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任命来了

    钱进把他那五个炊事员派了过来,交给了小玉英,看着这几个娃娃兵,小丫头总算找到了一点乐趣,把这几人指挥得团团转。

    还没天黑,张小虎他们就返了回来,八辆卡车载满了人来到了军需处边上的营房。

    见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部队,小玉英高兴的不得了,招呼着手下五头蒜开始准备晚餐,后勤处什么都不缺,小丫头也是真高兴,特务连的第一顿晚餐可真是丰富,这让刚选上来的战士们兴奋异常。

    部队就是部队,虽然是头天集结,但是这些人都是选上来的老兵或者是军官,一亮相就给了孙玉民非常大的震撼。

    四个四乘十二人的方块整整齐齐的列在饭堂前的空地上,亏得地方大,要不然站都站不下。小丫头带着董文彬和林原平以及五个忙完的炊事员还有黄百多和赵有乾也列了一条队,站在了最右边,虽然不是那么直,但至少看起来也不歪歪扭扭。陆曼则是站在饭堂门口,双手抱胸平静地看着正在集合的部队,时不时地看向最右边那条队伍,以及队伍最前面的小丫头。

    整队的邓东平看到孙玉民带着刘文智和钱进过来,立即大声喊道:“稍息,立正。”然后跑了过去,向孙玉民敬礼,报告说道:“特务连197人全部到齐,请处座训示。”

    孙玉民看着这军容严整的队伍,心中很是得意,但也没有表露在脸上,还了个军礼很,淡淡的对邓东平说:“开饭吧。”

    邓东平闻言一愣,轻声问道:“您不对大家讲两句?”

    孙玉民摆了摆手说道:“我就不说了,你代我说两句吧。”

    邓东平又是一怔,继续问道:“处座,要不您亲自来吧。”看到孙玉民似乎有点微怒,忙接着说:“我代您说什么?”

    孙玉民快要黑的脸又带上了微笑,对他说道:“一个月,我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两方面的考核,单兵素质和集体配合。能者当军官,弱者只能大头兵。”

    邓东平跑回到队伍的正前面,大声地喊道:“稍息,大家都给我听好,处座说了,一个月的强化训练,考核两个方面,能者当军官,弱者只能是大头兵。我在这里表个态,我们在场的所有的临时军官们都将一同参训,包括我自己,谁要是能超过我们,都会被处座看重,那么你的出头之日就到了。今天我们大家都好好休息,从明早上的第一声军号开始,我们全力以赴,接受处座的考验。”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句话,邓东平有点口渴,他咽了一口吐沫,继续喊道:“大家怕不怕考验?”

    “不怕!”二百号人的声音震破天际,小玉英也扯着嗓子在喊,看着她正儿八经的样子,陆曼很想笑,但是她没有笑出来,反而觉得这个时候的小丫头有种特别的吸引力,或许这个丫头天生就是个军人。

    这个巨大的声音如同一声声惊雷炸响在孙玉民的耳朵里,让他想起了二营的那个操场,想起了二营的八百多战士,如果当时给自己如此充沛的时间来调教他们,光华门一役二团绝对不会落得只剩下二十多人地步,如果给自己充足的时间,那么周振、周海南甚至是高团副都不一定会死。

    看着眼前鱼贯而入进去饭堂的士兵们,孙玉民心中燃起了熊熊烈焰,他对自己说:我将带着你们,让小鬼子们听到你们的名字和番号就颤抖。

    ……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

    嘹亮的军号声就将还在睡梦中的小玉英给吵醒,她翻了个声,用手指塞住耳朵,继续睡觉。军号刚停,门板就被敲得震天响,孙玉民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丫头,快起床,今天开始你要一起参加特训。”

    小玉英没去回答他,仍埋头大睡,任凭孙玉民将门敲得呯呯响。

    见小丫头还是没反应,孙玉民从靴筒里掏出一柄匕首,往门缝里一撬,便打开了房门。他走到床边,一把掀起被子,将冰冷的手放到了小丫头睡的红扑扑的脸蛋上,口里笑嘻嘻地说道:“懒虫,快起床穿衣服,从今天起我就开始教你杀鬼子的本事。”

    睡的矇矇眬眬的小丫头被这突来的冰冷一下子冻醒,将孙玉民那冰棍一样的手从脸上推开,嘴里大叫:“哥呀,睡个觉都吵我,烦死了。”

