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小试牛刀(二)

    孙玉民在听到小玉英的预警后便迅速地趴到了地上,他知道小丫头有这种本事,别人完全看不到的地方以及看不到东西,她都能看得见,当时在长江上,小丫头就是靠着这双能透视似的眼睛,救了自己和刘文智、李铁胆三人。

    八个人只有六把短枪,孙玉民和小玉英因为去见老蒋,所以都没带枪,现在可好,碰见鬼子了,他总不能像小丫头一样把人家的枪抢过来吧。

    小玉英并没有趴倒,她抢过枪后就飞身朝黑暗中跑去,这个动作把正卧在地上的孙玉民吓了一跳,他赶紧喊道:“丫头,你干什么?”边喊边爬起来,往小丫头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虽然天已经蒙蒙亮,可是小玉英太快了,孙玉民没追出去多远就失去了她的踪迹,正当他焦急的不行时,前方不远处传来两声清脆的枪响,这把他的魂都吓飞了,生怕小丫头出什么事!

    孙玉民顺着枪声往前跑着,身后却突然听到几个人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是董文彬带着三个战士跟了上来。他急忙停住对董文彬说:“不要挤在一堆,呈扇形分开。”说完话正准备转身往前跑,却看到这几个人纷纷将手枪往枪套里放,孙玉民不明所以然,开口叱道:“你们干什么?”

    董文彬没答话,只手指往他身后指了指。

    孙玉民连忙转身,在晨曦中他清清楚楚地看见,英资飒爽的小玉英用枪抵着一个满脸是血的鬼子兵,朝这边走来。

    两个士兵跑了上前,从她手中接过了这个鬼子俘虏,小玉英神气十足地把枪抛给了董文彬,走到孙玉民面前邀功,说道:“大哥,三个鬼子,让我杀了俩,这个太怂,我懒得杀。”

    孙玉民的脸一直是黑着的,小玉英却是没有发现,她兴高釆烈的站在他面前,冷不及防地突然被孙玉民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脸上,伴随着这个耳光的还有孙玉民的骂声:“谁让你这样做了!”

    挨了不明不白的这一记耳光,她还在犯懵,却见孙玉民将她双手拉起,围绕着她转了一圈,仔细观察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一把将被打的半边脸都红肿的她搂入了怀中,紧贴着她的头,轻轻地说:“丫头,你知不知道,刚刚差点把我吓死了,如果你有什么不测,让我和你二哥怎么办?”

    小玉英这才明白,孙玉民是太过于关心,才会打她,心中本来的委屈顿时化为感动,依偎在孙玉民的怀抱里,动情的说道:“大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wiusco”

    孙玉民刚刚那一记耳光打的很响,不仅董文彬和三名战士听见了,连那个满脸是血的鬼子俘虏都被惊呆了。

    孙玉民放开了小丫头,问道:“刚那两声枪响是怎么回事?”

    小丫头这才想起前面还有两个被他击毙的鬼子,她冲还在盯着她们看的董文彬说道:“前面不远还有两个死了的鬼子,三八大盖都没捡,你们去弄回来吧。”

    孙玉民叫住了正准备亲自过去的董文彬,让两个战士前去捡枪,说道:“问下这鬼子,他们是哪支部队的?到这干嘛的?”

    董文彬便按照指示,用日语开始审问,小玉英听着他和那个日军俘虏叽里咕噜地讲些她听不懂的话,立时就没有一点兴致,快步地往吉普车走去,路过那个正蹲着的鬼子俘虏兵时,穿着皮靴的脚狠狠地踹在他的腰上,直接将这人踢翻在地,没等孙玉民训斥她,已经一步三颠地走向了车子。

    董文彬纠结于这个嘴硬的小鬼子死活不肯交待时,正在考虑用什么招数撬开他的口,小丫头的这一踹帮了他一个大忙,这个鬼子俘虏兵像是非常害怕她,被踹翻后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蹲着,生怕这个他心中的魔头有什么不满,先前那一幕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一个小姑娘,独身一人面对三个久经战场的老兵,只一瞬间就结果了俩,如果不是她想抓个俘虏,估计自己早就命丧她手。

    董文彬也看出这个鬼子俘虏非常害怕小玉英,他用日语说道:“刚刚那个女军官说了,如果你还不交待,她等下就过来生剥了你的皮,如果你讲了,她保证将你送到战俘营,说不定你还能保住你的小命。”

