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大撒金钱

    小玉英领着警卫排长和一名司机开着吉普车往汉口汉江路的银行而去。她故意让车开得慢一些,好让那些警卫排的战士能跟得上,她心里想道:如果真是昨天那些人抓的孙大哥,那么今天自己去抓几个回来问一问就会清楚了。

    她的想法是可行的,既然是找不到突破口,那还不如引出他们来。

    警卫排长紧紧的抱着箱子,坐在吉普车的后座,小玉英则坐在副驾驶位,两只眼睛不时地四周转动,想要寻找昨天那些人的踪迹,可除了自己布置的人外,她没有任何的发现。

    小丫头还是年轻,她的心太急,自己都还没有显露财物,就光凭一辆在路上慢吞吞行驶的吉普车,怎么可能会引起那些盯梢的注意呢。等她想明白这一点时,吉普车已经开进了汉江路,实业银行那幢九层的高楼正伫立在路的前方。

    警卫排长看出了小玉英的异常,但是他仍然没往她会骗自己这方面去想。这个小女人一路上都在寻找着什么人,看她那副焦急的样子,警卫排长甚至都怀疑这个人想监守自盗,可既然她想这样做,为什么还让自己带这么多人跟出来呢?他摇了摇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就算他再聪明,也无法猜透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丫头脑子里的想法。

    小玉英终于在银行大门外面看到了她想要找的人,四周张望了一圈,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一路东张西望,没有看到一个,原来这些人都蹲在银行周围。

    小玉英没有去管这些银行外面的盯梢和银行大堂里的盯梢是否就是抓了她孙大哥的那些人,她只想抓几拔人回去审审,总会有人会吐露点有用的消息。

    警卫排长提前沉重的箱子,跟在小玉英身后往银行里面走去,刚进大门就被突然站定的小丫头给挡住了,他差点将这个娇弱的小姑娘给撞翻在地,正想开口问她怎么了,小玉英先开口说话了:“把箱子给我吧?”讲话的同时,她的手也伸了过来。

    “你能提得动?”警卫排长带着疑问,自己提这个箱子都有点吃力,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能拿得动。可看到小玉英那犀利的眼神,他竟然自觉的把箱子往她手上递,没有一丝犹豫。

    果不其然,小玉英拿不动这箱子,嘭一声就把箱子掉在地上,箱扣都给摔开了,里面的金条美钞和用红纸包成一条一条的银圆都滚了出来。

    银行大堂顿时骚乱起来,很多人都往这边跑来,想混水摸鱼发点横财,看着蜂拥而来的人群,警卫排长吓得魂都飞出去了,这地上的钱要是丢了,不知道孙玉民会怎么处罚自己。

    银行大堂内的那些各方派来蹲守的盯梢们也都不淡定了,全都加入了抢钱的行列。一直盯着银行内动静的外面那些暗哨们也发现了里面的骚动,都往银行里面跑,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警卫排长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在不停地吼叫着:“别抢,别抢。”

    小玉英倒是一点都不紧张,笑嘻嘻的看着骚动的人群,哪怕自己让这些抢钱的人都挤到了最外面,她还是若无其事的东张西望。

    她在接箱子的时候故意打开了箱扣,装着没接稳,把装满钱的箱子扔到了银行地上,顿时就把所有人都引到了这里抢钱,给了她逮人的借口:抢军响。

    警卫排长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小玉英终于看见自己带的人马进了银行里面,她没等大家落好位置就朝天花板扣响了手中的那只小枪。她从故意弄翻箱子的时候,就已经把她那把勃朗宁1906拿了出来,正担心这些人看到自己的一身军装而不敢抢呢,这混乱的场面正是她所希望的。

    “呯、呯、呯”三声清脆的枪响传到了警卫排长的耳朵里,他如梦初醒,赶紧掏出了自己的驳壳枪,也跟着朝天花板放了两枪,大声喊道:“都给我老老实实的蹲着别动,不听话的别怪我枪下无情。”

