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打算

    孙玉民舒了一口气,躺靠到竹椅上,眼里先前冒出的火光渐渐的趋于平淡。

    陈布雷紧了紧棉大衣,已经是深夜,三个年轻人都觉得有点冷,何况他这个将近半百的年青人。

    陆曼看父亲和孙玉民两人都没有去休息的意思,就拉着小玉英往外走去,没过多久,两个女孩搬来一个火盆,从烧茶水的炉子里夹了一砣烧着的煤,放进了火盆,然后往火盆里加进去了一些木炭,用蒲扇扇了一会儿,顿时盆里燃起了熊熊炭火,将整个客厅都照得红通通,屋子里立刻暖和起来。

    陈布雷一直在注视着陆曼烧火盆的一举一动,直到两个女孩洗完手重新坐下。

    孙玉民经过刚刚那一番叙述,心情一直在激动着,虽然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是对面的陈布雷还是发现了他的细微波动,一直没有开口再讲话,两个女孩生火盆期间,客厅里都没人说话。

    看着稍显沉闷的气氛,陆曼开口了,说道:“爸爸,你去休息吧。开这么久的会,还去帮我和玉民找姓戴的,你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陈布雷笑了笑,又摆了摆手,说道:“你爸还没这么不中用,说到开会,我倒想问问你。”他看向孙玉民,后一句话显然是问他的。

    “您请说。”孙玉民坐正了身子,恭敬的说话。

    “你对南京失守后,正面战场有什么看法?今日开会,委员长召集了各个战区的司令,专门研究下一步的战略。”陈布雷意味深长的看着孙玉民,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在军事方面到底如何,毕竟这么年轻就官至上校,战功也不少,但是那些都是道听途说,自己没有亲眼见识到过。

    “这不太好,我官职低微,不敢评论军国大事。”孙玉民说道。

    “没关系,就当作是我在征询基层军官的意见和看法。”陈布雷说完就对陆曼说道:“琏儿,你去我书房把桌上那份地图和放大镜拿到这来。”又对小玉英说道:“小丫头,快把茶几上收拾下,擦干净点。”

    二女都应允而动,孙玉民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仔细想了想,该怎么把即将发生的徐州会战告诉这个在蒋光头面前说话有份量的国府谋胆。

    陆曼将一份普通民用地图铺在了茶几上,孙玉民眉头皱了一下,问了问正在用小物品压地图的陆曼:“有没有红蓝铅笔?”

    陈布雷听到孙玉民这样一问,不由得一怔,心里想:这小子想做什么?

    陆曼对于他的话几乎从没有问过理由,一路上的生死与共她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号令。

    陆曼又从陈布雷的书房里取来了红蓝铅笔,递给了正在等着的孙玉民。

    三个人静静地坐在火盆前,看着在地图上不停标记和写画的孙玉民,都没有吭声。两个女孩是完全看不懂他在地图上的那些标记的意义,但是在陈布雷这种大行家的眼里,这无疑是一份非常细致的军事地图。

    当孙玉民用蓝色的铅笔把**在江苏山东河南和安徽的布防情况全都标识出来时,把陈布雷惊的两眼发直,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孙玉民标记完**后,又用红色铅笔标记了几处日军的攻势箭头,并清楚的在每个箭头写下了进攻的日军番号,这又亮瞎了陈布雷的眼睛。

    待全部标识好后,孙玉民开始说话:“这些全是军事机密,你们两个女孩不能听,都得去睡觉,我和伯父再聊一会。”

    小玉英早就提不起精神,一听到这话立刻站了起来,拉着还不想走的陆曼说:“姐,我们睡哪?”

    陆曼无奈,只得带着小丫头去往自己的卧室。

    孙玉民刚想说话,陈布雷却示意他等一下,自己拿着放大镜细细看着那些红蓝标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这些信息,做出的这份敌我方态势图,但是我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份图的详细情况已经超出了行营的任何一份军事地图。”

    孙玉民看到陈布雷像看妖怪一样盯着自己,顿时感觉有点不自在,他说道:“陈长官,相信您从地图上也看出了一些端倪,现在还需要我说明吗?”