    “快点起床,外面的战士们都要出发了,你还在赖床。”孙玉民一边说话,一边将放在椅子上的小玉英的衣服扔到了她床上。

    小丫头无奈,只得乖乖地穿好衣服,跟着孙玉民往外跑去。

    自这天起,孙玉民带着小玉英从体能开始进行强训特训,一些后世的训练方法全让孙玉民用到了她的身上,亏得小丫头从小就是被当成野小子养大的,换成陆曼陈芸这般的姑娘早就会罢工不干了,虽然每天累得跟什么似的,但是她却没叫过一声苦,连陆曼有时看到了,都心痛的不得了。

    孙玉民在单独训练小玉英的同时,还一直在指导着特务连的训练,照搬了后世我军特种部队的一些现在能用得上的训练方法,这群人的进步能明显看得见,先前孙玉民训练小玉英时,都在纳闷,特训在他身上怎么看不到什么效果,以为是哪出了问题,却从没想过人家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身体以及生理上都要有个缓冲的临界点。

    白天军事强训,晚上的理论学习,让大家过得特别的充实,学到的东西也颇多。从班进攻到排连进攻,从单兵防御到密集防御,从武器拆卸到火力配置,每天的科目应接不暇,让众人都感受到了孙玉民的讳莫如深,连刘文智这样跟随了他七年的生死兄弟都感觉到了诧异。

    小玉英也一改以前赖床的坏习惯,不仅一丝不苟的完成孙玉民给她单独制定的训练计划,每天晚上孙玉民亲自教授理论知识时,她都搬个小登子,坐在一边认认真真的听着写着记着。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来到了民国二十七年元月十日(1938年元月10日),连新年都已经过去了一周多。

    就在这一天的上午,钱进正在孙玉民的办公室里替他忙活军需处的公文批复,突然间听到外面一溜串的小车声音,他走到窗边一看,三台黑色的小车上分别下来了三个少将,头辆车上下来的是周振强,第二辆车上下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军官,第三辆车上下来的是桂永清,看到他们,钱进赶忙跑过去打开办公室的门,吩咐坐在门外面的秘书赶快进来准备茶点,然后又打了个电话到特务连连部,吩咐值班的军官赶紧把孙玉民找回办公室来,说师长他们来了。

    钱进做完这一切不到两分钟,估算着三个长官快要进来了,便笔直的站到了办公室门边。

    周振强走在最前面,后面不远处跟着桂永清和另外一个少将,他一踏进办公室的门就在喊:“玉民,师座和五战区司令部的徐参谋长来了,你还不快点出来迎接?”

    “报告副师长,处长带着特务连训练去了,不不办公室。”门口站着的钱进给周振强敬了个礼,大声说道。

    “这个家伙就不是块干后勤的料。”周振强闻言摇摇头,对站在门口的钱进说道:“那还不派人去把他找回来。”

    “报告副师长,已经派人去找了,很快就能把处长找回来。”钱进回答。

    周振强见会客的沙发那边连茶和茶点都准备好了,便没再说什么,走到门口对还在走廊上说话的桂永清和徐参谋长说道:“两位长官,先请进来喝茶,孙玉民这小子不在,已经派人去找了。”

    桂永清领着徐祖贻走进了办公室,四处打量了一番后,看着满屋子的各式各样的拆得七零八落的枪支,徐祖贻说道:“桂将军,你这让张飞绣花,可不白瞎了这块材料嘛。”

    桂永清陪笑道:“这小子后勤这一块管得还蛮好,以前在教导总队时的后勤处长每月总有下面部队的主官来告状,现在46师由他当家,我和老周这边关于后勤这一块,可还没得到过任何人的告状哦。”

    “那只能说明这小子是个多面手,你看看这些,足以表明他最想要做的还是带兵打仗。”徐祖贻指着一挺被拆得不能再散的马克沁重机枪说道。

    “是、是、……”桂永清仍在陪笑。

    其实以姓桂的军职和势力,这个五战区的参谋长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久经官场已经修练成老油条的他,怎么可能会反驳上面下来的人说的话呢。

    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下,继续聊着天,钱进和孙玉民的秘书则在旁边不停地伺应着。

    这个女秘书是小玉英去参加训练后,专门给钱进配的,名义上虽然说是孙玉民的秘书,其实干的全是钱进交下来的事情。

    孙玉民得到了开着吉普车赶来的特务连通信员的报告,才知道桂永清他们过来了,一问日子,发现居然已经到了元月十日,立时就明白了他们过来的目的了。他赶紧招呼刘文智李铁胆张小虎邓东平和孙杰海过来,说道:“你们把部队马上带回,立刻收拾行装,等我命令随时准备出发。”

    见孙玉民交待的这么急切,刘文智问道:“有什么情况吗?怎么突然间这么急!”