    抢钱的人群被枪声惊到,从开始的混乱变得安静下来,尔后见只这一男一女放枪,有几个要钱不要命的,抱着抢来的金条和美钞就往门外冲。

    小玉英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比她还爱财的人,一愣之下,竟然让那几个人冲到了门口,随即反应过来,举起手就将枪中最后两发子弹打了出去,两个倒霉蛋当场就倒在了门口,警卫排长见小玉英开枪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手中的驳壳枪吐出火舌,连放几枪,几个要跑的人全被他打倒在地,他枪法要比小丫头好很多,没往人致命部位打,被他击倒的人都是腿上中弹,躺在地上痛苦大叫。被小玉英击中的那两人,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小玉英换弹夹的间隙,听到了几声枪响,往旁边一看,原来是两三个人拿着抢到的大洋,猛地往楼上跑,被几个警卫排的战士一人一枪打倒,从楼梯台阶上摔了下来。

    枪响时小玉英正在低头换弹夹,警卫排正在翻门口那两个被击毙的人的身,看他们有没有往身上偷藏东西。这几个人以为是逃跑的好时机,才舍命一博,没想到人家完全是有备而来,这几声枪响把先前还心存侥幸的抢钱人群给彻底惊醒,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不敢动弹。

    街道上的人被银行内的枪声惊到,都四散逃开,有些胆子大的躲在街角或屋后,远远地朝这边张望。警察的哨声也响了起来,人数也从刚开始的两三个,聚集成十几二十个,也都躲得远远地看着这边,不敢往前凑。

    小玉英带人震住了银行里的这群人,才开始让手下的战士收集散落的钱和黄金,这群人见这个小姑娘军官开枪杀人连眼都不眨,间直就是个冷血屠夫,都吓得把藏着掖着的钱和黄金往地上扔。银行警卫和管事的先前被吓得全躲起来,现在见场面已被控制住,才全都跑了出来。

    箱子里头倒底有多少钱小玉英也不清楚,换做以前,她肯定会点得清清楚楚,可是今天她没有心思和时间去点这个数,直接就让警卫排长提到银行来了,现在经过这一通混乱,哪里还能搞明白。不过这丫头片子太精明,吩咐警卫排让这些人排成长队,一个个地让士兵搜身,只要是钱,都让掏得干干净净。她今天这一出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找理由把这些各方面的暗哨带回去,现在这样做就更加方便了。

    经过这一折腾,时间起码过去了二十分钟,警察们听不到任何枪响,银行里开始有人往外面走,他们才装模作样的往银行冲去。

    带队的警察队长当先一马走进了银行大门,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两具尸体,和尸体旁边几个正在惨叫的人,地上的血渍都已经发黑,一摊一摊到处都是。

    跨过这些人和尸体,往里走了几步,便看到一个女军官拿着一把小巧玲珑的掌心雷,正在指挥一些老百姓装扮却个个拿着枪的人,在搜一些列成一队的人的身。不时地把一块块银圆和法币往地上扔,几个银行职员的人正在帮忙理钱和记数。

    能当上警察队长的人自然眼力劲不低,他非常的清楚这种小手枪不是常人能够携带的,且这个拿枪的小姑娘还穿着军装挂着中尉军衔,这么小的年纪就能挂中尉军衔,还指挥着这么多人,不知道她是哪路的菩萨。

    警察小队长不敢怠慢,忙跑到小玉英面前溜须拍马,阿谀奉承。

    小玉英很不想理会这人,但是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闹出了人命,俗话说得好,阎王好斗小鬼难缠,自己不得不小心应付,她叫过来警卫排长,说道:“你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这位警官先生,我要盯着这些军响。”她当着这些人的面,故意把这一箱子不知道什么钱说成了军响,相信警卫排长不会傻到听不出来。

    小玉英并不是想盯着这些钱,反正她也不知道详细数目,她待在搜身现场的目的是找出那些刚刚自己发现的盯梢,等会儿集中了以后好把他们带回去。

    几具被击毙的尸体和受伤的人被警察队的这些人送去了医院,他们还有得忙,要将这些人的身份查清楚。

    小玉英这边的钱和黄金存进了银行,她随身带着孙玉民的印章,密码在她脑子里肯定不会忘记。现在的她终于知道了这些钱的具体数目:大黄鱼二十一条,小黄鱼三条,美金四千九百元,大洋六千三百块,法币四万二千多元。

