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马威龙有什么事?

    孙玉民看着面前信誓旦旦的这些人,热血也涌上了心头,说道:“那好,我就带着你们打出一片天地!”

    “太好了?”李铁胆他们几个兴奋的欢呼起来,整个车厢里的人都让他们几个吵醒,孙玉民见这样子不太好,忙让这几人收声,不要吵到守了很久物资的战士们休息。

    小玉英窜到了孙玉民身边坐下,董文彬和林原平则和李铁胆挤到了一块,邓东平就站在了董文彬身边。没几秒钟被挤在中间的林原平就尖叫着站了起来,嘴里用日语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董文彬伸手用力拍了一下这个半鬼子的头,大声骂道:“瞎叫唤什么呢。”

    林原平刚那一下被李铁胆熏晕了,那个味道是他从未见识过的,整个一下子被这永生难忘的味道给刺激懵了,嘴里连很多天都没有说过的日语都冒了出来,他被董文彬这一下子狠拍给打醒,从二人中间走了出来,站到了小丫头边上,忙说道:“太难闻了,太难闻了。”

    孙玉民瞪了一眼满脸不在乎的李铁胆,骂道:“哪天你娶媳妇了,看人家怎么受得了你。”

    “娶了媳妇再说?”李铁胆甩了一句话来。

    孙玉民一听,立刻生气了,探出身子,伸手猛拍他那颗圆头,脏兮兮油淋淋的头发黏糊糊的,让孙玉民拍了两三下就没有继续拍下去的愿望。

    他这边停了却听到身边什么东西在响动,孙玉民低头一看,小玉英正像躺在椅子上,身子像悬在半空一样,伸着只穿着袜子的脚在董文彬身上乱踢。

    孙玉民看到董文彬完全不敢反抗,他一把将像摊泥一样瘫在椅子上的小玉英给拽了起来,说道:“你还有你,”他手指了小丫头一下又指向李铁胆,说道:“什么时候能给我长点脸,我就阿弥托佛了。”

    邓东平倒是不怎么在意李铁胆身上的味道,一脸淡定的看着正在训斥小玉英的孙玉民。

    钱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些吃的过来,用盘子端到了孙玉民和李铁胆椅子中间的桌子上,小玉英见盘子里全是肉类的东西,顿时生气地骂道:“你们这帮猪,天天只知道吃肉。”

    钱进同众人一样哈哈大笑,见小玉英委屈的撅着嘴,忙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纸包,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说道:“怎么敢忘了我们的小公主呢。”

    小玉英一把就把他手里的纸袋抢了过来,一打开就欢呼起来:“糖炒栗子。好久没吃过了。”

    在许州给火车加完水和煤,火车又走了半天,李铁胆他们早就饿了,见到吃食便不在装斯文,纷纷动手吃了起来。

    孙玉民问钱进:“其他人有吗?”

    “当然有,他们几个马上就端出来了。”钱进所说的那几个人就是他从南京城带出来的几个炊事员。

    “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孙玉民又问道。

    “大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只是手上和脚上的指甲要长出来恐怕还得些日子。”钱进把自己那双光秃秃的手在孙玉民面前晃了晃。

    “给。”小玉英剥了一粒栗子肉往孙玉民嘴里塞,他忙从嘴前挡住,说道:“丫头,你以后要多跟钱大哥学习,这粒栗子你应该先给他吃。”

    小玉英硬是将栗子肉塞进了他嘴里,说道:“我会给他剥的,这粒是给你吃的。”

    小小的插曲过后,孙玉民把围在自己身边的众人说道:“你们大都是跟着我从南京城走出来的,也大都是久经战火考验的老兵。现在虽然跟着我到了后勤部门,但上战场是迟早的事,所以不能因为到了军需处,就把自己的本职都忘了。所以我会每天早晨带着你们出操,练枪法,晚上再教你们战术。”他看着正聚精会神听他说话的小玉英说道:“你也一样。”

    小丫头巴不得这样子,忙脸高兴,站起来给孙玉民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说道:“是,长官。”她站起来的这一下,把放在身上的板栗壳撒了一地,幸好那个装板栗的纸袋是抓在他自己手上,没有掉下来。

