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人员归队

    小玉英把早餐送进了孙玉民的卧室,自己和陆曼的那份没有拿进来,两个男人要谈正事,她们自然不好掺和。

    马威龙也没有客气,和孙玉民俩人将桌上的早餐吃得干干净净,他一边喝着碗里剩下的豆浆,一边开始了诉说他今日来的目的:“孙兄弟,我想我应该是第一个来堵你门的,其实你应该明白我来的目的。”

    孙玉民还真不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苦笑着表示不清楚。

    马威龙哈哈大笑,说道:“我说贤弟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昨天运回来的装备和物资还堆在你军需处的仓库里,三个旅九个团哪个主官敢不拜你这个码头!”

    孙玉民刹那间就明白了,他错怪了桂永清,这个不靠谱的师座还真是把他当心腹了,这真是要让他发财呀。

    可是这种财别人乐意发,放他孙玉民身上却是不乐意。扣点武器装备卖钱?那可是底下士兵们用来拼命的家伙式,自己下不了这个手。扣一两成军响和部队日常花销?这是从战士们嘴里掏食,他孙玉民做不出来这种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最多就是按照姓桂和姓周的意思,截下他们俩的那份。

    马威龙见孙玉民没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忙对他说道:“兄弟,做哥哥的他来心直口快的,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你别介意。”

    “没有,没有……”孙玉民说道:“马兄,我明人不说暗话,你138旅的物资我一分不少全发到你手上,军响和日常这一块,你只需给他们俩一人留一份,军需处这一份不要。”

    “倒底是自家兄弟。”马威龙很是感激和高兴,他抱了一下孙玉民,说道:“教导总队的兄弟们剩下的没几个了,你我更要团结在一起,否则就会给人家欺负得不得了。”

    “马兄,我话还没有说完,小弟也有一事相求你,希望你能全力支持。”孙玉民昨晚考虑了一晚上,最后决定了要组建一支完全是自己心腹的连队,从武器装备、物资补给、战术战法等等都亲自来教,把这支连队练成一把尖刀,远远超过日军战斗力的一支部队。

    “兄弟有话直说,只要我马某人能做到的,绝不推辞。”马威龙拍着胸脯在说。

    “马兄,我想给后勤军需处组建一支连队,专门负重押运物资什么的,想让马兄支援我点人。”孙玉民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要人没问题,我那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只是你要组建部队的事,你先要和副师座和师座先说好,省得到时出麻烦。”马威龙听到了孙玉民的要求,先是一呆,随即就回答了他。

    作为一个戎马十几年的军人,马威龙能理解一个军事主官突然间从前方调到后勤的那种失落感。他以为孙玉民只是不想一下子落到要人没人要枪没枪的地步,才临时起意决定组织一支小连队,过过带兵的瘾。他哪里知道这支部队是孙玉民为了几个月以后的那场战事,准备的骨干力量和奇兵。

    “那是当然,我肯定会和师座他们说的,这你放心。不过马兄你那边得先和下面几个团的主官沟通沟通,把我要兵的事宣传宣传,过两天我给马兄送装备的时候顺便去选选人。”孙玉民说完后,将碗里剩下的豆浆一饮而尽,用手擦了擦嘴,又对马威龙说道:“只要马兄不吝啬手上的那些老兵或者骨干,以后后勤处就是138旅的娘家。”

    马威龙一拍桌子,大叫一声:“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只要你孙玉民要的人,138旅一定放,他若不来,赶都要赶过来。”

    孙玉民把手伸了过去,对他说道:“我们毕竟都是从教导总队出来的,说难听的,我们都是一个娘家出来的,以后大家都互相帮衬点。”

    马威龙哈哈大笑,说道:“我正是这样想的,那我们现在去办公室?”

