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准备

    孙玉民拉着刘文智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下午,把陈布雷的应允说给了他听,又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他。

    刘文智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他基本上是面无表情的听完了孙玉民的述说,全程没有发一句言。

    孙玉民早就发觉了他的异样,一直以为是南京城留下的阴影,让这个身经百战的汉子失去了战斗的勇气,自己也没打算让他再统兵上前线,早就盘算好让他担任自己的参谋长,时时刻刻在身边提醒自己。

    “你真的很想再带兵上战场?”刘文智淡淡的问出了这句话。

    孙玉民没预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可以选择偷生,但是良心会折磨我一辈子。你呢?不会吗?”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真不愿意再次踏上战场。”刘文智无奈地笑道。“但是你们都去了,我岂能躲在背后?你现在想去哪支部队?”

    “听天尤命吧,让我去哪支部队就去哪支部队,没得选。”孙玉民摊开手,对他说道:“如果真的能够选择,我倒是想回西北军里去。”

    刘文智哈哈笑道:“和我想的一样!”

    他故作神秘的对孙玉民说道:“孙司令的第二集团军现在划归第五战区李长官指挥,他们现在也驻扎在河南。”

    “这我早就知道了,想归想,但是陈布雷的手未必能升到第二集团军去。”孙玉民说道,他对能重回西北军不抱太大希望。

    “那你觉得我们这次会被调去哪里?”刘文智听说回不了老西北军去,有点丧气。

    “这得看陈布雷怎么和老蒋说这事,据我推测,按老蒋的脾性,如果陈先生把我的原话同他说了,我们这次最有可能去的是第三集团军。”孙玉民平静的说道。

    孙玉民不知道,他的这番猜测最终变成现实,在韩复榘将泰安拱手相让的当天,他的调职命令就下达到了46师。

    …………

    …………

    小饭馆内,众人坐了两桌,没有人去注意桌子上的酒菜,眼睛都盯着孙玉民,等着他开口说话。

    孙玉民把两桌子人都看了一遍,自己这一桌坐着陆曼、小玉英、刘文智、李铁胆、张小虎、邓东平和钱进,另外一桌坐着董文彬、林原平、铁牛和邓东平带来的两个战士以及张小虎带来的两个军官,一共十五人。

    孙玉民心里想道:除去陆曼、小玉英和钱进,以后这十一人就是自己的骨干力量,打鬼子就靠他们带兵在前了。

    “兄弟们,你们大概也清楚今天聚会的原因,我也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早就盼望着。”孙玉民顿了顿,继续说道:“说话之前,先给大家重申下我的要求。刘文智、钱进、李铁胆……”他看了眼张小虎,接着说:“还有张小虎他们几个都很清楚,要真正做到我的生死兄弟,可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首先要记住自己的位置和身份,你们的一言一行都将代表着我。所以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你们只需要听一个人的命令,哪怕这是个错误的命令,哪怕前面就是死亡或者刀山火海,你们都需要带着你的人给我上。”孙玉民说出了这些话后又大声问道:“这个让你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命令的人是谁?”

    “孙玉民!”连小玉英也扯着嗓子在叫。

    “你们能做到吗?”

    “能!”大家都激情沸扬。

    陆曼从没见过这种类似于动员会的场合,觉得很新鲜和好奇,热情也被拉起来,跟着大伙在喊。不光如此,她看孙玉民的眼神从以前的痴情,又多加了一份崇拜。

    “好,既然大家都能做到,那我就丑话说在前面,以后谁敢违背今日的誓言,在场的兄弟,不管是谁,其他人一定要将他置于死地,哪怕天涯海角。”孙玉民在这种场合必须要树立自己的威信,他没管自己冷冰冰的话语和狰狞的面孔给人感觉有多震撼。

    一句话将本来的激情澎湃瞬间击得冰冷异常,两个新来的军官感觉到丝丝寒意从脊梁骨往外冒。

    孙玉民用手指着邓东平带来的两个战士,说道:“你们俩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两人迅速的站了起来,左边的那个稍高稍瘦的先说道:“报告处长,我叫黄百多,湖北人,以前在87师警卫连当班长,擅长打重机枪。。”右边的那个稍矮稍胖的紧接着说道:“俺是河南的,叫赵有乾,擅长拼刺刀。”