    鬼子俘虏兵流露出绝望的眼神,剥皮对于他来说,是能想像得到的痛苦,本来蹲着的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嘴里也终于把自己的一切都倒了出来。

    两个捡枪的士兵回来了,不仅多了两把三八大盖,居然还将两件鬼子棉衣给穿在了身上,如果不是他们还算机灵,将衣服上的日军肩章等标记给扯了,简直就活生生的两个日军士兵。

    董文彬让士兵们把瘫在地上的鬼子俘虏带到他们乘车的车上,然后来到孙玉民面前说道:“师座,这鬼子交待了,他们是隶属于第十师团第三十三旅团第六十三联队,他们中队长叫鸟川鸣,所以在联队里被称为鸟川中队,作为联队的先头部队,攻下济宁后便一路南下,到了此地迷失了方向,又因天黑才暂时扎营在前面不远处,孙玉民他们两辆车的车灯光惊到了鬼子哨兵,他们三个人才被鸟川鸣派出来查看情况。”

    孙玉民闻言大惊,忙问道:“他们扎营的地方离这多远?”

    “具体多远,这鬼子兵也不知道,他说他们三个人从黑暗中摸过来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董文彬说道。

    孙玉民心里一凉,暗想:坏了,从响枪到现在至少过去了七八分钟,这就意味着一个中队的鬼子离自己这八个人只有短短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怎么办?凭八个人六把手枪怎么可能干得过装备精良的一个中队的鬼子。

    一想到近在咫尺的危险,孙玉民不由得着急起来,他正准备让董文彬上车,然后快速离开这里,突然间听到小玉英从车里传出来的声音:“有车队来了。”

    孙玉民也看到了公路前方远远地开来一个车队,天还才蒙蒙亮,车大灯射出来的光还是照得很远,从车灯的数量来看,至少有七八辆卡车。

    这把孙玉民的心惊得咯噔一下子悬了起来,他搞不清楚这些车倒底是日军的还是自己二十师的,虽然现在还在河南境内,但是兰考和荷泽是挨着的,眼前就有着一个中队的鬼子,所以更加不能排除来的是鬼子。

    他确定不了来的是敌是友,自然不敢乘吉普车往车,只得让车上的人都下车,找了一处稍高的地方,全都伏了下来。孙玉民已经打算好,如果形式有任何不对,他就让董文彬带着小玉英跑,自己带着其他人在这阻击。就是有此一想,他连那个俘虏兵都没带下车,直接用枪敲晕扔在车后座,等会儿若顶不住时,这两辆车就是他的炸弹,油箱将是他们能否阻止成功的关键。

    天越来越亮,空气中的水份也渐渐行成霜花,附着于早已干枯发黄的草地和已不剩几片叶子的树上,车队也越来越近,小玉英已经看见了车门上的青天白日徽,她对孙玉民说道:“哥,是我们的人。”说完,她就准备起身,迎向已不足千米的车队。

    她刚一动,就被孙玉民伸手牢牢地抓住,耳中也听到了孙玉民的低吼:“趴着别动。”

    孙玉民没往车队来的方向看,作为一支部队的军事主官,他有着常人没有的预感和警觉,别人可以忘记那个不足十分钟路程的日军中队,他怎么可能会去忽视这要命的一环。

    果然,其他人的眼光全在车队身上,而刚刚小玉英杀死两个日军探路士兵的方向,出现了一支挑着膏药旗的队伍,旗帜上红红的那一圈像极了女人的月巾带。

    孙玉民没再犹豫,他发现了日军指挥官已经下令部属伏击车队的意图,赶忙从董文彬的手里抢过了驳壳枪,直接往鬼子的方向连开了几枪。

    车队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响惊停,从车厢里不断地跳下拿着枪的士兵,这些士兵一落地便纷纷寻找地方隐蔽,瞬间就和这片大地融为了一体。

    小玉英看到了熊一样的李铁胆抱着一挺捷克式跳下来时,她兴奋的对边上的孙玉民说道:“哥,是我们的人。”

    枪声不仅只惊动了车队上的特务连,把正在设伏的鬼子兵们也都惊到,带队的日军大尉鸟川鸣见已经失去了伏击的机会,大声怒骂:“八嘎牙鲁。”

