色,此时此刻小丫头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自己的最高长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