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攻济宁(三)

    巨野的日军中队和伪军无法联络上,引起了驻扎在济宁的日军第十师团濑谷支队藤原大队大队长藤原纪由井中佐的警觉,他派出了明暗三波侦察往荷泽方向探寻而来。

    而此时此刻,正在朝不足一百公里处嘉祥县城急行军的115团,也终于停下了脚步,开始埋锅造饭,许多奔走了一晚上还打了一仗的战士们躺在地上就睡着了。

    看到横七竖八熟睡在地上的战士们,赖文力很是心疼,他很想让这些士兵们多休息点时间,可是时间已经不允许这样做,巨野城破的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传出去,他只得铁着心肠,让战士们的腿或者是汽车轮胎,不停地和时间赛跑,哪怕是晚一分钟,都会让进攻这里的115团蒙受非常大的损失。

    孙玉民看着58旅发来的电报,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容,他高兴的样子被李铁胆看在眼里,让他很不舒服,在旁边酸溜溜地叨叨:“攻下了个小镇子就好像打了个大胜仗一样,换我去更快拿下。”

    孙玉民瞪了眼李铁胆,收敛起了笑容,心想:巨野失陷,鬼子肯定很快会知道,现在要去打嘉祥,可能会遇到两种情况:要么是强有力的阻止,固守待援;要么是敌军放弃嘉祥,集中兵力防守济宁。可是不管日军选择哪种结果,58旅都肯定会全力进取嘉祥,扫清全师前进的障碍。

    济宁肯定是番苦战,伤亡应当小不了,现在怎么样才能让自己二十师的伤亡减到最轻,而又能拿下这座坚固的城池呢?

    假若58旅顺利攻下嘉祥,必定会很快到达几十公里外的济宁城下,那时不管是什么情况,二十师无论如何都得啃下这块硬骨头。单不说济宁城内有多少日军部队,光伪军第七旅团就有大几千人,虽然在巨野被吃了一个第三团,但是还有几千人的全日械装备的部队,在有日军监战的情况下,战斗力能发挥成什么样,孙玉民的心里完全没底。

    一旦攻击不顺,汶上、邹县等地的日军飞速驰援,加上一个暂时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濑谷旅团,攻击济宁的58旅随时都有被合围的危险。

    想到这里,孙玉民觉得有点头痛,自己倒底该不该举全师之力进取济宁?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为了确保徐州,哪怕损失再大,济宁也得拿下。

    李铁胆看着面前发呆的师座,又在边上轻声念叨:“唉,又犯失神症了。”他没敢离开,老老实实地和小山子一起站在孙玉民的边上,耐心的等待。

    孙玉民脑子里飞速地转过许多真实战例,想要依葫芦画瓢,照搬到这场战斗上来,可是把脑袋想痛了,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战例。

    突然,孙玉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名,随即他最经典的也是赖以成名的一场战斗,紧跟着出现在孙玉民的脑子里。

    围点打援!

    有了明确的战术后,其他的非常容易了,孙玉民从苦想中回到现实,他对小山子说道:“把地图拿出来。”

    李铁胆帮着小山子把军用地图摊开在地上,看着孙玉民拿着铅笔不停地在地图上标注着,两个人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忧到专心的师座。

    约摸过了一刻钟左右,孙玉民终于从埋头研究地图中出来,面带喜色说道:“小山子,通知电讯主任过来。”

    小山子自打到从小村跟着孙玉民起,在众人里面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可是他自己没有气馁,特训期间跟着小玉英付出了特别的多的汗水和努力,孙玉民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刘文智给他安排警卫员时,他拒绝了,把小山子带在了身边。

    随军的电讯主任是个女中尉,也是前二十师师长孙桐萱的电讯主任,她在这个位置上做了不短的时间,对于电讯这一块非常的拿手,他特意让小玉英观察过这个女人一段时间,确认是个无害之人,就把她继续留在了电讯室,这次行动,她也跟着孙玉民来了。

    小山子带着这个被小玉英称为红姐的女电讯主任,来到了孙玉民身前,说道:“师座,唐主任来了。”

