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攻济宁(二)

    张小虎得到115团一营已经到达攻击位置的消息时,赖文力已经率领战士兵不血刃地占据了街道口的伪军工事。

    炒豆般的脚步声还是吵醒了镇子里的鬼子,这些狂妄到了极点的日军士兵们,仍未朝敌人来袭上去想,大都骂骂咧咧地翻身继续睡觉。

    赖文力想象中的鬼子兵和伪军倾巢而出,蜂拥而至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一营匆乱中布置的防线也没有起到作用,这让始终绷着紧张这根弦的赖文力百思不得其解,伪军警惕性差可以预料,但是作为日军常备师团的第十师团下面的部队,这个鬼子中队难道也没被如此嘈杂的脚步声吵醒,换作自己部队的任何一个连队恐怕早都已经作好了战备。

    难道是鬼子兵已经布置好陷阱,等着自己掉进去?

    赖文力的脑子里转过了很多念头,各种设想都环绕在心头,这让他很是迷茫,索性什么都不去想,叫过来一营长戴存祥,说道:“派几个人溜进镇子里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戴存祥是二十师的老营长,这次人事变动对于他这种基层军官影响太大了,原本以为自己将会被打入冷宫,可没想到新来的团长异常的平和,自上任来天天下到基层跟下面的军官和士兵打成一片,完全没有团长的架子,更让戴存祥没有料到的是,身为旅长的张小虎也是非常的随和,把自己这些基层军官当成自家兄弟一样。

    以前的旅长团长高高在上,除了几个心腹之外,其他人基本上挨不着他们的边,戴存祥虽然不在他们那个圈子,毕竟也是个营长,可就算是他,军响一年顶多能领三四次,底下的连排长和士兵就更加不用说了。

    人就是这样,你用热脸对我,我必真情对你。

    所以当赖文力一说出要进镇摸摸路子时,他毫不犹豫地挑了三四个熟悉的士兵,亲自带队窜进了如同黑色无底洞一般的镇子。

    带路的是先前问赖文力的那个士兵,他也是前段时间派出来探路的人之一,巨野城里的日军以及伪军的驻地早就被摸的一清二楚。

    戴存祥几个人贴着屋檐摸到了日军中队驻扎的地方,一个较大的院子,院门口斜挂着一盏带着灯罩的白帜灯,两个穿着大衣的伪军士兵就缩在灯下,依偎成一团,正打着呼噜。

    戴存祥悬在心头的大石头放了下来,自己部队的动作没有让发现。他对身边的一个战士说道:“回去报告团座,说一切正常,让他派人来支援我们。”说完后对带路的那个士兵说道:“带一个人去,干掉那两个哨兵。”

    这个带路的士兵名叫郑文宏,广东湛江人,在二十师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不光侦察伪装偷袭是一把好手,一旦到了水中,那便是蛟龙入海,所向披靡。

    他带着另一名战士像两只野猫一样腾挪到熟睡中的伪军身边,两道寒光闪过后就紧跟着喷出两道鲜血。

    戴存祥厌恶地转过头去,低声骂道:“,说了不喜欢看割喉,你们这帮兔崽子偏偏不听,都学团座这个恶心别人的爱好。”

    郑文宏二人把两具伪军尸体拖进了黑暗中的一个角落后,然后穿上了黄色的伪军大衣,拿起了三八大盖,站在灯光下朝这边打了几个手势,示意已经没问题,请示下一步怎么办。

    戴存祥从黑暗中走了出去,来到了郑文宏身边,说道:“你们俩先行伪装成站岗的伪军,等待团座的下一部命令。”

    他把话一说完,自己却摸进了院子。

    院子很大,足有两进七间房,难怪住进一个鬼子中队都不嫌挤。进院门后是一片石头地砖,围着院墙边上栽着一些小树,正房门前还有一盏白炽灯,门是开着的,灯光只能照亮门口那丁点儿一块,内室是黑漆漆地一片,完全看不清楚。

    戴存祥只在门口看了几眼院子里的布局,便转身退去,正走到两名哨兵之间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不伦不类的中国话:“你的,什么地干活?”