    长期的战无不胜使这个士官学校毕业的日军大尉,和许多日军军官一样养成了骄横的性格,他早就盘算好,就算眼前这几辆卡车上全部是中**人,也超不过自己的部队,既然伏击不成,那就强攻。

    他拔出来了自己的指挥刀,口中用日语喊道:“准备进攻。”

    常年的征战,使第十师团的士兵保持了了极高的战斗素养,鸟川的话刚一落音,鬼子兵们都纷纷地将刺刀卡上了枪槽,四门迫击炮和四具掷弹筒也都已经准备好了炮弹,只等着他的下一句命令。

    鸟川非常满意士兵的表现,他手中的指挥刀往卡车车队一指,大声叫道:“迫击炮三轮急速射,掷弹筒辅助。”

    从这些士兵下车的迅速和下车后的军事动作,孙玉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自己近段时间亲手训练的特务连,他很满意这些人的反应,也更加坚定了他以后训练管理部队的路子。

    “丢……”

    天空中迫击炮弹尖锐的破空声,以及连肉眼都能看得到的掷弹筒抛射出来的手雷,纷纷砸向已经空无一人的卡车。

    公路上、公路下、汽车边腾起了七八朵漂亮的火光,一辆被击中后车厢的卡车,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整个战场只能听到这几声巨响,除此之外,连一声枪响都没有听到,这更加加剧了孙玉民心中的想法,这不是一支普通的日军小部队,军纪之严明,军事素养之高,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

    现在怎么办?是打还是撤?孙玉民一下子变得犹豫起来。打的话,自己的特务连没有一战必胜这支日军部队的把握不打的话,眼前一块这么大的肥肉,就这么白白的错过,岂不是太可惜。如果不吃掉这批鬼子,那自己和身陷二处监狱的韩复榘有什么差别呢!

    想到这,孙玉民下定了决心,今天就算磕碎了牙,也要将这个鸟川中队吃掉。

    他轻声招呼董文彬,示意他带着人守在这个地方,自己带着小玉英去和李铁胆他们会合。

    小玉英自挨了孙玉民一个巴掌后变得十分老实,安安静静地趴在地上,也没有去抢战士们手中的枪,看到孙玉民把手中的枪还给董文彬后就往不远处的车队那边猫,也连忙跟着他往那边而去。刚往前跑了几百米,便听到了尖锐的炮弹破空声,她一下子扑倒在地,往前看时却见孙玉民并没有伏倒,还反过头示意她继续往前。

    小玉英连忙起身追了上去,问道:“哥,听到炮弹的尖叫时要赶紧趴下,但是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孙玉民没有回答他,只严厉地说道:“别说话!”

    待卡车停车的公路上腾起几团爆炸引起的火光时,小丫头才明白,他早就听出来这些炮弹和手雷的弹着点了。

    爆炸声刚过,天空中又是炮弹破空声音清晰地传来,这次孙玉民没有再前进,搂着小丫头伏在了一处洼地上。

    一枚炮弹在他们伏身之地不足二十米的地方爆炸,被冲击波激起来的泥土和灰尘四处散落,如冰雹一般砸落在二人身上,小玉英这才亲身感受到了炮击的威力,她使劲晃了几下脑袋,刚才的那颗近距离爆炸的炮弹,不仅弄得她满头全是泥土,而且耳朵里也嗡嗡作响。

    孙玉民正欲拉起被炸懵的小丫头,前往已经布置了临时阵地的特务连会合,却听到了天空中第三次传来了凄厉的声音,短短一分钟内,日军炮手居然能做到三发速射,这越来越能说明眼前的这伙小鬼子不是善荐。

    他赶忙把要爬起来的小玉英完完全全的压在身下,还用手捂住了不知所措的小丫头的耳朵,自己则张大嘴巴,眼睛死盯着天空中肉眼可辨的炮弹,当那颗往这个方向而来的炮弹即将落地时,他才把头紧紧地埋了下来。

    这一阵炮击过后,总算没有再听到那让人无比厌恶的炮弹声,特务连那边翻出来了两个人,孙玉民看得非常清楚是李铁胆和张小虎,他站起身来,把还趴在地上的小玉英拉了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土,问道:“丫头,你没事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