    孙玉民先是一愣,然后想到还有一些公文上的手续要办,连忙说道:“那就一起去吧。”

    果不其然,马威龙说的一点都没错,连着几天,不是这个旅长就是那个团长来找,还好46师是三旅九团制,如果再多点部队,那孙玉民就是会分身也搞不定这种来樊关系的军官们。

    还好有钱进和小玉英的帮忙,总算是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工作。

    马威龙回去几天后的早晨,张小虎带着铁牛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军官找了过来,恰巧孙玉民不在办公室,这几个人可算是受尽了小玉英的白眼和冷淡,这个小丫头看见孙玉民这几天让人找得焦头烂额,学着桂永清的秘书一样,在他的办公室外摆了一张办公桌,有事没事的总翘个腿在那玩手枪,画眉毛。

    待孙玉民从师部回来时,都快下午了,看到在办公室外等了一个上午的他们几个人,孙玉民很生气,刚开口说了她两句,小丫头就气呼呼地走了,叫都叫不应,他也没有办法,只得自嘲地轻笑了几声。

    不用看都知道他们还没吃中饭,连忙带着他们四人去找了家饭馆,又派人找来了小玉英过来付帐。

    看着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似的将一满满桌子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孙玉民戏诌道:“难道你们在138旅吃不饱?”

    “别提了,我们是军官还好点,下面的士兵们吃的都快赶上猪食了。”张小虎叹了口气说道。

    “不可能呀!你们138旅底下的团和直属单位的军响和日常开销前两天都领走了呀。”孙玉民说道。

    “没有的事,上面都说款子还在军部没下来。”两个陌生的军官抢先回答。

    孙玉民闻言心道:这帮杂碎,老子辛辛苦苦帮下面兄弟们要来的军响,还请了陈布雷出面,才没让上面的人克扣,发到自己手上也只是给桂永清留了一成,孙玉民本人以及后勤处大大小小一分一毫都未曾取用,现在这帮子人居然对手下还说钱响未到,还好没说是卡在自己手里,否则这个黑锅帮人家背了,自己还不知道。

    “哦,我知道了。”孙玉民并没有把实情同他们几个说明,他接着又说道:“你们今天来找我,难道是来要军响的?”

    张小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说道:“不是不是,旅部来命令说要从各团选一部分士兵来后勤处组建特务连,我一得到消息,就带着他们几个来找您了,我们仍想跟着您干!”

    孙玉民仔细观察了他们一下,发现铁牛这家伙居然也已经挂着中尉军衔,想当时,自己也打算把他提升,没想到到138旅反而先升了职,果然是块金子都会发光。他心里还对当初张小虎和铁牛离开自己去138旅耿耿于怀,没有直接答应下来,笑嘻嘻地说道:“怎么要来我这座小庙?138旅可是46师的王牌主力,而我这是后方杂牌,怎敢要你们这些精英们!”

    张小虎和铁牛一脸尴尬,还好那两个陌生的军官说道:“孙长官的部队谁敢说杂牌?南京城以一团之兵硬撼日军第九师团胁坂支队,亲手击毙敌大队长一名,这等战绩,不管是中央军还是地方军,谁人能打出来。”

    孙玉民被这马屁拍得都爽到天上去了,心里面也是美滋滋的,真的是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小玉英恰好进来饭馆买单,见到张小虎和铁牛俩被孙玉民那番话哽得红着脸一声不吭,也就没再生气,付完饭钱,故意走到桌子边上自言自语:“当了逃兵了,还厚着脸皮来求人收留,换我早找块豆腐撞死了。”

    孙玉民被她这句话惹怒了,跳起来就要扇这个小家伙,可小丫头太了解孙玉民的脾性,说完这句话撒腿就跑,在门口狠狠地撞进了熊一般的李铁胆怀里,她气得跳起来,口里大骂:“你找死啊,把姑奶奶我撞疼了。”她说完就直接用一双穿着小皮鞋的脚,重重地跺在一只熊掌上,痛得李铁胆抱着脚哇哇直跳。

    小玉英踩完李铁胆后,想扒开熊一般的他,却哪里能扒得动正捂着脚的李铁胆,又怕孙玉民来抽自己,只得灰溜溜地从李铁胆身边绕了过去。

    孙玉民对低着头红着脸的张小虎和铁牛说道:“别怪她,年纪小不懂事。”他见这两个人仍低着头,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说:“我孙玉民的兵永远是昂着头,哪像你们俩一样,都给我抬起头来!”