    “你叫?”孙玉民没有直接发命令,他开始问这个女军官。

    “报告师座,卑职唐春红,是师部电讯室主任。”女军官很职业,说话干净利落。

    “如果我现在要发出命令,其他友军能否收到?”看到唐春红没明白他的意思,又说道:“我的意思是,除了二十师之外的其他友军电台。”

    唐春红经他这一解释,恍然大悟,说道:“师座,电讯密码我这有两套,一套是**所有部队通用的密码,另一套则是孙军长当年花高价请人设计的,只有十二军的部队才能弄清楚意思。如果您的命令不想让其他友军知晓,建议您用孙军长留下来的那套。”

    孙玉民很满意她的回答,说道:“就用第二套。”他接着说道:“你记录吧。”

    没有等唐春红将电稿纸打开,孙玉民就开始说道:“命令:58旅115团加上炮团邱泽华一营,警卫营林原平一营,佯攻济宁城,牢牢围住;58旅116团从嘉祥途中折往汶上县城,一部阻敌一部取城,得手后再合围出城援救济宁的敌军;58旅新编一团从嘉祥方向绕过济宁,在济宁北面设防,务必将衮州方向的敌军阻拦在岗头村附近。另外告知张小虎,没有命令,不准拿下济宁,如若有差池,军法从事。”

    孙玉民说话的速度很快,李铁胆还没听清楚上一句,他的下一句命令就已经说出了口。他正犯懵间,却听到唐春红问道:“师座,还有吗?”

    孙玉民想了一下,说道:“没有了,你就按我说的发出去。”

    唐春红敬了个礼说道:“是!师座,我重复一遍您的命令:58旅115团加上炮团邱泽华一营,警卫营林原平一营,佯攻济宁城,牢牢围住;58旅116团从嘉祥途中折往汶上县城,一部阻敌一部取城,得手后再合围出城援救济宁的敌军;58旅新编一团从嘉祥方向绕过济宁,在济宁北面设防,务必将衮州方向的敌军阻拦在岗头村附近,各部到达位置后,立刻来电。另外告知张旅长,没有命令不得拿下济宁,否则军法从事。”

    孙玉民点了点头,赞许地冲唐春红亮出了大拇指,李铁胆则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在他心目中,只有小玉英才能做到这样,没料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电讯主任,居然也会有这种本事。

    待唐春红带着命令前去发报后,孙玉民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对李铁胆说道:“59旅117团118团从嘉祥绕过济宁,绕过岗头新编一团阻击地点,待战斗开始后发起对衮州的进攻,短时间拿下这座空城应该不在话下吧?”

    李铁胆当然不会傻到说拿不下,忙表态:“师座,一个空城你让我带两个团去占,这也太小题大作了吧。”

    孙玉民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我说的每一句话,你给我仔细听着!”他没顾正在揉头的李铁胆,说道:“占领衮州后,立刻分兵,每个团留下一个营留守衮州,118团迅速出发攻占曲阜,117团迅速出兵邹城,争取把这两城收回,然后给我守住它。”

    李铁胆听到后面这段话时,高兴得跳了起来,说道:“师座,这两个城拿不下来,我甘愿军法从事。”

    孙玉民看到他这副宝样,很是不放心,又说道:“曲阜你亲自带118团去打,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部队伤亡太大的话你还怎么守城?邹城你让邓东平的117团去打,你们千万要注意濑谷旅团主力,如果遭遇,一定坚守城池,等我的援兵。”

    ……

    ……

    张小虎收到命令时先是满头雾水,看不明白师座要做什么,但这些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没有半分犹豫,立刻将营级军官召集到一起开会。

    此时,58旅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嘉祥境内,115团一营营长戴存祥带着自己的部队拿下巨野后,马不停蹄的往这边急行军,现在已经赶不回去开会了。

    没有电台,张小虎只得派出快马去通知他们停下,等待自己亲自过来指挥。

    会议上,张小虎把孙玉民的命令当众宣读,按照命令分派部队。

    116团团长刘光初中校说道:“旅长,师座这是想一口将小半个山东吃进嘴里啊。”