    小丫头不知道,经此一闹只损失了一百块美金却多了一条大黄鱼,三条小黄鱼,一千三百块大洋和四万多法币,她赚了不少。

    要救孙玉民他们少不得要花钱,存钱时她特意留下了三根大黄鱼和三根小黄鱼还有全部的法币和两千大洋。

    那边警卫排长和警察队长的谈话也已经结束,两个人谈的好像还不错,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那种应该存在的剑拔弩张。

    警察队长走到了小玉英身前说道:“这位小姐,我们这边还有一些必要的程序要走,您看是您亲自去一趟警局还是派人去?”

    “我这边还很忙,不仅要复命,长官身边还要我去照顾,就让他陪你去办吧。”小玉英是个聪明人,知道今天的事情闹得不小,得想办法把它压下去,最好的办法是花钱,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送钱也不太好,于是就问一直在她左右的银行经理:“能找间清静的房间么?”

    银行经理当即表示有,她叫过来警卫排长,对他说道:“提着皮箱和这位警官先生跟我来。”存钱时,她让银行经理给她找了个小皮箱,剩下的钱用先前那个箱子太大了。

    在银行经理的带路下,三人进了一间小会客室里,小丫头有模有样地坐下,跷着二郎腿,示意他们两个也坐下,开口说道:“警官先生,今天这事您怎么看?”

    “死了的咎由自取,伤了的活该,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抢夺军响,简直就没了王法。”警察队长很会见风使舵,投人所好。

    “话虽这样说,可毕竟死人了,事情传出去也不好,你看有什么办法能压制住?”小丫头听到这人的话有点小兴奋,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材,居然能想出这种让这种老江湖都看不出来的计划。可转念一想,万一这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到时因为这事给孙大哥留下大麻烦可不好。

    “办法嘛……”警察队长装作在苦思,眼睛却偷偷地瞟向小玉英。他混迹于社会多年,岂会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叫自己进来的目地。

    小玉英喊他们进来时,就已经打算破财,她让警卫排长把皮箱放到茶几上,打开了皮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根小黄鱼和两封红纸包好的大洋,给这个警察队长递给去,说道:“一点小意思请你拿着,这件案子就麻烦你帮忙摆平一下。”

    警察队长接过这两样东西,喜形于色,拍着胸脯说道:“小姐请放心,保证帮你办得滴水不漏。”

    小玉英没说话,她压根就不信面前这人能独自将这再抹平,她又从皮箱里拿出来一根大黄鱼和五封银圆,说道:“这些钱你拿去打点你的上司,足够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等面前的这个警察队长接过黄金和钱,她又说道:“丑话说在前面,收了我这么多钱,事还没办好,就别怪姑奶奶我心狠手辣。”这么漂亮的脸蛋带着笑容,说出的狠话也另有种风味,反正是让这个警察队长不寒而慄。

    小玉英见面前这个人脸上的笑容消失,明白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她没有继续吓唬他,反而又拿出了两封大洋,递了过去,说道:“这些分给你下面的兄弟,他们也辛苦了,你好好教育教育他们,今日这里的事该怎么样做。”

    警察队长先前还打算从自己这份里面拿出一部分分给下面的人,没想到面前这个小姑娘军官会如此豪爽,忙满脸堆笑,千恩万谢。

    小玉英脑中过了一遍自己的思路和想法,确认没有什么纰漏后,便起身提着小箱子往外走,临到门口又说了一句话:“外面还有一帮子人,被我的人抓起来扣留了,我先把他们带走,查清楚后再把他们放出去。”

    这是她大撒金钱的主要目的之一,警察队长正对面前的一堆钱心开怒放,哪里听清了这个小姑娘军官说的什么,口里直应答:“您随意,您随意。”

    待他让银行经理找来袋子装好黄金银圆,和警卫排长一起走到银行大堂才反应过来,她带走的那些人里面还有警察局的暗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