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军令状

    孙玉民一时冲动,将陆曼拉到怀中,只一会他就后悔了,恨自己不懂轻重,差点毁了人家女孩的清白。

    推开陆曼后,他坐了起来,对还躺在床上的她说道:“对不起,我……”

    陆曼躺在床没有说话,秀目一直盯着满脸歉意的孙玉民,突然猛地坐起,搂住他的脖子,红唇已经吻上了孙玉民的嘴,持续不到两秒钟,就松开了他,说道:“我没怪你,你也别怨我。”

    说完这句话就起身往外走,到门口了又回头说道:“你肚子饿了吗?饿了的话先到外面吃几块点心,等爸爸回来,我们就开饭。”

    经过这一幕,孙玉民完全懵逼,中午吃饭时陈布雷跟他讲了很多话,他都没怎么听清楚,只用嗯,哦,啊等等话搪塞。到后来陈布雷也发现了不对,看到满脸通红一言不发的陆曼,还有心思完全不在饭桌上的孙玉民,不由得暗叹::看来是自己打扰到了这两个小家伙了。

    可有些话又不得不交待给他们二人,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这次琏儿也跟着去开封,你得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受委屈了。”

    孙玉民习惯的哦了一句,随即醒悟过来,连忙看向陆曼,眼神带着疑问,等着她的回答。

    “我也是教导总队的人,改编了我同样是新46师的人,所以你盯着我看也没有用。”陆曼脸上还带着害羞的红晕,目视着孙玉民,轻轻的说道。

    “那你先前怎么不告诉我?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孙玉民有点责怪她,因为有她在身边,会牵扯他很大精力。

    “哦,下次早点告诉你。”陆曼没有同他犟嘴,顺从的回答。

    陈布雷看着如同改了性子的女儿,无奈地摇头,心想:如果是自己和她这样说话,这个宝贝女儿会立刻翻脸,气急败坏的马上会出门,现在只换了一个孙玉民,她居然像猫一样温顺,真的是白白帮人家养了十多二十年女儿。

    孙玉民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妥,立刻又出言安慰:“我没有说不让你去,只是想让你在家多陪陪伯父,好好休息休息再回去。”

    他的这一说立刻便将桌子上的尴尬化为乌有,陈布雷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笑客,他夹了一块排骨放到陆曼碗里,打趣的说:“多吃点,到了部队上可没在家自在了。可别像在家那么霸道,给人家小孙点空间。”

    陆曼没说话,放下碗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孙玉民也没答腔,往嘴里扒着米饭。

    陈布雷笑眯眯地看着被羞走的陆曼,说道:“这丫头。”他又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孙玉民碗里,说道:“你也多吃点。”

    饭后,陈布雷叫孙玉民来到了客厅,让他坐下,接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地图和一份文件,说道:“这些东西本来是不能给你看的,但是我对你很放心,想听听你的看法。”

    孙玉民本来手已经在绕文件袋的绳子,听到陈布雷的话,连忙把文件袋重又放回桌子上,说道:“这样啊,我还是别看了,省得惹出麻烦来了。”

    陈布雷将文件又重新塞到他手中,说道:“看吧,让你看看是经过某个人同意的。”

    “谁?”孙玉民满脸疑惑,他没再客气,打开了文件,将里面的一沓纸拿了出来,一张一张的细看,看着看着他就发现了问题。

    “怎么样?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陈布雷笑问道。

    孙玉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昨晚逞一时痛快,标记了很多**部队的驻地,刚从那些文件中他才得知,有些部队压根就没有在那些地方,就是昨日的最高军事会议都没有商议过,新的军力布署完全是昨晚一晚上蒋光头自己想了一夜,作出的安排,有部队的甚至还在考虑中,需不需要调防,结果一大早还未公布时,陈布雷就拿着他画的地图找上门来了。

