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抚恤金有了

    孙玉民和陆曼到了武昌站,小玉英和李铁胆带着众人已经在站台等着他们,一台蒸汽机车牵引着一节车厢和十五节车皮静静地卧在铁轨上,每节堆满物资的车皮上都有几名士兵荷枪实弹的守卫着。

    小玉英旁边站着的一位身着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见到了身穿上校军装的孙玉民和陆曼,忙小跑到两人面前,点头哈腰的勤献殷勤,听了这人的自我介绍才知道是这列火车的车长,孙玉民应付了这人几句,便问已经粘到陆曼身边的小丫头:“物资全都上车了吗?”

    小玉英点头回答说是的。

    “军响你是怎么领到的?”孙玉民问道,其实他也清楚,陈布雷一出马,谁敢不给面子。

    “陈伯父亲自带我去领的,那些管军响的一看到他老人家亲自来了都傻了,又准备了好一会儿,才把军响发下来。”小玉英一提起钱就特别精神。

    “全额?”孙玉民心中一动,如果说军响没被扣掉两成,那么自己就可以办成压在心中的这一件事了。

    “当然啊,一分不少。”小玉英很是得意。

    这是今天孙玉民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他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条狰狞的伤疤在这灿烂的笑容铺垫下,也显得不是那么令人恐惧了。

    小丫头看到他的笑容,心里突然间有种不安的感觉,她赶紧收敛自己的玩心,走到孙玉民跟前,说道:“你该不会打我钱的主意吧?”

    孙玉民被小丫头一语道破心思,有点语塞:“没……哪里……不会……”

    小玉英何等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么明显的表现,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朝火车头后面的车厢跑去,边跑边叫:“做梦吧你,钱才不会交到你手上。”

    孙玉民无奈地摇摇头,和陆曼相视一笑,便跟着往火车走去,待所有人都登上了火车。在车站引道员的指挥下,火车拉响了汽笛,伴随着车轮和道轨沉重而又激烈的碰撞声,在一团白茫茫的蒸汽中,这一辆满载军用物资的火妻,徐徐往郑州方向开去。

    车厢里,小玉英坐得离孙玉民远远地,生怕他过来,一看到孙玉民盯着她看,立刻就装着睡觉,第他把视线挪开,便又恢复了那种警惕的神态。

    看着她这副样子,孙玉民觉得很好笑,他把正和李铁胆说话的钱进叫了过来,带着他一起走到了小丫头的身边,推了推正在假寐的她,说道:“嘿,别装睡了,我有事同你说。”

    小玉英装作很烦的样子,把头故意往里埋,就是不理孙玉民。

    就在两人无可奈何间,陆曼走了过来,俯在孙玉民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他脸上立刻浮出光彩,反问陆曼:“这行吗?”

    “反正她是你妹妹,没那么多计较。”陆曼笑着说。

    “还是你来吧!等会儿她哭鼻子了我难哄。”孙玉民还是在犹豫中,陆曼刚刚对他说这个小丫头超级怕痒,让他去挠她胳肢窝,虽然说她一直喊自己哥,但是去做这种肢体接触的事,他还是有点下不去手。

    “她连嘴都亲过你的了,还怕你挠她胳肢窝?”陆曼仍在笑着,这句话说的声音可不小,车厢里很多人都听见了,董文彬和林原平本身就一直在注意小丫头,更是听得一清二楚。

    连装着睡觉的小玉英都听得一清二楚,她再也无法装着睡着了,坐了起来,整了整她那身新军装和睡乱了的头发,冲着陆曼说道:“谁亲谁嘴了?蛇亲你嘴了吗?”

    看到小玉英已经生气,陆曼赶紧解释:“说我亲了你哥的嘴呢。你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扯。”上次一只刚生出的小老鼠就把自己吓个半死,真要扔条蛇过来,自己也没有办法,所以只得向小丫头的“淫威”屈服。

    孙玉民贴着小玉英坐下,不顾坐在对面的钱进诧异的眼光,两只手把小丫头的一头长发弄得乱七八糟,口中说道:“看你还装着不理我。”

    “唉呀,”小丫头有点生气,打开了孙玉民的手,自顾自地重新整理头发,边做边说:“谁让你一直惦记着那点钱,那可是全师的,不能动用的。”她说的道貌岸然,实则就是小气。

    孙玉民帮着她整理头发,轻轻地对她说::“丫头,你看哥是个爱钱的人吗?”