    陈布雷闻言放下了放大镜,伸手烤了下火,暖了下已经冰冷的手,说道:“你说,你说!小孙啦,你今晚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赶快别叫长官了,我也不是什么长官,你叫伯父就好。”

    孙玉民脸上露出了一丝腼腆的笑容,说道:“好的,陈伯父,那我就开始了!”

    孙玉民端起了放在身边的茶杯,喝了口已经冰冷的茶水,开始说话:“日军进占南京以后,早早地就把十三师团派过了长江,进占了安徽池河东岸的藕塘、明光一线,虎视耽耽这里。”孙玉民的手指向了凤阳、蚌埠。

    “表面上看,日军是想拿下安徽全境,实则不然,他们的目的是这里。”孙玉民的手又指向了一处地方,陈布雷定晴一看,他指向的地方是华东重镇:徐州。

    “你凭什么这样判断?”陈布雷问道。

    孙玉民用手在地图上画了两个圈,又指向了一条铁路,说道:“他们想控制住津浦线全线,只要从这这边派出一支精兵一路攻下来,伯父,相信您也能看出他们的狼子野心!”

    陈布雷按照孙玉民的提示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他们想打通津浦路,然后将华中战场和华北战场连成一片?”

    孙玉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但是他们的野心不只如此!”他说完,用手指向了一个地方,在另一条铁道线上划了一条线,又指向了地图的另一处地方。

    陈布雷被他这样指来指去,惊得冷汗都流了出来,说话都结结巴巴:“你说详细点。”

    “如果我预料的不出偏差,日军将南北对攻,攻占华东重镇徐州,一旦让其得逞,日军将沿陇海线西取郑州,再沿平汉线南夺武汉。”孙玉民一口气将日军的企图说了出来。

    陈布雷按照孙玉民的说法,盯着地图一路推算下去,发现这种可能性竟然很大,不由得呆坐到了竹椅上,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对策吗?”。

    孙玉民自然不会在这等军国大事上发表己见,刚才把这些日军的战略方向说给了陈布雷听,都已经是他下了很大决心才讲出来的,自然不会再去深入说下去。

    陈布雷见这个孙玉民年纪轻轻,但做起事来如此让人艳羡,分寸把握的也颇为恰当,心道:难怪这个丫头不肯撒手,原来是捡到宝了。

    一想到女儿的眼光如此之好,陈布雷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洋溢出笑容。他将茶几上孙玉民标识的那张地图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随口问道:“你以后是什么样的打算?难不成一直跟着桂永清那只老狐狸?”

    孙玉民摇了摇头,呵呵第了两声,说道:“今晚要不是您出马,姓桂的他会来找戴笠捞我吗?明显是不可能的,您说这样的人借得我卖命?”

    “那你和琏儿怎么打算?”陈布雷又问道,他加上了陆曼的名字,让孙玉民很是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略一思忖,说道:“我想我还是先回46师吧,以后的路以后再说,走一些算一步。”

    “这怎么行!我看这样吧,我去找下何应钦,让他把你安排到军政部去当个参谋或者直接来待从室,凭你的这身本身,出人头地应该不难。”陈布雷说道。没等孙玉民表态,他又说道:“我也把琏儿安排进武汉的军医院,这样的话你们小两口就能在一起了,也省得我为这丫头操心。”

    陈布雷的一句小两口说得孙玉民满脸尴尬,本想解释说两个人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关系,却突然发现陆曼只穿着一身棉睡衣,站在客厅门口看着他俩,忙把已经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他站了起来,拉着她走到了火盆边,说道:“这么冷,你不睡觉反而站门边上,不担心生病吗?”

    陆曼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乖乖的坐到了孙玉民的位置上,说道:“我来看下你们还要聊到什么时候。”她的话有点违心,其实她怕的是父亲会谈到自己,小玉英一睡着,她就偷偷地溜了过来,刚到门边上就听到了父亲的说话,她赶紧的站了出来,让孙玉民当着自己的面,不敢说出来事实。

    陈布雷见孙玉民对自己女儿体贴入微,也是会心一笑,说道:“我刚刚说的话,你俩有什么意见吗?”