    当陈布雷把孙玉民所言所说全都告知蒋光头时,他的反应和昨晚陈布雷的反应是一样的震惊,他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未说出来的布署居然会有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陈布雷接着又把孙玉民的推断说给了老蒋听,生性多疑的他居然没有任何思考就要求昨天开了一天会的各个战区司令重新开会,商议的最后结果是怎样,陈布雷不知道,他趁中午吃饭时间赶回来送送陆曼和孙玉民,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谁又能百分百的保证还有下次机会见面。

    “如果战局真如你所料,你会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陈布雷问道,他生怕孙玉民有所顾忌,忙又说道:“这不是枉论军政,只算你我翁婿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为了撬开孙玉民的嘴巴,翁婿都让他说了出来。

    见陈布雷已经如此说话,孙玉民也不好拒绝,只得开口说道:“其实党国不乏能打善战的将军,但是每个人都抱着保存自己那点实力,而不全力去拼鬼子,那么再完美的计划,再好的机会都会把持不住。”他看着正认真听他说话的陈布雷,心一横,说道:“想在徐州打一次大胜仗的话,我不建议用中央军,哪怕让别人说闲话,也不能用这些所谓的王牌主力。”

    “为什么?”陈布雷疑问道:“87、88师还有教导总队这几支中央军王牌在南京打的不是很好吗?”

    “呵呵,是打的好,外人看打的好,王敬久、桂永清、沈发藻们会觉得打的好吗?”

    孙玉民一句话就点醒了陈布雷,他也愣住了,作为一个高级幕僚,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会被自己疏忽,他忙问道:“那该怎么办?”

    “如果我是委员长,那么豫苏皖一线的中央军主力将全部被我撤下,全部布防到兰考开封一带,准备一张大网,等待那些不要命的大鱼。”孙玉民胆子很大。

    “全撤下来不可能,第五战区李宗仁不会同意的。”陈布雷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李宗仁,白崇禧两个人不傻,我敢打赌,如果把川军、粤军等调给他用,哪怕把所有中央军撤走,他们都不会放个屁。你认为李、白二人能调得动薛岳、上官云逸、汤恩伯等人?”孙玉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还是笑眯眯地说出了这番话。

    陈布雷摆了摆手,说道:“这个问题牵扯得太深,非你我所能左右,我们还是谈谈局势。”他看孙玉民并没有因为拒绝他的想法而有所不悦,便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在徐州打一场大的会战,你认为有多少胜利的把握?”

    “八成!”孙玉民口里扔出两个字。

    陈布雷被这两个字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道:“当真?”

    “当真。”孙玉民一脸严肃,他看着陈布雷激动的样子,继续说道:“但是有个前提,这场会战委员长不能插手指挥,全权交给李宗仁长官,必有大胜。”他顿了一下,又说道:“还得给李长官一项大权,否则就很难说。”

    “什么大权?”

    “先斩后奏。”

    两个人说话都很干脆,只是陈布雷听到孙玉民说的这四个字后,心情顿时跌落低谷。作为蒋光头的得力助手,他怎会不知道这个人性格中的优点缺点。如果说让谁来指挥他的嫡系,除非是他自认的心腹,否则其他人休想染指。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呢?”陈布雷问他。“你刚刚说的这些通病我都知道,但是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如果有这个前提,这一仗我们能打还是不能打?”

    “没有什么能打不能打,这仗就算我们不想打,日军肯定也要进占徐州的,我们能不守吗?现在的问题只在于要怎么打赢,要赢什么规模的战役!”孙玉民回答。

    “真可以赢?”陈布雷脸上又兴奋起来。

    “当然。”孙玉民回答,“日军自九一八以来,就未曾在中国战场失败过,已成骄兵,吃败仗是迟早的事,如果让我带一只部队,我保证打一次大胜仗振奋国人。”

    “徐州?”陈布雷问。

    “不行!”

    孙玉民刚刚想回答“是”的时候,一个女声传了过来,不用想都知道是陆曼。

    陈布雷一听到女儿的声音,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有点生气,对正走进来的陆曼说道:“我们正在商议大事,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避嫌,还跑来掺和,不怕我生气?”

