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钱进归队

    孙玉民被独自一人关在了一间散发着恶臭的牢房里面。

    这间牢房三面都是用生铁柱子做成的围栏,只有放着床的那一面是用石头砌成的。靠近床边的硬石地板上散乱的铺着一层稻草,进来的铁门那一块却是光秃秃的,一副巨大的生铁脚蹽静静地躺在地上,脚蹽周围的地板上大片的血迹已成紫褐色,显然这间牢房的上一个主人已经命丧黄泉。

    孙玉民没有在意这股难闻的异味,四处打量着这个地方。

    这间监狱很大,一长条的走廊两边都是同样结构的牢房,孙玉民走过来的时候就没发现关有几个人。

    他住的这间牢房两边都是空着的,对面的也是空的,这样的状况让孙玉民觉得有点惨得慌。

    印象中的牢房里都是哭喊声和哀嚎声,而这里的寂静比起那些惨叫更令人打心底里发怵。

    孙玉民观察完周围后,没有特别的发现,便不顾床的肮脏,躺了上去,扯开还残存血渍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和衣而卧。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铁门的开门关门声吵醒,一串叮叮当当的铁蹽和地面的碰撞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他躺在床上,看着二名狱警押着一个铐着手镣脚蹽的人慢吞吞地走了进来。

    那个人一看就是受过重刑的人,虽然是走得很慢,但是他没有像别的囚犯那样萎靡不振,一路上他始终挺直着他的脊梁,抬着他那倍受摧残的头颅。满脸的伤痕上还紧贴着让血液浸泡过后,堆成一团一团的头发,身上的那件破烂的卡其良布军装衬衣,仍能看出带着血迹的鞭痕。

    这个身影、这个走路的姿式像极了一个人,一个孙玉民不会忘记的人,他从床上坐了起来,默默地注视着这个步履蹒跚的身影,看着他从自己的牢房前经过,然后又被狱警关在了他隔壁的牢房里。

    这个受尽折磨的人一进到了自己的牢房,立马失去了刚才的英气,卷缩在稻草上,不停地瑟瑟发抖。

    “钱进……”孙玉民的这一声轻轻的呼唤,让卷缩在地上的那个人触电般的弹起,他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起身四处寻找。当他看到隔壁牢房床上坐着的孙玉民时,激动的哭了出来,艰难的迈着铐有脚镣的步子走到了铁栏杆边上,一双十个指甲都被拔掉的伤痕累累的手抓着围栏的铁柱子,嘴里嘶哑的叫道:“团座……钱进归队……”

    孙玉民也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被折磨的人不像人的钱进,他哽咽着问道:“你怎么会成这样?”可一想到他那嘶哑的喉咙不适合讲话,又对他说道:“你别讲话,先好好休息一下,恢复点元气再说。”

    钱进眼中含泪,点了点头,他没有去床上休息,捞了一点地上的稻草,在铁围栏边上铺了薄薄一层,然后躺了上去,沉沉睡去。

    孙玉民把自己这边的被子从栏杆的缝隙中塞了过去,小心的替他盖上。

    钱进似乎很久没有好好睡过觉一样,他一躺下就睡着了。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孙玉民,让他在这绝境中得到了一点心安,又或许是他真的挺到了心力交瘁,实在是太累了,他才会睡的如此香甜,哪怕身上是伤痕累累,哪怕只是躺在这冰冷的地上。

    哐当……

    走廊尽头的铁门又被打开了。

    两名押送钱进的狱警已经出去了好一会儿,现在进来的是谁呢?孙玉民在猜,跟自己一起抓进来的人,他一个都没有看到,不知道二处这些人在搞什么鬼,想把他和他这帮手下怎么办。

    孙玉民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行动的全过程,他基本上可以肯定,二处的人完全没有拿到把柄,卡车上了船,他们想追都追不上,桂永清托人家给自己的财物,让李铁胆和半个鬼子兵林原平带走了,没凭没据的,二处的人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毕竟自己还是登记在册的现役军官,且还是个官职和军衔都不低的军官。

