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小试牛刀(三)

    鸟川鸣待迫击炮三发速射完,半跪着的他站了起来,没去管右脚裤腿上刚刚沾上的黄土,手中的指挥刀往前一挥,大声喊道:“进攻,杀给给。”

    日军伏击的地点离汽车的位置至少还有千米距离,虽然九二式重机枪和歪把子的射击范围能够覆盖那里,但是骄横的鸟川鸣以为车上的那批支那军人早已经逃之幺幺,没有派出尖兵,就指挥着整个中队发起了进攻。

    孙玉民和小玉英和前来迎接他俩的李铁胆、张小虎会合后,急速往阵地上走去。

    孙玉民很清楚,日军炮声一停,便是要突击的节奏,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布置,简单了解了一下有多少人员和武器装备后,还未开始布置,就听到邓东平的喊声:“师座,鬼子来了。”

    孙玉民忙往前看去,只见不到五百米的地方,一群鬼子端着三八大盖,呈进攻队型往公路上汽车停车位置小跑着。

    刚上到临时阵地时,孙玉民就扫视了一眼,发现这个阵地虽然是仓促之间修筑,但是把防御阵型和火力配置都分配得井井有条,自己完全没必要再去做什么调整,但是面前的这伙鬼子是非常善于进攻的,一味死守待援显然不是个好办法。

    孙玉民决心要吃掉这帮鬼子时,脑海里就有了一个计划,现在差的只是布置人员去完成而已,他喊过来邓东平说道:“带两个个排守住阵地,给我盯死了这伙鬼子,听我枪声为令,一定把他们拖在阵地前。”

    邓东平敬礼道:“是,师座。”行完礼

    后就飞快地跑向阵地。

    孙玉民又对李铁胆说道:“你带一个排悄悄地绕到左边埋伏,等会儿日军冲锋时,看到我发出信号,你就带人冲出来突击他们,打鬼子们一个措手不及。”李铁胆二话没说,敬了个礼后就带着一个排的部队悄悄地溜出了阵地。

    孙玉民又对张小虎说道:“你带剩下的的那一个排,从右边绕到鬼子的屁股后面,听到李铁胆那边响枪了,吸引到注意力以后,你们就冲出来,把这伙鬼子的炮兵和机枪手全给我干掉。”他停了几秒钟又说道:“让小丫头带你们过去,前面不远的地方还有几个我们的人,董文彬也在那,带上他们一起去,今天能不能吃掉这伙鬼子,全看你们能不能把他们的重火力一锅端了。”

    张小虎也同样敬礼答是,他知道孙玉民怕小玉英出事,补充了一句:“师座,要不让丫头别去了吧,她一个女孩子在您身边就好了。”

    小玉英刚听到孙玉民派她出任务时高兴得不得了,可一听到张小虎这句话,顿时火冒三丈,她骂道:“张小猫,我看你是皮痒了。”

    孙玉民瞪了她一眼说道:“好好跟着虎子哥,不准逞英雄,如果我听说了半句,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呆我办做文职了,永远别想上战场。”

    小玉英这才收敛一点,转身就跟着张小虎他们往阵地外溜,孙玉民拉住她的手,叮嘱道:“丫头,一定要注意安全。”

    小玉英慎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战士们往阵地外面跑去。

    看着往前跑着的小丫头,孙玉民觉得有哪不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小玉英手上光秃秃地,连枪都没一把,他正想追上去,把李铁胆给他的驳壳枪送给丫头,耳中邓的声音传了过来:“师座,鬼子上公路了,打吗?”

    孙玉民目测了一下阵地离公路的距离至少还有三百米,这三百米完全是一片开阔地,一旦开枪自己就要变成攻方,鬼子则可以借助卡车的掩护,飞速地建立一道防线,那样的情况一出现,自己这点人将完全吃不下这伙鬼子。

    他摇头道说:“不能开枪。”

    孙玉民一心要吃掉这一中队的小鬼子,而鸟川鸣则是一心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作为指挥官,他的中队已经和联队失去联系一整晚了,这意味着什么,鸟川鸣心中一清二楚。当他来到已经空无一人的卡车边上时,不由得感到阵阵后悔,刚才那通炮击炸坏了两辆卡车,如果车没挨这一顿炸,自己中队就可以坐上白白捡来的车扬长而去。