    “不行!他不能去打仗,当个后勤官蛮好的。”陆曼才不理会她父亲那一套,站在两人中间,又继续说道:“你刚才还说是自家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现在却要忽悠他上战场,你可知道他身上的伤都还未愈合?”陆曼越说越生气。

    孙玉民急忙站起来将她拉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对她说道:“男子汉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如果到处是缚绊,那我还不如去家种田。所以请不要阻止我要打鬼子的这颗心。”一席话说的陆曼哑口无言。

    孙玉民接着又对陈布雷说道:“伯父,如果委员长不放权,徐州肯定是守不住,但是只要你给我一个师……”他停顿了一下,略一思忖,继续说道:“最起码要一个旅,我肯定能给您打个前所未有的胜仗来!”

    看到陈布雷凝眉思考,他继续说道:“我可以立下军令状。”

    “不可以!……”陆曼急忙插嘴,可一看到孙玉民那冰冷的眼神,她后面的话都说不出口来?

    “你确定要带兵打仗?”陈布雷看了看女儿,她在摇头,又看向孙玉民,他的神情很坚定,不像是女儿可以劝服的样子,便又继续问道:“那为什么和46师整编时你不提出来带兵,反而去了军需后勤处?”

    “这您得问桂将军了,他的决定,没有问过我的意愿!”孙玉民回答的很干脆。

    陈布雷当然不知道,桂永清让孙玉民做后勤主任是临时的主意,这只是知道陆曼和陈布雷的关系后才做出的选择,有这一层关系在,能方便他桂永清成就多少事。

    “这样吧,你先去开封46师报到,带好你的老部下,等待着命令吧。”陈布雷没有说让他去哪支部队,也没有跟他承诺给他什么职务。

    孙玉民很是失望,他怀着满腔热血和豪情壮志,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不甘心,一咬牙一狠心说出了一段话,说了一段只要老蒋重视,就会改变历史进程的话:“一月上旬至中旬左右,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五师团将在海军的配合下进攻青岛,您提醒一下守军吧。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告诉委员长小心韩复榘不战而退,将大半个山东拱手相让,如果一旦这样,徐州将危在旦夕。到时就算给我一个军,我也改变不了局面。”说完他就站了起来,气冲冲地往外走去。

    陈布雷没想到这家伙有这大气性,急忙喝叱道:“你给我站住,等我把话说完。”

    陆曼急忙起身,跑过去拉住孙玉民的手,轻声说道:“你让我爸把话说完。”

    陈布雷也走了过来,对正在生气兼郁闷的孙玉民说道:“地方军你不愿意去,中央军里派系林立,如果不给我时间,就算任命你去当一师之长,你也只会是个光杆司令。还不如你现在就呆在46师,至少桂永清还看重你。”

    “是啊,爸爸在政府这么多年,见过很多世面,你听他的准没错。”陆曼也帮腔说道。

    听到这父女二人如此说,孙玉民自然不好离开,也不好再耸拉着个脸,被陆曼拉着重新又在竹椅上坐下。

    陈布雷也重新坐下,说道:“你刚刚说的日军第五师团要进攻青岛,这个情报前几日就已经证实,只是没人往他们即将要南下,配合上海方面的日军一起夹击徐州这个事情上去想,你提醒得很到位。至于韩复榘会不战而退,可不能乱说,他可是委员长看重的一方诸侯,有些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你我都不能瞎猜测,但是我们可以先作预防。我会让戴笠亲自去盯着这件事,你就安安心心去开封呆着,调养好身体,到时给我给中央军长长脸。”

    孙玉民心道:我不想给任何人长脸,只想尽自己的力量多杀几个鬼子。

    他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是却不能这样说出口,只得客客气气地点头称是。

    陈布雷乘车离开小院,孙玉民也帮陆曼提起行礼箱,坐上专程来送他们的小车,赶往火车站。在那里,小玉英、李铁胆、董文彬、林原平、邓东平还有一整个押运物资的警卫连在等着自己。

    孙玉民清楚的知道,在他离开武汉后不到两个月,韩复榘便走了他说的那一步,将大半个山东送给了日寇,到那时,徐州会战将慢慢拉开帷幕,自己也应该手握万余雄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