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牢中(存稿不多,只能三更)

    陈布雷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刚一走进去,便有一个温香暖玉投入了自己的怀抱,他不用看都知道是他的宝贝女儿,那一股女孩独有的清香,在门口就已经闻到了。

    看到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外人,陈布雷放开了正在自己怀中撒娇的女儿,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整理着自己手中和桌上的一些文件,没抬头就问:“曼儿,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吧?”

    “是的父亲,他们俩都是保护我从南京城逃离的教导总队二团的军官,如果没有他们,您或许就再也见不到我了。”陆曼知道他们肯定有天大的难事要有求于自己的父亲,索性先给他们的身份上添点光彩,自己的救命恩人,看父亲怎么拒绝人家。

    陈布雷闻言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走到了会客沙发边上来,伸手去握站着的小玉英和李铁胆的手,嘴里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多亏了你们,谢谢你们。”

    小玉英心中着急,自己大哥已经被抓进去快一整天了,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呢,先前要告诉陆曼,但被她制止,现在这个大官站在了自己面前,此时不说更待何时?她一点没有顾忌和紧张,还没张口眼泪就流下来了,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很是惹人心疼。

    “陈主任,求求您救救我大哥!他让二处的人抓走了,已经一整天,没有半点音讯。”

    陈布雷还在疑问这个小丫头的大哥是谁,陆曼先奔了过来,抓着小玉英的两条小胳膊,急问道:“谁?谁被抓了?”

    “我大哥,孙玉民。”小玉英回答。

    “你怎么不早说啊!”陆曼很是责怪这个小女孩,但一想,明明是自己不让人说的,又顿时无语。她先前以为是孙玉民有什么急事需要父亲的帮忙,他又不好面对自己,特意派两个手下来找,特别是让这个小丫头来,自己无法拒绝。可万万没想到,他没来的原因是因为已经身陷牢狱。虽然前几天他喝的那杯酒深深地伤害了自己,自己也写过信给他以示分别,可这些天,脑海里、心里却始终是忘不了这个男人。现在,听到这个男人身处二处那个狼窝虎穴,命悬一线,她的眼泪瞬间盈满眼眶,痴呆呆地望着自己的父亲,嘴里说出了几个字:“爸,救救他……”

    陈布雷看着女儿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地下掉,很是心酸。这个丫头自己从小就没怎么照顾,等到自己发现她的好,疼她怜她时,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几年的时间,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现在终于回到自己身边时,却发现自己这个掌中宝的心让一个男人伤得不轻。他很想去教训教训这个不长眼的混蛋,可每每问到她时,却始终不肯说出来半个字,自己也无可奈何。

    现在终于知道是谁伤到了她,但看着女儿的这个样子,自己能再去追究那个混蛋小子的责任吗!

    女儿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陈布雷很是心疼,他很羡慕嫉妒这个叫孙玉民的小子,把自己女儿的心抢走了,要知道这个小女儿是自己七子二女中最为自己喜爱的,她从没在自己面前哭得如此伤心,加上前几天一个人的郁郁寡欢,全都是为了这个男人,不得不让陈布雷嫉妒。

    “那个孙玉民是因为什么事被戴笠的人抓走了?”陈布雷问道。

    小玉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给了陈布雷和陆曼听,她没说自己在银行故意惹人来抢这件事情,毕竟那些被她抓来的人还没有放回去呢。

    陈布雷在陆曼祈求的目光中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先问问雨农,看是怎么一个情况,再做打算。”他本身不想去救这个男人,但是一抬头,看到女儿那双眼睛里又要开始落泪,心中的柔肠又起,心道:罢了,罢了,真是女大不中留。他对小玉英和李铁胆说道:“既然他是奉师长军令,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相信二处的人不敢对他怎样。好歹他也是堂堂**上校,一个满编师的后勤主任。雨农还是会有所顾忌的。”

    看到父亲还在打太极,陆曼一下子哭起来,嘴里呜咽:“戴叔叔那边你又不是不知道,人进去了不用等明天就没了。”她见陈布雷仍是那副想救不想救的样子,心一狠,说道:“如果他有事,女儿也活不了啦。”

    陈布雷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千金宝贝,深知她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心里真心害怕这个孙玉民出点什么叉子,赶紧对自己的这个小祖宗说道:“我现在就找雨农还不行吗?”

