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重组

    孙玉民忙站起来,在小玉英的帮助下,整理好睡得凌乱的军装,戴好军帽,走到了一直看着他的孙桐萱面前,敬了个礼,说道:“欢迎孙军长回来看看。”

    孙桐萱仍是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心中总算是有了一丝这个老蒋派来接管自己部队的人的印象,他心中暗叹:这个家伙现在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主人,确实是个棘手的角色。

    孙玉民见这个名义上的顶头上司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眼睛一直笑眯眯地盯着自己,让他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忙上下打量和摸索着全身,直到孙桐萱朝他伸出了右手,说道:“玉民老弟果然是年轻有为啊,老哥我坐到二十师师长这个位置上,用了足足十七年的时间,老弟你自入伍,到坐到师长这个位置,只用了短短八年,才八年啊。”

    孙玉民也伸出了手,礼节性地握了握孙桐萱的手,说道:“晚辈才疏学浅,只是仗着贵人相助,才侥幸居此高位,实在是汗颜啊。”

    两个人说着的客套话,让正在泡茶的小玉英一阵阵肉麻,仿佛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端起两杯茶走到了已经在会议桌前就坐的两人前,恭敬地放了一杯在孙桐萱前,另一杯则重重地放在了孙玉民前,呯地一声,将正准备拿起茶杯的孙桐萱都吓了一跳,小玉英也发觉有点过份,在孙玉民瞪她之前,赶紧地溜了出去。

    孙玉民很尴尬,这个死丫头在这种场合居然还这么野,他忙对被惊到的孙桐萱说道:“对不起军座,舍妹一向是这个脾性,属下管教无方,请军座万勿怪罪。”

    孙桐萱也在奇怪这个小小的女中尉哪来这么大胆子,居然对一师之长如此无礼,听了孙玉民的解释才悟过神来,笑道:“虎兄豹妹啊,这个小姑娘以后不知道哪个男人才能降得住。”

    孙玉民陪笑说道:“军座所言极是,我也正在犯愁呢。”

    孙桐萱和孙玉民又寒喧了几句,然后对参谋长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望着鱼贯而入的,跟着自己东征西讨,南战北伐的这些老部下们,孙桐萱思绪万千:一夜之间,自己的顶头上司被扣押;自己的二十师被人据为己有;现在,自己的这些老部下们,也即将如丧家之犬一般被人扫地出门。他的心情宛如北国冬天一般寒冷,天要塌了,前方也是一片迷茫,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孙玉民不知道坐在首位的孙桐萱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现在只一门心思地想要把三旅一团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哪怕是当场和这个自己名义上的上司翻脸。他趁着孙桐萱在盯着那些走进来的军官看的时候,反过头来,对一直看着他的刘文智使了个眼色,长期的合作,使刘文智对孙玉民的一举一动,一念一想都非常熟悉和了解,他点了一下头,拉着邓东平俩人就走了出去。

    孙玉民的小动作全都落在正装着看自己部下的孙桐萱眼里,他脸上浮出苦笑,心里更加加深了对孙玉民这个人的印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办事果敢。

    够资格坐到椅子上的军官都坐了下来,不够资格坐的军官站成了两排,等着孙桐萱的发话,不像其他部队那样,做什么事情都是乱哄哄地显得特别嘈杂,这里却异常的安静,即使是这间屋子基本上都被塞得满满的,都没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孙玉民虽然对这个名义上的上司没什么好感,但是对于他将二十师管理得井井有条、军纪严明,还是十分地敬佩。

    孙桐萱扫视了一眼众军官,说道:“各位,今天是你们在二十师的最后一天,也是二十师发展历程上极其重要的一天,因为从今天起,二十师就要换主人了,虽然还是姓孙,但是已经不是我孙桐萱的孙了。各位袍泽为了二十师的发展,在这几年里都付出了大把心血,现在也应当轮到你们去休息了,打打杀杀的事就交给他们年青人去做吧。”他说的心不甘情不愿,十分不舍得这个让他穷尽心血和财力的部队,就如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就这样嫁为人妻一样,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底下的军官们大多都作好了心理准备,也有极个别的人很是不甘心,可一看到孙玉民那张狰狞的脸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来。