    孙玉民扫视了众人一眼,平静的说出了一句话:“我想我的任职命令已经到了,桂永清他们已经在办公室等我了。”

    这句话一出,这四人像发了疯似的大吼大叫,这些天的高强度特训和在46师受到的压抑统统爆发出来了。

    张小虎甚至流下了眼泪,这些天常有46师的人在背后议论他,说他傻到138旅的营长不当,却跑到特务连当一个排长,他受到的压力是最大的,现在听到了这个消息,那些委屈全都渲泄出来了。

    特务连的这些兵们先还弄不明白这四个长官怎么突然间又哭又笑,待小玉英从李铁胆嘴里得到了这个消息并散发出去后,整个特务连都沸腾了,小丫头都高兴的哭了起来。

    孙玉民高举双手,示意特务连的人安静下来,待所有人都目不斜视的盯着他看,认真听他讲话时,孙玉民才开口喊道:“你们刚进特务连时,我没有训话,现在时候到了,我要对大家说一句话: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准备好了!”连着三声整齐的吼叫响砌云际。

    孙玉民拉着小玉英坐上了吉普车,在车上冲着还在兴奋的特务连喊道:“目标营房,全速冲击。”

    随着这一声喊叫,整个队伍像一群刚被放开链子的猎犬,飞速地从吉普车边上奔过,蜂拥着朝营地跑去。

    ……

    孙玉民在门口让小玉英帮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然后带着她一起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在三个已经站起身的少将面前站定,非常标准的行了一套军礼,口中说道:“46师军需后勤处上校孙玉民报到,请长官训示。”

    徐祖贻望了眼桂永清,见他冲自己点头,于是就开口对孙玉民说道:“你就是原教导总队一旅二团团长孙玉民?”

    “报告长官,卑职就是。”孙玉民回答。

    徐祖贻点点头,从站在他身边的副官看上接过了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几,张东西,他展开一张信纸,读道:“命令:晋升46师军需后勤处上校处长孙玉民为少将衔,即日起任第三集团军第十二军第二十师少将师长,二十师旅级军官以下由其自行任命,报备军政部即可。蒋中正。”

    徐祖贻念完后恭恭敬敬的把这张信纸交到孙玉民手里,说道:“另外几张是军政部给你补发的晋升命令和委任状,内容差不多,我就不一张张念给你听了,本来这些东西是要韩复榘派人来给你宣读的,但是他出了那么大的纰漏,上面正在找他的麻烦,无暇顾忌这些事,所以愚兄就受李总司令的委托,过来代劳了。”

    孙玉民从他手里接过了这些纸,每一张都仔细地看了一遍,双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委员长亲自下发的任职命令,孙师长你可算**中的头一份啊。”徐祖贻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带着嫉妒的口吻。

    桂永清从一听到任职命令,脸都黑了,他本以为徐祖贻过来只是给孙玉民授少将衔,却没料到面前的这个手下居然被任命当了一师之长,转眼就和自己平起平坐了,他的心里非常的不平衡,自己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了上来,这个孙玉民却仅仅打了两仗就从上尉连长晋升到了少将,简直就是飞速。

    孙玉民也发现了气氛的尴尬,他赶紧把手上的这些任命文件递给了站在旁边的小玉英,然后对桂永清说道:“师座,不管以后走到哪一步,我都是从教导总队出来的兵,是师座你一手带出来的。从今往后,20师和46师就是生死与共的兄弟,20师全体官兵也将惟师座马首是瞻。”

    这几句话一说出去,正合桂永清心意,虽然他知道这只不过是孙玉民的客套话,但他能这样说已经让他很满足了,况且他也了解孙玉民的为人,一旦自己或者46师有难,孙玉民绝不会袖手旁观,自己也算是多了一支实力强大的援军。

    想到这里,桂永清伸出了手,满脸笑容地说道:“玉民,恭喜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