    陆曼一向拿捏陈布雷的命脉没有失手过,看到父亲那副窘样,这丫头破涕为笑,走到办公桌前,摇动了电话,对接线说:“接二处戴处长办公室。”说完就把话筒递向陈布雷。

    “你怎么知道他还在办公室?”陈布雷走了过来,边接听筒边问。

    “刚才你们走廊上说话,我听到了他的声音。”陆曼调皮的回答。

    陈布雷闻言朝自己的爱女投去了赞许的眼光,转而又是可怜的神态,他是真的对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没什么好办法。

    电话已经接通,陈布雷对电话那头的戴笠说道:“雨农贤弟,为兄有一急事相求,请务必帮忙。”

    牢房内。

    钱进一觉醒来就往对面的牢房里望去,可是床上空空如也,孙玉民不知去向,他一着急,拖着受伤的身体就要站起来,却发现身上盖着一床被子,记忆中自己躺下时没有被子的呀,正疑问间,耳畔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醒了呀?”

    钱进心中充满惊喜,猛地一回头,发现孙玉民正笑嘻嘻地盘坐在床上。

    看到了他就在自己的身后,刚刚那颗失望的心又燃起了热情。

    经过这一段的休息,钱进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只是身体上的伤势依旧作痛,他强忍痛楚掀开被子,作势要起来,孙玉民从床上下来,走到他身边,搀着腋窝,把他拉了起来,又扶着他到床上坐下。

    钱进看到面前的孙玉民,他表现出了一个男人的坚强,淡淡的说道:“团座,我以为你们全都战死在光华门了。”

    “是啊,基本上都死光了,只剩下了寥寥几人。”孙玉民陷入了感慨。

    “那天我们正准备给你们去送饭,穿然看到一团从紫金山阵地逃下来的残兵从我们驻地经过,逃兵身后三八大盖的枪声已经清晰可闻。”钱进的声音很是嘶哑,喉咙也干渴难受,他咽了一口口水,准备继续说下去,却见孙玉民制止了自已,起身走到牢房门口,端起了地上的一个托盘。

    钱进看见孙玉民端起的托盘上居然是饭菜,虽然只是两盘素菜,但难能可贵的是居然会有一碗白粥。

    孙玉民把托盘放到了床上,端起那碗白粥,在钱进惊奇的目光中,示意他把这碗粥喝下去。

    钱进没有问这些饭菜是怎么来的,这两年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上司的一些做法,虽然有时自己也看不明白他这样那样做的道理,但每每最后的结果都呈现出他的正确。

    这两天的酷刑已经让他倍受摧残,而且每天的食物都只那么一餐发馊发臭的饭,哪里能入得了口。现在面前这一碗香喷喷的白米粥就在自己眼前,而且还是自己的团座端到自己手上的,哪里还顾得上面子,两只手捧着碗就往嘴里倒,一口气就喝下去大半碗。

    “慢点喝,小心伤到胃。”孙玉民的关切让钱进很舒服,他将嘴里的那一大口粥咽下,朝孙玉民笑了笑,没说话,又接着将碗里剩下的白粥吞进了肚子里。刚将手中的空碗放下,孙玉民又递过来一碗白粥,轻声说道:“这一碗慢慢吃,还有两碟菜,一起吃了吧。”

    钱进一碗白粥下肚,人立刻精神了很多,他欲将孙玉民递来的粥碗挡回去,却听到他又说:“慢慢喝,这是给你准备的,你睡觉时我已经吃过了。”

    钱进怎么会不知道这只是他的一个说词,这个团座永远把他的兵看得比自己重。他没有拆穿这个善意的谎言,接过了孙玉民手中的粥碗,拿起了筷子,一口菜一口粥,将托盘中的食物吃了个精光。

    孙玉民收拾了一下碗碟,问钱进:“怎么样,吃点东西以后有没有舒服点?”