    二人相视一笑,颇有默契地都摇了摇头,然后陆曼开口说道:“爸爸,我们自己的路自己走就好,走不动走不通时,您再拉我们一把,现在我们都很好,所以呢您就别操那么多心了,再说了,我们都是大人了。”

    陈布雷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那好吧,随你们自己打算。”他这个人向来不约束自己子女,只是因为陆曼是老幺,又是妻子的遗腹,再加上孙玉民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材,才特地关心了一下,可没料到吃了自己女儿一个闭门羹,只好任他们自己做主。

    “你们还有事吗?如果没事就都去休息吧,我收拾一下,也准备休息了。”陈布雷说道。

    “伯父,有件事可能还得麻烦您一下。”孙玉民生怕陈布雷将自己和陆曼赶进一个房间,赶紧的找了个借口,他继续说道:“本来今天我要去联系车皮运送补充给46师的武器装备和物资去郑州的,但是现在被这档子事给耽误了,开封那边等着我的这些东西,而我这边也找不着门路,您看能不能帮我疏通一下?”

    陈布雷慢慢的叠着地图,略微考虑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先去休息,天亮后我和你去趟车站,让他们先调几节车皮出来给你用,至于到郑州后,你们新46师有的是能人想办法。”

    孙玉民本只想让他帮忙打个电话,没料到人家竟然要亲自去帮他跑车站,这自然是求之不得,忙点头说好。

    陈布雷挥手示意他二人去休息,陆曼只得领着孙玉民来到客房,帮他铺好床,准备好棉被枕头等等床上用品后就回去了自己的闺房。

    孙玉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早已日上三竿,他想到手上还有一大堆事要做,立马懊恼自己怎么会贪睡成这样,穿衣服时一着急打翻了床头上的一件小瓷器,幸亏他第二反应很快,在瓷器即将要掉到地上时,伸手接住了。他小心翼翼地将这个小玩意放好,继续穿衣服。

    屋子里的响动早就让在隔壁书房等待他的陆曼听到,推开门走了进来。

    孙玉民很是尴尬,说道:“我起太晚了,从来没有睡到过这个时候。”

    陆曼嫣然一笑,说道:“你睡的那个枕头里装的全是薰衣草,有助于睡眠的,平时我也常枕着它睡到自然醒,我见你这段时间好像都没怎么好好休息,所以就把它让给了你,果然有效。”

    难怪昨晚闻到了一股清香,原来是你身上的味道,孙玉民心道。他也冲陆曼微微一笑,说道:“好归好,只是把我昨晚在床上列的计划全都打乱了,今天我还有大把事要做呢。”

    “你就放一万个心吧,你要做的那些事都有人替你安排好了,保准不比你做的差。”陆曼一边帮忙叠被子,一边和他说话。

    安排好了?孙玉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将外套上的最后一粒扣子扣好,拿起帽子就要往外走。

    陆曼连忙拦住他,问道:“你去哪?”

    “当然是回城防军驻地呀,我得赶快去把那些装备物资提出来,运到郑州去。”孙玉民说道。

    “不用那么急,我爸说你今天中午别走,等他回来和你小酌两杯。”陆曼挡在他身前,让他无法通过。看着孙玉民焦急的样子,她又说道:“你不用担心你那些事没人办,我爸带着小玉英去了你们的临时驻地,有他出面和安排,保证不耽误你的事。”

    听到这些话,孙玉民才安下心来,他将手中的帽子重新放到衣架上,然后重新躺在床上,懒洋洋的说道:“如果天天都有这么舒服的床睡,我宁愿立马死在这里。”

    陆曼脸刷的红了起来,轻声说道:“你可以选择天天睡这样的床。”声音轻得像蚊子叫,但还是传到了孙玉民的耳里,他脑子里突然间一股热血涌了上来,伸手拉住正站在床前的陆曼的手,用力将她拉倒在自己的怀中,紧紧拥抱住了她。

    陆曼并没有挣扎,任凭这个男人紧紧的抱着自己,闭着眼睛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可这个男人只是抱着自己,没有其他的多余动作,推开自己前,在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谢谢你。你真的好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