    戴存祥被这声冷不丁防的话给吓得震了一下,他转身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光头鬼子,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和一条米黄色的长裤,双手正在系腰带,显然是刚从茅房出来的。

    昏黄的灯光下,戴存祥发现身上的军装居然和郑文宏身上穿着的伪军大衣以及那个光头鬼子长裤颜色没什么区别,他灵机一动,将拿着驳壳枪的手放到了背后,冲这个光头鬼子点头鞠躬,像个铁杆汉奸一般,眯着双眼谄媚地说道:“大君,您辛苦了。”

    光头鬼子本身也没对戴存祥有什么怀疑,只是看到他从院子往外面走,随口问了句而已。现在一见他这副小人样,再加上两名哨兵看到这人后在深夜里还站得笔直,便确认了这是一个皇协军的基层军官在查岗,没有再理还一直在鞠躬的他,直接走进了没关门的屋子里。

    戴存祥见光头鬼子走进了屋子,他连忙转过身往外走,闪到一边时,长长地吁了口气,双手直抚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待稍微平复后,他才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痰,小声骂道:“日你姥姥,小鬼子,先让你多活一会儿,等下爷爷再亲手送你上路。”

    赖文力得到了戴存祥派回来的士兵后,留下了一个排的士兵留守街口,并且留下命令,让即将跟上来的115团后续部队,建立临时阵地把镇子团团围住又派出一个班的人围着镇子四处查找电线杆,一旦发现电话线,立即剪断。安排好这一切以后,他带着一营其他人跟着报信的士兵,飞速地朝日军中队驻地奔去。

    两进院子的七间屋子门口都架起了机枪,戴存祥特意赶开操控重机枪对准光头日军那间屋子的士兵,自己亲自蹲到了马克沁的后面。

    赖文力见所有士兵都已经准备好,他冷笑了一声,将已经倒满煤油的郑文宏脱下来的伪军大衣扔到了门前,那里已经堆满了柴火,不光是他面对的这间屋子,另外六间屋子外面同样堆满了柴火,也有专门拿着火柴准备点火的一营士兵。

    火柴在盒子边上轻轻划过,嗤地一声,燃起了火光,赖文力黝黑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着令人胆寒的等容。他把烧得正旺的火柴扔向了大衣,火苗瞬间就从大衣上腾起,猛地剧烈燃烧起来,七间屋子门前的火越来越大,渐渐的蔓延上了墙壁、房顶,也开始向屋内烧去。熊熊大火在黑暗中发出耀眼的光芒,骤然急升的温度,让火势外在寒冷中忙活了一晚上的一营官兵们感受到了温暖。

    终于有鬼子被大火灼醒,大声高呼:“失火了,失火了”凄厉的日语呼救声在寂静的深夜里响起,在噼里啪啦的大火巨烈燃烧声中依然显得那么刺耳。

    赖文力脸上的冷笑仍未消失,手中不知道何时多出来一枚手榴弹,火光下,他手中的手榴弹正嗤嗤冒着白烟,稍一用力就投进了光头日军所进的那间屋子里。

    本就已经熊熊燃烧的大火,被这颗手榴弹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形成的空气急速流动,加剧了燃烧的面积和速度,屋子里被惊醒、被灼醒、被叫醒的鬼子兵们被炸倒一片,余下未死的纷纷顶着高温和烈焰,往外逃命。

    戴存祥手中的马克沁在看到火焰中第一道影子时,便怒吼着吐露出了火舌,冲出门的日军士兵们被高速冲击过来的子弹打的像筛子一样,溅在空中的血雾像一张红色的网,将继续冲出来的鬼子士兵阻拦在这张网内。

    不光这间屋子,日军中队驻扎的这个院子里,另六间屋子门口都在重复发生着关门烧狗,关门杀狗的好戏。

    皇协军第七旅团第三团是跟随日军中队行动,驻扎在巨野镇的。

    从第一声爆炸声起,这些从**中叛离的伪军们便被惊醒,伪军团长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起时,还在骂娘,他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把手榴弹给弄炸了,直到马克沁和捷克式机枪的响声传来时,他才暗叫糟糕,忙推开还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人,着急忙慌地穿好衣服,往外奔去。

    刚冲出房门就听到捷克式和中正式步枪的声音在街口响起,然后就是自己这方杂乱的三八大盖和九六式轻机枪还击的声音。更多的是穿着皇协军军装,自己三团的士兵如受惊的兔子般拼命往回跑。他一边扣着扣子,一边大喊:“镇定,镇定!”