    “你不爱钱,但是你爱乱花钱。”小玉英又将孙玉民的手拍开,说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装着帮我弄头发,其实是你自己把我头发弄乱的。”

    孙玉民知道对付这个小家伙只能嘻皮笑脸,于是搂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丫头,你看别人都在笑话我们兄妹俩,赶快别使性子了,好好听着我的意思。”

    小玉英见孙玉民说得很慎重,就没再去反抗,任他搂着自己的肩膀,双手仍在整理自己的头发。

    看到小丫头没有再使性子,孙玉民便对正满脸惊愕看着自己和小丫头的钱进说道:“二团的花名册带来了吗?”

    钱进听到孙玉民说话,才从发懵中醒过来,说道:“带来了,昨晚去诊所敷好伤药后就去把那五个炊事员接了过来,花名册和二营阵亡将士的身份铁牌都安然无恙,只是可惜了那些钱,让二处的那帮杂碎给贪了。”

    孙玉民笑着看着正自责的钱进,对他说:“有人帮你报仇了,你得好好感谢人家。”他搂着小丫头的手做着小动作,示意钱进对面前的这个小女孩说些好听的。

    小玉英是个何等机灵的小家伙,她早就发现了孙玉民的企图,嘴里不紧不慢地说道:“讨好我也没用,我敲竹杠跟他没关系,谁让那个死胖子敢凶我姐夫。”这个死丫头,为了不让孙玉民把她的钱拿走,亲哥立刻变成了姐夫,把孙玉民给气得几乎吐血。

    他装作生气的样子,两手扳着小玉英的肩膀,把她身子扭过来对着自己,板着脸说道:“刘玉英小姐,你认真听我说。”

    看到孙玉民脸色有点不对,小丫头也有点胆怯了,老老实实的看着孙玉民,等待着他的说话。

    孙玉民这才将手从她肩上放下,开始苦口婆心的诉说,小玉英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当孙玉民讲到二营战士在南京拿到响银时,个个都藏得像宝贝一样,没有几个人拿出来乱花,小玉英开始被慢慢感动,最后讲到桂永清、周振强、马威龙、孙玉民四个人在武汉喝酒时,孙玉民提出来往上报阵亡要求抚恤时,桂周二人躲躲闪闪的目光,小丫头都能听明白,这些二团甚至是教导总队战士卖命的抚恤钱,早已经落到了二人的口袋里。

    小玉英是个见不得人家受苦的人,孙玉民很好的拿捏到她的软肋,他把那些战士们的家庭失去亲人的痛楚和困苦,无限放大在小丫头面前,惹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当场就说道:“哥,如果真的是给这些牺牲了的战士们补发抚恤金,我愿意把你攒下来的家当全拿出来!”

    孙玉民欣慰地抱住了已经红眼眶的小玉英,说道:“你真是我的好妹妹。”接着又问道:“那我们现在有多少钱?”

    “大黄鱼八条,大洋五千三百块,美金四千九百块。”小玉英少说了十条黄鱼和一千大洋,她是不知道美金比这两样都更值钱,否则肯定会瞒下所有的美金。

    “这些钱够给二团阵亡的将士发抚恤吗?”孙玉民问正听着他们说话的钱进。

    “这得看团座你的要求,”钱进说道:“二团四个营,加上营直和光华门战场上临时改编过来的一千二多战士,总数差不多五千人左右,如果每个人都发十个银圆就绰绰有余。”

    孙玉民听到了这个答复很是满意,刚想起身回自己的位置,脑中突然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没那么容易把钱全交出来,于是决定诈诈她。

    “小丫头,你昨天和那个胖子狱长说了些什么?我怎么看到他跑来找你?”孙玉民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听到这句话,小玉英先是一怔,随即从座椅上跳了起来,站到了两张椅子中间的台子上,尖叫着:“谁出卖了我。”

    胖子狱长确实来找过她,还带来一笔不菲的赔偿金,但这是发生在城防军军营那边的事,那时候孙玉民还在床上睡大觉,现在他说出来这件事,在小玉英的意识里,肯定是有人打她小报告。

    一车厢的人被这个阎王一叫,顿时鸦雀无声,孙玉民连忙将其拉下来,说道:“没人告你状,是我猜的,你这样做岂不是清清楚楚告诉我,你收了人家钱!”