    他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站在一辆被损坏的汽车旁边,举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四处观察。

    此时天已经完亮了,初升的太阳红彤彤地探出了半个脑袋,好奇地用它那耀眼的光芒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偶尔有一块地面上还未完全化掉的白霜,告诉着人们这还是在冬天。

    鸟川鸣突然间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嘴里也轻轻地笑出声来,他刚刚在望远镜中清楚地看到前面几百米的一个小山坡上,爬着一支为数不多的支那军队,这么近的距离,这些胆小如鼠的支那军人,一枪都不敢正在他们车上爬上爬下的帝国陆军,这让鸟川鸣本就膨胀的自信心愈加爆炸,他刚想让炮兵先轰几炮,却记起先前发起冲击时,他把炮兵还有机枪和两个小队的士兵留在了后面警戒,现在让他们过来明显会贻误战机。

    鸟川鸣叫过来一个挂少尉衔的小队长,对他说道:“前面那个小山坡有一支中**队,他们不敢开枪,想偷偷地躲过帝国陆军的打击,我们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现在你带着你的部队进攻他们,如果拿不下来,不要逞强,我已经派人把后面的重武器调上来,配合你们的进攻。”

    “大尉,不需要您的炮火支援,只要勇猛的帝国陆军战士一个冲击,那些支那军人就会四散而逃。”鬼子小队长说道。

    “那好,渡边少尉,我就在这等着你,击溃小山坡上的支那军队后,我将亲自给你报战功。”鸟川鸣对这个叫渡边的小队长说道。

    “嗨已。”渡边少尉恭敬的回答。

    孙玉民担忧这些小鬼子们会乘车而走,那自己可就丢脸丢大发了,正在思索怎么将日军引来进攻时,却发现一个日军军官举着望远镜四处张望,他灵机一动,让邓东平带着一个排的战士故意暴露出来,果然引诱到了这支非常张狂和嚣张的鬼子中队。

    当一个小队的鬼子在一个少尉军官的带领下,往这道临时防线攻来时,孙玉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眼前这一整个中队的鬼子将成为他嘴里的菜。

    孙玉民让十几个士兵在鬼子兵离阵地还有二三百米时,就开始胡乱射击。鬼子兵一听到枪响都麻溜地伏到了地上,看到了这么远就开枪,且所有目标都已经趴下,根本就无法射击得到,却仍在开枪的中**人,带队的鬼子小队长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对自己小队的士兵喊道:“这伙支那军人不会打仗。呈散兵攻击阵形给我冲击。”

    随着鬼子小队长的一声令下,几十名鬼子兵端着枪往前急速冲击,连小队里的两挺歪把子机枪射手副射手都跟着跑了起来。

    鸟川鸣看到中**人远远地就开枪,他和渡边小队长的看法是一样的,认为面前的支那军队将不堪一击,可随着望远镜中越来越多倒下的日军士兵,和越来越密集的枪声,他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看到剩下的日军越冲越前,眼看着就要攻下山坡时,他又重新放松了警惕,对身边另一个小队长说道:“小泉君,带上你的人,配合渡边小队长拿下支那阵地。”他说完话后就没再去看正在进攻的部队,走到了正在维修被炸坏的汽车的士兵边上,一句一句地询问起来。

    孙玉民指挥着阵地上剩余的两个排,一点一点地消灭着正在进攻的日军小队的有生力量。这次特务连出来迎接孙玉民时是带了重机枪的,虽然只是两挺,但是这已经足够让这个鬼子中队喝上一壶了,不过直到现在,孙玉民都没让邓东平亮出这两挺大杀器,连两个排六挺捷克式也只让两挺在响着,他在等着鬼子指挥官把他的主力派上来,然后自己的两大杀招并出,这场战斗就可以宣布结束。

    眼看着首先进攻的这一小队鬼子兵,已经离阵地只有几十米距离时,孙玉民的心也开始紧张起来,他还是在担心鬼子指挥官不派出支援部队上来,那样的话,即使是全歼了这一个鬼子小队也没有很大用处,自己想全歼这伙鬼子兵的计划还是得落空。

