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陆曼来了

    小玉英带着这些被抓来的人回到了城防军军营,借用了几间空房间,就派人开始审问。一时间,警卫连借用的营房附近哭喊声、哀嚎声不断。

    小玉英急着想得到孙玉民的消息,一点也不像个未成年少女的作风,心狠手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她可以用一条鞭子把人打得皮开肉绽,也可以用一把小刀子在人的身上一片片的割肉,她可以用烧红的烙铁往人胸上背上肚子上烫,也可以舀起一瓢辣椒水或粪水往人嘴里灌,看得那几个帮着她审讯的警卫连士兵个个都头皮发麻,他们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一个美丽如斯的小女孩竟然能够狠到如此地步。终于有人招架不住,供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小丫头从抓来的二处特务的嘴里知道了孙玉民的下落时已经是下午,她忙了大半天,花费了不少金钱和时间,调集了这么多人手,总算是没有白辛苦。

    林原平电话一直没找到桂永清和周振强,让他很是气馁,看到小玉英忙到中饭都忘记吃,特意去街上买了吃吃的给她送了过来,看着她倚在床头,双眉紧锁的样子,林原平不知道有多心疼。

    小玉英看到进来的这半个鬼子兵,无助感顿时起来,她把头甩过去,不愿让他见到自己弱小的一面,更没心情去理会他。

    林原平见她完全不想看到自己,把手上的吃食放下来就走了出去。在屋子外面徘徊了好一会儿,直到听到小丫头低沉的呜咽,他才走进屋子,去拨打那个已经打过很多次的电话。

    林原平打电话找不着人,李铁胆在行营门口蹲守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陆曼的影子,虽然自己知道了是谁抓走了孙大哥,也知道他被关在了城郊监狱,可怎么救得了他呢,无形的压力让这个才十五六岁的丫头临近崩溃的边缘,她在那半个鬼子兵林原平走出去之后,终于伏倒在被子上哭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爬起身来,擦干了脸上的眼泪。

    现在的小玉英心里非常的痛恨桂永清,虽然他给自己入了军职,还给了自己中尉军衔,但是他交给孙大哥的任务却把他们全部害进了监狱,现在连他的人都找不到。回想起桂永清临走前的花言巧语,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突然,小玉英从床上跳了起来,连军帽都未拿就冲出了房间,大声地喊道:“司机,我要出门。”

    小丫头突然着急忙慌的要出门,是她刚刚想起了桂永清临走时说的一句话:有困难时去找待从二室的陈主任,有他在,天大的困难都不会是问题。

    桂永清的这句话虽然是对孙玉民说的,但当时她也在屋子里,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先前的焦急让她忘了这一件事,现在无疑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在她心中认为,既然桂永清说了这个陈主任肯定会帮忙,而这个人还有通天的能耐,那么只要找到他,自己的孙大哥就算是有救了。

    司机载着小玉英来到了行营门口,她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派了个大块头在这守陆曼,直到她被卫兵拦下询问时,才看到满嘴油腻的李铁胆站在她身后。

    “这位兄弟,麻烦通融一下,让我进去一下,我真的有急事要找待从二室的陈主任。”小丫头在央求卫兵,在戒备森严的行营门口,胆大包天的她也不敢造次。

    “不行。”卫兵很冰冷。

    小玉英即着急,又不敢往里冲,生怕在这捅下搂子,到时会更加的麻烦。她急得眼眶都红了,对面的卫兵不忍心看到美女哭泣,就说了句话:“这位小姐,你可以到值班室去找人,让他帮忙通报一声。”

    小玉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才发现自己真是笨得可以,拦住她的卫兵的身后有一条人行通道,通道边上有一个值班室,里面坐着有一名军官,自己刚才完全是没注意到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说明了来意之后,这名值班的军官又问小玉英的身份。

    小丫头很机灵,她没说自己的姓名,只回答说:“您就报告说46师孙玉民的秘书有急事求见陈主任。”她对这个值班的军官穷尽了好话,本想给他塞点钱,可又担心让人家直接赶出去。

    值班的军官开始往上汇报,打了一通电话后,就让小玉英和李铁胆两个人到外面等着。

    李铁胆这才有机会问她:“你怎么亲自来了?”