    皮鞋走路的踢踏声由远而近传进了孙玉民的耳朵,他转头望去,一个肥头大耳穿狱警制服的胖子跟着一个穿着深色中山装的中年人走到了关他的牢房门口。

    孙玉民认得这个人,昨晚他穿的是一袭青色长衫,也正是这个人带人从城防军士兵的手里把自己和自己的那帮手下抓进了这间监狱。

    孙玉民虽然从后世的一些文献资料和照片中见过这个人,也了解面前的这个人是如何的厉害和精明,但是他并不害怕这个人,至少是现在一点都不害怕。孙玉民从地上站了起来,朝这个人点头示好,开口说道:“戴处长百忙中还能来看卑职一眼,孙某真是受宠若惊。”

    戴笠有点惊讶,他没料到这个桂永清的手下会认识他,而且身在囫囵居然还能谈笑风生,这种胆量让他颇为欣赏。

    眼前的这个人在淞沪战场,在南京战场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让高层刮目相看,连委员长都亲口夸奖,所以当自己抓了他以后,也不敢太过于掉以轻心。

    戴笠这个人一生都很谨慎,就拿这次来说,他几乎就能抓到桂永清的尾巴,可是就是由于他太过于小心,太过于谨慎,以至忧郁寡断错失了扳倒桂氏的最好机会。

    他其实有点羡慕桂永清,不知道他到底哪来的魅力,手下总有那么几个能打能谋,能粗能细的得力干将,每每都能在自己手里堂而皇之溜之大吉。

    南京城一战眼看着他桂氏元气大伤,几个能打善战的心腹尽失,却不知道又从哪冒出来个孙玉民,光华门一役不仅重创日军,竟然还能缴获日军佐官指挥刀,让桂永清这个死王八翻了身。要知道开战至今,**一路溃败,不管是张学良的东北军还是别的地方军阀和中央军,从战场上缴获佐官刀并击毙日军佐级军官,这还是头一份。委员长收到刀时的那个兴奋劲,完全把丧生在南京城的十多万军队和几十万百姓丢在脑后,不住的夸奖这个孙玉民,这让作为桂永清死对头的自己很是无奈。

    零晨抓到孙玉民时,他还不知道这个上校军官的身份,经过二处这帮流氓的突击审问,终于有几个熬不住刑的警卫连战士交待了这一些人的身份,以及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得到手下汇报的戴笠甚是好奇,他想看看这个让他损兵折将,又让所有物证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的孙玉民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刚一到关押孙玉民的牢房门口,又出现了先前的那一幕,周多因素促使戴笠起了招揽之心,他对这个左脸上有刀疤的军官说道:“孙上校南京一战可谓是打出了我中央军的威风,连总裁都不停夸奖,戴某向来敬佩英雄,故此来一暏孙上校英姿,哪里谈得上让英雄受宠若惊的说法,真是折杀戴某了。”

    孙玉民一开始就非常重视这个让后人诽誉不一的特务头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掉进他为自己预先设好的陷阱,戴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和每一句话,都让孙玉民再三斟酌,他说道:“戴长官过奖,孙某人一介武夫,喋血疆场乃职责所在,哪里担当得起英雄二字。”

    两人隔着铁围栏对上了话,双方都各怀心事,自然尽是些客套话,听得旁边的那个胖子狱警都有点站不住了。

    打了这么久的哈哈,让戴笠更加的欣赏面前这个人,可惜的是从人家的言谈中明显可以看出来对二处无甚好感。

    孙玉民倒底还是年轻,没有牢门外那只老狐狸沉得住气,一段时间的言谈让他不由自主的慢慢放松了对面前这人的警惕,自己把二人对话的话题引到了昨晚的事上面。

    “我的那些兵们,戴长官没有为难他们吧?”孙玉民很关心那些自己的人的安危,问出了他本不想问的问题。

    “都是南京城下来的英雄,戴某怎敢为难!”戴笠面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接过了这个话题,并引诱孙玉民往他希望的方向继续说下去?这个年轻虽然很小心和机灵,但是还是显得有稚嫩,这让他终于有了拿下的把握,他接着说道:“不过……”

    听到他的半截话,孙玉民心中想道:这只老狐狸即将露出他的尾巴,正题来了,看他怎么说。

    “戴长官有话请直说,卑职洗耳恭听!”孙玉民不卑不亢地说道。

    “昨晚的枪声想必孙上校都听到了,二处昨晚上有两拨兄弟被人给灭了,就在这大武汉的城中,就在戴某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就这样让人给灭了,码头上的那一队人尸体都让扔进了长江。”戴笠面无表情的说着,好像他只是个旁观者,脸上没有出现应当有的咬牙切齿和火冒三丈。

    “不是我的人干的!”孙玉民很直接。“所以请戴长官您手下留情。”

    “哈哈哈哈……”戴笠笑道:“够直爽。我知道不是你的人干的,否则你认为你还能好好的呆在这间牢房里?”