    当又一队鬼子兵哇哇叫着从公路上冲下,往小山坡这边冲过来时,孙玉民狠狠地将手边的一根枯枝折断,对旁边的邓东平说道:“可以给李铁胆张小虎发信号了,开始收网。”

    “是!”邓东平回答,信号枪已经拿在他的手。

    第一波进攻的鬼子小队已经可以看清楚他们的脸,虽然只剩十多个人,却依然在往前冲着,渡边少尉也在这十几人之内,看到近在咫尺的支那士兵,他本来兴奋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惊恐,因为两挺马克沁重机枪黑森森的枪口正瞄着自己这些人。

    他想大喊撤退,更想转身往回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马克沁重机枪沉重深厚的吼叫声响彻了战场,三发红色信号弹在重机枪开始击发的同时被打上了天一,即使是在白天光线的压制下,这几发信号弹也能清楚的看得见。

    马克沁一响,把正在观看修车的鸟川鸣吓了一跳,他急忙举起望远镜,从镜片中他看见了渡边小队全都倒在了支那阵地前几十米的地方,也看到了正在冲锋的小泉小队被扫倒了一大片,他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赶紧喊道:“撤退。”可是正在冲锋道路上的士兵们哪里能听得见他的声音,继续往前不要命的冲着。

    鸟川鸣腿一软,踉跄着几乎摔倒,他深知那两个小队一百多号士兵已经一去不返。

    他对身边那些同样被马克沁重机枪惊呆了的士兵们吼道:“撤退,和重火力组汇合。”

    命令一出,连正在修车的士兵们都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拿起武器就跟着鸟川鸣他们往后奔去,可是没跑出去多远,左边突然冲出一支中**队,虽然每个士兵的中正式步枪上都有刺刀,但没有一名士兵拿着步枪冲过来对刺,在三挺捷克式的带领下,密集的弹雨向正在奔跑中的鬼子兵们泼了过来。

    没有人顾得上还击,个个都像深山老林里那些受惊了的野兽一样,疯狂的朝前跑着。

    鸟川鸣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留在后面的重火力组,在听到枪声后,会布置好防御,那里还有十几头驴子驮着的给养和弹药,有了这些,他可以确保自己的部队,不至于会全军覆没在这个地图上都未标识的地方。

    直到正前方重火力组的位置,传来了剧烈的枪声和爆炸声时,鸟川鸣才感觉到真正的绝望,他已经从这些声音中听出来,自己的重火力组已经遭到了攻击,中**人的捷克式机枪和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很好辩认。

    他停下了些子,绝望地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一个支那少将带着至少有两个排的士兵高了过来他又看向了自己的左边,一个熊一般块头的军人正抱着一挺捷克式,不停地发射着子弹,自己身边的士兵一个个地在倒下他看向了自己的前面,一个支那女军官带着一群士兵正往这边冲来,有的人手上赫然拿着属于自己中队的十一式轻机枪。

    鸟川鸣是真的绝望了,他面向天空中初起的那轮红日,大喊:“天皇陛下”手中的十四年式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毫不犹豫地扣响了扳机。

    孙玉民、李铁胆和张小虎的三路人马赶到鸟川鸣自戗的地方时,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身边还有十几名跪在地上,双手把三八步枪托在头上的鬼子兵们。

    小玉英的手上不知道从哪里顺来了一挺歪把子,她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抱着机枪却似不怎么费力。她拉动了枪栓,准备突突了这些已经投降的鬼子兵们,却被孙玉民一把抓住她想要扣扳机的手,耳中也听到孙玉民那不怒自威的声音:“他们不能杀!”

    “为什么?”小玉英很生气,先前从背后发动偷袭时,她手上没武器,一个鬼子也没杀到,这让她很不心甘,想杀这些鬼子兵时,又被孙玉民阻止,她非常的不爽,想都没想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留着他们比杀了他们的作用更大。”孙玉民把歪把子从小玉英手中抢了过来,说道:“以后大把机会杀鬼子,这些人我有用,不能杀。”

    邓东平走到了孙玉民身边说道:“师座,战损统计出来了,特务连重伤七人,轻伤二十二人,暂时还没有哪位兄弟牺牲。”

    孙玉民点了点头,说道:“押上他们,赶紧去师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