    孙玉民很是盼望着陈布雷能早日疏通好关系,自己能够早日训练真正属于自己的部队,带着一批自己亲手带出来的部队上到战场,痛宰日寇。

    如果刘文智在场的话肯定会问他是不是有计划和路子以及想法了,但是现在车厢里的人没一个真正的能了解自己的内心,哪怕是如同亲妹妹的小玉英。

    假若真的带了一支旅级或者师级的部队,自己去哪找一些完全合格的军官呢?刘文智算一个,李铁胆他们听话归听话,但是作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军事主官,确是还差那么一点点火侯。

    怎么办?这是一个摆在孙玉民面前的一道难题,他突然想起周海南和周洪,如果他俩没阵亡的话,自己何尝会有这种苦恼呢!

    邓东平见孙玉民先前的笑容变成了愁眉苦脸,就问道:“团座,有什么心事吗?说出来,让大家伙替你分担分担。”

    孙玉民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故去的两位兄弟,他们战死在光华门,连一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先前还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气氛一下子冷清起来。

    李铁胆是众人里面有最明显变化的人,也难怪,他们三个人都是从湘军部队里一起来到二营的,当初的六百湖湘子弟如今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他手上抓着的那只鸡腿让他狠狠地砸在车厢地板上,口里骂道:“小鬼子,我日你奶奶的,你们等着我来剥你们的皮吧。”

    孙玉民拍了拍手,对众人说道:“你们不能跟着我的情绪走,以后你们几个都要成为部队主官,哪能随着别人的情绪波动而做事的?这让我如何让你们去充当我的手脚,去充当我的眼睛和牙齿?”

    董文彬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眼里露出了兴奋的光芒,问道:“团座,是不是您要去带兵打仗了?”

    大家都听到了他的话,个个都升长了脖子,等待着孙玉民的回答。

    看到这样的场景,孙玉民也就没再掖着藏着,他说道:“就算是,但是你们觉得你们谁能够担当一团之长或者一旅之长?”

    停顿了几分钟,没人说话。董文彬跃跃欲试,他刚想站起来说话,孙玉民却按下了他的肩膀,说道:“你不行,我现在就算给你一个连,你也带不了。”

    董文彬不服气,说道:“不可能,天天跟着你们,怎么都会学到一点点。”

    看到自信满满的他,孙玉民突然间觉得这个家伙很像几年前的自己,即爱学习却又心高气傲,就凭这一点,自己都应该好好培养培养他。于是,孙玉民说道:“那好吧,到驻地以后,你就跟他们一样吧,学习怎么带兵打仗吧。”

    “是!”董文彬站起来给孙玉民行了个军礼。

    钱进其实也想去带兵打仗,但是自南京突围后,他对打打杀杀异常的反感,如果不是这场战争,他肯定不会成为一名军人。见到大家这么高的热情,自己也不好厂表个态,哪怕是稍微意思一下也好,省得这些货们以后谈论火车上这段往事时拿来讥讽自己,刚想开口,孙玉民却抢先说道:“钱进,后勤军需处的这些日常工作以后都由你来完成,我还是喜欢打仗,这段时间我要把这几个家伙一个个都练成能打善战的军事主官。”

    钱进满脸感激,他以为这是团座故意在给找台阶下,其实不然,这是孙玉民内心真实的想法。

    火车上商议过后,大家都兴奋得睡不着,纷纷都在窃耳私计,只有小玉英这个丫头,几乎是完全躺进了孙玉民的怀里,打着轻鼾,睡到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小的汉珠,孙玉民没有动,生怕吵醒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这个姿式一直持续到了郑州货站,把他累得够呛。

    马威龙派出了张小虎和铁牛他们带着一个营的部队,和几个车队来搬运清点物资。远远地就看到了孙玉民他们这些人,张小虎和铁牛赶紧跑到他面前敬礼,然后又和李铁胆钱进他们闹成一团。

    孙玉民轻咳了一声,淡淡的对他们说道:“都已经是一营之长了,还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张小虎听到这一句话后,呆怔了一下,他何尝听不出来孙玉民话中的意思,从他带着自己和铁牛走出旅馆,来到马威龙面前那一刻起,自己和铁牛就已经是二营或者说是二团嫁出去的女儿,在孙玉民面前再也不可能会得到当初的那般待遇了。