    “你叫赵有钱?”小玉英听到他的话,笑问道,见孙玉民正瞪着自己,立刻变得非常老实。

    孙玉民示意他二人坐下,又用手指向张小虎带来的两名军官,说道:“你俩也介绍介绍吧。”

    二人对视了一眼,站了起来,向孙玉民敬礼,说道:“报告处座,我叫孙杰海,擅长打炮。”他这句话一出,孙玉民把刚刚喝下去的一口酒水,全都喷出来,幸亏他是和刘文智在喝酒,当时是朝向小丫头那边,嘴里的酒喷了小丫头一脸,否则肯定会将一桌子菜全喷上了。

    小玉英以为他是故意的,气急败坏的找陆曼告状,陆曼则白了笑的咳嗽的孙玉民一眼,拉着小丫头往外走去,边走边用手帕帮她擦拭脸上的酒渍。

    打炮这个词,刘文智他们听不懂,但是孙玉民听在耳里却格外的刺耳,特别是这个孙杰海字正腔圆地说出这个词时,他没控制住自己,立时笑喷。

    孙杰海站在那里,不知道面前这个处座为什么会笑得如此厉害,一脸懵逼的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孙玉民笑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样确实有点失态,费了好大劲才止住了笑,然后站了起来,对孙杰海伸出手来,说道:“刚刚有点不好意思,欢迎你加入我们。”见到他并没有介意,又说道:“你以前在138旅是什么职务?”

    “报告处座,我是138旅炮营副营长。”孙杰海说道。

    孙玉民心里乐开了花,自谢承瑞团长战死之后,自己一直找不到一个资格老练的炮兵教练,现在倒好,老天白白送了个炮兵主官给他。

    孙玉民握着他的手一直没松开,说道:“太好了,以后我们这群人的炮火支援全靠你了,我一定给你足够的火炮和弹药。”

    “谢谢处座。”孙杰海嘴里忙表示谢意,待孙玉民手放开,他又把身边的另一名军官给介绍出来,说道:“处座,这兄弟也是炮营的,二连连长邱泽华,河南人。”

    “也欢迎你。”孙玉民朝他也升出了手。

    突然得到两个炮兵人才,这让孙玉民很高兴,心里对张小虎的隔阂又少了一层,甚至还在想当初多让几个人下部队,说不定挖到的人才更多。

    孙玉民招呼众人道:“先吃饭,吃饱喝足了我再跟大家说事。”

    李铁胆等这句话很久了,端起饭碗就开干,众人还没缓过神来,他已经吃完了第一碗白米饭。

    孙玉民没有吃饭,他起身去找小玉英和陆曼,走出店门才发现这两个家伙居然让店小二搬了张桌子放在外面,就着街上的路灯,就在门外面吃起来了,弄得孙玉民哭笑不得,还好这几天没什么风,也不是很冷,两个女孩都穿着军装,不用担心安全之类的问题,他也就没凑过去了。两个女孩也当没看到他一样,任他转身回去,理都没理他。

    孙玉民稍微垫了点肚子,见大家都放下了碗筷,显然是已经吃饱喝足,便让邓东平叫回了两个女孩,又将饭馆里其他人请了出去,将店门都关了起来。因为事先和饭馆老板说过这些事情,所以很快,饭馆里只剩下了他们十五人。

    孙玉民站了起来,拍了下手掌,示意正在说话的众人安静,然后开口说道:“先前就说过今天的目地,我在这里给大家透个底,我很快就要履新,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升职,所以很快你们就要跟随我去新部队。”话音一落,大家都兴奋起来,孙玉民升职了,自然会带着他们,也自然会提升他们的职务,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前,鸡犬升天。孙玉民示意大家安静,尔后又说道:“到了新部队后,你们中的一部分也将独自走上军事主官的位置。不管你行不行,能不能担当得了,这次都要赶鸭子上架。现在我们有三件事迫在眉睫,需要马上完成,我给大家分个工。”

    众人见孙玉民说的很严肃,都不敢吭声,等待着他的分配。

    孙玉民接着说道:“第一件事就是招兵,给我们这个所谓的特务连,实际上是我们的骨干连招兵。138旅那边我已经同马旅长说好,上尉以下军官士兵那边都会无条件支持我们。这件事情由刘文智、李铁胆、张小虎、孙杰海、邱泽华去做,我对兵员的要求是:第一人品好凝聚力强,第二才是军事素质,希望你能选上来一批强人牛人上来。”

    被点到名的五个人都迅速的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回答:“是!”