    张小虎一直皱着眉头,思忖着孙玉民这道命令后的想法。

    旅参谋长刘泮水上校见旅长没说话,便开口讲道:“刘团长,你不要胡乱理解师座的意思,以我的见解,师座不是胃口大,他是想以济宁为饵,钓周边的鬼子伪军上钩,如果我理解没有错误的话,师座应该是要唱一出围点打援的好戏。”

    这话一出,立马点醒了还在苦思冥想的张小虎,他双眼放出精光,说道:“参谋长说得对,以我对师座的了解,他肯定是要唱大戏给国人看了。”

    聚在一起的众58旅军官们都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按照电文上的要求分兵后,张小虎亲率116团去取上汶,又让参谋长刘泮水带着新编二团绕往岗头,这是分兵后各部中路途最为遥远的一处,虽然直线距离比上汶方向要近,可是他们必须要绕行,算下来距离会是最远的,阻击任务也将会是最艰巨的,因为战斗一旦打响,离济宁最近的衮州方向的鬼子援军将会最先增援,他们到时难免不会有一场血战。

    赖文力带着115团冲击嘉祥县城时,发现果然是座空城,他不由得钦佩起师长的神明,鬼子果然将偌大一个县城弃守了。

    他忙将这一情况向旅部以及师部报告。

    孙玉民接过唐春红手中的电报,面目上冰冷冷的,毫无表情。唐春红和小山子是猜不透他的心事,也不敢去问他回文,两个人像木头一样傻傻地戳在他的面前。

    李铁胆已经带着116和117团出发了,现在孙玉民身边还剩下警卫团的两个营还有59旅新编三团的部队,这是孙玉民特意留下来的后手,如果某一点攻击不順,身边的这些部队将作为生力军顶上。

    孙玉民看完了电报,问道:“唐主任,这两天你可能要辛苦一下,不但要跟着部队行军,还要保持电台的正常运作。”

    “放心吧,师座。我没问题。”常年混迹于阳刚之气十足的军营,让唐春红失去了很多女人的柔媚,说起话来也是像男人一样**的。

    孙玉民带着部队进入嘉祥县城后,唐春红这边很快收到了115团、116团和新编一团的来电,部队都已经到达了预定地点,且均已作好了准备,现在只剩下了李铁胆的59旅117、118团没有消息,这让孙玉民很是着急,生怕李铁胆这个二货热血上头,忘记了自己的叮嘱,直接攻击衮州城了。

    此时此刻李铁胆的部队被挡在一条洸府河的岸边,不能前进分毫。一天的急行军,好不容易找到一座桥渡过了京杭运河,却没想到被这一河不过十几二十米宽的洸府河给挡住了,邓东平找了个附近的村民来问时,才知道这附近本有座桥,**撤退时把石桥给炸了,现在只有一座日军临时搭起的木桥在颜店镇附近,上面有日军和伪军把守,还设立了碉堡和关卡。

    一听到有碉堡,李铁胆的心都凉了半截,他一把将头上的钢盔摔在地上,大爆粗口:“tmd,这不是要逼着老子动枪吗?”

    邓东平拾起他的帽子说道:“先别发火,新编一团不是也要绕过济宁去一个叫岗上村的位置去阻敌吗?我们发封电报问下他们是从哪过的。”

    李铁胆闻言更火,他张嘴骂道:“一发电报,师座就知道了,那在二十师我要不要混了?”

    邓东平也来了火,还嘴骂道:“现在是你面子重要还是这场仗重要?如果你怕失面子,就以我117团名义发。”

    “不行,你也不准发电报问。”李铁胆态度很坚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邓东平很生气,手指着他,怒道:“你怎么能这样!”

    参谋长史大福忙过来制止二人,说道:“想办法就想办法,怎么反倒吵起来了?”

    两个人都哼了两声,各自转过身去。

    正当犯愁之际,117团一个连长带来了一个穿着长衫的老者走了过来,兴冲冲地喊着:“团长,这位老先生说他知道有一道暗桥,可以让我们过河。”

    李铁胆被这一声喊给乐得趴起来,飞快地跑到两人之前,不顾老者走得气喘吁吁,拉住他的手就问道:“真有暗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