    孙桐萱说完了那些话后,头转向孙玉民,说道:“玉民老弟,二十师算得上是我毕生的心血,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战功,但是能在这乱世之中保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他的眼睛有点泛红,嘴角动了两下,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没说。

    孙玉民点了点头,说道:“军座,玉民必将竭尽所能带好二十师,痛宰鬼子,让鬼子一听到二十师的名字就闻风丧胆。”

    这番话不说还好,当孙桐萱一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身子也像失去了支撑一样,跌靠在椅背上,无助地闭上了眼睛。

    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二十师在这个刀疤脸手上或者会大出风头,但是这背后的伤亡一定不会小,自己这几年的苦心经营算是白费了。

    孙桐萱算是失望透顶了,还不能对这个年青人说明原因,他很无奈,也没有办法,闭上了眼睛好几分钟才睁开,站了起来,下定决心说道:“各位,接军政部命令,原二十师团级以上军官均升职到十二军军部,即日生效。”他说完这句话,就将椅子推开,没顾孙玉民盯着他的眼神,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走到会议室门口时,看到那些依然坐着未动的军官们,酸溜溜地大声喊道:“走吧,还想赖着不走啊?都tmd给我起来,给人家腾地!”

    在孙桐萱的怒骂声中,围坐在会议桌边上的和列队站着的军官们灰溜溜地一个个走了出去。

    孙玉民没有起身相送,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心软,如果这些人不走,二十师很难完全听从自己的指挥,为了即将到来的血战,他选择了宁愿让这些人背后戳自己脊梁骨。

    人事上的一些任命和手续上的一些交接很是繁琐,师里旅里团里一路派下去的人和孙桐萱的人经过了小半月的忙禄,总算是大功告成,二十师也总算完完全全地成为了孙玉民手中的部队。

    老蒋派了一个上校军官下来,叫史东鹏,河北人,名义上是政治处主任,可实际上是代表老蒋盯着孙玉民的,毕竟一个这么大的甲种师在他手上,换谁也不会不担心。

    参谋长刘文智,他的军衔也从几个月前的中尉升职到了上校,同时他还得兼任着六十旅旅长,没办法,军官不够他只得身兼数职。

    军需后勤处主任钱进,他的军衔也升成了上校,虽然没有打过哪怕是一仗,究根到底他是除了刘文智外,跟随孙玉民最久的一个军官。

    58旅旅长张小虎,他从几个月前的一个营部通讯员,摇身一变成为上校旅长,铁牛则成为他手下的副旅长兼115团团长。

    59旅旅长李铁胆,孙玉民本不放心让他去当一旅之长,可是身边的人只剩下他是一路忠心耿耿跟着自己,这么重要的位置没有其他合人选,只得把他派上这个重任,又把邓东平派去当他的副手,兼任117团团长,这才安心。

    炮团团长孙杰海,他有着从138旅炮营带来的一些助手,完全不用操心,这也是孙玉民唯一感觉到欣慰的地方。

    警卫团团长是负责保护师部和师直的,这个位置只能让董文彬这个半路出家的电讯员担任,林原平则当上了警卫团一营营长,专门负责保护师部。

    邓东平带来的邱泽华和赵有钱两人都被孙玉民要来警卫团当营长,毕竟算是自己人,身边的部队一定要保持纯洁性。

    陆曼当上了二十师医务处主任,专门负责医疗以及药品这一块,孙玉民本不想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她身上,可是除了她还有谁能挑的起来呢?