    可是在这混乱的场面中,他的呼喊显得那么渺小和无力,许多刚从营房里出来的士兵,还未搞懂什么样的状况,也跟着退下来的人疯狂的往后退去,直到镇子外面也响起了马克沁的声音。

    伪军团长是从**中而来,自然明白这沉重嘶吼的重机枪是什么部队才能用得上,他的腿开始发软,双手飞快地将肩上领上的军衔扯得一干二净,双手在地上抹了一把,将自己的脸涂得脏兮兮地,混进了从镇外往回跑的队伍中。

    赖文力的115团把日军中队灭完后,没有对皇协军第三团下死手,除了第一波赶去救援鬼子的伪军和等一批往镇外逃跑的人外,其余的伪军大都缴枪投降,偶有几个想搞小动作的军官,都被提了出来,当面击杀在众伪军面前。

    张小虎赶到巨野县城时,天已经大亮,战斗也已经结束,日军中队的营地已经被烧得一踏糊涂,连带着鬼子兵尸体也大多烧得焦黑,分辨不出模样来,小玉英跟在张小虎身后,看着这些被烧得发出恶臭的尸体时,都被恶心的吐了出来。

    张小虎忙扶着她到一边上休息,对随小玉英而来的电讯兵说道:“给师座发报,巨野已被拿下,115团伤亡甚微,另有千余伪军俘虏,如何处理,请指示。”

    打了一个漂亮的仗,让赖文力非常兴奋,他得知张小虎过来后,兴冲冲地找了过来,老远就在对和几个老百姓说话的张小虎喊道:“旅座,大捷呀。”

    张小虎没有理会大喊大叫的铁牛,不停地安慰正在泪流不止的,衣着单薄的几个老百姓。

    赖文力也发现了旅长的不同寻常,赶紧加快了步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同张小虎说话的是个老妪,在清晨的寒冷中,衣着单薄的她正哭的不能自已,她的身前摆着几具尸体,全都是穷苦老百姓的装扮,老妪边哭边诉说着:“我的儿呀,我的孙子和媳妇全都没有了。”

    赖文力走到了旁边,他老远就看见老妪抓着张小虎的手,痛苦流涕的非常悲伤。看到眼前摆着的几具尸体,赖文力顿时明白了,这是丧生在先前战斗中,无辜的老百姓。他先前的那股兴奋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自责。

    虽然张小虎没有责怪他,赖文力自己也很清楚,战争中是避免不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但是这一家子和另外更多的巨野县城里无辜死去的百姓,确实是因为自己115团的攻击而丧命的。

    张小虎轻声对老妪说道:“大娘,请节哀”他不知道怎么讲,也讲不出下面的话来。对于生命来说,任何言语都是那么地渺小。

    他松开了老妪的手,对身边的副官说道:“让后勤这一块好好抚恤巨野城中,因这场战斗而今到损失的百姓们。”

    赖文力待副官走后,开口同张小虎说道:“旅座,都怪我考虑不”

    “不,你没做错!”张小虎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今天如果我们挨家挨户去通知他们撤离,那这个仗还用打吗?就算他们全撤了,那你的115团还能剩下多少人?我们58旅得牺牲多少战士?”

    “可是”赖文力还想说些什么,又被张小虎制止,他说道:“铁牛,老百姓这边的事交给后勤这一块去处理,我想问你,打了这一仗,你的部队还能继续担当前锋吗?要不要换116团上?刘大麻子可到我这闹了一回了。”

    赖文力闻言忙表态:“开什么玩笑,刘大麻子太不地道,抢生意抢到我头上来了。我115团才刚刚小试身手,他就看着眼红了!让他等着吧,等我打腻味了再让他们116团上。”

    他一说完,就给张小虎敬了个礼,然后掉头就走,边走边喊:“旅长,等我的好消息。争取明天拿下嘉祥县城,再让他刘大麻子眼谗一回。”

    张小虎本想多交待他几句,没想到这人和他的暴脾气一样,飞快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小玉英走了过来,拍了一下张小虎的肩膀,说道:“张小猫,这个铁牛还真是个会打仗的人,以后你可得好好重视人家。”

    张小虎不敢反驳这个小祖宗的话,任凭这个自谓人畜无害的小丫头片子叫他张小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