    “戴长官,我的手下他们人呢?为什么没关到这里来?”孙玉民着急知道董文彬和邓东平他们的下落。

    戴笠没回答这个问题,示意边上的胖子狱警解释。

    “他们不够格关进这一条牢房。”胖子狱警或许是因为站了太久,脸部有点缺氧似的,惨白惨白的面庞上,一堆推的肥肉滚动,说一句话都能像波浪一样扯动半张脸。

    “不够格?什么意思?”孙玉民不明白。

    “这里是死囚房,进了这两条牢房,要么是横着出去,要么……”胖子狱警没把话说完。

    “哦!”孙玉民总算是明白了这里为什么这么凄凉和阴森,想必是无数的冤魂命丧于此。“你可以把话说完,我听着呢。”他看着那个胖子,那一堆白肉有点让人瞠目结舌。

    “也有人从这出去过,那人现在是戴处长手下得力干将。”胖子狱警委婉的说出了这句话。

    孙玉民总算是明白了,姓戴的既没严刑拷打,也没有金钱美女引诱,只是不想让自已的自尊受到伤害,他想把自己收为己用、纳为己有。

    孙玉民怎么会让姓戴的揽到营下!他听完胖子的话,脸上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表示任何反感,也没有着急忙慌的迎杆而上,连一声‘哦’都没有说出来。

    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戴笠真是有点动心了,他算得上阅人无数,但这个孙玉民的城府他真心看不透,越是看不透就越是让他喜欢。

    “姓桂的就那么值得你为他卖命?”

    声音是从戴笠嘴里说出来的,孙玉民并不惊讶他会这样说。

    该如何对他们说呢,孙玉民自己都没有想好,说值得吧,这是在自欺欺人,连自己都不会相信,说不值得吧,自己的所作所为给任何人的感觉都是:孙玉民就是桂永清铁杆追随者。

    这句话没有得到孙玉民的回应,出乎戴笠的意外之外,他真的没想到,面前这个人居然没有斩钉截铁的回答。

    难道另有隐情?戴笠心中窃喜,他不会往孙玉民是因为怕死,而故意不说自己是桂永清嫡系上去想,作为从淞沪战场和南京城下来的军人,哪一个人还当自己的命是命。

    戴笠没有继续往那个话题上说,他想给这个孙玉民一点时间,作为一个聪明人,不需要别人把什么都完全点破。

    “可以把他先留着吗?他是我的兵。”看着转身欲走的戴笠,孙玉民开口说了一个请求。

    戴笠看着孙玉民手指着的方向,隔壁牢房的地上躺着一个盖着一床满是血渍被子的犯人,那人显然是受过重刑,脸上的伤痕还不算陈旧。他就躺在铺着一层稻草的地上,难能可贵的是,这个人紧挨着铁围栏,面朝着孙玉民这边的牢房,还打着轻鼾。

    “你的人?”

    “是的!”孙玉民回答。

    “教导总队还是46师?”戴笠问。

    “教导总队二团二营,我的司务长钱进。”孙玉民回答。

    戴笠没有怀疑他的任何一句话,他转头往旁边的那个胖子狱警:“他怎么关在这里?”

    “沈爷关进来的。具体原因没有说,连提审都是他老人家亲自动手的。”胖子回答。

    “沈醉?”听到胖子狱警叫那个小子为老人家,戴笠眉头都皱起来了。“他在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听行刑的兄弟们私下聊天说,这个人被抓时,身边有不少黄鱼和大洋。”胖子不敢撒谎。

    戴笠顿时明白了自己那个得力手下在做什么了。他对胖子狱警说道:“把孙上校请到隔壁房间去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扬长而去,再也没有回过一次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