    小玉英这些天一直都不怎么理睬孙玉民,原因就是她也要去部队当官,还开口要去李铁胆那个旅,这怎么可能,李铁胆这货管得住这个祖宗才怪。他一道命令任命小玉英为自己的副官兼秘书,军衔也升到中校,可这丫头死活不愿意,天天躲着孙玉民,有事没事还拉着成为孙玉民警卫员的小山子,专往五十九旅跑,这让李铁胆头痛不已。

    还好,陈布雷从汤恩伯的军团内要了几十个基层军官派了过来,还带了句话:大胆做,上面有他顶着。

    话里虽然没有说照顾好陆曼之类的话,孙玉民怎会不懂,他让小山子准备了一些零食之类的东西给陆曼送了过去,说是陈布雷派人带来的,让这个小妮子感动了好一会儿。

    李宗仁也给他派了二十名基层军官和一批军需过来,孙玉民照单全收,他真的是太需要这些人了。

    特务连的那一批人大多走上了连排长的位置,加上新调过来的两批军官,使得孙玉民对二十师的改造基本上完成。

    一月二十一日,孙玉民召集了各个部队的主官齐聚会议室,把自己准备攻击济宁的计划和盘拖了出来,在众人正在议论的时候,刘文智附过身来,对他说道:“师座,这么大的军事行动,要不要报备一下啊,出问题了可不好。”

    孙玉民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心里有数。”说完这句话很,他敲了敲桌子,叫停了正在讨论的众军官,说道:“计划你们都知道了,我想问下谁的部队先上,当当大家的开路先锋。”

    张小虎第一个跳了出来,说道:“师座,这还用问吗?我58旅当仁不让,兄弟部队后面压阵就好……”

    他的话还未说完,李铁胆的声音传来了:“张小猫,你他娘的不要和我抢,惹急了我连……”

    “哈哈……,就你上?抱着机枪冲锋?别逗了,铁蛋,你就在后面当当预备队得了。”张小虎没给面子,直接调调侃李铁胆,对于这头场仗,他可不会拱手相让。

    李铁胆被这话激怒了,从椅子上腾地站起来,抡起醋钵大的拳头,就要往对面的张小虎那边走,可首座上一声轻轻地哼便将他吓得赶紧坐下。即使坐下了,眼睛也狠狠地瞪向了正装作一脸严肃的张小虎。

    孙玉民其实有心让李铁胆去打这第一仗,作为指挥官来说,他想把自己的三个旅打造成各有特色的部队,李铁胆英猛有余却不用脑子,虽然有邓东平协助,但是紧急关头,他未必能降得住这头熊;张小虎虽然各方面都较为均衡,但上次的出走,让孙玉民始终对他不太能够放下心;刘文智是最合适的人选,可自己的后路需要保护,鲁豫边境这一块可不能唱空城计,只有他稳居荷泽,自己才敢大刀阔斧地向济宁方向进军。此时此刻,孙玉民无比地怀念周海南和周洪,他两个人随便谁在,这个问题都算不上问题。

    张小虎见他仍在苦思,他站了起来说道:“师座,请把这个任务交给我58旅,如若取不下济宁,我拿头来见。”

    孙玉民听到了他居然敢立下军令状,十分地惊讶,问道:“哪来的这种自信,济宁那的鬼子可是第十师团,日军的精锐部队。”

    “师座,从上海开始,我们所面对的鬼子有哪支不是号称精锐的,可就是块铁板,我都要将它啃下来一块。”张小虎仍未坐下来,他一定要为58旅拿到这个任务。

    孙玉民虽然还是不想让他打主攻,可如果再次拒绝他,对这个自己刚任命的旅长的自信心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他右手握成拳头,在桌子上砸了一拳,然后说道:“好,就由58旅来打这场仗。”

    孙玉民决心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张小虎第五十八旅、李铁胆第59旅、董文彬警卫团、孙杰海炮团一营即日起作战前准备,等待师部命令。刘文智第60旅和孙杰海炮团另两个营原地驻防,担当防御和预备队。”

    被他点到名的军官都站了起来分别答到,领命完后又分别答是,整个会议室气氛非常严肃。

    会议结束后,孙玉民单独留下了张小虎,叮嘱了他许多,要求他回到旅部后就派出侦察兵和特务人员先行出发,并且预先派出连或营级的部队作为全旅全师的尖兵,最后在张小虎信誓旦旦地保证下,他才收回了那颗一直吊着的心。

    张小虎不知道,孙玉民在打算发起对济宁方向的攻击时,就已经将师属警卫营撒出去了两个连,正因为综合了诸多情报,他才下定决心要攻济宁。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