    小玉英这才知道她被孙玉民给诈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硬着头皮说道:“瞎说,那个死胖子才没有给我钱,他提了一箱吃的给我,说我太瘦了,要补充营养。”她不会撒谎,这个谎话让李铁胆、钱进、董文彬等人捧腹大笑。

    小玉英并没有不好意思,可怜巴巴地看着孙玉民,说道:“人家一个陌生人都会关心我,你这个当哥的还不如一个胖子。”说完还唉声叹气,像是倒了大霉一样,惹得众人又是满堂轰笑,可当小玉英鼓起她那本来就大的眼睛扫视过去时,这帮刚才还大笑的人,个个都抿住嘴,低着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孙玉民没办法,只得摇摇头从她身边走开,能够让她掏了这么多钱出来,他已经很满足了。

    最后一抹阳光从火车车窗前消失,夜幕降临了,铁道两边的村庄、田地都被急速前进的火车远远地甩在身后,车厢里的灯光开始发出昏黄的光芒,在阵阵白色蒸汽和汽笛声还有车轮撞击铁道的巨大哐当声中,孙玉民众人犹如被催眠似的,纷纷睡了过去。

    火车一路经停信阳和许州站今河南许昌,再有几个小时就要到达郑州,临行前已经通知桂永清和周振强到达的具体时间,他们组织的各种车队和押运部队,都已经在郑州货场等着他们的到来。

    小玉英没让孙玉民给剥削光,她很是高兴,但是她没表露出来,只是偶尔在睡梦中很大声的笑,时不时地梦呓:“想掏空我的口袋才没那些容易!”

    她的这些动作大家伙都看在眼里,除了一些不了解她的警卫连士兵,没有人会去介意和笑话她。

    想着即将到来的台儿庄大战,孙玉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非常的渴望能够带上一支劲旅,狠狠地将濑谷支队连锅端掉。望着趴在桌上呼噜震天响的李铁胆,他突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爱怜,自己的一帮子手下现在全都东离西散:刘文智身负重伤,现今在开封养伤石头带着四个人跟着陈芸和邓秀芬去了西北张小虎带着铁牛去了138旅,虽然说还在同一支部队内,但实际上已经脱离了自己周洪战死在光华门阵地,这是自己永远的痛,因为他的死可以算得上是孙玉民指挥上的失误周海南是为了给二团留种子,为了掩护张小虎他们十几人心甘情愿的捐躯在光华门城瓫内的,其实他完全有时间和机会撤走的现在自己身边的心腹只剩下了这个头脑简单的李铁胆和另外一个不会打仗的钱进,虽然说路上收留了董文彬、邓东平和半个鬼子林原平,但时间太短,自己肯定无法像对待刘文智他们那样无条件的信任。如果真的要带部队上徐州战场,那么面前这个熊一般的家伙将是自己首选的开路先锋,自己有必要对他说些什么,教些什么。

    想到这里,孙玉民用脚踢醒了熟睡的李铁胆,对正在擦口水的他说道:“铁胆,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李铁胆满脸惊愕,似乎没听明白孙玉民所说的话,他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说道:“你说什么?团座。”

    “我已经不是团座了,你以后改口吧。”孙玉民说道。

    李铁胆不明所以然,正四处观望,想要人告诉他什么情况,却发现整个车厢只有自己和对面的团座没有睡觉,忙问道:“团座,你怎么啦?是要赶我走吗?”

    孙玉民对他摇了摇手,示意他不是像他所想的那样,说道:“我现在是个没兵权的长,手下只你们几十号人,没兵可让你带,你不怕把你那身本事闲没了?”

    “带个鸟兵,你那么大的本事都不带兵,我算个球。”李铁胆气呼呼的说道:“战死沙场了,怃恤金都会让这些狗官们贪掉,与其给这些杂碎们卖命,还不如跟着上山打游击。”

    “那你为什么不跟着陈芸石头她们走?”

    “我不是石头,我是我!我只想跟着你,你去干嘛我就干嘛,哪怕你去当土匪,我也毫不犹豫的跟着你。”李铁胆想都没想就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还有我!”一个声音传来。

    “我也算一个!”又一个声音传来。

    “算上我?”第三个声音传来。

    孙玉民和李铁胆闻声转过去看时,只见先前睡着的董文彬、邓东平和林原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纷纷表态。

    “这怎么可能少得了我!”尖锐的女声,谁都知道这是小玉英的声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