    张小虎这一刹那像是一盆凉水当头淋下,眼睛呆望着孙玉民,嘴里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语:“我……这……不是……没……”

    孙玉民没理会尴尬的张小虎,对钱进说道:“你留在这里把这些物资和武器弹药全部运送回去,记得叮嘱押运部队注意安全。忙完这些后,你再把抚恤金寄给那些将士们的家里吧,沦陷区没法寄的你一定要记录好,把这些钱专门存在一个户头,等光复时再补发过去。”

    这是钱进最拿手的工作,这些让孙玉民头痛的乱七八糟的事,对于钱进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得心应手,带着警卫连的战士们就开始工作起来。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可把小玉英给憋坏了,见孙玉民安排好了工作以后,便拉着他和陆曼往车站外走去,嘴里还在叫嚷着:“再也不坐这破火车了。”惹得跟在他们三个身后的李铁胆、董文彬和林原平哈哈大笑。

    孙玉民想着他们又将喋血疆场,索性带着这几个家伙在郑州城里疯逛了一整天,也疯吃了一整天,直到天黑才叫上了忙活一整天的邓东平他们去往离郑州只有区区四十公里的开封。

    孙玉民到46师营门口时,被站岗哨兵给拦了下来,小玉英很生气,想去捉弄人家,却被孙玉民瞪了回去,骂道:“这是部队,你赶快把你的野性收起来,否则我收拾你时,别哭鼻子。”

    小丫头吓得赶躲到陆曼身后,不再说话,只在边上生闷气。

    接到哨兵报告后,周振强亲自跑出来迎接,还大骂哨兵不长眼,连46师的财神爷也敢拦。

    孙玉民忙替这些哨兵圆场,说自己乘坐的不是师里的车,他们第一次见,不能怪他们。

    见到桂永清时,孙玉民觉得场面有点怪异,这位46师新任师长红光满面,完全不提武汉那一荐,他面前的孙玉民虽然一直陪笑,可心里就像是吃了个苍蝇一样,无比的恶心和厌恶。

    又是安排了接风宴,又是那些客套话,孙玉民这次学的很乖,酒杯基本上只在嘴上碰了碰,趁他们不注意就洒在地上,结果自然是他带人将二位醉醺醺的师长副师长送回了师部。

    回到师部后勤处的宿舍时,已经很晚,孙玉民没有一点睡意,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光华门的一幕幕,直到天色即将发白,他才不知不觉的睡着。

    没睡多久,孙玉民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他睁着迷离的双眼打开了房门,小玉英带着一个上校军官走了进来。

    孙玉民没有细看那人是谁,直接又躺倒在床上,眼看又要熟睡,被小丫头那双冰凉的爪子伸进了衣服里,他打了个冷战,睡意全都给赶跑了。

    “人家马旅长等你半天了,你还在呼呼大睡。”小玉英把他弄醒了以后,仍喋喋不休。

    孙玉民闻言定睛一看,还真是马威龙,昨晚不知道什么原因,桂永清没有叫上他的这个心腹。他忙对还站着的马威龙说道:“抱歉,昨晚没休息好,让马兄久等了。快请坐。”

    孙玉民示意马威龙随便坐,接着对小玉英说道:“丫头,去帮哥打盆洗脸水来。”

    马威龙四周打量了一下孙玉民的住处,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说道:“孙贤弟,你这清寒的可以啊,一点都不像是个财神爷的住处。”

    孙玉民忙打哈哈,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马旅长别取笑了,我昨晚才到,才住了一晚上,还没来得及布置呢!”

    刚扣好衣领上的风扣,林原平就端了一盆水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肩上搭着毛巾手里拿着牙刷和漱口杯的小玉英。

    孙玉民从小丫头手上接过牙刷水杯,对她说道:“去给我和马旅长准备点早餐,丰盛点,把你的和陆曼的都买上。”

    小玉英带着她的尾巴:林原平,欢快地出了门,马威龙则坐在椅子上,看着孙玉民刷牙洗脸,一副悠闲的样子,让心里直犯嘀咕的孙玉民搞不懂面前这个人倒底有什么事找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