    钱进点头回答:“嗯,好多了。”

    “能讲话吗?”孙玉民问道:“千万别勉强自己。”

    钱进忙说道:“能!我说话没问题了,刚只是嗓子干涩。”

    孙玉民微微笑道:“那你继续说吧,你是怎么从南京城中跑出来的?”

    “好的团座。”钱进开始讲述南京城的那一幕:“我们的驻地离紫金山比离光华门要近很多,这您知道。那天,我们正准备装你们的午饭,打算一会就送到阵地上去,可却看到一团的残兵从紫金山上退了下来。”

    “不只一团的人,还有不少其他旅的人我不认识。我看到他们狼狈逃窜的样子就知道不好,肯定是紫金山失守了。果不其然,这帮溃兵身后的鬼子兵的枪声越来越清晰。”

    “我很着急,怕你们不知道左翼失守的事情,赶紧派了一个小鬼去通知阵地上的你们撤退。”

    “灶上的饭菜我都没来得及收拾,带着剩下的几个炊事员,跑到了我们的秘密仓库,换上了预先准备好的破衣服,带着我们二团剩余的财产,扮成逃难的百姓往下关跑。”

    “可那时的下关已是人山人海,远远地都已经挤的不行了。我没有带着他们硬往那边挤,跟着粤军66军叶肇长官的部队硬生生地从东面冲出了南京。”

    钱进一口气把自己脱险的经过讲了出来,看似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实则是死里逃生。

    “那你为什么来的武汉?怎么会被二处的人抓起来了?”孙玉民问道。

    钱进苦笑,他说道:“二团的花名册在我手上,二营阵亡官兵的身份牌我也带出了南京,为了完成你当时说的那些话,我带着六名炊事员跑到了武汉,想找到总座,把花名册和身份牌递上去。可是刚到武汉就在银行让特务盯上了。”

    “银行?去做什么?”孙玉民没明白过来。

    “二团剩下的钱财让我带了出来,我怕丢了,就把这些东西全拿到了银行,想存起来。”钱进说道:“其实我知道找到了总座也没什么大用,那些抚恤金是不可能发下去的。我就想着身边这些钱到时多少能安慰安慰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庭。”

    “可我没想到,刚一到银行大门口,就被几个人用枪顶住,然后就被关到这里来了。所有的钱财都让他们抢了,还用酷刑往我身上招呼。”

    “我有跟他们说过我是教导总队二团的总务,没想到他们一听到我的身份,更加变本加利的把我往死里折磨。”钱进说完,伸出了他的十个手指。

    “既使是这样,我也没有把那六个家伙的落脚之地告诉这帮畜牲。”钱进苦笑道:“你猜他们对我行刑的目地是什么?”

    孙玉民当然知道这帮子人为什么这样做,换成自己,说不定也会起歹心,毕竟弄到是笔不小的钱,到手后自然想拿到更多的钱。

    钱进见孙玉民没开腔,又说道:“他们以为我除了这笔款子外,还有更多的钱,所以一直在审我,也一直在折磨我。”

    两个人就这样问问说说,又过去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正聊到孙玉民当了军需后勤主任时,走廊尽头的铁门哐当一声开了,一群人走了进来。

    从脚步声中可以听出来至少有两个女人。

    孙玉民没有去看进来的是谁,钱进却好奇地朝走廊那头看去,这一行人他都不认识,刚想同孙玉民说不知道进来的是谁,却突然被一个熟悉的身形给吸引住,这一行人他不是全不认识,那个像熊一样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不认得嘛。

    “三营长,李铁胆。”钱进兴奋的对孙玉民说道:“我们的救兵来了。”

    戴笠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抓孙玉民会被陈布雷知道,现在人家带着三个人直接来到了办公室,直接问自己要人。他不敢得罪这个天天呆在委员长身边的人,只得忍着心中的不舍,亲自带着他们来到了城郊监狱。

    李铁胆也发现了关在同一间牢房的孙玉民和钱进,正在奇怪这个凭空消失在南京城的总务主任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很想跑到最前面去,抱一抱被关起来的这两个人。可是从小丫头身上学到的理智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老老实实地跟在这一行人的身后,往孙玉民他们那间牢房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