    孙玉民看着孙杰海和邱泽华,说道:“你们俩去选一些炮兵骨干来,也不要把人家138旅给掏空了。”

    两人回答:“是!”

    孙玉民挥手让他们坐下,转过身对身边的小玉英说道:“第二件事你来做,董文彬、林原平拔给你,明后两天务必腾出来能住下一个加强连的营房和能供给大家伙食的饭堂,还有炊事人员你可以问钱进要。”

    小玉英见交给她的是这种不好玩的事,有点小脾气,说道:“让钱进管这事不是更好吗?省得我还要问来问去的。”

    孙玉民敲了一下正扭扭捏捏的小丫头,说道:“他要帮我处理军需处的那一大摊子事,你不去管也行,那把财政大权交出来给钱进,你就可以天天打枪玩了。”要抓小丫头的辫子太容易了,只要说收了她的钱,立马要什么答应什么,除了钱。

    果然小玉英立刻还嘴,说道:“休想,我去弄宿舍和食堂还不行吗!”

    边上的陆曼见孙玉民将这个难缠的丫头收拾的服服贴贴,不由得笑了出来,心道:真是一物降一物。

    孙玉民没有再继续和小玉英斗嘴,转过身对陆曼说道:“第三件事是你的,马上就要开仗,我需要囤积大量盘尼西林和其他的一些消炎药,还需要一批外科医生和护士,你看你能帮到多少?”

    陆曼没想到孙玉民会把如此重担交到自己身上,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孙玉民见她没说话,又问道:“怎么啦?困难大吗?”

    陆曼皱起了眉头,说道:“现今到处都在打仗,黑市上一支盘尼西林都快卖到一条小黄鱼的价格了,想要囤积难度很大,其他的消炎药粉可能会好办一些。至于医生和护士,我的先联系联系,再来回复你。”

    孙玉民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是难度最大的,所以才把它交给了后台硬得不得了的陆曼,换作别人这口都不用张,很简单这事除了陆曼谁也完成不了。

    作为后来人,他非常清楚,如果抗战时,能有足够的药品和稍微好点的医疗条件,那么将会少牺牲多少士兵和百姓啊,这也是孙玉民一定要组建一个完善的野战医院的初衷。

    难度再大,孙玉民都想试试,他对陆曼说道:“找找你以前的同事或者朋友,实在不行能否让老先生帮帮忙?”他没将陈布雷这个人当着这多人的面说出来,也叮嘱过小丫头和李铁胆不能透露出她的身份。

    陆曼望着一脸毅然的孙玉民,竟然不忍说出个不字,哪怕明知道这件事有多难多难,也决定拼着去试试,或许在她心里,这是自己唯一比陈芸大的优势。她朝孙玉民说了四个字:“我去试试。”

    孙玉民很高兴,他很了解她这个人,一且说要做某件事,必然会做到底,哪怕搭进去自己,南京如此,现在亦如此。他很少如此兴奋,难道只是因为一个还飘渺虚无的战地医院,孙玉民自己也说不清,他对还没点到名的邓东平说道:“你带人这两天就到仓库去选我们的武器装备和物资,自家人用,选好的挑精的拿。全连集结后,你担任首任连长,李铁胆当你副手,我和刘文智客串教官,其他所有人,包括你们自己全员参训。”看到满脸惊愕的钱进和陆曼,又说道:“钱进、陆曼、刘玉英除外。”

    ……

    第二天大清早,张小虎他们五个人就开了后军需后勤处的八辆卡车去138旅选人,弄得钱进叫苦不迭,他这边本来就少卡车,但是他还是挺支持,还特意让那些司机带了一些紧俏货下去吸引人。

    小玉英也带着董文彬和林原平二人开始忙上忙下,她本来打算自己三人就搞定仓库边上的营房这事,可一个上午下来才清出一间不大的营房,自己却累得不行,于是只得听从董文彬的建议,请了一大帮子劳力干活,一个中午就把所有房间收拾出来。

    邓东平带着黄百多、赵有乾二人在几个仓库保管员及卫兵的帮助下,挑选了几百套军装和几百套武器装备,全都放进了小玉英清扫出来的特务连连部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