    小玉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不是没有守在这儿啊?我来的时候你人在哪?”

    李铁胆很沮丧,他辛苦蹲了半天却被这丫头直接忽视,她一下车自己就看到了,冲她叫冲她喊,可这个小丫头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根本就没有听见,现在反而倒打一耙,说自己没盯在这,要知道他连方便都是就地解决的,虽然是在人家屋子旁边的角落里,但是也算是在大街上,惹来了不少人的白眼。至于嘴上的油腻,是他实在太饿了,让一个路过的当兵的去一家饭馆帮他喊来了店小二,人家送到这儿来的,刚吃完饭,嘴还没擦,小玉英就跑来了。

    李铁胆很委屈,又不敢对小玉英发火,只能气鼓鼓地说:“我在这守了大半天,没有看到陆曼姑娘出来过。”他不知道这里只是办公场所,陆曼压根没有住在这里。

    又是漫无目地的等待,小丫头几次到窗口的询问都是同一个回答,陈主任还在忙,他们没有办法通知到。

    太阳已然西坠,只有那几片云朵还泛着红霞。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小丫头心中也在开始慢慢泄气,无穷的等待也不是个办法,她的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是考虑怎么强行劫狱了,完全不怕因此而送掉性命。

    李铁胆肚子又叫唤了,下午吃的那点东西连肚子角都没填满,他咂吧着嘴对小玉英说道:“你想吃点什么?我去买。”

    小丫头其实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可是她仍不觉得饿,看着面前这个不动一点脑筋的大块头,她简直无语,心里想:天塌下来是不是他也只会惦记着自己的肚子。

    看着面前大快朵頣的大块头,小玉英是一脸的无可奈何,更可恶的是,这个傻货时不时地伸出自己油腻腻且还脏兮兮的爪子,递过来一些小丫头看着都恶心的吃食,气得她直跺脚。

    路灯开始亮了,它和从千家万户窗口露出来的点点桔黄灯光一起,把整个城市都笼罩在这迷雾般的昏黄之中。

    李铁胆坐在大门外马路边上的一根电线杆底下,没有管他那身少校军装,背靠着电线杆闭着眼睛在那养神。小丫头来这几个小时了,那间值班室的军官都换了一个,仍是那句同样的回答:陈主任还在忙,我们通知不到他本人。

    李铁胆也劝过小玉英让她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在这守就行了,但是这个倔强的小丫头就是不听,非得在这里呆着,他也没有办法,只得任她眼巴巴的在这张望着。

    路上的行人渐渐变少,时间越来越晚,冷风也开始四面八方的吹来。一辆黑色的道奇轿车往行营这边开来,刺目的车灯照得小玉英睁不开眼睛。

    她心里正在骂哪个不长眼的故意用灯照自己,车子忽然停在了自己的身前,车后座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军人。

    小玉英一看到这个女军官,客制了一天的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跑了过去,抱着这个女军官放肆地大哭,把她这一天的无助和委屈统统发泄出来了。

    李铁胆被小玉英的哇哇大哭声给惊醒,抬头看时,发现陆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小丫头正伏在她肩上不停地抽搐,陆曼则抱着这个小女孩,不停地用手拍着她的后背,嘴里也不断地安慰着她。

    李铁胆终于见识到了小玉英柔弱的一面,自打小村认识这个小丫头起,她给自己的印象就是无所不能和极其聪明,现在在陆曼怀里的这个小女孩才真正的让自己明白,小玉英不是神,她也是个人,而且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女生。这种重担是很多男人都挑不起的。可这个小女生居然用她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整个队伍的运转,自己该是为她自豪呢?不是应该为自己感到羞愧?