    这一句话就像是给张小虎和铁牛俩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站了起来,说道:“团座,你答应让我们回来了?”

    孙玉民点了点头。

    李铁胆刚被小丫头这一跺可踩得不轻,孙玉民走过来问他有没有事时,他还在揉着已经青紫的脚面,他忙咧着嘴笑,说道:“没事,没事,小丫头轻,没力气,不疼。”说不疼却一直在那边叱牙咧嘴。

    “你是来找我的吗?”孙玉民问这个二货。

    “嗯,是的!先前刘营长打电话过来,说他今天出院,让我们派个车去接他,找你和小丫头都没找着,后来林原平和董文彬俩就自己开了辆吉普车去了。”李铁胆说道。

    “既然已经有人去了,还来问我做什么?”孙玉民觉得这些手下莫名其妙的,虽然自还没来得及去看望那个跟着自己七年的属下,但是依他对刘文智的了解,他并不会有任何的不满或者生气。

    “他们已经去往医院的时候,刘营长又来了个电话,说陆医今天也要过来,说是看小丫头。”李铁胆忙解释,他继续说道:“您看晚上怎么安排?”

    “安排什么?”孙玉民更懵了,他不明白这头熊说的什么意思!

    “给刘营长接风呀,还有就是感谢人家陆医生,她帮我们这么多,我们饭都没请人家吃一顿,说不过去。”李铁胆一边说话,眼睛却盯着不远处张小虎他们桌子上的剩菜不动,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孙玉民总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这些个馋虫,想开荤了,找了个借口向自己要吃的。刚好,孙玉民也想召集大家开个会了,既然是这样,那不如吃饭和开会一起办了。他这稍稍一思忖,旁边站着的李铁胆却像是等了几年一样,直到孙玉民说出了一句话:“通知邓东平小玉英他们,晚上就来这聚餐,我有事和大家讲。”

    李铁胆眉开眼笑地而去。

    张小虎他们见李铁胆一离开,就走到了孙玉民的身边,说道:“团座,刚一直没有介绍他们两人给你认识,现在总算是可以说了。”

    孙玉民挥手制止,说道:“晚上再说,今晚上的聚会你们四个都来参加,我要跟大家交个底。”

    “是?”张小虎四人敬礼并回答。

    ……

    ……

    刘文智穿着暂新的军装,从吉普车上下来,走向了正在门前迎接自己的孙玉民,在他面前立正敬礼大声说道:“刘文智向处座报道!”

    孙玉民走了过去紧紧拥抱住这个同自己生死相共整整七年的好兄弟,尔后又抓住他的肩膀说道:“我们又可以一起打鬼子了。”

    刘文智激动的双目含泪,口中说道:“处座……”

    小玉英也凑了过来,口里一直叫道:“大哥,大哥。”

    孙玉民故意调戏她,笑嘻嘻地答应:“嗯,我听到你叫我了,什么事啊?”

    逗得小玉英满脸通红,朝他吐舌头,调皮的说道:“才不是叫你呢!我叫的是刘大哥。”

    “你平常不是这样叫我的吗?”孙玉民还在逗她。

    小丫头一时无语,不知道怎么回答,两个人她都叫大哥,先前刘文智住院时,这个不是问题,现在两个人天天都在一起,怎么叫他们倒成了一个难题。

    刘文智忙帮她解围:“处座是我大哥,也是小玉英的大哥!以后丫头就叫我刘大哥吧!”

    “这样不好,丫头你以后叫孙大哥为大哥,刘大哥为二哥,你自己成为三妹,多好呀。”一个女声从吉普车上传下来,原来陆曼故意躲在车上,没让他们发现。

    小玉英听到这番话顿时眉开眼笑,跑到车前,拉开了车门,从车上牵下了陆曼,高兴的说道:“大哥二哥,我以后就这样叫你们了。”然后又对陆曼说道:“虽然我不能确定你会不会成为我大嫂,但是我可以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捉弄你。”

    孙玉民登时黑脸,大骂:“死丫头,你真的是欠收拾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