    陆曼在家里等着父亲回来吃饭,平时不到六点就能听到门外他那爽朗的笑声和亲切的叫唤:我的宝贝女儿。可是今晚从六点等到了快十点,都没有等到他的人,打电话到他办公室总是没人接听。本来从早上开始陆曼就感觉到莫名的心悸,结合起晚上这突发的状况,她很紧张,马上让司机送她来行营找他。

    坐在车上她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女军官在大门外站着,那个身影自己非常的熟悉,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今日的心悸或许不是因为父亲,很可能是将她心偷走的那个男人。

    她一下车,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曾经吓晕过自己的小丫头,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哭的是那么地伤心,这种无助感自己也有过,最后也是有一个温暖而慈祥的怀抱容纳了自己,现在轮到自己成为别人的依靠了,陆曼不停地安慰着怀里的这个小女生,她还是那么的小,却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和折磨,现今她还是一群男人的精神支柱,陆曼都有点替这个小女生感到骄傲了。

    李铁胆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女人,特别是在陆曼怀中不停哭泣的小玉英,他心里很不好受,总感觉到自己像一个逃兵,把这千斤重的担子扔到了一个弱小的女孩身上,先前的天经地义变成了现在的羞愧,他的脸上开始有了火辣辣的发烧的感觉,呆立在当地,不知道怎么才好,直到陆曼叫他上车。

    车开进了行营大院,卫兵没有阻拦反而还行礼,这让坐在副驾位的李铁胆很是惊诧,他很清楚这个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军事重地,想让这里的哨兵敬礼,基本上得是一方诸侯,军长师长类的人家根本就不理睬。

    陆曼在车后坐还是搂着这个眼都已经哭肿的小女孩,没有问她什么原因会如此失态。其实不用问,以她的聪明机智,也能猜出个大概,肯定是那个男人出事了,而且肯定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所以她没有说话,一直搂着她,直到停车。

    陆曼把他们两个人带到她父亲的办公室,小玉英也上过学,所以识字,进来的时候看到门上的小匾上写着‘主任室’,她不知道这个主任是不是桂永清嘴里所说的陈主任,于是她问道:“曼姐,你认识待从二室的陈主任吗?”

    正在给她和李铁胆倒水的陆曼听到这句话,手一抖,茶杯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她忙蹲到地上去捡那些碎片,没有回头,直接反问:“你怎么知道他?”

    小玉英很聪明,看到陆曼的失神,就知道自己说的这个陈主任和她有莫大的关联,说不定还是她什么亲人。一想到孙大哥也许将因此得救,她心里终于轻松了一点,连忙把桂永清的话对陆曼说了一遍,又把今天自己做的事和得来的结果都讲给了她听。

    陆曼边听边皱眉,她不担心父亲救不出孙玉民,只要自己一耍赖,父亲就肯定会抛弃自己的原则,这一点她有一百分的把握。皱眉头的原因是这个小妮子,小小年纪办起事来井井有序,一环扣一环,让人不禁心生畏怯。

    得知小玉英整天未进食,陆曼连忙找来了一些茶点给她吃,或许是有了依靠,小丫头才发现饿了,大口吃着并不美味的点心,甚至还被噎到了。

    三个人在这间并不宽大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也没怎么说话。

    小玉英本来是要和她说孙玉民被抓的事,却让陆曼给制止,她说道:“你现在和我讲也没用,等我父亲过来,你再说吧,他听比我听有用。”

    时间就要指向十二点,待在办公室的这段时间里,只陆曼出去过了两次,很快又回来,小玉英和李铁胆两个人都像是换了性子一样,老老实实的呆在了里面,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小玉英是个女孩子,她的安静是可以预见,但难得的是李铁胆这货也睁着眼睛待了两个小时,居然没有睡着。

    当墙上的挂钟敲了十二响后,门外走廊上终于听到了一堆人的皮鞋声,还有很多让人听着都觉得虚伪的客套话,三个人都站了起来,第待着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进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